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640、前奏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3-03 15:17: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你输了,”陈余坐在荒野上与李秉熙对弈,并笑着调侃道:“你这棋势倒是和你性格一样,不愿意冒险,也不愿意犯错。听说你有个很著名的理论,一百个没有失误的过程,就等于最终的胜利,起初听着很有道理,但人生太稳妥了也不行啊。”

  陈余依然穿着他素净的白衣,棋盘旁边卧着一头青牛正在打盹,青牛背上还驮着满满两只竹篓,里面装着合计32支画轴。

  天上的乌云笼罩,两人就坐在集团军前进基地里,泰然自若的下着围棋。

  下一刻,外面淅沥沥的下起小雨来,雷声滚动。

  惊蛰了。

  李秉熙慢悠悠的抬眼看着陈余:“你准备的也很充分,不是吗?那是庆氏影子,给予战略上的尊重不丢人。”

  “老前辈,该动手了,”陈余突然说道。

  “还没到时候,”李秉熙回应道。

  这时,一位一直等候在旁边的中年人忽然说道:“我们庆氏已经给出了足够的诚意,请两位尽快启程。他们如今被封锁在山里无法突围,正是围杀的最好时机。”

  “急什么?”李秉熙淡淡道:“我倒是没有觉得你们有什么诚意,想动手的人都不敢亲自来战场,反而派你这么一个幕僚过来,早些年庆氏的血气一点都看不见喽。我不急,反正没有退路的人不是我。而且,你们也代表不了庆氏,想代表的话,当上家主再说吧。”

  李秉熙斜眼看那幕僚:“你们现在应该想想,怎么才能让我们满意。毕竟只有我们出手,才能让你们活命。”

  那位幕僚的平静面目下,有青筋在快速跳动着。

  如今庆氏某些人的投名状已经给了,而且已经损失了不少人手,跟影子也结下死仇。

  但是,李秉熙看到投名状之后反而不急了,颇有种待价而沽的意思。

  他知道,只要拿了这投名状,便是将某些人拿捏在了手上。

  若是他和陈余现在忽然撤了,那些想动宁秀坟墓的人,那些调派军队围剿庆尘的人,恐怕都得一起承受庆氏影子和情报系统的怒火。

  政治便是如此,到处是出尔反尔的人,他们只讲究如何将自己的利益最大,至于信义……可以换钱吗?

  不过,那位庆氏幕僚也很快平静下来,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在事情发生之前其实就能想象到。

  他看向陈余问道:“两位怎样才能出手?”

  陈余笑着摆摆手:“你别看我,要看这位老前辈。他连修行都放弃了,一门心思要做一个政客,他说了算。”

  李秉熙说道:“你们在北方与神代合作的纳米机器人开发项目要停掉。另外,北方春雷河上的高能核研究室、发电站,都掌握在你背后那几个人手里,这些也要一起转让给鹿岛,24号城市外的天然气田,也得转让给鹿岛。”

  幕僚沉思片刻:“这件事情太大了,我必须汇报上去。”

  李秉熙笑了起来:“这几样东西加起来,哪里有命重要?赶紧去吧,趁着影子还在昏迷,庆尘还被封锁在山区里逃不掉,赶紧考虑我开出的价码。”

  鹿岛家族一直以来在某些技术上都落后于其他家族,能源也匮乏。

  他们之前一直跟神代结盟,想从神代手里掏点什么,结果神代十分鸡贼,没让他们搞到任何好处。

  如今,李秉熙之所以豁出命来走这一遭,一方面是他确实觉得影子底牌无多了,只需要再观察观察便可以动手。

  另一方面是,他也要给鹿岛谋一个未来,家族必须掌握某些核心技术,这样才不用处处受制于人,不能再指望神代。

  这才是李秉熙想要的。

  杀影子、杀庆尘,固然也是李秉熙为自己的安全考虑,但更多的还是利益与野心。

  庆氏幕僚离开了,用加密电话与上面汇报。

  李秉熙看向陈余:“你不向庆氏提条件,这让我觉得很反常。”

  陈余笑道:“我只是担心影子会威胁老前辈你的安全,所以发自内心的关心你,才找你联手的。”

