夜的命名术 672、不要看,不要怕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3-14 23:31: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回归倒计时70000。

  傍晚。

  歌声嘹亮。

  “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把营归。”

  “风展的红旗映彩霞,愉快的歌声满天飞。”

  “misaolamisao,lasaomidaoruai。”

  “愉快的歌声满天飞。”

  这是庆尘教给战士们的歌,他总共教了两首,一首国际歌,一首打靶归来。

  而此时夕阳斜照,众人意气风发,正是唱打靶归来的好时候。

  与寻常人不同的是,二十多辆运兵车在路上几乎没有停留,战士们累了就在车里坐着睡,然后轮流去换着开车。

  集体上厕所,没有到上厕所的时间就憋着,一切都以行军标准来约束着。

  但战士们没有怨。

  所有人都迫不及待的奔向荒野,新的战场。

  后面的车斗里,老李笑着问庆凌:“我听说你们的日子过得不错啊,你老小子都已经又重新回到密谍司了,怎么这次又跑荒野上来?你们跟我们又不一样,我们是怕自己在那里再窝下去,就窝废了。”

  庆凌乐呵呵笑道:“那这样看来,我们庆氏的情报人员真是比你们还忠诚一些,玉盘珍羞、权力金钱都不要,也得跑荒野上跟老板去干仗,这事得给老板说说,值得嘉奖啊。”

  老李一下子就沉了脸:“你特么什么时候还在卷,以后哪有什么李氏庆氏。”

  庆凌愣了一下:“这倒是我说错话了,以后都是一家人了。你看着我们光鲜亮丽,但庆氏内部派系,因为这次李秉熙死亡旳事情,已经彻底撕裂了。几派人谁也看不惯谁,都是往死里掐。其他密谍都是隐藏身份还好说,我们这些跟着老板杀出a02基地的人都在明面上,太容易被针对了,想干什么都干不成,查个杀人案都被阻挠。”

  密谍司是个很隐蔽的机构,就连庆氏其他派系也无法插手进来,密谍与鹞隼的名单都是隐藏着的,都藏在老沈那里。

  影子把这一切经营的太周密了,各个派系想针对密谍司都不知道上哪里针对、针对谁。

  但庆凌等人不一样了,他们明摆着就是庆尘的嫡系,等于是站在明处被人当靶子打。

  庆凌也很清楚这一点,这么一支纯粹的队伍,与其在城市里施展不开,还不如换个地方另起炉灶。

  密谍司有没有他们,都是庆尘的密谍司。

  而他们离开密谍司,才是自己。

  迎着夕阳,他们三天多的时间便赶了别人六天的路,最终在看到那棵参天大树的时候,车里爆发出一阵欢呼。

  这就是老板让他们来的地方。

  此时此刻,秧秧坐在世界树的树冠里已经等了好几天,她要接着这些人之后,再带着他们前往200公里以外的聚居地,共济会所在的地方。

  正所谓,修了准提法,一个传染俩,要问怎么办,再去传染俩。

  而这一次庆尘让李成、庆凌去聚居地,就是要用共济会的力量来给这些人‘传染’准提法,并用灌顶的方式迅速拉出一支有一战之力的队伍。

  白昼人数太少,家长会有更重要的事情做,共济会则成了庆尘的不二选择。

  庆尘很清楚,共济会被影子悄无声息的安排到了荒野上,并不是有什么巨大的图谋,他们没有被要求吞并荒野家族,也没有被影子要求去做什么。

  影子给他们的唯一任务,就是在荒野上站稳脚跟,打造一个聚居地来。

  这是影子给弟弟留的退路,如果哪天庆尘在城市里的斗争失败了,还可以来到荒野上得以喘息。

  共济会的任务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为庆尘建造一个荒野上的根据地,仅此而已。

  而现在,共济会、准提法、002号禁忌之地、鲸岛等一些列综合因素汇聚到一起,这里已经不止是“退路”那么简单了。

  它将是庆尘改变世界的引擎之一,轰鸣声将在未来的某一天,让世界震耳欲聋。

  此时,庆凌用望远镜看去,已经看到了秧秧从世界树的树冠上纵身一跃,紧接着张开双臂朝他们飞来。

  庆凌赞叹道:“这就是那位跟老板一起干掉甲级浮空飞艇、杀死神代云合、活捉神代靖丞的女孩吧,跟老板真是绝配啊!”

  李成挑了挑眉毛:“怎么,拍不着老板的马屁嘴痒是吧。”

  “滚,”庆凌没好气的说道。

  来到002号禁忌之地的边界处,所有人下车。

  秧秧落在他们面前笑着说道:“口令。”

  李成说道:“zard和小羽是一辈子的好朋友,回令。”

  秧秧笑道:“zard你是弱智吗?”

