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665、巨熊骑士,咕咚!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3-11 13:45: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叮咚!”

  (我在禁忌之地里给你准备了很多的果子,有红色的、绿色的、白色的、黄色的、粉色的!)

  “叮咚!”

  (禁忌之地里的小伙伴们想要偷吃,但是都被我拦下了,不过这件事情搞的好多小伙伴挺不开心的……)

  “叮咚!”

  (我一直守着果子,但是现在出来跟咕咚一起打架,禁忌之地里的小伙伴们一定会偷吃吧……但是没关系,我还可以再去给你摘一些呢。)

  远处杀人熊正在暴走,叮咚在跟久别重逢的庆尘说着家常。

  因为杀人熊的出现,竟然一时间没人搭理他们了,剩余旳那点火力,zard一个人就全部挡了下来。

  zard聚精会神的听着叮咚叮咚叮咚,虽然也听不明白啥意思,但听的格外认真,嘴里还时不时的说着“噗通”“夸嚓”之类的词附和着叮咚说的话,参与感拉满。

  张梦阡疑惑的看向zard:“你也能听懂那位巨人的话吗?”

  zard理直气壮的说道:“听不懂啊,我这不是看他一个人说话太孤单了吗。”

  张梦阡、孙楚辞、团子:“……”

  此时,陈氏部队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搅乱,连那位一直隐藏在队伍里的陈氏画师,也迫不得已交出了自己剩下的底牌,不然重火力部队被收割的情况下,陈氏部队很有可能被这杀人熊给彻底打崩!

  这支野战师是陈氏的精锐部队,此时伤亡率已经超过了40%,能保持不溃败已经算是训练有素了。

  可继续伤亡下去呢?谁也无法保证。

  早些年鹿岛的部队,甚至还闹出过战前必须给士兵发钱、如果不发钱士兵们就一哄而散的情况。

  那时候的财团还很稚嫩,以为有钱就能拉出来一支骁勇善战的部队,后来他们才明白该如何掌控部队。

  就在这样混乱的环境里,庆尘仰头看着面前的那位巨人,对方话语像开了闸的洪水似的不停往外倾倒。

  就像是久别重逢的旧友,有着说不完的新鲜事。

  庆尘笑着摸了摸叮咚垂在身旁的硕大手掌:“谢谢你。”

  可就在叮咚被庆尘碰触的刹那,竟然哭了。

  巨人清澈的眼睛里,流出滚烫的泪水来,一滴一滴掉落在泥土上。

  庆尘怔住了,但他有很快意识到对方为何会流下眼泪,便笑着轻声解释道:“我没事。”

  张梦阡等人在旁边看着,这还是他们头一次亲眼看见巨人,所以格外的好奇。

  只不过,这巨人说的话,他们是一句也听不懂,好像只有那位老板能听懂似的。

  当叮咚流下眼泪的时候,所有人都不明白这位巨人为何而哭。

  只有秧秧,忽然明白了。

  她知道叮咚的巨人天赋就是心灵感应,所以当庆尘的手指与他碰触时,叮咚瞬间就察觉到了庆尘身上所发生过的悲伤,于是流下了眼泪。

  叮咚不是为自己流泪,而是为庆尘流泪。

  秧秧看向巨人面前少年的侧影。

  回归时,李彤雲给她打电话说,庆尘好像已经走出来了,看起来跟正常人一样。

  那会儿秧秧稍微放心了一些。

  这次穿越,秧秧看到庆尘已经恢复常态,也就没再担心。

  可是,那表面的一切伪装都瞒不过叮咚,那是巨人族的天赋,可以透过庆尘的一切伪装看见他的心灵。

  所以叮咚也悲伤了。

  只有叮咚知道,庆尘那笑容背后隐藏着什么。

  坚强也不过是一种保护色罢了。

  叮咚擦了擦眼泪:“叮咚!”

  (我帮你报仇吧!)