  李秉熙嗤笑一声。

  他知道陈余是来报仇的,因为陈余的父亲陈传之算是死在骑士手中,所以陈余想让骑士组织绝后。

  但这绝对不是陈余的唯一目标。

  陈余转移话题笑道:“不过你不觉得很奇怪吗,庆氏家主呢?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那位庆氏家主却像是没事儿人一样,完全看不到他的一点动静。”

  李秉熙冷笑道:“影子过去十年里一直在蚕食那老家伙的势力,恐怕那老家伙也看不下去了,想要借其他人的手早点除掉影子。至于庆尘……自己好不容易藏起来的儿子,却被时间行者顶替,换我的话也会想杀他。”

  陈余笑而不语。

  没有认可这个推测,也没有反驳。

  “若庆氏那几人答应了你的条件,打算何时动手?”陈余问道。

  李秉熙说道:“何时答应,何时动手。”

  “他们很快就会答应的,毕竟已经没有退路了,”陈余说道:“那就准备开战吧。”

  说话间,陈余和李秉熙身后,各自有一位高手朝山野里走去。

  这时,南方山野又有一支部队抵达,他们在002号禁忌之地外做了短暂的休整,便一头扎进荒野里。

  一支归属与影子的直系部队正在南下支援,却被早就守在路上的陈氏部队拦截,彼此战斗瞬间爆发,哪边都没有留手。

  声势浩大。

  所有人就像是坐在一张桌子上打牌似的,彼此的底牌不断掀开,只有最后一刻才知道,到底谁才拿着王炸。

  ……

  ……

  002号禁忌之地的参天大树上,叮咚站在树梢边缘极目眺望。

  这参天之树的树干粗壮极了,哪怕是叮咚这样的巨人站在上面,也显得格外渺小。

  他在树上看到又有部队抵达,看到天上乌云席卷,雨水淅淅沥沥的拍打在巨大的树叶上,发出吧嗒吧嗒的声音。

  不知为何,叮咚已经有些确认,这些人就是来围攻庆尘的。

  就是这些人挡住了去路,庆尘才没能来赴约。

  “叮咚!”

  (青山隼,拜托你飞去看看好不好?)

  树冠里青山隼梳理着自己的羽毛:“啾!”

  (你特么咋不去呢!)

  叮咚:“叮咚!”

  (我害怕!)

  青山隼:“啾!”

  (老子也害怕,你没看战场外面还停着一支空军吗,还有半神也来了,我才不去。)

  叮咚站在树上犹豫了许久,忽然转身从树干上爬了下去。

  青山隼愣了一下“啾!”

  (你去找死啊?)

  “叮咚!”

  (不要你管!)

  巨人叮咚落在地面之后,便发足朝禁忌之地森林的边缘跑去。一路上,他要小心不去踩到地上的小动物和昆虫,还要小心不让自己那高大的身躯撞到树上,撞坏了鸟窝和鸟蛋。

  叮咚弯腰跑去。

  可是当他跑到禁忌之地边缘时,忽然停下来了。

  他看着外面的世界有些犹豫了。

  叮咚从未走出过这里。

  老家伙们说,外面很危险。

  ……

  ……

  回归倒计时220000。

  凌晨2点钟。。

  山野间,几个人忽然从土里冒了出来。

  所有人剧烈喘息着,呼吸着新鲜空气。

  孙楚辞与团子两个人瘫在地上,仿佛刚溺水上岸似的。

  刚刚,zard带着他们在地下穿梭了三分钟时间,才躲过一波集团军的搜寻。

  想要躲避机械猎犬的嗅觉,他们就得深入地下,所有人都必须憋着气硬熬才行。

  越强大的超凡者,身体机能就越强,也就越需要氧气。

  所以就算是半神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落入水中,憋气时间也就在3分钟到5分钟,比正常人好一点而已。

  zard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庆尘好奇道:“你开心什么呢,我们在被追杀啊。”

  zard看着众人乐呵呵笑道:“你们都没我憋气时间长!这场比赛你们输了!”

