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666、大战之后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3-11 23:12:1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劫后余生。

  庆尘站在满目疮痍的战场中央环顾四周,他们胜利了,可是谁也高兴不起来。

  只因为这场战争里,实打实的死去了近万人,即便庆尘是胜利者,他也不觉得这是一件多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这一战。

  陈氏损失两支南方舰队。

  损失两名a级画师。

  损失一支野战师、两支野战旅。

  损失了7株紫兰星、陈余的其中一条命。

  最重要的是,陈余还损失了五十多支画轴。

  先前陈余用不灭胸针替死的时候,已经被时间定格了,人虽然走了,画却被留下损毁。

  光是这五十多支画轴的损失,能让陈余闭门两年足不出户。

  这就是影子给庆尘争取的时间,只要两年时间内陈余杀不死庆尘,那就不会再有机会了,他相信自己的弟弟。

  而鹿岛这边,损失了一个半神。

  损失了两支营级陆战部队,21株长生天。

  要说李秉熙这老小子也是真的鸡贼,若不是影子部队及时找到了他的老婆,恐怕命都不会丢就能换掉庆尘、影子,让陈余遭受重创。

  还能置换到庆氏手里与空中要塞有关的最核心技术,帮助鹿岛完成崛起前旳最关键一环。

  可惜,李秉熙现在不仅丢了性命、化成了鸳鸯光影、沦为联邦笑柄,还没有置换到核心技术。

  没有空中要塞的鹿岛,在未来战争的空中领域,注定是挨打的命。

  有些时候,财团之间的战争并非在出现硝烟的那一刻才开始,卡住核心技术本身就是奠定胜局的关键。

  而庆尘得到了鲸岛与紫兰星,这两样神奇之物叠加在一起产生的神奇效应,注定会在未来的某一天,给全世界一个巨大的惊喜。

  这是命运的拐点。

  此时此刻,咕咚坐在杀人熊的背上仰天怒吼,还幸存的野猪们则跟着吭哧吭哧的叫。

  咕咚看向庆尘等人:“咕咚!”

  一旁zard回应道:“啪嚓!”

  咕咚:“?”

  秧秧无语道:“你听得懂他说什么吗,还聊上了。”

  “听不懂啊,”zard说道:“但是那又怎么了,他也听不懂我说的什么啊。”

  很公平。

  庆尘哭笑不得:“他是让我们爬到熊背上去,跟他一起回禁忌之地。这杀人熊的背脊倒是宽阔,坐十几个人也没有问题。”

  说着,他看向咕咚:“我现在还不能走,可能还会有人过来。”

  “咕咚?”咕咚的战意又升腾起来了。

  (敌人?)

  庆尘摇摇头:“不是敌人,是朋友。”

  zard松了口气,他回头看了一眼幻羽,对方依然躺在他托起的沙土上安安静静的。

  庆尘好奇问道:“小羽的智商停留在了儿童时期,那大羽是正常人么,我怎么感觉他也有点问题?”

  zard挠了挠头:“他确实也不太正常,但那可能是被我传染了。”

  庆尘怔了一下:“你倒是还知道自己不太正常啊……”

  zard说道:“不过那个大羽一开始可凶了,他那会儿刚来到表世界,一心想要在这里建立自己的王朝。小羽每次写信跟他聊天,聊着聊着他慢慢就不提这个事情了,也不知道最近在想什么。”

  庆尘皱起眉头,他总觉得有些细节是不对的,但刚刚一场大战过后,他还来不及捋出所有记忆,以及记忆背后的线索。

  “小羽都跟他聊了什么?”庆尘好奇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他俩都不让我看,可小气了,”zard说道,这货毫无障碍的就把小羽、大羽分成了两个人来看待。

  这时,秧秧在一旁问道:“还有谁会里来?李长青是么。”

  “咦,你看天上有鸟群飞回来了,”庆尘忽然看向远方,002号禁忌之地的鸟群归来了,死伤过半,但它们既然能返程,那就说明这一战赢了。

  正思索间,庆尘看见青山隼扑腾了一下翅膀来到朱雀身旁,嘴巴一张一张的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离得太远了,听不见。

  然而那美丽的朱雀,甚至都没稀得搭理它……

  一下子,就把青山隼给衬托成了舔狗。

  庆尘愣了一下,他倒是没想到,青山隼竟然还有两副面孔。

  青山号上。

  眼见朱雀在确定最后一艘陈氏浮空飞艇被击落之后,便翩然飞舞着带领鸟群回返002号禁忌之地。

  指挥室、动力舱、火力舱、相控阵雷达舱,各个舱室内爆发出一阵欢呼。

  李长青直到这一刻,才终于放松了自己绷紧的神经。

  不过,身为指挥终将,她并没有显露太多,只是平静的说道:“不要庆祝了,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上,检查空中要塞所有状态。”

