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650、庆尘内心里的愧疚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3-04 16:44: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既然两位老板都不知道这些植物的生长时间,那就很好办了。

  何今秋非常需要紫兰星,这也就决定了供需关系。

  紫兰星的作用,在寻常眼里看来,就是将修行速度增加到三倍。

  但这个东西,在天赋异禀的修行者眼里,便是与其他人拉开差距的大杀器。

  例如罗万涯的修行资质是1,完全只能依靠大家轮流帮他灌顶,一直陆陆续续灌顶到b级。

  那么李彤雲的修行资质就是10,她不用走南庚辰的路,甚至也不需要庆尘给她灌顶,自己就能短时间内抹平一切外力差距,比其他人都最先修行到c级,眼瞅着已经摸到了b级的门槛。

  那么罗万涯含着紫兰星,他的资质就被放大到了3,而李彤雲则是放大到了30……

  所以,陈余才会在陈氏内部一直不停的筛选资质杰出者,因为紫兰星能将那些天才的优势极端化。

  何今秋,毫无疑问就是最具修行天赋的那种人了,他在青玉心剑旳修行上,甚至超过了李长青这个李氏公认的佼佼者。

  这是一种十分恐怖的天赋了。

  若是将紫兰星给他……

  庆尘迟疑了很久,才开口说道:“所有禁忌之地植物移植到鲸岛,都没法像其他植物一样快速生长,两位也知道,禁忌之地是很特殊的,它们就算在表世界移植到陈余的院子里,也只勉强够供给一人。虽然它们在鲸岛上生长的稍微快了一点点,但也有限。目前来看,紫兰星的供给数量,刚刚够四个人无缝衔接使用,何老板你一个人就要走三个名额,我恐怕很难答应,你也知道,我白昼也是需要修行的。”

  实际上,在这座鲸岛上,庆尘想要完成几十个人无缝衔接使用紫兰星,还是很容易的,他都计划好要如何分配资源了。

  这些东西,足以让白昼、共济会、家长会在几个月内量产一批高端战力出来。

  毕竟,每株、每天,都掉三穗叶子呢……

  但是何老板和郑老板并不知道啊,如今鲸岛也掌握在神宫寺真纪手里,两位老板根本没法验证……

  此时的何今秋皱起眉头,他知道庆尘是有野心的,所以想让庆尘硬生生让出四分之三的名额,实在有些强人所难了。

  何今秋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他说道:“这样如何,我只要两穗无缝衔接的紫兰星叶片供应。与此同时,九州将成为你的盟友,未来在里世界中我们可以提供帮助,甚至为你参与战斗,就像之前营救你、这次混进陈氏帮忙一样。另外,你可能还不知道胡氏情报机构顶级会员的待遇,整个联邦现在也只有2位会员拥有过这样的等级。这就意味着,胡氏情报机构所珍藏的一切秘密,都可以归你调阅。”

  庆尘愣了一下,他知道胡氏在联邦已经屹立了足足近千年,这些人手里掌握的秘密,恐怕全放出来都会引起整个联邦的恐慌。

  “这不好吧,”庆尘忽然有点愧疚了,自己拿一点点皮毛出来,人家倾囊相授啊。

  但何今秋会错了意思,他以为庆尘还是不想给紫兰星,于是又补充了一句:“我知道你要为影子复仇,而且我知道你要复仇的对象有很多,而这场复仇之战,情报是不可或缺的。我们胡氏情报机构,拥有着一些连庆氏都不知道的信息。”

  庆尘摇头:“两位可能还不知道,我现在已经是密谍司的主人了。但就算是密谍司,也没查到凶手。而且这件事情牵扯甚广,很可能会牵连你们。”

  他是觉得,自己明明占了便宜,小气巴巴的就给了两份紫兰星的量,不能让何今秋、郑远东卷入这个漩涡。

  但何今秋又摇摇头,他以为庆尘还是没动心,便继续说道:“关注的侧重点并不一样,胡氏更擅长走访民间获得一些推理出来的消息,比如我们知道某位神经毒素研究专家,可能还有一個情妇与私生子尚存人世。”

  庆尘愣了一下,这个连影子都不知道的消息,为何胡氏情报机构能知道?