  庆尘笑着摇摇头:“不要这样做,我希望你能继续做一个善良的巨人,永远也不要参与战争。”

  这时,旁边的咕咚说道:“咕咚!”

  (还算你小子有些良心,我叫咕咚,是叮咚的弟弟,我听禁忌之地的老家伙们说起过你,他们说你是骑士下一代领袖来着,让我好好听你的话。不过我看你细胳膊细腿的,很怀疑你是否能成为李叔叔那样强大的人类,速度也太慢了,我跟他比试的时候根本就摸不着他。不然这样吧,未来你去当人类的王,我当禁忌之地的王,你我现在就可以签下永不侵犯的盟约。到时候,你我联手共治世界,听说你很聪明,你来帮我解开001号禁忌之地的规则,我帮你踏平联邦!)

  庆尘愣了一下,神特么踏平联邦……

  咕咚所谓的李叔叔,应该就是李叔同了吧。

  要论实力来讲,他当然比不过李叔同啊,师父他老人家都半神了好吗!

  这时,张梦阡好奇问庆尘:“老板,两位巨人到底在说什么啊?”

  庆尘想了想说道:“他们说,欢迎咱们来到002号禁忌之地。”

  然而就是这一刻,咕咚生硬的说道:“我会人类语,你这翻译的也差太多了!这翻译的水平,倒是很像李叔叔。”

  庆尘:“???”

  完了。

  阴沟里翻船了。

  他还以为巨人都只会叮咚、咕咚呢,哪知道这位咕咚在002号禁忌之地外面征战许久,竟是学会了人类的语!

  这下,自己跟禁忌之地生物之间的翻译权,就不是垄断的了!

  秧秧等人疑惑的看向庆尘:“?”

  庆尘:“哈哈哈,差不多一个意思吧,先不说这些了,我们当下最要紧的事情,就是趁着那头杀人熊冲阵时,向着陈氏部队反杀回去。”

  咕咚用生涩的普通话说道:“我跟你想的一样,这群人打了我那么久,也该反击了!”

  说完,还没等庆尘说什么策略,咕咚竟然已经举着一辆坦克冲了出去。

  这位巨人的战略就只有一个……平推。

  庆尘感到奇怪的是,002号禁忌之地里的老家伙怎么带的孩子啊,一个叮咚一个咕咚,性格也差别太大了。

  难道是分包责任制?一部分老家伙教咕咚,一部分老家伙教叮咚,然后教出性格如此迥异的兄弟两个。

  庆尘还不知道,此时此刻还有一位老家伙正疯狂的喊着“先有骑士后有天,骑士单手打神仙,干就完事了”。

  一旁赶紧有老家伙骂道:“你特么也太狂了,咱也不至于单手打神仙吧,起码得双手。”

  那位疯狂叫嚣的骑士说道:“怕什么,神仙也是我们骑士的人啊,他名字就在青山绝壁最后一米刻着呢,不要怕,咱们口号就这么喊,他不会在意的!”

  大家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任小粟的名字不也在青山绝壁上面呢嘛,骑士单手打神仙好像也没什么错!

  庆尘感慨:“要是每次都能像他一样战斗,也挺痛快的。”

  叮咚傻笑着说道:“叮咚!”

  (我弟弟可厉害了……你也厉害!)

  庆尘乐了:“没想到你还是位端水大师,叮咚,你就在002号禁忌之地边缘等我们,不要参与战斗了。

  “叮咚!”

  (不行,我要跟着你!)

  说完,庆尘又对zard说道:“走吧,憋屈挨打了那么久,也该还回去了!”

  zard看了一眼还在沉睡的幻羽,心说这一觉醒来就是小羽了,得在小羽醒来之前结束这场战斗呢,不能让他看到如此血腥的一幕:“早点结束战斗!”

