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671、接受召唤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3-14 15:03: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你喜欢和叮咚相处,所以你愿意不远数千里来到002号禁忌之地,只为了吃一点他为你准备的果子,然后离开。”

  黄昏里,秧秧轻声说道。

  夕阳的光芒照射在两个人脸上,直到它最终孤独的沉入山脉。

  “是的,”庆尘点点头:“因为看见他,才能让我想起来善良最初的模样。秧秧,我在穿越事件发生以前,我也不过是个普通学生,不知道明天的日子怎么过,每天还得去军民巷的那条小路里跟老板下棋。老板知道我穷,所以哪怕一直输也跟我一直下,他哪是学棋,不过是被我努力生存的样子感动了,想要帮我一把。那时候我觉得他是最善良的人,但自尊心让我对此闭口不谈,仿佛那一场场棋局真的是公平交易。”

  庆尘在那条小路里,坐在超市的雨棚下面,看着小路尽头的人匆匆忙忙旳去追赶103路公交车。

  看着雨滴落在雨棚以外的地面上。

  曾经的他在那里很有安全感,但也仅限于那条小路里了,离开那里之后,他还是要面对整个世界。

  庆尘:“想要在这个世界上保持善良太不容易了,生活会不止一次的告诉你,你所秉持的道德标准是多么不值一提。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鲜活的成功案例教你要不择手段,所以有时候我也会迷失。但现在我会在自己做选择的时候,想想那位老板,想想叮咚,他们就像是我精神世界里的锚,有了他们,孤独的船只在黑色大海里航行才不会被黑色的风暴掀翻,沉沦海底。”

  庆尘:“跟叮咚相处,不需要考虑它行为背后的目的,也不需要考虑他有什么企图,他就是真心的对所有生灵都很好。”

  “所以,这其实也是你先前跟我保持距离的原因对吧,因为我是带着目的的,”秧秧脑袋靠在他肩膀上,似笑非笑的说道。

  “啊这……”庆尘回答不上来,他没想到秧秧会把这个事情挑开。

  女孩发梢上的香味弥漫在橙红色的空气里,萦绕在庆尘的鼻息之下。

  两个人忽然有点享受这一刻的安宁。

  庆尘明白。

  其实一开始秧秧在洛城接近他,就是发现他有可能是李叔同身边的人。

  于是她想要通过庆尘拉拢骑士组织,与黑桃一起推翻联邦。

  庆尘一开始对秧秧那么防备,就因为这个女孩闯入他世界时来的太突然,太有目的性了。

  租房子时租在他家对面。

  借口路痴所以跟他回家。

  当着其他同学的面,用开车的方式迅速拉近彼此距离。

  事实上,就算再路痴的人,怎么可能连5分钟的路程都记不住呢?

  那会儿的秧秧更像是一个在对他使用美人计的特工……

  庆尘不太喜欢这样的感觉,所以他要和对方保持距离,迟迟没有将秧秧拉进白昼群。

  只不过两个人后来的关系开始递进,成为了朋友,甚至慢慢超越了朋友。

  女孩帮他的次数越来越多,他也开始与对方有了一样的目标,最终彼此也忘记了最开始的目的。

  黑桃2秧秧,现在也变成了白昼秧秧……

  甚至,秧秧还把徐林森和江牧北忽悠去了22号城市给庆尘打工。

  当然,黑桃应该也不止是想要拉拢骑士组织,他们知道自己的力量面对联邦时还是太弱小了,所以需要一切可以同行的力量。

  为此,意识到自身局限性的黑桃a徐林森,甚至愿意在22号城市给庆尘打过工……

  在秧秧的努力下,黑桃都快和家长会合并了……

  罗万涯上次回归时还告诉他,22号城市搞定之后徐林森并没有离开家长会,而是带队去了更北方的24号城市,以金色家人的身份继续帮家长会搞城市改造。

  当然,徐林森没有承认自己的黑桃a身份,罗万涯也没说透。

  黑桃现在是真觉得,家长会这条路非常靠谱,而且就是黑桃想要的路……

  有些时候,庆尘怀疑秧秧其实也是内测玩家,是颜六元从荒野上选出来的。

  因为对方的行为中还带着一些属于荒野的野性,直接了当,恨不得当场就用语击穿你的心脏。

  有人说秧秧和胡小牛、张天真一样,是海城高中的富二代,可她却从未提过自己的父母,庆尘也查不到她父母到底是干什么的。

  而且,秧秧如果是替代了里世界秧秧成为黑桃成员,那黑桃成员既然知道她是时间行者,为何还会容忍自己的朋友、组织成员就这么被无情替代?

