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649、王不见王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3-03 15:17: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世界重新光明。

  倒计时1680000。

  鲸岛上方灿烂的星辉与月光倾泻而下,浩瀚星河似乎从来都没有因谁而改变过。

  庆尘上一刻还在战场上,以有矩与无矩轰碎了陈氏部队的阵型,下一刻便回到了农务学院的战争要塞里。

  孙楚辞和团子二人像是一起做了个梦,那梦里是他们曾经一生都接触不到的故事。

  团子下意识的要看向庆尘,孙楚辞拉了一下团子的胳膊,提醒她不要表露什么。

  此时,那位院长已经更换了容貌,变成了院长的身份,说明对方还不想在学院里彻底暴露。

  其实,孙楚辞自己心中也沸腾着。

  在回归的最后一刻,那位院长苏醒,然后以无可置疑的手段,有如神明般的气势,将陈氏部队短暂压制。

  孙楚辞发誓自己这辈子都忘不了那一幕。

  少年站在战场之中,平静的黄金瞳里已经没有了眼泪,只剩下坚决。

  雨泼似的子弹在他面前停滞着,像是被人将世界按了暂停。

  那个世界里,都好像只剩下那少年一人。

  这才是超凡者啊。

  有矩。

  无矩。

  两种对电磁场旳运用,堪称电磁能力运用的极限。

  这是庆尘如今面对现代战争的最强手段,从今天开始,除非出现榴弹炮这类重火力武器,不然寻常热武器再也难以伤他分毫。

  临回归之前,陈氏士兵眼里的恐惧与惊愕,他看的一清二楚。强牺 读牺

  世间还从未有人像他一样,将元素系雷电的觉醒能力,演化到这个地步。

  但是,庆尘好像并没有多么高兴。

  此时,zard、孙楚辞、团子、神代空音、南宫元语、麻京京、易文博站在战争要塞里面面相觑。

  然后很多人诧异起来。

  7天之前,他们还开开心心的看着院长卡bug,7天之后,院长身上有轻伤,而zard教授则干脆整条右臂都仿佛镀一层了瓷釉,人也委顿了不少。

  孙楚辞与团子更别提了,狼狈到了极点,脸都是灰扑扑的,像是在泥地里打了个滚一样。

  倒是让庆尘有些意外的是,南宫元语身上也带着伤。

  “你们……这是怎么了?”神代空音愣了一下:“大家没事吧?”

  她跑去给大家摘下鸡血芽的叶片,并把鸡血芽递给大家碾碎了涂抹在伤口上。

  神代空音想要去亲手给庆尘涂抹手臂上的伤口,那里有一处子弹擦过的枪伤。

  但刚走过去,却又犹豫着停下来,低声说道:“院长,你自己涂一下。”

  这个是庆尘交代过的,整个学院里,唯独鸡血芽可以随便采摘,这玩意并不算是战略级资源。

  zard看向南宫元语,好奇问道:“咦,你是怎么受伤的?”

  庆尘无语的看着zard,你谁都不问,光问了南宫元语,岂不是证明你知道其他人都是如何受伤的?

  南宫元语回答道:“我们共济会在荒野上给一些荒野人、时间行者建立聚居地,结果被荒野上的一个家族给袭击了。不过好在共济会实力不错,也有比他们更好的武器装备,所以没有出现重大伤亡。”

  庆尘若有所思,荒野上的人群除了土匪以外,都是家族式群居,以此来保全族人的安全,共同对敌。

  这是最原始的自保方式。

  而共济会,在荒野上经历磨练,远要比其他时间行者更加坚韧。

  这也是影子留给他的礼物之一。

  庆尘没再说什么。

  zard看向庆尘:“院长,你没事吧?”

