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641、远方的朋友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3-03 15:17: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水、火、土元素系觉醒者,一直是里世界各个财团最青睐的目标,其中以土元素为最。

  只因为这三种元素系觉醒者都能与自己能力同化,一旦达到a级,与元素同化之后便几乎对热武器免疫了,子弹打在他们身上跟没事人一样。

  除非有人用心针对、克制,不然他们就是觉醒者里横着走的存在,起码要比很多只能当‘野怪’的强。

  而土元素之所以受财团喜爱,是因为他们是天生的保镖。

  一旦遇袭,可以帮助被保护的人物抵挡子弹而不死,也擅长潜行暗杀。

  此时,火元素觉醒者已经浑身化作火焰,看着zard的伤势说道:“真以为土元素就能到处跑了?”

  “受伤严重吗?”庆尘没搭理他,而是转身问zard。

  寻常人手臂灼伤,都是被烧的皮开肉绽,而zard不一样,他被烧伤之后,手掌竟像是瓷器上镀的那一层釉面,手掌仿佛成了一个瓷器再也无法动弹。

  zard痛苦的看着手掌:“这下,没法用全身沙化的能力了。”

  全身沙化也有限制,如果此时已经有被釉化的肢体,还要强行沙化,这就意味着zard将永远失去右手。

  不再沙化,还有慢慢恢复的机会,等待zard慢慢的像蜕壳一样,将釉质蜕掉就行。

  这时,zard疼的脸上肌肉都抽搐了,他看看那火元素觉醒者,又看看自己的手掌,咬牙切齿道:“还挺好看!”

  火元素觉醒者愣了一下,然后笑了:“很硬气,但是没用。”

  这时,zard又有些委屈的看向庆尘:“老板对不起啊,紫兰星在我身体里烧坏了一株。”

  庆尘忽然鼻子一酸:“一株紫兰星算什么,你能恢复就好。”

  他万万没想到,zard自己都已经受伤,心里想的事情竟然还是要把那些植物给保护好。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对方的心思就像小孩子一样单纯。

  另一边,陈氏的陈冰,已经解下自己背后的竹篓放在地上,他沉默无的打量了一下庆尘几人,然后在竹篓挑挑拣拣。

  那副模样,就像是屠夫在杀猪之前,要看看用什么刀具合适。

  庆尘笑了,自己怎么就变成待宰的羔羊了呢。

  他抬手便具现出黑狙来,朝着陈冰扣动了扳机,可就在他抬手的一瞬间,陈冰已经徒手拧碎了一支画轴。

  当庆尘扣动扳机时,已经有一名身材高大的金吾卫挡在陈冰身前。

  那金吾卫高达两米,身披明铠,胸前佩戴护心甲,手中拄着巨斧。

  黑狙子弹击打在那护心甲上,也只是堪堪击穿,却没有能造成致命的损害。

  陈冰站在金吾卫身后,继续轻描淡写的在竹篓里挑画轴:“画这金吾卫,我用了32天。颜料用的都是禁忌之地中的矿石研磨而成,身上的盔甲由金粉描边,甲上红巾以我鲜血入色。你拿他没办法,不亏。”

  庆尘心神一凛,他知道这画轴里的人物,实力与画作者相互关联。

  这陈冰恐怕是陈氏年青一代的佼佼者,说不定也是被陈余用紫兰星给快速提升上来的重点培养对象。

  格外的年轻,格外的凶悍。

  不得不说,陈氏超凡者战斗向来占优势,对于他们来说,战斗要做的准备,在战斗之前就已经完成了。

  他们用画了一年的画卷,来打你一个人,这本身就非常占便宜。

  三百年前陈氏危机,曾有一位家族中从不参与战斗的老人,一口气拿出1231支画轴来,燃烧着生命将它们全都拧碎。

  那一日南方荒野上如同陷入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漫天诸佛与上古异兽在纷至杳来。

  当真是一人当关,万夫莫开。

  这位老人生前一心沉迷书画,对于他来说,画画的意义就是画画,而不是用来战斗。

  画好的东西他就舍不得拧碎了。

  毕竟碎了就没了。

  所以,这位老人在陈氏家族中,一生都名声不显。

  所有人都知道,深宅大院里有一位画画却不舍得用的怪癖老人,却不知道他攒了一生的画,曾帮陈氏渡过一场大劫。

  在那一战之后老人便形容枯槁,因为心疼自己的画作,便随着化作一起仙逝了。

  一生只有一战,一战便名垂青史,说的就是陈氏陈玄武。

  陈余先前在半神之战里说要画漫天诸佛,就是因为这个典故。

  从那时候开始,这位陈氏半神便已经显露出自己的野心来了。

  而现在,眼前的陈冰带着八支画轴而来,已经能给在场所有人造成莫大的压力。

  庆尘看向张梦阡、孙楚辞、团子:“带着影子往后退,这不是你们能够插手的事情了。”

  在场的高手里,只有庆尘与zard,秧秧不知去了哪里。

  一个a级和一个b级,对上两个a级,再加上zard还被这火元素觉醒者天生克制,这本身就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战斗。

  怎么办?