  就像影子对待庆尘一样,如果真有一个表世界庆尘替代了影子的弟弟,那他估计会当场暴毙吧。

  没有亲朋好友能接受这個结果。

  颜六元在选择内测玩家的时候似乎很平均,他从每个势力里都挑选了一个,然后看着这些内测玩家接受着表世界的文化,然后回到里世界来,从财团内部将财团分化。

  从颜六元挑选神宫寺真纪作为神代方内测者的行为来看,这位神明的弟弟,其实是想毁灭神代的。

  不然对方为何挑选一个天生就克制阴阳师的人作为内测玩家呢?

  那位当世生者里最接近神明的人虽然什么都没说过,但其实已经表明了态度。

  不过,有神宫寺真纪这样的人存在,也就说明其实内测玩家来到表世界的时间也不太一样,起码神宫寺真纪和庆尘的就不一样。

  庆尘怀疑,不光是时间不一样,甚至会有内测者没有被封印记忆,又或者来到表世界的时候已经是超凡者了。

  一切皆有可能。

  当然,也不是所有内测玩家都会像庆尘一样选择改变这个世界,有可能会融入这个世界,被世界所同化。

  鹿岛、神代、庆氏、李氏、陈氏。

  黑桃与火塘、禁忌裁判所。

  这些都是联邦内较大的组织势力。

  所以,庆尘猜测秧秧大概率是内测玩家之一。

  他看向身旁的女孩:“你是什么时候去表世界的?”

  秧秧愣了一下,然后笑起来:“你猜?”

  庆尘笑了起来:“不说算了。”

  秧秧转移话题:“你要走了。”

  “嗯,你也知道,影子为我争取的时间有限,我要在陈余能够重新出关之前,拥有对抗他的力量,当然这件事情很难,”庆尘点点头:“你呢,要不要去10号城市玩玩?”

  “不去了,我肯定是要去那个新聚居地的,”秧秧坐在树干的边缘笑道:“你我如今的目标虽然殊途同归,但你有你要做的事情,我也有我要做的事情。”

  “明白。”

  秧秧说道:“你带着小梦阡走吧,孙楚辞和团子、zard、幻羽就跟我一起去聚居地了。最近荒野上也不太平,联邦集团军追杀他们也就算了,荒野人内部还会有各个家族之间的厮杀,有zard在,我也可以省心一些。”

  庆尘笑道:“zard和幻羽这俩人可是定时炸弹,你就不怕他们俩什么时候炸一下?”

  秧秧靠在庆尘肩膀上拱了拱脑袋换个地方枕着,让自己舒服了一些:“就算大羽出来了也没关系,到时候我就让zard站在火堆旁边,大羽敢威胁荒野聚居地安全,zard就自杀!放心,他不会胡来的。”

  秧秧说的很轻松,但庆尘觉得zard应该很愿意配合这种事情。

  庆尘僵着身子说道:“那个,你可以在002号禁忌之地里等等……我会让人来跟你汇合的,或许他们能成为你的助力。不过,在他们成为助力之前,得让叮咚筛查一遍才行。”

  秧秧帮他,他自然也要帮秧秧。

  两个人都知道自己身上还有不同的使命,所以都很克制的没有捅破某一层关系,但是他们如今是最默契的伙伴、搭档,秧秧要做的事情,庆尘自然要帮。

  秧秧好奇问道:“你要让谁来跟我汇合?”

  “你猜?”

  “还挺记仇,没劲!”秧秧嘀咕道:“我都能猜到是你从a02基地带出来的人,不过你为何没有一开始就带着他们离开,而是把他们送回了李氏和庆氏的手里?”

  庆尘笑着说道:“得让他们过几天好日子,然后再做出选择啊。”

  这时,他站起身来看向叮咚:“我要走了。”

  “叮咚!”叮咚满脸的不舍。

  (下次什么时候来?)