  这时的庆尘,平静的摇摇头:“我没事。把紫兰星和长生天取出来吧,都种在地上,种完了以后大家各自回去休息,明天不要耽误学院的工作。”

  说话时,那副平静的语气与表情,就好像他并未经历过七天内的一些事情。

  是的,庆尘已经平静下来了。

  当他从那个梦里走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摒弃了伤心的情绪。

  他见过那个世间最灿烂的男人是如何面对人生,便知道自己未来该如何面对人生。

  庆尘已经见过一座高山,那座高山是陈余未来的心魔,却是他庆尘的航标。

  所以,沾沾自喜无用。

  庆尘也看见那个男人是如何豁达的面对生死。

  所以他也知道,伤心无用。

  奔跑吧,用绝望都追不上的速度。

  这是哥哥教会他的。

  庆尘要复仇。

  他需要力量。

  此时,农务学院里已经有了七株紫兰星,每天会掉落21穗叶子,三天之后,七株会变成十四株,再三天,十四株会变成二十八株。

  这是陈氏修行路上的杀手锏与底牌,已经被影子全部薅过来送给了庆尘,从此白昼所有成员的修行,都将一日千里。

  不止白昼,还有共济会、家长会的核心成员,也将迅速完成蜕变。

  庆尘打算在它繁殖成二十八株或者五十六株的时候停下,不是因为紫兰星的繁殖要求苛刻,而是够用了。

  农务学院还有十株境山茶,这些境山茶在三天后便能开出山茶花来,境山茶与紫兰星不同的是,它能一次结出十多颗种子。

  只需要三天,境山茶的新芽产量,就能同时供给七個人明目。

  这里很快就会不再缺茶喝了。

  农务学院还有21棵影子从鹿岛那里抢来的长生天,这东西三天一结果,每次结三颗,只需要两轮的功夫,就能呈现几何数量的增长。

  在庆尘看来。

  这个其实才是目前最关键的东西,因为只要吃下九颗果子,连普通人都能达到f级的超凡者入门体质。

  相当于一个f级的基因战士。

  要知道,里世界一针基础基因药剂,动辄便是几十万,21棵长生天所能带来的作用,换算成金钱的话将是一个天文数字。

  这个东西在鹿岛手里非常鸡肋,虽然它能增长一些体质,但数量实在太少了。

  整个家族每年也就那么几个人提升到f级,根本不够看的,还不如研究研究增加基因药剂的产能。

  但是,这东西放在庆尘手里就不一样了。

  鲸岛来的格外及时。

  庆尘将农务学院里的所有植物进行评级。

  紫兰星为s级,这是真正的战略级资源,能够让白昼麾下所有势力都产出高端战力的奠基石。

  长生天、境山茶为a级,这两个无法铸就高端战斗力,但是可以提高群体的基础素养。

  鸡血芽为d级,属于辅助物资。

  庆尘看着此时还很空旷的农务学院,忽然说道:“诸位,种植的事情就拜托了,这些东西对学院,对我来说都非常重要。”

  因为他要用这个家底,为自己奠定复仇的基础。

  而且,这也是亲人的馈赠。

  众人听到院长如此郑重,莫名的感受到了一种力量裹挟在话语里。

  沉重却又振奋。

  南宫元语好奇道:“院长,那些植物都是什么?”

  庆尘回答道:“现在还不是你们关心这些的时候,去干活吧。”

  孙楚辞和团子干脆果断的去旁边拿了铁锹,转身便走向农田:“院长放心,从今天开始,它比我们的命还重要。”

  他们两个,已经猜到庆尘要做什么了。

  跟着影子经历了那一切,二人只觉得自己突然成长了许多。

  短短三十分钟,众人便完成了所有种植任务,庆尘让他们回去休息,自己则留下来照看每小时都需要浇水的境山茶。

  南宫元语离开时,看向庆尘:“院长,要不您回去休息吧,我来浇水。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耽误任何事情。”

  庆尘摇摇头:“回去吧,我想自己待会儿。”

  六名庆氏门徒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战争要塞门外,南宫元语看向孙楚辞:“你们在里世界……是和院长一起经历了什么吗?”

  002号禁忌之地一战,如今对全联邦来说都还是秘密,只要少数情报组织才知道,已经有两位半神陨落。

  所以,南宫元语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孙楚辞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便带着团子回了宿舍。

  他们在荒野上待了6天,逃了6天,哪怕庆尘为他们灌顶提升实力,也疲惫到了极点。

  好在时间行者最大的优势,就是有回到表世界喘息的时机。

  走在路上,孙楚辞忽然握住了团子的手。

  团子诧异的看着他,这位学长以往都格外矜持和腼腆,也不知道今天这是怎么了。

  孙楚辞看向团子说道:“我们要努力修行了,尽早能帮上点忙……这一次,我感受到了生命的脆弱,人生不应该扭扭捏捏的,就应该像影子先生那样畅快人生才对。”

  团子嗯了一声。

  来到宿舍门前,却见他们曾经团队的五名伙伴等在那里,也不知道等了多久。

  孙楚辞迟疑了一下:“有事吗?”

