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651、炒茶大师幻羽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3-07 15:18: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庆尘在一张纸上,给神宫寺真纪画出他需要的新战争要塞。

  他让小彤雲去捡起地上刚刚掉落的紫兰星叶子:“这个收好,重修万神雷司的时候含在嘴里。”

  “哥,紫兰星很厉害吗?”小彤雲问道。

  庆尘点点头:“当然厉害,能收集到这么多紫兰星的,在里世界也只有财团能够做到。整个陈氏,能无缝衔接使用紫兰星的,也不过陈余一个人。”

  所以,其实庆尘与何今秋的交易,本质上是公平的。

  一个铸就半神的机会,寻常人一生难求。

  小彤雲好奇道:“那你为何还会愧疚?”

  “因为欺骗,”庆尘说道:“欺骗总归是不对的。”

  小彤雲在一旁忽然说道“哥,我感觉你好像对待何今秋与郑远东有区别。”

  庆尘看向她:“为什么这么说?”

  “刚刚我在密道里偷听了一阵子,”李彤雲说道:“何今秋提出想要紫兰星时,你第一反应就是撒谎减少产量,希望在这场交易里将利益最大化,愧疚也是后来才产生的。但你面对郑远东时不一样,他开口说要给学生们提供商品,你立刻就同意了。你应该也很清楚,要给整座学生提供的资源,将是海量的,甚至还要占用一些你准备给家长会、共济会的资源,但你依然同意了,甚至没有跟郑远东讨价还价。为什么?”

  庆尘叹息一声:“因为我对两个人的观感不同。国内昆仑一直在省吃俭用,最后建立了这座时间行者学院,所以当小真纪收容鲸岛之后,我立马答应他们,这座鲸岛依然无偿给他们使用,也会配合他们建设。但何今秋不同,你还记得那次神代与鹿岛的反向穿越计划吗,九州最后找到了李长青的替代者。”

  “嗯,知道,”李彤雲点点头:“我在里世界听小鹰说过,何今秋无法确定谁成为了时间行者,于是将那些人全杀了。”

  “嗯,”庆尘点点头:“如果说我和昆仑一直是相互帮助,那么我和九州做的其实一直都是交易。先前我被抓捕去a02基地,郑远东出手是因为我身为国人,是他要保护的一员。何今秋出手参与救援,是因为李长青终于同意,以支持他获得执行董事席位作为条件。”

  庆尘:“这次他混在陈氏部队里,与郑远东一起参与营救,也不是因为我们之间有什么友谊,而是我手里有他需要的紫兰星。郑老板很坦诚,说明了来意,但他以‘我是九州一员’搪塞过去。回归的最后一刻,zard出手了,幻羽出手了,叮咚和咕咚也来到了战场,但郑老板、何今秋没有出现,某一刻,我甚至认为他是在刻意等待,等待一个待价而沽的机会。就像之前李长青救援我,他一定要等到李长青同意支持他才选择动身参战。”

  庆尘:“其实这也只是个猜测,他能来我就已经很感谢了。所以当我知道他在战场,就开始感到愧疚。即便这是一场交易,我仍然领情,发自内心的感谢。毕竟,这是需要承担风险的一件事情。”

  李彤雲若有所思。

  庆尘看着小彤雲说道:“九州与昆仑的理念是不同的,昆仑是守护,而九州更加具有侵略性。郑远东也曾说过,何今秋所求的不是守护国土,他是要为时间行者建立一个新的国度。”

  “所以你对何今秋有防备之心,却对郑远东更加大方,”李彤雲点点头:“那后来你又为何拿鸡血芽给他呢,我能看出你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庆尘想了想说道:“因为他最起码是一个合格的商人,不是一个强盗。而且,我们虽然一直在做交易,但起码一直是正向的交易,他没有因为与别人的交易坑过我,所以我想到这里,便觉得自己对他防备之心太重了,然后做出了另一个决定。毕竟他想在哪里建立属于时间行者的国度,只要不是国内,又关我什么事呢。”

  “那现在怎么办?”小彤雲好奇道。

  “找一个时机弥补吧。我会依然以白昼、家长会、共济会的资源为优先级,我会依然对昆仑更加友好,也会依然对何今秋有所防备,但我希望这会是一场公平的交易,”庆尘问道:“你认为呢?”