  说着,他便嗷嗷乱叫的冲了出去。

  不得不说,郑老板召唤出来的杀人熊确实厉害,光是这一头皮糙肉厚的棕熊便奠定了胜局。

  倒不是说它有多么凶狠,杀敌有多么快,而是它出现在陈氏部队正中心,一下子打乱了陈氏部队所有部署。

  再加上秧秧先手炸了重火力部队,陈氏那边就更没什么东西制衡它了。

  寻常超凡者,哪怕是骑士,一个个也都是高伤、血薄、防低的战斗类型,所以就算是半神陈余,真要硬挨到一发空中要塞主火力电磁炮也必死无疑。

  而禁忌之地的生灵不同,它们天生便是铜皮铁骨,再加上庆尘他们当宝贝的长生天之类的果实,人家都是当饭后甜点在吃,很容易就养出几個罕见的怪物。

  刚刚有人发射了一枚rpg火箭弹,也只堪堪炸开了它背上的一块皮肤,连骨头都没见着。

  最恐怖的是,这杀人熊的行动能力还极强,核动力主战坦克的速度在它面前一比也是个弟弟。

  隐藏在陈氏部队里的那位画师,为了稳定军心,还是又拧碎了两支心血之作。

  只见两尊如天神般的金吾卫,拎着斧子冲到杀人熊面前,就被一巴掌将两个金吾卫给一起拍飞了。

  人群之中,那位陈氏画师面色铁青的看着这一幕,他穿着下等兵的军装,平静的卸下了自己的行军背包。

  当背包打开时,显露出里面最后的八支画轴。

  这是每位陈氏画师最后压箱底的东西。

  陈氏画师抽出两支画轴来,可还没等他拧碎,便有一柄长长的黑刀从他背后透体而过。

  刀是斜刺向下穿透心脏的,鲜血顺着刀尖,滴落在画师面前敞开的背包上,将他剩余的画轴全部侵染成了红色。

  自从刚刚杀人熊出现之后,何今秋和郑远东就消失了。

  何老板是趁着杀人熊制造混乱,自己则凭借九柄青玉心剑杀出了重围,不知所踪,他已经完成了自己的承诺与交易。

  而郑远东,收敛了自己一身的锐气,很快凭借陈氏军装重新混进了士兵里。

  他没有走,而是一直在人群中逡巡,试图将那位隐藏的陈氏画师给找出来。

  这位郑老板很清楚一件事情,面对陈氏画师的时候你必须快刀斩乱麻、擒贼先擒王,因为你根本不知道这到底是一位什么样的画师、留存了多少年的心血、带来了多少画轴。

  如果在场那位陈氏画师,真的跟当年陈玄武一样突然放出一千多支画轴来,怕是在场的所有人都要死。

  所以,画师一分钟不死,其实这战局就一分钟没有胜算。

  好在,他找到了。

  表世界时间行者们对于郑远东的印象,一直是行事大气的昆仑领袖、学院院长,但绝大多数时间行者都不知道,郑远东还是联邦内排名第一的杀手。

  还有一手庖丁解牛般的刀术。

  刀,也是神明留在人间的刀。

  陈氏画师没有像影视剧里一样难以置信的去看刀口,他毫不犹豫的便要拧碎手里的两支画轴,尝试着给背后杀手造成最后的伤害。

  但是,还没等他动手,却见他胸口刀尖轻轻一拧,那钻心刺骨的疼痛便让他手里的画轴掉落在了地上。

  郑远东没有恋战,抽刀,收刀,转身,一气呵成。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杀人熊身上,直到两秒后才有人注意到画师已经跪在了地上,死不瞑目。

  陈氏士兵的军心开始溃散。

  按理说,野战师内本应有督战员的,一旦战场上发现逃兵,就会立刻开枪击毙。

  可是,当士兵产生想要逃跑的念头时,第一反应就是先看督战员在哪,然后他们便发现督战员已经全部死绝了!

  他们甚至都没发现那些督战员是什么时候死的!