  其中一人上前一步:“楚辞哥……”

  孙楚辞往后退了一步。

  那五位伙伴面面相觑:“楚辞哥,之前是我们不对,我们不该骗你,对不起。实在是我们太想要积分了,你也知道,现在在学院里面积分格外重要,能换修行传承,听说未来还能换辅助修行的神奇物品,这些东西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我表哥是昆仑的,他说积分系统内部有几个可兑换物品已经写入进系统了,只是还未公开。其中有可以明目的东西,还有可以让修行速度增长的东西,甚至还有能吃了之后直接晋升f级的东西……那些可以兑换的东西实在太诱人了!这些,都需要海量的积分才能兑换!”

  “嗯,我明白的,我也理解,”孙楚辞点点头笑道:“你们的选择是正确的,没什么。”

  其实,如果没有之前的‘欺骗事件’,孙楚辞是发自内心理解大家的,并不责怪什么。

  但欺骗事件后,很多事情都不一样了,大家一起在荒野上患难与共,每次缺少食物的时候,都是孙楚辞自己偷偷饿着,然后说不饿。

  他可以接受大家各奔前程,但无法接受被欺骗。

  只不过,时至今日他的心态已经完全不同。

  和庆尘一样,他见过另一座高山,那高山生长到了云霄之上,让所有见过的人都意识到,自己人生中的蝇营狗苟是多么可笑。

  于是,孙楚辞也释然了。

  他笑着对先前的同伴们说道:“我真的不怪你们了,真的。我和团子很疲惫了,现在只想洗个澡好好睡一觉。”

  说完,他拉着团子走进宿舍。

  哐的一声。

  宿舍们在那五人面前合上,连带着以前的情谊也一并断掉。

  ……

  ……

  所有人离开后,庆尘看向zard:“胳膊怎么样了?”

  zard判断了一下伤势:“14天限定皮肤。”

  庆尘:“……”

  也就是说,zard得需要14天才能痊愈,下次穿越之后,对方还是不能施展土遁。

  但是,他们还要面对近五千名士兵。

  其中还有野战坦克。

  就算庆尘晋升a级觉醒者,但能力与精神力是有极限的,强行灭杀一个旅的士兵,这本来就是联邦对半神的定义。

  精神力耗尽之前,庆尘可能是无敌的,但对方数量太多。

  庆尘摇摇头,他要在这七天里找到应对的办法才行。

  这时,他看向zard:“你不回去睡觉吗?”

  zard犹豫了一下:“我有点害怕。”

  “嗯?”庆尘疑惑道:“你害怕什么?”

  话音刚落,却听到外面有人急促的拍门,是幻羽:“zard你给我出来,我知道你在里面,有种当二五仔,没种来见我是吧!”

  “zard!你给我出来!别逼我翻墙进去找你啊!”

  “zard!”

  “庆尘,你还要不要脸了,挖墙脚挖我身上来了!”

  “庆尘!”

  这时,zard在农务学院里大喊:“大哥,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解释啊!”

  幻羽:“你特么赶紧给我滚出来,跟我回宿舍!”

  庆尘:“……”

  他属实是没想到啊,自己有生之年……竟然还能经历这一幕。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跟zard偷情被幻羽抓住了一样尴尬,

  说实话他现在就应该跟幻羽打一架的,但这一架打完,俩人在鲸岛上两败俱伤,然后回到里世界一起死,那可就太精彩了……

  里世界那边还有一个野战旅的陈氏部队呢。

  zard往门口走去,并低声说道:“老板,我回去了啊,明天早上我还来。”

  庆尘哭笑不得:“你不害怕了?”

  zard说道:“我要不回去,他该难过了,走啦!”

  说着,zard推开门走了出去,幻羽絮叨他的声音也渐行渐远。

  幻羽:“你现在真是可以啊,都不跟我说一声就跑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嗯?”