  此时的庆尘,绝对不会再感受到内心的愧疚却不去改变。

  但他也很清楚的知道,自己追求的目标是什么,同行者是谁,早晚有一天又会与谁分道扬镳。

  庆尘躺在躺椅上,小彤雲则坐在地上,靠着椅子:“我觉得只要白昼里大家都好好的就行,别人我不管。秧秧姐说……你现在心情一定不好受。”

  庆尘笑了笑说道:“没事的,已经过去了。”

  “你想要报仇吗?”小彤雲问道。

  “嗯,”庆尘点点头。

  “那我今天回去就努力修行,不在学院里乱逛了,”小彤雲底下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从穿越之初,两个少年早熟的时间行者便凑在一起了,商量着里世界的事情,商量着未来的计划。

  某一刻,李彤雲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行署路的那个家属楼里,一切都还没变。

  这时,身旁响起鼾声。

  庆尘一转头,旁边靠在师父身上的神宫寺真纪,已经睡着了。

  ……

  ……

  倒计时1600000。

  回归的第一天清晨。

  孙楚辞等人休整了一个晚上,疲惫神色全都消失不见。

  起床后,他连早饭都没吃,就带着团子往农务学院跑。

  路上,他们听见有人讨论学院将要推出新商品的事情,这件事情好像已经在学院里传开了。

  所有学生都计划着抓紧时间跑分,以免新商品出来的时候,自己没有积分去买。

  孙楚辞和团子听到之后一阵羡慕,说实话,撇开庆尘这个因素不谈,农务学院以外的同学们才更像是在享受大学生活。

  自由,热情,散发着活力。

  农务学院嘛……就种地呗,也没什么丰富多彩的业余活动。

  但孙楚辞顾不得想这些了。

  境山茶原本是由他们两个照顾的,昨天晚上实在太疲惫了,还害得大佬亲自每小时浇水,让他们两个有些过意不去。

  只不过,当他们看到农务学院的时候就惊呆了,此时的战争要塞,一夜之间便加盖了一层城堡,将整个农务学院给封锁的严严实实。

  而且,门口也都换上了虹膜验证的门禁……

  两人试探着敲敲门,小门迅速打开,一只手将他们两个都拉了进来。

  哐的一声,小门又迅速关上了。

  战争城堡里,其他人已经都在了,正忙活着采摘境山茶的新芽。

  不得不说,农务学院里产量最高的就是这东西了。

  他们两个惊魂未定的看着庆尘:“院长啊……发生什么事情了吗?里世界人打过来了?”

  “没有,”庆尘说道:“来,录入一下虹膜。”

  庆尘转身往菜园子走去,要塞的天花板上嵌着日照灯,而今天的菜园子一改往日的朴素,连智能浇灌系统都已经整上了。

  旁边还有两个炉子,炉子上架着两口大铁锅。

  “这是要干什么啊院长?”孙楚辞好奇道。

  “炒茶,”庆尘说道:“去把他们摘的新芽拿过来,然后炒茶,以后炒茶的事情就归你们俩了。记住一个要点,炒的过程中,这茶香会散出九次,一次都不能少,不然喝了能毒得你上吐下泻。还有,这茶还得用沸水煮15分钟,不然也有毒。”

  这是影子专门交代过的事情,境山茶的娇贵程度比紫兰星还要夸张,这植物似乎为了保护自己,已经进化成了剧毒之物。

  必须按流程来操作,不然能出人命。

  孙楚辞和团子面面相觑,两人拿起南宫元语背来的一竹篓新芽,然后分别倒进两个锅里开始不停翻炒。

  庆尘看了两个人一眼:“不要炒糊了啊,炒糊了这茶给你俩喝听到没?”

  农务学院里的六个人面面相觑,这位院长,又开始化身为地主老财了啊。

  没人知道这位院长到底要干什么,只是这农务学院……怎么突然开始炒茶了啊?