  庆尘:“……”

  神特么比赛,大家现在逃命呢,谁有心思跟你比谁憋气时间长啊。

  这时zard若有所思:“不对,是影子先生赢了,他现在不用呼吸,我比不过他。”

  “你这都什么脑回路,”庆尘问道:“你就不能把土遁改良一下吗,每次土遁都得憋气,万一哪次憋死了怎么办?”

  zard愣了一下说道:“我觉得憋气很爽啊,挺好玩的。我小时候,最喜欢玩的就是跟幻羽一起在脸盆里憋气来着。”

  所有人万万没想到,这货竟然是这样一个回答。

  神特么喜欢憋气。

  不过这句话里也透露出一个重要信息:zard和幻羽从小就认识!

  难怪这俩人,一个是庆氏的,一个是陈氏的,却在穿越后搅合在一起,原来是表世界的发小。

  孙楚辞坐在一处山谷里喘息着:“这南边的封锁线也太多了,怎么感觉满山遍野都是人呢?而且这群孙子还设下了几十条地雷带,太狠了。”

  将近一天的时间里,他们都在不停的跑跑跑,每次都是刚休息没多久,就会被漫山遍野搜捕他们的士兵找到。

  这山野中的士兵数量,少说有四千多人,还携带着重火力,就算有zard这样的a级,也很难穿透过去。

  好在神游号浮空飞艇已经被击穿,云庭号也逃离,不然的话,有相控阵雷达在天上不停扫描,他们会更难受。

  庆尘确实可以模拟相控阵雷达的电波,但队伍里每多一个人,模拟的难度便会增加一分。

  现在,他们只能打游击战,等待不知何时才会出现的契机。

  “要不,院长你再试着把影子先生喊醒?”孙楚辞试探道。

  庆尘小心翼翼的将影子放下,然后凑到他耳朵边上说道:“陈余来了。”

  “李秉熙来了!”

  “陈余说你打架不行!”

  结果,影子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庆尘放弃了……

  团子小心翼翼问道:“咱们会不会出不去了啊。”

  孙楚辞看了她一眼:“别说丧气话。”

  团子小声道:“不是说丧气话……我是想说,其实就算出不去了,我也不会后悔的。要不就让秧秧姑娘先带着影子先生走吧,我们继续留在这里和他们周旋。”

  庆尘看着身边影子那宁静的面庞,想到对方这十多年来殚精竭虑的为自己谋划一切,他慢慢说道:“一定能出去。我不知道他此时此刻还在等什么,但我一定要让他等到才行。”

  “咦,秧秧姑娘呢,丢了吗?”团子好奇道。

  众人环顾四周,却丝毫没有看见秧秧的身影。

  然而就在此时,庆尘忽然站起身来:“小心,有人来了。”

  山谷入口处,渐渐有脚步声传来。

  人未至,声先到。

  有人笑着说道:“堂堂白昼之主,庆氏家主之子,在荒野上亡命逃窜成何体统,让别人知道了岂不是丢了庆氏的脸面?”

  庆尘皱起眉头又看向身后,另一边还有一位背着竹篓的年轻人走进来,竹篓里放着八支画轴。

  两个人都是陌生面孔,一位明显是陈氏的年轻一辈高手,光看气质就与陈余极为相似。

  另一位则实力未知,身份不明,他笑着看向庆尘:“旁边的就是影子吗,没想到堂堂影子却落得昏迷不醒的地步。”

  “走,还是打?”zard看向庆尘,转头的时候,脑袋上的小树苗还在晃动。

  庆尘皱起眉头背起影子:“走!”

  话音刚落,zard便化作漫天的沙土将庆尘等人包裹住,带着所有人往地下沉去。

  可下一刻,那位身份不明的高手嘴角含笑,他以双手按向地面。

  刹那间,却见他面前的土地开始泛红,巨大的火焰渗透地底灼烧,那原本好好的泥土突然变成了岩浆!

  那岩浆在地底炽烈燃烧,要封堵住zard的去路。

  庆尘心中暗道不好,这些人知道zard的能力,所以专门挑了一位火元素觉醒者来克制。

  zard哎呦一声带着庆尘等人回到地面,他的左手刚刚不小心被那熔岩碰触,整只左手都被烧灼的出现了釉化玻璃的迹象。

  “疼疼疼疼疼!”zard嗷嗷乱叫着。

  那屡屡得手的土遁逃命法,竟是没法再用了。

  火系觉醒者笑道:“各位不会还以为,我们出手之后,还能允许你们故技重施吧?”

  ……

  晚上11点前还有一章

  s..book314382522235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