  不是庆尘丧失了斗志,而是他此时,确实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不能让zard去解决火元素系觉醒者,因为zard会死。

  可是……庆尘的战斗方式也被克制啊,黑狙对火元素同化的超凡者无用,秋叶刀作为物理攻击手段也没用,而他自己又是近身战能力更多一些。

  一旦近身,恐怕他身上立马就会出现大面积的烧伤。

  用云气吗?如果是a级的话可以一试,但他不过是b级,云气就算可以伤害到火元素系觉醒者,也最多只能重伤,不可能杀敌。

  无解。

  这让庆尘也意识到一个问题,他远还没有到强悍无敌的地步,即便他身具骑士与觉醒者双重身份,纵有诸多变化,在绝对的实力层次面前也没有用处。

  送走了影子,他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继续晋升!继续挑战生死关!

  庆尘看了一眼天空,又看了一眼影子,他狞声道:“等会打起来,你们想办法带着影子先生走。”

  庆尘:“zard,你去解决陈氏的那个的,我来挡住这个玩火的!”

  说着,两人分别向山谷的两边冲去。

  庆尘用黑狙开枪。

  可那火元素觉醒者只是嬉笑着,甚至都没有躲闪:“枪械对我没用啊!”

  那语气中,似乎还有种猫对老鼠的戏谑。

  就在这说话间,庆尘骤然一口云气喷吐而出,那白色的云气如祥云波涛翻滚,一下子填满了整片山谷。

  那火元素系觉醒者忽然感到不妙:“什么东西!”

  弹指间,他身上的火焰竟仿佛是遭遇了灭火器一般,竟在快速消退,差点将他逼出原形来!

  庆尘心中一喜,有效!

  他的云气竟然能对元素系产生效果!

  可还没等他高兴太久,却见那觉醒者身上光芒大盛,原本被压制的火焰,竟又一瞬间爆炸起来,硬生生将庆尘掀飞了出去。

  觉醒者在火光里冷笑:“看来你并未遇见过a级火元素觉醒者,你该不会以为就凭这点的东西,能杀了我吧?不过,是我小看你了。”

  来之前,庆尘的资料已经被调查的清清楚楚。

  狙击能力、骑士的巅峰体魄、秋叶刀、雷霆觉醒者、擅长易容。

  从这些能力来看,哪一样都无法对火元素觉醒者造成威胁,所以他才那么有恃无恐。

  并非所有人都像神代云合那般小心谨慎。

  所以,庆尘刚刚实打实的对他造成了伤害,虽不致命却依然疼痛难当。

  但他不能说出来。

  庆尘从地上爬起来,只觉得刚刚那烈焰爆轰让自己心肺震荡,右边眉毛都被烧掉了半边。

  怎么办?连云气都拿对方没有办法吗。

  庆尘明明感觉自己若是a级,能一口云气吹灭这觉醒者,可对方现在像没事人一样,让他有些琢磨不透。。

  他朝另一边看去,zard废掉了一只手,正与陈冰缠斗,整个山谷里石刺丛生。

  陈冰已经拧碎了第二支画轴,画轴中竟有一头拖曳着火焰尾翼的朱雀飞出,一口火喷将下来。

  zard见火焰,下意识的急速后退,可还是晚了。

  他的整支右臂,都被炽烈怒放的火焰给釉化。

  zard一边嗷嗷乱叫着一边后退,来到庆尘身边时,他竟还在兴高采烈的说道:“老板,这次他没烧到紫兰星!”

  庆尘沉默了。

  “对不起,”庆尘说道:“拖累你了。”

  说着,庆尘闭上了眼睛。

  他曾听人说……觉醒者都可以用透支生命为代价,燃烧自己,为觉醒的能力做燃料。

  今天,他要试一试了。

  然而就在此时,山谷上方的石壁上,忽然有人笑道:“哇,这里好有趣的样子,终于赶上了。喂,朋友,需要帮忙吗?”