  空中要塞里,士兵们按捺住战胜的喜悦。

  “动力储存剩余34%,反应堆过热,但处于可控状态。”

  “反重力装置正常,损毁12个反重力蜂窝,剩余84个。”

  “无人机剩余2%。”

  “舰载机损毁54架,剩余6架已经全部返航。”

  “主火力仓剩余能量2%,无法继续战斗。”

  “副火力仓剩余弹药7%,已无法有效拦截对空导弹。”

  青山号主火力舱是用来攻击的,副火力舱则是用来拦截一切对空中要塞的攻击。

  此时的青山号,已经处于弹尽粮绝的状态,不能再继续战斗了。

  李长青听着通讯频道里的一句句汇报,待到青山号内安静下来,她打开了舰长频道:“感谢各位,这次战斗的胜利属于你们。不过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我们现在向地面战场航行,那边的战斗或许还没有结束。”

  青山号缓缓动了起来,一直向北开去。

  一旁的老二十一松了口气,总算结束了。

  而且,这一战看似李长青是为了救庆尘找了许多理由,但其实她也确实有战略目的。

  如今鹿岛和神代在北方虎视眈眈,陈余参与世纪之战已经暴露了野心。

  李氏与庆氏的结盟,不能腹背受敌。

  影子找到李长青的时候就说得很清楚:这一战将摧毁陈氏的南方主力舰队过半兵力,陈氏最起码也得两年至五年才能恢复元气,这就是在为庆氏与李氏争取的时间。

  影子带着自己的弟弟打了一架,但这一架的影响力,比所有人想象的更加长远。

  两年之内,庆氏和李氏都不用担心腹背受敌的情况了,除非鹿岛、神代、陈氏发疯。

  这时,青山号内有通讯请求,李长青让通讯员接了进来。

  只见庆坤和庆宇两人,同时出现在指挥室两边的全息投影上,庆坤开口说道:“此次合作非常愉快,以前听说青山号是一个女人在掌控,我还觉得李氏太儿戏了,没想到你打仗是真的行。”

  庆宇说话则文明多了:“李长青中将,这场战斗之后,李氏和庆氏的友谊将牢不可破,为我们未来的……”

  “刚打完胜仗,就不知道哪来的狗人出来打官腔,”庆坤说道。

  这句夹带着火药味的话语,立马让青山号里安静下来了。

  李氏士兵们面面相觑,什么情况,两位庆氏大佬怎么还在青山号里吵起来了,你们不能自己私下吵吗?

  庆宇的全息投影皱着眉头看向庆坤:“你特么有毛病是吧?现在跟青山号连线呢。”

  庆坤说道:“而且你说错了一点,跟李氏合作的可不是庆氏全体,有些老小子早晚会挨收拾。所以李氏也要认清这一点,我们所代表的庆氏,是庆氏家主的庆氏,跟其他人可没关系。”

  庆宇怒了:“你特么知不知道什么叫家丑不可外扬?”

  庆坤哂笑道:“都他妈的有人要卖核心技术了,你还当这事能瞒住呢,你那堂妹真是脑子被狗啃了才会干出这种事情来。但凡你那堂妹能带点脑子,她就是再喜欢陈余,也不能干出这种事情来,而且你看陈余理她吗?陈余才多大,她都多大了?也不知道庆闻那小子知道这种事情,会不会为他母亲臊的慌。”

  庆坤口中的堂妹,就是庆闻的母亲,庆闻的父亲是入赘庆氏的赘婿。

  青山号里的士兵都愣住了,这种秘辛,是大家不掏钱能听的吗?

  而李长青知道,庆坤这货就是非要在大庭广众之下把这件事情说出来,然后用来恶心庆闻的母亲庆芸……

  只是这手段,有点太糙了一些。

  庆宇这时候觉得有点不对劲了:“我堂妹难道不是你堂妹?”

  庆坤说道:“不是,我没这個妹妹,我不认她。”

  庆宇:“?”

  你不认她,她就不是你妹妹了?!

  李长青打断两人的交谈:“两位,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庆宇:“去陆地战场,见一个人。”

  庆坤又骂骂咧咧的说道:“好不容易打了一场胜仗,可不是得去跟未来老板邀邀功嘛,马屁精。”

  这次庆宇真的怒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无面人部队就在正面战场准备抢头功,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庆坤嘀咕道:“反正我不去,回家!”