  这下,他终于被何今秋的信息吸引了。

  “我不相信,影子当初寻找凶手的时候,肯定去光顾过你们的数据库,只是你们不知道罢了,”庆尘激将道。

  何今秋认真说道:“从12年前开始,连续七年,我们数据库确实每年都会出现有人翻动的痕迹。我们查了很久很久,甚至都没法知道是谁光顾过,现在由你一说,我猜那可能是影子。但是,他从五年前就不再光顾了,我想,那个时候的影子先生已经不能再肆无忌惮的使用能力了。而这条线索,是三年前才被无意中发现的。”

  庆尘深吸了一口气:“什么线索。”

  何今秋继续说道:“你先找了郑老板,而郑老板则找了我,在此之前,外界根本就不知道曾经在影子先生身上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联邦的神经毒素专家一夜间全部失踪。后来,胡氏也曾找过这些专家失踪的原因……可毫无线索,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给我们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疑惑。”

  何今秋:“现在,我从庞大的胡氏数据库里开始检索蛛丝马迹,然后找到了一点端倪。在胡氏数据库里是这样记载的‘10号城市运通街183号,出现与神经毒素专家袁阳的合影,疑为情妇与私生子居住地’。我们也是有一个水管工进入妇人家里维修水管,在家中发现了他们的合影中有那位研究专家,才偶然发现的,她可能是想纪念自己死去的爱人,也不知道会有人认出那张合影来。”

  何今秋:“这件事情非常隐蔽,那个女人的开销,一直是极小面额的现钞,生活的也非常低调。现在想来,那位神经毒素专家或许也知道,自己一旦做出某些事情就会被灭口,所以他将自己情人的痕迹抹除的非常干净。”

  袁阳。

  庆尘失望了。

  影子所说的人,并不是这个名字,起码不是影子找到最后,发现被人灭口的那位,张成。

  他有些失望的摇摇头:“这不是我要找的那位。”

  何今秋说道:“我只是想通过这件事情来证明,哪怕你是密谍司的新主人,胡氏情报机构也并非一无是处。而且这个袁阳确实是有问题的,不然为何将情妇隐藏的如此隐匿?”

  这个时候的何今秋,因为太担心庆尘拒绝交易,于是将他现在知道的线索一股脑掏出来。

  生怕庆尘觉得这些信息没价值……

  话说,他这次可是让下属在数据库里泡了整整七天啊!

  而庆尘这时候忽然在想。

  万一影子寻找的方向也错了呢?

  他现在要做的,未必是要顺着影子的线索继续寻找下去,毕竟影子都找不到的,他又有多大把握?

  庆尘思索着,这个线索来的非常偶然,而胡氏确实更擅长从这些角落里寻找蛛丝马迹。

  如果说密谍司渗透的方向主要围绕着权力的核心,那么胡氏就有点边边角角都不放过的意思了。

  而且,不论是他想要找到线索,还是想要完成家长会的目标,庆尘必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庆尘说道:“成交。”

  他从兜里拿出两穗紫兰星的叶子递出去:“7天后,何老板可以来拿下周的。”

  庆尘没有一次性预付出去很多,一方面是因为刚刚才撒过谎……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希望何今秋每周都带来新的线索。

  何今秋笑了起来:“合作愉快。”

  笑的格外灿烂。

  只不过,何老板笑的越灿烂,庆尘就越愧疚……

  毕竟对方口干舌燥的说了大半天,结果就换走自己这边九牛一毛,实在是有点不好意思。

  庆尘问道:“啊……这样吧,为了表达我的诚意,以后每次来的时候何老板都摘点鸡血芽吧,九州在外战斗不易,有鸡血芽傍身,也能让九州成员活着回到国土。”

  庆尘去菜园子里薅了两把鸡血芽,塞在连个人手里:“来,来都来了,带点礼物回去吧!”

  郑远东愣了一下:“不好意思,我以前错看你了。”

  何今秋点点头:“如此便感谢了。你放心,这次我和郑老板已经在战场上了,一定尽量护你一起杀出去。”

  庆尘感觉自己有点玩火的意思了,何今秋和郑老板哪个智商都极高,他们只是吃了信息不对等的亏,说不定哪天就会反应过来。

  他得想想,到时候怎么收场。

  嗯,过段时间就给何老板说,农务学院产量提高了,可以多赠送几穗。

  庆尘看向郑老板:“何老板的交易解决完了,那么郑老板所为何事?”