  幻羽:“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老板?”

  幻羽:“胳膊怎么样?”

  zard:“挺好看的啊。”

  幻羽:“……”

  此时的幻羽,起码是理智的。

  他和庆尘都知道,此时此刻两个人不能爆发冲突,因为彼此都要面对7天后依然危险的局面。

  所以两个人选择隔着农务学院的大门,王不见王。

  大家都当做没发生过刚才那一幕似的。

  庆尘长长的舒了口气,躺在了躺椅上,眺望着头顶的星空。

  *全世界,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只是他很快又叹了口气:“想躲个清闲都不行,两位出来聊聊吧。”

  战争要塞之上的墙垛处,传来了何今秋手中权杖敲击地面的声音,这位何老板笑道:“我就说他一定能发现咱们俩。”

  庆尘看过去,郑远东与何今秋两人正站在城墙上看着自己。

  何今秋放出自己的两柄青玉心剑来,其中一柄飞至面前,在他前方搭成了楼梯。

  他右脚踩踏在上面,当迈出左脚时,另一柄青玉心剑则搭成第二节楼梯。

  如此循环往复、行云流水,这位何老板仿佛从天上走下的仙人一般,格外的潇洒。

  *庆尘心中认可,若论逼格,目前他所认识人里,能与何今秋相比的人寥寥无几……

  由此也能看出,何今秋此时对青玉心剑的掌控,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何今秋打量着农务学院里的菜园子,赞叹道:“陈氏从七个禁忌之地里搜罗来的七株紫兰星,竟然全被影子先生打包送给了你,这下陈余回到7号城市,光是看到自己菜园子恐怕就要吐血了,这是断了陈氏修行传承里最大的优势啊。”

  何今秋:“还有境山茶、长生天,我甚至能想象到国内时间行者的未来了。”

  庆尘撇撇嘴:“我这些植物,可不会白白提供出去。里世界禁忌之地的植物和普通植物不一样,生长速度要慢很多。”

  “没关系,”何今秋笑着说道:“本来就没打算让你免费给。对了,我要说一声,你在战场之上觉醒a级的第一次出手,很绚烂。”

  庆尘愣了一下:“何老板也在战场上吗?”

  何今秋笑道:“我和郑老板混在那支野战旅中,差点就被你的无矩给伤到了呢。怎么样,我们这‘郑何下西洋’组合去帮你解围,有没有感动一下?”

  “嗯?两位怎么会跑到那里去?”庆尘疑惑道。

  何今秋笑道:“你是我九州的成员啊。”

  郑远东比何今秋更加坦诚一些:“我在看到影子掠夺陈氏宅邸时,就猜到影子是在为你寻找可以种植在鲸岛上的植物。你如今对整个国内的时间行者都很重要,所以你不能死。当然,也因为你是我昆仑的成员。”

  庆尘明白了。

  这鲸岛的农务学院,已经成了两位大佬眼中的香饽饽,他们都意识到了这座农务学院的战略价值!

  何今秋问道:“我帮你出手杀敌,并向你开放胡氏情报机构最高一级会员资格,与此同时,你负责每星期给我九州提供5穗紫兰星叶片,如何?”

  庆尘明白了,何今秋想要效仿陈余,用紫兰星为自己提升修行速度,尽快进入半神境界!

  所有人都知道联邦局势已经动荡不安,胡氏机构没有半神很可能会被人觊觎。

  何今秋没有时间等待自己慢慢突破了。

  这时,何今秋见庆尘面色没有任何变化,以为庆尘并不动心,便想了想说道:“那不如这样,5穗改成3穗吧。”

  庆尘也忽然意识到一个事情……

  这两位似乎还不知道,农务学院里的植物,能够长的多快。

  庆尘所说“比普通植物生长速度慢很多”是指,寻常植物在神宫寺真纪催熟下,10分钟就能开花结果,而紫兰星却需要三天。

  你要说慢,这确实是慢了几十倍啊。

  但何今秋和郑老板,应该不是这么理解的,他们可能以为,紫兰星开花结果或许需要好几个月,不然何今秋也不会把五穗减成了三穗。

  ……

  5400字章节,11点前还有一章,求月票。

  ******

  <ahref="koubei.baidu.s"target="_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