  庆氏门徒六人虽然每天都在种植物,但是并不知道那些植物到底有什么用。

  就连去过10号禁忌之地的麻京京,也不知道紫兰星到底有什么用,当时他还在禁忌之地里问过庆尘,但庆尘并没有告诉他。

  禁忌之地里的这些植物,都是财团手里的战略物资,寻常人连听都没听说过,就像禁忌物一样。

  庆尘能接触到禁忌物的具体信息,是因为他起步的层次太高了,直接遇到了李叔同。

  但其他人,并没有那么好运。

  不过,庆氏门徒虽然不知道这些植物是干什么的,却知道它们很重要,必须小心呵护,未来一定有大用场。

  有人问道:“院长,zard老师呢?”

  庆尘说道:“嗯……他有点事情,可能会请假两天吧。”

  毕竟,幻羽接下来应该会看着zard不让他乱跑了……

  然而就在此时,学院外面传来了敲门声,还有zard大嗓门喊着:“院长,开门啊!”

  庆尘疑惑的走过去开门,一边走一边嘀咕:“还真来了?”

  门一打开,zard低头拉着一个人就往里面钻。

  当庆尘在学院里看到那个面色苍白的年轻人时,整个人都麻了。

  zard乐呵呵笑道:“院长,这个就是幻羽,我今天带他来学院帮忙。”

  庆尘整个人都懵了,身体内的雷霆不断翻滚,随时都有可能会出手。

  昨天半夜,幻羽来拍门把zard给喊走,庆尘以为农务学院以后应该就没有特聘导师了……

  结果,这一转头,zard一个骚操作竟然把幻羽也给拉来农务学院,还来帮忙?

  不愧是你啊!

  可你就不怕我们在这鲸岛上干一架吗?

  两个a级高手在鲸岛上轰轰烈烈的杀一场,怕是整个鲸岛都要一片狼藉吧。

  却听zard乐呵呵笑道:“院长,就让他在这里待着,让他干什么都行。小羽,叫院长。”

  幻羽乖巧的说道:“院长好!”

  庆尘:“???”

  什么鬼东西!

  这幻羽是被zard灌假酒了吗?!

  庆尘知道zard是有点什么大病,但没想到竟然还能干出这种事情来。

  下一刻,zard对幻羽笑着说道:“去玩吧~”

  此时此刻,却见幻羽开开心心的去旁边拿了竹篓,然后有样学样去跟南宫元语他们一起摘境山茶的新芽了。

  不知道为什么,庆尘感觉这幻羽,竟是发自内心的快乐!

  “怎么回事?”他察觉到不对劲了,身上戒备的状态也渐渐松弛下来:“zard,他是幻羽吗?”

  “对啊,他就是幻羽啊,老板,我把他给你带来了……啊,不过他只能偶尔来帮帮忙,”zard解释道。

  庆尘问道:“他现在的所作所为,与我认知的幻羽完全不同,为什么?”

  zard沉默了一下:“这个是弟弟,以前我俩从小住在一间病房里。那时候他亲眼目睹了自己父母被歹徒杀害,于是他的心智受到了刺激,永远停留在了6岁。”

  庆尘沉默了,他没想到这个小羽弟弟竟然还有这样的经历。

  难怪刚刚对方说话时,语气和神态的,都看起来格外稚嫩与天真。

  他沉思,这是幻羽的双胞胎吗?难道幻羽双胞胎全都来了农务学院?

  不对不对!

  他在回忆里不停的比对着。

  声线与昨晚是完全一样的!

  精神分裂?!

  他骤然看向幻羽正忙碌的身影,似乎用精神分裂来解释对方现在的状况,可能更合适一些。

  zard说道:“哥哥和弟弟都在同一个身体里,其实他以前也不这样,是穿越之后,身体里忽然多了个灵魂。”

  庆尘怔然半晌。

  zard忽然说道:“真羡慕他啊,其实我也想有个弟弟的。先前我去找我的主治医师问,我能不能有个弟弟,结果我主治医师让我去找我父母说,跟他说没用。但我的父母都不在了,我上哪跟他们说去啊。”

  庆尘:“……”