  郑远东思索了片刻:“学院可能需要你尽快提供特殊植物了,这一次穿越,学生们都纷纷抢着去做里世界任务,所以得到的里世界社团信息,要比上一次还多。学生们手里积分多了却没有地方使用,会导致学生们的积极性下降。”

  事实就是这样,当你手里握着3000积分,却没有自己想买的东西时,你就会觉得积分没有用处。

  也就不会那么勤勤恳恳的做任务。

  这也是庆尘不想看到的,他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去帮家长会推进工作。

  就比如这一次穿越,学生们自发的组成小队,在学院的理论指导下小心翼翼的开展观察盯梢工作。

  结果就是,时间行者最多的10号城市里,某个社团的老板出门泡妞,竟然发现有三十多个人在跟踪自己。

  当时就差点给老板吓尿了,他还以为是有什么敌对社团要搞死他呢,于是转身就跑。

  他一跑,学生就追。

  学生追,他跑得更快……

  类似这种荒诞的场景,还时有发生,差点导致好几个社团提前火拼。

  当然,学生也出现了一些危险。

  荒诞归荒诞,大家回归后昆仑也重新修整了任务系统:针对某个社团,只能有一个团队来接任务。

  但是,这件事情也说明了学生们的重要性。

  这可是六万多个自发性的情报机构啊,虽然还很稚嫩,可连庆氏密谍司都没有六万人……

  密谍司才堪堪三万多人编制!

  可问题是,他才刚刚给何今秋哭过穷,现在只能咬着牙说道:“那我就先暂停白昼的供应,优先供应学院一段时间……”

  郑远东肃然起敬:“学院会感谢你今天为整个时间行者群体做出的奉献,感谢你!不过,学院也不会白拿什么,这次战争,你一直都处于风暴的最中心,所以会错过很多细节,我可以为你补全一些事情。”

  郑远东:“这次,出手帮过你的人是庆坤和庆宇,他们分别是庆一和庆幸的父亲。两人带领庆氏第一舰队的103中队,107中队,驰援了青山号。这是堵上身家性命的举动,或许以后值得信任。”

  “庆无和他的武痴父亲直到现在还守在银杏庄园里,似乎保持了中立。”

  “庆诗的父亲调动了他手里的军事区,为陈氏提供了前进中转的基地。”

  “庆闻的母亲参与了一场与鹿岛的交易。”

  “庆原与他的父亲还不确定在这场战争里发挥了什么作用,但是在上周,庆原突然告病回家了,从此消失不见。我怀疑他提前知道了这件事情,担心你在学院里打击报复,所以急忙离开。”

  影子之争里,每位候选者都代表着一个派系,如今局势已经明朗。

  庆闻及他的母亲、庆原及他的父亲、庆诗的父亲,这些势力都将是庆尘肃清的对象,至于庆诗,他还有些拿不准。

  印象里,那个小姑娘似乎不会参与这种事情。

  不止是肃清庆氏内部,还有陈氏陈余、鹿岛、神代。

  庆尘平静的思索着,他的路还有很长。

  郑远东看向他:“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庆尘算了一下时间,距离他挑战下一生死关最好的时机还有大概一个月时间,那么他要在这个时间之前,回10号城市一趟。

  先把庆闻杀了。

  如果不是庆闻的不灭胸针,现在的陈余已经是个死人了。

  郑远东认真道:“你不想说也没关系,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可以跟我说,能配合的一定配合。”

  他握紧兜里的鸡血芽。

  以前郑老板以为庆尘是一个相对自私的人,现在却没想到对方竟如此顾全大局。

  他要重新审视这个少年了,或许昆仑和白昼在表里世界,可以成为关系更加紧密的同盟。

  昆仑九州的两位老板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连心情都好了许多。

  也不知道他们以后知悉真相了,会是个什么表情……

  庆尘忽然问道:“庆氏家主呢?”

  郑远东看了他一眼:“那位家主一直在5号城市的银杏庄园里,目前我们还没发现他有任何举动……当然,这件事情很奇怪。”

  交易结束。

  ……

  ……

  郑老板、何老板离开了。

  庆尘坐在躺椅上思索着,呼吸术也保持着万神雷司的节奏,不断壮大着自己体内的雷浆。

  这时,小彤雲牵着神宫寺真纪的小手,蹑手蹑脚的通过密道走进来。

  秧秧给小彤雲打电话,说庆尘现在或许还没从悲伤里走出来,所以需要她们来治愈一下庆尘。

  小彤雲接到电话就赶紧跑过来了。

  然而庆尘见到两人,第一件事情便是赶紧交代道:“小真纪,先把这战争要塞的顶给封上,然后装一些日照灯。记住各个出口都封死,从今天开始就不能再进外人了,所有出入口都必须装上验证虹膜的密码锁。”

  神宫寺真纪愣了一下:“师父,这里的东西格外珍贵吗?有人要偷你的东西?”

  “奥,那倒也不是,没人偷我的东西,”庆尘解释道:“我只是有点担心,某两个人看到这战争要塞的植物生长速度,会蹦起来打我……”

  ……

  ******

  <ahref="koubei.baidu.s"target="_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