  这个口令和回令,就像对话一样……

  当时庆尘正用卫星电话给李成说正事呢,说起口令的事情时,zard突然凑上来给了这么一句,庆尘又回了这么一句,然后就成了李成他们的口令与回令。

  这玩意吧,一般人真想不到,用也就用了。

  秧秧说道:“你们辛苦了,跟我往002号禁忌之地走吧,我们沿着边缘一路穿过这里,继续向南进发。”

  “好嘞,”李成乐呵呵的跟了上去。

  此时,小羽、zard等人也跑了出来,竟然还热情的帮大家提行李,分发黄色果子。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进入禁忌之地后,有人忽然回头看向身后,赫然看见四名战士正微笑着目送他们离开,自己却并没有进入。

  两个庆氏的,两個李氏的。

  李成心中有不好的预感:“你们干什么?”

  那四名战士中,其中一个对老李笑道:“老李,抱歉了,当初太难熬了,我没有扛住。”

  笑着笑着,他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对不起。”

  老李愣住了,这四名战士,都是曾变节过的,他们因为生活的困苦与艰难,所以选择了更好受的那条路。

  另一人说道:“不过老李你放心,虽然离开后,一直有神代的人威胁我们不给情报就公布我们的间谍身份,但我们什么都没有说。既然从那个鬼地方出来了,就不想再当条狗了。每次回想起自己因为生活太苦而投降,就觉得自己实在太丢人了,都不敢去照镜子看自己现在的模样。”

  李成一边朝他们走去,一边说道:“我理解,我都理解,那种日子确实不是人过的,我也想过要投降的。”

  “这一路上,我们就想和大家多待一阵子,但你们就像赶着投胎一样日夜兼程的赶路,”一名战士笑骂着抹了一把眼泪:“明明特么的六天路程,硬让你们给赶成了三天……三天太短暂了,甚至还来不及跟你们每个人都说一句话。”

  “对不起了,我们不能再往前走了,也没有资格再往前走了。”

  一名庆氏的鹞隼笑道:“记得刚入伍的时候,我的新兵连长庆凌给我说‘如果你在战场上没有希望了,那就应该把希望留给别人’,老连长,我没有忘记这句话。永别了,兄弟们。”

  “不要!”庆凌目眦欲裂的冲过去。

  可他还没有冲到对方面前,却见四名战士同时抽出自己腰间的配枪,对自己下颌处扣动了扳机。

  这是他们商量好的选择,用死亡来结束自己生命里的污点。

  而这段南下的旅程,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是生前最美好的回忆,仿佛他们刚刚参军的时候,新兵连长带着他们跑五公里负重越野,明明是很苦的日子,可回想起来却是甜的。

  三天时间,是战士们留给自己的最后期限。

  士兵们撕心裂肺的朝着他们冲了回去,但得到的只有四具尸体。

  这一刻的zard似乎格外正常,他提前捂住了小羽的眼睛,轻声说着:“不要看,不要怕。”

  眼前便是这世间最残酷的画面了。

  刚刚奔向美好生活的人,却无法回头去看自己身后的路。

  因为他们身后还有肮脏的手,要把他们拖入无底深渊里。

  只不过,神代的人恐怕没有想到,曾经向生活与命运低头的人,此时还有勇气结束自己的生命。

  这个世间本就没有神话,李氏和庆氏的担忧也并不多余,大家都很清楚在那个残酷环境里会发生什么。

  但是四名战士自己做出了选择,不让战友们为难。

  李成站在他们尸体旁边伫立良久:“把他们葬了吧,这件事情一个字都不要往外说,他们不是叛徒。这样,李氏和庆氏还会给他们的家人继续发钱。”

  “嗯,”庆凌点点头。

  众人将四名战士安葬在002号禁忌之地里。

  李成忽然高声说道:“这就是我们要面对的世界,它就是这么残酷,而且永远都这么残酷,继续前进!”

  说完,他转身带头来到秧秧面前:“抱歉,久等了。”

  秧秧摇摇头,一不发的转身带路。

  说实话,这一瞬间她有些羡慕庆尘,因为对方从a02基地里带出来的这支部队,虽然已经不是壮年,但那十多年的锤炼,却让他们成为了这世界上最坚韧的部队之一。

  蹉跎的十年,准提法就能补回来。

  而这十年磨出的一剑,要在庆尘手里出鞘了。

  众人来到禁忌之地深处,叮咚早早便等在这里,秧秧说道:“所有人慢慢走过去,将手放在他的手心里,只需要放一下,我们就能知道队伍里是否还有间谍。”

  李成和庆凌相视一眼,他们还以为庆尘要用什么残酷的办法来测试他们,却没想到竟然如此简单。

  李成当先跨出一步,将手放在叮咚的掌心里。

  只有了两秒钟,叮咚便笑起来对他挥挥手,示意他继续往前走。

  庆凌也走上前,学着李成的模样,叮咚也挥手放行。

  战士们便一个个从叮咚身旁经过,然后经历着这场奇妙的筛选。

  当所有人都筛选结束后,叮咚对秧秧说道:“叮咚!”

  可问题是,能翻译叮咚语的咕咚去继续征战了,庆尘也早就动身前往10号城市,所以在场所有人里,竟一个能听懂叮咚话语的都没有……

  如果放在以往,zard早就凑过来说要帮忙翻译了,但今天也不知他怎么了,竟一直沉默的带着小羽站在一旁。

  秧秧对叮咚说道:“我问问题,你点头或摇头就行,队伍里面还有没有间谍?”