  朋友?

  孙楚辞等人愕然抬头看去,赫然看见秧秧正带着一位身穿白色狩衣的年轻男子,正笑吟吟的看着山谷下方。

  神代云罗。

  那位神代财团的天选之人,表世界秘密事业部的真正掌控者,不知为什么竟忽然出现在这里。

  陈冰看到神代云罗的瞬间,面色瞬间变化。

  只因为,他知道神代云罗这个人,也知道对方现在堪称神代财团内,半神之下第一人。

  那标志性的白色狩衣,如今已经是神代云罗的名片了,他比陈冰更像是画中的人物,飘然出尘。

  陈氏的能力与阴阳师相仿,可阴阳师的式神,却要比画轴中人还要强悍一些。

  可他想不明白,庆氏的人,为何会与神代阴阳师相识,而且还成为了朋友?

  为什么!?

  庆尘抬头看着神代云罗便笑了,这就是秧秧消失的原因。

  而神代云罗也正笑吟吟的看着他:“喂,朋友,这次战斗之后你欠我一顿酒,可不能再耍花招躲酒了啊。”

  庆尘笑道:“为什么非要惦记着跟我喝酒呢,明明是大家各取所需。”

  “唉,37度的人,为什么能说出这么冰冷的话啊。你这样说,我这个朋友可就要难过了,”神代云罗笑道:“我明明就是为了我们的友谊,才来到这里啊!”

  几天前,庆尘离开10号城市的时候,见影子不愿意开启暗影之门直接抵达002号禁忌之地,便已经猜到此行会有些风险。

  于是,庆尘便给神代云罗打去了一个电话,也只问了一个问题:“马上会有很多高手想要杀我,你要不要眼睛?”

  神代云罗便来了。

  其实,这件事情本身已经突破庆尘的底线了,他曾经想像影子一样,不与神代财团的任何人做任何交易。

  可是,他分明感觉神代云罗是不一样的。

  哪怕有一天终将会成为敌人,但在那一天到来之前,他们可以先成为朋友。

  神代云罗说道:“不要再尝试逃酒了,你逃不掉的。来吧,先结束这场战斗再说。”

  刹那间,神代云罗身后的式神一一具现而出。

  ats-010,百百目鬼,短短几天时间不见,这恐怖式神手臂上的眼睛已经达到了63只。

  却见一身白衣的百百目鬼飘荡在空中,身形比陈冰那金吾卫还巨大。

  ats-011,置行堀(ku),它躲藏在烟雾之中向下方飘荡而去,飞掠在战场边缘。

  ats-013,马面罗刹,它提着巨大的九环刀,从山上一跃而下,当头朝金吾卫劈砍过去。

  ats-018,骨女手中提着一柄骨剑,脑后的长发梳成马尾,身上破旧的盔甲披挂着,明明只是一身骨头,却莫名有种窈窕之姿。

  ats-091,天井下是一只人形的红色妖怪,正沿着山壁,如壁虎般爬行着。

  ats-229,白容裔是一头白龙。

  神代云罗跃上白龙头顶,抓着它的两只犄角,朗声大笑着:“那劳什子火元素交给我了,式神烧伤后只需要回到神桥静养就行,你要是被火焰毁容,怕是就没法再当22号城市的金牌牛郎了。”

  秧秧好奇道:“牛郎?”

  庆尘面色一变:“你别乱说话啊。”

  只见神代云罗伫立在龙首之上,那白容裔一口冰气向火元素觉醒者喷去,冰与火融汇在一起瞬间扰乱山谷里的气流,狂风大作!

  ……

  ……

  山谷之外,有侦察机盘旋在山谷上空。

  无数的士兵跨域数十里,正朝着庆尘他们所在的方向集结,他们身上穿戴着外骨骼装甲,行走于荒野间如同一个个太空战士般跳跃着。

  荒野上的前进基地里,有人到棋局旁低声说了几句话。

  陈余站起身来,斜坐在青牛背上笑道:“怎么连神代云罗这样的都出现了吗,神代的人,为何会帮庆尘?看样子,他们是真没有什么底牌了。老前辈,我们走吧,再不去的话,他们要从封锁线杀出去了。”

  李秉熙抬头看了他一眼:“我要的东西,还没有等到。”

  这时,那位庆氏的幕僚已经返回:“我们同意将您所说的资源置换出去,现在就可以安排撤离,鹿岛可以在您动身之后接手。”

  直到这一刻,李秉熙才终于起身。

  s..book314382523990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