  说完,庆坤的身影消失在了青山号内,庆宇一气之下也关了通讯频道,两支庆氏舰队快速朝北方航向,最终谁也没有在正面战场着陆。

  李长青叹息一声:“这都什么事啊。”

  老二十一乐呵呵笑道:“庆氏可真极端,要么就是疯的不行,要么就冷静的像妖孽一样,也不知道是怎么培养出来的。”

  李长青说道:“其实庆氏本来就是两支,如今庆氏家主、庆芸等人在数百年前是一支,他们是庆缜的后人,庆坤、庆宇他们则是另一支,庆坤祖上那时候还姓罗,是庆氏的私生子罗岚的后人。”

  李长青:“上个文明纪元里,庆氏私生子罗岚是庆缜的影子,两位亲兄弟的感情非常好,所以庆姓和罗姓组成了完整的庆氏。但是两百多年后,神代一直试图挑拨庆、罗两家人的关系,试图将庞大的庆氏一拆为二。那时候罗姓后人假意与神代勾结,对付庆姓,然后暗地里又和庆幸联手把神代、鹿岛给一起坑惨了。从那之后,罗氏后人认祖归宗,改了庆姓。”

  老二十一点点头:“难怪这么两极分化,原来遗传下来的性格都不一样。”

  这时,青山号已经即将抵达陆地战场上空。

  李长青说道:“打开全息沙盘。”

  附近的地形如360环影般错落有致的出现在她面前,然而这位中将忽然愣住了,她看了庆尘,还有庆尘身旁格外年轻活力的秧秧。

  李长青沉默许久:“老二十一,你跟我多少年了?”

  老二十一乐呵呵笑道:“从老板18岁开始在会议桌旁听董事会开始,到今年,16年了。”

  李长青笑了笑:“时间确实不短了。”

  她忽然说道:“打开反重力装置,返航吧。”

  “嗯?”老二十一愣了一下:“不去见庆尘了吗?”

  “不去了。”

  说完,她离开指挥室,青山号骤然拔升高度进入平流层,然后快速向北方航向而去。

  陆地上,庆尘等人明明都已经看见了青山号,可下一刻,青山号竟然没有过来,而是升入了夜空的乌云里消失不见。

  庆尘眺望着乌云之中:“走吧,去002号禁忌之地。”

  他当先爬上了杀人熊宽阔的背脊,坐在杀人熊粗壮的脖子上,此时,一向战天战地的咕咚,竟是主动往后坐了点,给庆尘让开了最前面的位置。

  杀人熊似乎很不满这么多人爬到自己背上,但咕咚给了它一拳,它便又老实了。

  庆尘看向咕咚,好奇问道:“你现在掌控多少禁忌之地了?”

  咕咚:“咕咚!”

  (六个,40号禁忌之地里的有条特别难缠的巨蟒,我的战斗手段拿它没什么办法,摔不了它,之前,我跟它耗了两年的时间。不过,前段时间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玩意竟然被很恐怖的东西给杀了,这才让我有机会征服那里。)

  庆尘愣了一下。

  40号禁忌之地?

  那不是他先前和麻京京等人一起乘坐蒸汽列车时经过的禁忌之地吗,里面确实有条巨蟒想要吞噬蒸汽列车来着,结果被蒸汽列车给直接撞穿了……

  庆尘看向咕咚,没想到当时咕咚也在那座禁忌之地里,而且自己乘坐的蒸汽列车,还好巧不巧的把那里的万兽之王给弄死了……

  你说这不是巧了吗?

  庆尘淡然说道:“我杀的。”

  这次轮到咕咚愣住了:“咕咚?”

  (你?我不信!那么大一条巨蟒,你怎么杀得了它!我感觉它都快成精了!)

  说着,咕咚张开了双臂比划着:“咕咚!”

  (那么大!)

  庆尘再次淡然把话说了一半:“它是不是尾巴被洞穿了,最后挣扎着流血过多而死?”

  咕咚顿时肃然起敬,若不是真的出手杀死巨蟒,怎么会知道巨蟒的死因,而且还准确的说出了伤口的位置?!

  他重新打量着这位骑士下一代领袖,说实话他起初是有点不服气的,可他也是002号禁忌之地的一员,所以天然就是庆尘的属民,面上不服也不行。

  但你要让他真的诚心诚意敬佩庆尘,目前也没有那个信任基础。

  可现在不同了,咕咚真的以为那巨蟒是庆尘杀的啊!

  那得有多厉害?!

  一旁秧秧看着庆尘演起来,便在想,她回去之后要不要亲自带带小真纪,让她别跟骑士学一身坏毛病出来。

  那位小姑娘,可是骑士组织最后的良心了。

  ……

  今天两更万字,求月票,求订阅

  s..book314382535839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