  庆尘笑道:“会常来的,下一次我想带着许多骑士来跟老家伙们讨债。”

  002号禁忌之地的风忽然停了,老家伙们谁也没敢搭这个茬……

  庆尘看向zard:“我让你带回来的七株紫兰星呢?”

  zard拍拍小肚子:“在这呢。”

  “种在002号禁忌之地吧,这就是新班底起家的底气了,”庆尘说道。

  如他猜测的那样,孩子留下、老婆归还的思路确实可行,他成功将最原始的七株紫兰星带了回来。

  虽然它们在002号禁忌之地里无法再快速生长了,但哪怕供不出来一个陈余,也能供出来几个a级。

  李成和庆凌那批人,很需要紫兰星。

  当然,前提是李成、庆凌还愿意跟随他。

  ……

  ……

  回归倒计时780000。

  18号城市,城市卫戍部队的军营边缘有一栋宿舍楼。

  不过有些奇怪的是,明明是军营里的建筑,它却被围墙隔绝开来。

  从这栋楼里出来后想要进入军营,还得通过层层关卡。

  不过,离开军营倒是不需要这么麻烦,只需要跟岗哨说一声就可以畅通无阻。

  这栋宿舍楼,成了卫戍部队军营里特殊的景象。

  卫戍部队的其他士兵都知道,这栋楼里的人,都是从a02基地杀出来的原李氏情报机构‘红雀’的成员。

  他们的身份十分尴尬。

  大家在a02基地里最少也都呆了十年,18岁的少年已经28岁,当年31岁的军官如今已经有了半白头发。

  十多年时间,足以发生很多事情。

  第一年你饱受饥寒交迫。

  第二年你依旧饱受饥寒交迫。

  如果到了第三年有人告诉你,只要变节就可以每周偷偷吃一顿饱饭。

  很多人都会做出违背自己曾经底线的选择。

  职业军人也不例外。

  所以,在那种极端环境下真的一个人都没变节过吗?那是童话里才有的故事,不会成为现实。

  现实是,一定有人被神代策反过,但李氏现在无法发现是谁。

  红雀组织安排了三轮心率测谎,可一个露出马脚的人都没有。

  按道理说,既然能通过测谎,那就是保持了忠诚,可李氏敢赌吗?敢让他们重新身居高位吗?

  李氏不敢赌,也没必要赌。

  对李氏来说他们能用的人才太多了,没必要为了这四百多人承担不必要的风险,好吃好喝的养着就行。

  现在,李成等人已经被塑造成了英雄,他们要去各种地方做鼓舞人心的演讲,然后回到18号城市拿着高额的薪水享受生活。

  他们还可以随时进出军营去找乐子,活的非常滋润。

  有一说一,他们是庆尘带出来的人,单从这个角度来说,李云寿也不可能亏待他们。

  而且,李氏如果亏待了他们,谁还愿意给李氏卖命?

  只要不接触权力,薪水高一些又怎么样呢?

  这些人,理所应当的成为了边缘人物,却又富足。

  李成理解家族的做法,真的理解。

  换做他在枢密处工作,也不会允许这样一群人重新接触权力。

  但是这样的日子,总归有些难受,李成甚至想回到他们从a02基地杀出来的那条路上,跟着那个背影继续向南跋涉,哪怕那场跋涉永无尽头。

  此时此刻,宿舍楼里正有一名军官坐在办公室里,笑容满面的给士兵们发工资。

  军官亲切道:“这个月大家不仅有基本工资,还有这两次巡演活动的特殊岗位津贴,感谢大家对宣传工作做出的杰出贡献。”

  办公室外走廊里的士兵们吹了一声口哨,笑容满面的等待着领工资,然后晚上去第四区买醉。

  众人逐个领完工资,勾肩搭背的往宿舍走去,有人高声喊道:“我觉得我上次演讲非常动人啊,他们应该给我多发点津贴才对,凭啥我拿的跟你们都一样,哈哈哈,你们说有没有道理?”

  “有道理,我当时看见你还掉眼泪来着,演讲完,一颗眼泪缓缓掉落在腮边,哇,女艺人的演技都没你好。”

  众人嬉闹着,那位发工资的军官从办公室里走出来,他看了一眼士兵们的背影,然后叹息一声便快步离开。

  这时,有人看了李成一眼:“老李,你是上校啊,就属你工资高了,怎么一点也不见你开心呢?别这么严肃嘛,晚上跟我们一起去神代风情街找妞啊!”