  陈氏部队开始溃败了,阵型边缘的零星士兵趁其他人不注意,转身便往北方山野跑去。

  有第一个,便会有第二个。

  陈氏部队像一只气球,北方破了一个口子,球里的气体不断喷吐而出,逃跑的人也越来越多,气球越来越瘪。

  然而,就在逃兵开始溃散时,山野中的无面人部队早就等着了,他们还整建制的保存着,41人,一个不少。

  无面人部队在夜色里悄悄的缀在逃兵后面,以自身b级基因战士的实力,轻松的收割着那些无心再战的士兵。

  夜色伪装下,41名b级基因战士仿佛是陈氏士兵最后的丧钟。

  陈氏逃兵是他们故意放过去的。

  陈氏督战员也是他们一早暗杀的。

  无面人没打算以41人撼动整支野战师,他们只需要在这支部队的边缘开一条逃亡的口子,便可以追杀上百里,将逃兵一一杀死。

  无面人们脸上的刀疤,在此时显得格外狰狞。

  其实,无面人们知道自己就是投名状,就是用来牺牲的。

  只有铁与血的付出,才能代替他们的老板庆坤,向庆尘和影子证明自己的忠诚与立场,这样才会让更多人免于事后清算。

  在无面人部队看来,他们最后的结局,应该是以生命做代价,保护庆尘撤离。

  他们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毕竟陈氏部队那么多,南方舰队就来了两支,陆地野战部队来了一个师、两个旅,正常人想想都觉得大家肯定要死在这里了。

  他们甚至觉得自己死在这里都未必能把庆尘带走。

  结果有点出乎意料的是,他们明明要在影子离去后出手的,可他们赶到战场的时候,战斗都特么差不多快结束了……

  这让无面人部队也有些为难,总得再做点什么吧!

  那就追杀逃兵吧。

  战争,就是要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才算是胜利,如果这些逃兵放跑了,被陈氏收拢起来又是一支新的部队。

  这可是损伤率超过50%才开始溃散的部队,已经算是极其精锐了。

  ……

  ……

  正面战场开始溃败,便意味着胜局已定。

  庆尘松了口气。

  战场上,唯一还没有解气的,估计就是那头杀人熊了。

  毕竟大半夜的被郑老板忽然拉到这里挨了一顿打,不杀到天亮很难解恨。

  只不过,这杀人熊也是无差别攻击的,它不光杀陈氏部队,见了002号禁忌之地的野猪和巨人,一样要杀。

  杀人熊那猩红的眼珠子四处瞅去,直到它看见了咕咚。

  庆尘心中一凛,这召唤术怕是要反噬了。

  “小心,”庆尘说道。

  但是,他才刚说完,便看见咕咚摩拳擦掌的朝着杀人熊缓缓走去。

  巨人的眼里已经没了陈氏部队,只剩下这头杀人熊。

  现在,庆尘大概知道咕咚那一身伤痕是从哪来的,那是实打实跟猛兽厮杀出来的勋功章!

  只见咕咚走路的速度越来越快,直到最终跑了起来,大地如鼓,鼓声如雷!

  咕咚身上贲张的肌肉,宛如坚硬的岩石被刀斧削出来的一样,格外狰狞与硬核!

  巨人奔跑的身躯,充满了力量感,那是最纯粹最原始的暴力美学。

  杀人熊受到挑衅便也朝咕咚冲来,两个禁忌之地的万兽之王,竟然在这战场上要厮杀出个胜负来!

  刹那间,杀人熊一巴掌朝咕咚挥去,而咕咚竟是毫不犹豫继续前冲,以左臂挡下了这一掌,右拳则抡圆了拳头砸在杀人熊鼻子上!

  杀人熊仰天怒吼的站起身来,这一瞬间,它的身形竟是比咕咚高大两倍!

  咕咚虽然一拳命中,可他这一格挡也是要付出代价的,那杀人熊的爪子在他身上留下了四条深可见骨的伤痕。

  叮咚、庆尘、zard、秧秧,全都要上去帮忙。

  但咕咚眉头都没皱一下,怒吼道:“都不要过来,它是我的!”