  叮咚笑着摇摇头。

  秧秧笑了。

  李成和庆凌等人面色平静,双拳却紧握起来,这清白来的何其艰难。

  而且,他们自己的清白已经不重要了。

  这件事情也证明,做过间谍的兄弟确实已经都主动离队。

  他们中间,没有人因胆怯和侥幸躲在人群里,没有孬种。

  秧秧认真说道:“恭喜各位。”

  李成问道:“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开启一个新时代,新世界。”

  ……

  ……

  回归倒计时10000。

  第五区的焦糖酒吧里,一位少年带着一个小男孩推门而入。

  酒吧门被推开时,撞到了门上的风铃,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

  “两杯白水,谢谢,”少年坐在吧台旁边说道。

  这时,一位女人看到少年的模样,立马眼睛一亮的想要凑过来。

  结果她端着酒杯刚刚起身,身边却有人不小心撞了她一下,打翻了杯中的酒液。

  女人嗔怒,撞到她的人笑着赔礼道歉,并将她引去角落,远离那位刚刚进来的少年。

  少年面前的酒保笑着说道:“老板你回来了,那个女人是散客,我们帮您把她撵走。”

  酒保神色中藏着激动,影子临别一战本身是机密,直到最近几天鹿岛开始给李秉熙治丧才渐渐发酵。

  密谍司全体同仁,也是今天才知道影子带走了一位半神,差点带走两位。

  而后,庆尘等人击溃了南方舰队两支空军,以及一支野战师、两支野战旅。

  这种战绩,堪称辉煌显赫,密谍司同仁们也与有荣焉。

  毕竟,谁不希望自己的老板厉害一点呢?

  庆尘笑着摇摇头:“说说吧,10号城市最近有没有什么事情。”

  如今,庆尘顺理成章的接管了密谍司,那么整个联邦的三万名密谍、鹞隼、线人,都将听他一人调遣。

  不过,庆尘目前把日常事务全都交给庆野和庆驱了,就像先前影子一样,他选择无条件相信这两位影子曾经的左膀右臂。

  酒保一边调酒一边低声说道:“这几天,10号城市只有几件小事,第一件是某议员被爆使用违禁品事件,我们调查清楚了,是李氏那边觉得他不太听话,所以打算毁了他。第二件是有议员抗议最近联邦频繁演习,浪费军费开支,不过也没人理他。”

  庆尘反问道:“都已经当议员了,还这么天真吗。”

  “可不,”酒保继续说道:“第三件事情是青禾大学的招生季快要考试,目前全联邦有超过四万名学生从各个城市汇聚过来,准备在10号城市补习、备考,酒店行业十分火爆。第四件事是一年一度拳王争霸赛的总决赛要开始了,很多观众驱车几千里过来观看。包括那些外出接活的明星,也都回到10号城市来,这就跟走红毯一样,不少毯星等着这一波流量呢。预计接下来的一段时间,10号城市将迎来13万人次的游客,每年也都是这个时候,10号城市的间谍活动最频繁。”

  庆尘问道:“能想办法把这些间谍都找出来吗?”

  酒保愣了一下:“想全部肃清肯定不容易,但杀一批收点利息没问题。您也知道,十多万游客各式各样的,想找间谍不是很容易。对不起,老板。”

  “没事,我能理解这其中的难度,不能小看别人家的间谍啊……我来负责把他们找出来吧,”庆尘笑着说道:“你通知庆一准备好武装力量,然后他只需要负责加强整座城市上六区的戒严与搜查,把那些间谍都赶去下三区躲着就行。”

  “下三区?”酒保愣了一下:“间谍要钻进那里可就不好找了啊。”

  庆尘笑了笑:“放心,我有计划。”

  人都是有趋利避害本能的,如果上六区的搜查间谍行动很严格,那么间谍们就会不由自主的去下三区居住,在人们常识里,下三区本来也就是最适合间谍藏匿的地方。

  但现在可不是了。

  现在的10号城市下三区,可是有联网联防的……那里是家长会的天下。

  如今家长会对下三区的掌控力度,连庆尘这个创始人都感到一阵害怕,每天有点风吹草动,都不可能躲得过家长会。

  要知道,整个下三区的房东都还有人专门对接,谁租了他们的房子,每天都是要立刻给家长会备案的……

  当然,家长会对外还是叫社团联合会……

  酒保看着庆尘,虽然他还不知道这位新老板要怎么做,但是想到能在这个城市里将其他几个组织的间谍一网打尽,还是有些兴奋的。

  “对了老板,最近10号城市的鼠患比较严重,据说还咬死了不少人,联邦官方为了顺利举办那两个活动,生怕游客太少,于是把这件事情给压下来了,”酒保说道:“但是老沈说,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庆尘沉思片刻:“我知道了,另外,你告诉庆一和老沈,我回来了。”

  说完,他将杯子里的白开水一饮而尽,带着张梦阡转身走入了酒吧外面的夜色。

  倒计时归零。

  世界陷入黑暗。

  ……

  五千字章节,今日更新一万两千字,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