  李成瞥了他们一眼说道:“都跟我来会议室,我有事情要说。”

  走廊里安静下来了。

  回来这么久了,他们还是头一次见李成如此严肃。

  宿舍楼内的会议室里,李成站在四百多人面前缓缓说道:“我接到召唤了。”

  不用说,所有人都明白李成是在接受谁的召唤。

  李成环顾四周后,继续说道:“其实现在的生活已经很好了,大家每个月就干两天活,却能拿着比以前高三倍的工资。有这份工资,大家很快就能买房买车结婚,然后踏踏实实的过日子。李氏不会亏待我们,从此以后大家就是一辈子的富贵闲人了。”

  众人沉默着,会议室里只剩下呼吸声。

  李成忽然话锋一转:“所以,这次老板问我是否愿意离开时,他也说的很清楚,不愿意走的可以留下,他自然会与枢密处说清楚,继续优待我们。李氏有钱,不差我们的工资。”

  “那如果我们愿意走呢?”有人问道。

  李成笑了笑:“那当然是去荒野上风吹日晒雪覆盖,吃苦、吃苦,除了吃苦还是吃苦,反正甭想有什么好日子过就对了。那里没有妞,没有房子,手机没信号。去的话,最好一人带几个能半夜解闷儿的东西,大家到时候还得换着用。”

  “草,这也太苦了吧……”

  “哈哈,怎么感觉像是要回a02基地一样?”

  有人沉默许久后突然问道:“那老板有没有说,他能给我们什么?”

  李成说道:“给你们铁与血,给你们战争与荣誉。”

  会议室里再次安静下来。

  “他能信我们吗?”一名士兵问道。

  李成说道:“老板很坦诚的讲,他也没法相信咱们,但是他有手段可以证明清白者的清白,也可以证明谎者的谎。”

  士兵们呼吸急促起来。

  这段日子他们难道不憋屈吗?当然憋屈。

  他们甚至想走到街上告诉所有人,自己并没有被神代策反。

  他们每次都很配合的参与测谎,希望家族可以相信他们的忠诚。

  可问题在于,他们愿意去努力证明忠诚,却依然无法证明忠诚。

  他们理解别人的不信任,但他们无力改变什么,除非用生命。

  夜深人静的时候有士兵想过要一死了之,这样就清白了。

  这段时间里,试图自杀的士兵就有六个。

  如果不是李成提前防备,这六个人恐怕就没了。

  他们连a02基地的那段日子都熬过来了,却熬不过和平。

  现在,那个化腐朽为神奇的人,突然再次出现,然后说我虽然不相信你们,但你只要是清白的,我就可以证明你的清白。

  士兵们没法再保持淡定。

  李成笑着说道:“每个人都可以自由的做出选择,在这里继续过着优渥的生活,亦或是去荒野上过苦日子。没人会笑话留下来的人,我保证。”

  “什么时候走?”

  李成:“今天晚上。”

  “这么急?”

  “嗯。”

  会议室里,所有人面面相觑着,有些人脸上出现了犹豫的神色。

  其实,这就是庆尘要他们过一段好日子的意义,这些人在a02基地里的时候太苦了,苦到庆尘先前不管让他们干什么,都比他们待在那个鬼地方强。

  他们没有选择。

  这样会让庆尘有一种趁人之危的感觉。

  现在庆尘把选择给了他们,好日子,苦日子,自己选。

  但是,选了就不要后悔。

  李成静静的等待着,直到十分钟后:“跟我走的,现在就去收拾东西。想留下的,你们只需要待在这个会议室里,等我们离开后再出来就可以了。不要让大家为难,彼此就不再告别了,此生恐怕也再难相见。”

  说完,他大步流星的转身朝会议室外面走去。

  几秒钟后,第一名士兵做出了选择,他跟着李成往门外走去。

  然后是第二名、第三名……

  渐渐的,所有人都离开了会议室,竟是没有一个人选择留下!

  这次连李成都很意外了,他看了一眼忽然便空空荡荡的会议室,好奇道:“这特么的一个留下的人都没有吗?”

  他还以为会留下一半呢!

  有士兵站在走廊上笑骂道:“老李,你他娘的看不起谁呢,啊?就你忠心耿耿,就你知恩图报,就你意志坚定愿意吃苦?”

  又有人笑道:“看你那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好像我们在你心里都是孬种一样,吃苦很了不起吗?在a02基地的时候,老子比你能吃苦多了!”