  说话间,他以双臂抱着杀人熊的后腿便是一个锁技,硬生生将站起来的杀人熊摔倒在地上。

  杀人熊在禁忌之地厮杀,哪里见过格斗技巧?

  以往的战斗里,它只需要站起身来给对手一个熊抱,对手立马就没了。

  现在,咕咚所展现的格斗技是它从来没见过的,杀人熊一时间竟被摔的失去了平衡!

  庆尘看着这一幕都惊了。

  这画面,就像是一个一米五的拳手在八角笼里,把一个身高两米多的虎量级拳王给绞摔在了地上!

  原来,咕咚战斗不只有莽,也是有技巧的,而且还是骑士一脉相承的八角笼打法!

  咕咚的行为习惯和身躯太具有欺骗性,谁能想到,这种魁梧、野蛮、冲动的巨人战士竟然还会格斗和战术?

  以咕咚的智商和体魄,在禁忌之地里还不是横着走?

  不过庆尘觉得有点可惜了,咕咚这身形就算以新人出场打定级赛,也没人会买他输,没法帮骑士搂钱……

  咦,庆尘疑惑了,自己为什么第一时间在想这个事情。

  战场中,咕咚趁着摔倒杀人熊的瞬间,立刻爬上了杀人熊的背部。

  下一刻,他以双腿夹住杀人熊粗壮的脖颈,一拳又一拳的捶在杀人熊脑袋上:“咕咚!”

  (服不服?服不服?服不服?)

  杀人熊怒吼着摇晃身形,想要将咕咚甩下来,可不论他如何摇晃,咕咚偏偏就是跟锁在它身上一般。

  短短一分钟之内,咕咚捶了杀人熊数百拳,庆尘眼看着这熊瞎子的嘴都快被打歪了。

  “这就是技巧之间的差距啊,杀人熊太笨重了,拿咕咚一点办法都没有,它够不着骑在脖子上的咕咚了,”庆尘感慨道。

  也不知道咕咚到底捶了多少拳,最终杀人熊发出一声怒吼:“吼!”

  (服了服了服了!)

  庆尘一愣。

  不对劲,他为什么听懂了杀人熊的语?

  这不对劲!

  要知道,他之所以能听懂青山隼、咕咚、叮咚说话,那是因为他身为骑士,已经完成了002号禁忌之地的收容条件,所以,002号禁忌之地说是他的领地也不过分。

  但问题是,杀人熊并非归属于002号禁忌之地啊,他本不该听懂对方说话的。

  而且,刚刚杀人熊厮杀陈氏部队的时候,已经怒吼过不知道多少声了,他都没有听懂过。

  但是,当咕咚把它打服的那一刻,一切都不一样了。

  这头杀人熊认输后,成了002号禁忌之地的‘属民’。

  庆尘豁然看向叮咚:“每位禁忌之地诞生的巨人,都有自己的种族天赋对吗?咕咚的天赋就是可以收服一切他战胜过的猛兽?”

  叮咚愣了一下:“叮咚!”

  (没错。)

  庆尘明白了,如果说叮咚的种族天赋是心灵感应,那么咕咚的天赋可能就叫做万兽之王了。

  他转头看向咕咚,只见那巨人已经意气风发的骑在了杀人熊的背上,成为了一名巨熊骑士。

  这场战斗力,咕咚被陈氏打了半天,杀人熊也打了半天,结果连个强弩之末的万兽之王打了一架,咕咚反而成了这场战斗的最大赢家。

  张梦阡等人看着这一幕,头皮都麻了。

  咕咚的身高要比叮咚更高,5米左右。

  杀人熊站起来则有十多米的身高,遮天蔽日。

  这种巨人再收个杀人熊当坐骑,这谁受得了?!

  ……

  六千字章节,晚上11点前还有一章。

  最近真的很勤奋啊,求全订,求月票

  s..book314382535297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