  这特么真是个沉重的故事,原来幻羽和zard都是孤儿。

  只是,他刚刚沉重起来的情绪,忽然就被打乱了啊,两个人不是从小青梅竹马长大的发小邻居,而是同在一个精神病院里的病友。

  庆尘看向幻羽的背影,却见对方正跟着南宫元语学习摘新芽,学完之后还主动去帮麻京京挖树坑。

  快乐无比。

  他回想起幻羽曾说过“我哥哥要回来了”,想来这二人共享一个身体,还算融洽吧。

  炒茶的时候,幻羽就在两口大锅旁边看着。

  只是孙楚辞和团子第一次炒,因为不熟练的缘故掌握不了火候,导致频频出错。

  茶香倒是炒出来了9次,饮用不成问题,但那茶叶一根根被炒的焦黄,卖相极差……

  孙楚辞和团子两个人,像是做错事情的小孩子一样,老老实实的站在旁边,等待庆尘训斥。

  庆尘看了一眼,叹息道:“糊了就糊了吧,用罐子把茶叶装起来,这分量够你们一人装一罐了,都给我装回去喝,每天都喝!”

  这种语气,听在孙楚辞和团子他们耳朵里,意思似乎是:喝掉你们自己炒糊的茶叶,给我长长记性。

  于是,他们更加羞愧的低下了脑袋。

  这时,幻羽好奇道:“院长哥哥,我能玩玩炒茶吗?”

  庆尘看了他一眼。

  谁能想到堂堂咸城王幻羽,有一天会来给自己炒茶呢……

  他想了想解释道:“小羽啊,你就安心摘新芽,这个东西不好玩。”

  旁边zard求情道:“院长,让他玩玩吧。”

  庆尘想到幻羽那身世经历,叹息道:“那就玩吧,不要给他太多茶叶,玩玩就行了。”

  他回到躺椅上闭目养神,积蓄自己的雷浆。

  可没过一会儿,他竟然听到不远处的欢呼声。

  庆尘睁开眼一看,赫然是幻羽正徒手抓着两口巨大的炒锅,然后分别在两口炉子上不停的颠勺翻炒。

  “噗!”庆尘惊了。

  这幻羽徒手的力气,可差不多是a级巅峰的样子了,两口上百斤的大锅,在手里颠起来简直跟玩一样轻松娴熟。

  这是其他庆氏门徒都没有的力量。

  南宫元语他们也没想到,刚才还亲切叫他们哥哥姐姐的人,竟然还是个巨力怪。

  大家一阵庆幸刚刚没有不耐烦,眼瞅着这力量,怕是能一巴掌把他们脑子打出来!

  而且,庆尘发现幻羽对火候掌握的特别好,颠勺期间,所有茶叶受热均匀且恰到好处。

  这上哪说理去?

  在庆尘想象中,他和幻羽的第一次见面,应该是彼此大打出手,然后世界刮起一阵腥风血雨。

  结果,这第一次见面跟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啊,哪有什么腥风血雨,幻羽竟直接成了他农务学院的第一炒茶师傅……

  昨天两个人还‘王不见王’呢,生怕爆发冲突。

  结果今天就被zard给安排到一起去了。

  庆尘想不到这个结果。

  估计另外一个幻羽也想不到……

  晚上放学的时候,庆尘亲切的看着幻羽,笑眯眯的说道:“下次还来玩啊。”

  幻羽跟在zard的身后,亢奋的点点头:“嗯,一定!这里太好玩了,哥哥姐姐们人也都很好呢!院长也很好!”

  说完,他跟zard往宿舍走去。

  zard还小声交代道:“这事可千万别给你哥哥写信里啊,反正别提农务学院的事情就行。”

  “嗯?不能提吗,”小幻羽有点失望,他今天玩的很开心,本来还想跟哥哥分享一下来着,但他很听话:“好吧,我不提。”

  zard眉开眼笑起来:“走,去学院超市,我用积分请你吃冰淇淋!”

  这位特聘教师手里本该发给学生的积分,都被他这么用了……

  这时,路旁有学生看见幻羽,立马兴奋道:“高手,找你一天了,今天你怎么没去学院?晚上有篮球赛啊,去吗?”

  幻羽笑道:“不去了,zard哥哥要带我去吃冰淇淋。”

  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