  “这条命是那位老板给的,当初在逃亡路上我就说过了,他以后让我干什么都行。”

  老李默默的看着这些人,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的眼睛有些发涩,他赶忙眨眨眼睛以免这群兔崽子看出来:“行了,少特么废话,都去收拾东西。也别带太多啊,大家就像平时一样正常离开军营,然后从南边2号边境检疫闸口离开,老板已经跟那里打好招呼了。”

  “走走走,吃苦去!”

  士兵们又嬉闹起来。

  夜晚12点,卫戍部队军营里的岗哨感觉有些奇怪。

  按照惯例,这个时候李成他们应该会醉醺醺的,陆陆续续回到军营了,可是到现在一个人都还没见。

  其实平日里也有士兵在外面夜不归宿,但不会全体都这么干啊。

  他想了想将此事汇报上去。

  红雀行动了,开始动用线人来追查他们的踪迹。

  后来红雀发现,18号城市里以庆凌为首的情报人员也开始集结,似乎要准备离去。

  直到这一刻李氏才反应过来。

  这些人没有遇到危险,而是接受了某人的召唤。

  ……

  ……

  18号城市南方的荒野上,李成坐在路旁的一颗大树上,手在眼睛上面搭成凉棚望着远方。

  “别等了老李,我怎么感觉庆凌他们不会来了?”有人说道:“我听说庆氏那边对庆凌那些人,比对我们还好,有些人都重新掌权了,庆凌也恢复了密谍身份。人家的日子过得比咱们舒坦多了。”

  “谁让人家是老板的嫡系呢,大家都姓庆,老板还是密谍司现在的领袖,自然会多照顾一些,”有人说道:“咱们老板在李氏虽然地位高,可终究还隔着点什么……庆凌他们在城市里也能给老板做事,老板那么开明,就算庆凌他们不愿意去荒野,也能继续效力。也就我们比较惨,还得去荒野上吃苦。”

  李成瞪了说话的人一眼:“想什么呢,老板给我说了,李氏庆氏的情报人员一视同仁,他也会召唤庆凌的。”

  “那庆凌现在怎么还没出现?”

  李成思索道:“肯定是因为什么事情耽搁了吧,就算别人不去荒野,庆凌肯定是要去的啊。”

  然而就在此时,荒野西边竟然开来了二十多辆运兵车,排成了一字长队。

  李成等人骤然紧张起来,有人低声问道:“会不会是李氏来缉拿我们的?”

  李成抬头示意所有人安静下来:“注意隐蔽!”

  可是,渐渐的他们发现不对劲来,最前面那辆车里的庆凌,正贱兮兮的笑着望向他们!

  运兵车缓缓停下,庆凌坐在副驾驶位置上,胳膊搭在车窗上戏谑道:“兄弟几个该不会是想徒步去002号禁忌之地吧?抵达002号禁忌之地后,还得再徒步穿越200公里去荒野人聚居地,这种吃苦耐劳的精神,真是让人敬佩啊。”

  李成愣了半晌:“你们怎么有车?”

  “这不废话吗,”庆凌笑着说道:“咱们老板是庆氏的什么人物?我说一声想走,庆野和庆驱立马举双手欢送,送物资、送车、送卫星电话,生怕我们在路上吃不好睡不好,这就是庆氏啊,比你们李氏强多了。我听说你们是偷偷跑出来的,哈哈哈哈,干嘛那么小心,精神过头了吧!”

  李成脸都给憋红了:“放你娘的屁,万一被拦下了怎么办,谁知道上层博弈是怎么样的?”

  庆凌好奇道:“我们这边一个不少的全出来了,你们呢?”

  李成也傲然说道:“别搞的好像我们比你们差一样,我们也一个不少!”

  两人又卷起来了。

  两人一阵沉默,庆凌忽然拉开车门跳下来,他使劲拥抱了一下李成:“好久不见。”

  李成笑道:“好久不见。”

  自从他们授勋后被接上浮空飞艇开始,李氏和庆氏的情报人员就没再见过。

  可是,大家在a02基地共患难十多年,这份情谊却不会断。

  “行了,上车吧!”庆凌放声大笑:“从此江湖路远,不问归期!”

  二十多辆运兵车顺着小路,摇摇晃晃的往南边驶去。

  车里的军歌声惊起了飞鸟,击穿了苍穹上的云霭。

  ……

  七千字章节,晚上11点前还有一章,求订阅求月票

  s..book314382538698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