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638、无面人部队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2-26 17:48: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回归倒计时310000。

  “今日新闻,10号城市下三区焕然一新,已经暗淡了三十余年的大厦,竟然亮起了灯光。据前方记者了解,此行为是近百家社团的商议行为,目前,还不太清楚这些社团为何做出此行为,还有待调查。”

  10号城市里,第五区的某个一楼公寓中,一位中年男人坐在全息电视前,看着那个被投射在自己面前的女主持人,嘀咕道:“下三区的烂人家里亮了灯也能拿出来当做新闻了?这种事情有什么好关注的。”

  说着,他的眼睛一直往女主人胸部扫去,甚至还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俯视过去,仿佛这样就能在全息投影上看见什么似的。

  就在此时,中年人忽然听见厕所里传来声响。

  他狐疑的朝着厕所走去。

  卡啦一声,好像是某种陶瓷制品破碎的声音。

  中年人惊愕莫名的打开厕所门,竟赫然看见一头篮球大的老鼠,从吊顶里中央空调的通风管道出口掉了下来,沉重的躯体硬生生砸碎了他的坐便器。

  “什么鬼东西?!”中年人惊诧道,他下意识去拿拖把要打老鼠。

  可下一刻出现的画面,让他头皮发麻,浑身的汗毛都倒立了起来。

  却见那已经破损的中央空调管道里,一头接一头的老鼠掉进屋里,密密麻麻,那老鼠的尾巴都仿佛有小孩手臂一般粗细。

  中年人尖叫着关上厕所门。

  可还没等他关严,已经有一头老鼠用身躯卡住了门缝。

  中年人只能放弃,发了疯似往门外跑去。

  他刚刚伸手去拧门把手,却被三头老鼠扑在了身上,狠狠撕咬着。

  这些刚刚成长起来的老鼠需要进食,它们从未像今天这般渴望着蛋白质。

  只是,它们咬下肉块之后并未吞咽,而是叠罗汉似的重新爬回通风管道,将鲜肉输送给管道里的幼鼠。

  那些幼鼠在管道里密密麻麻的爬行着,它们吃下食物之后并未像先前的老鼠一样迅速长大,而是保持着老鼠本该有的体型,可肌肉纤维与骨骼却进化的更加完美。

  大型老鼠继续寻觅下一个目标,它们仿佛不知疲倦,却很少进食。

  仿佛它们的宿命,就是为了新一代的鼠群而无私奉献着。

  这种现象在自然界不少见,可在老鼠种群里却从未发生过。

  它们繁衍的速度,超乎想象。

  中年人残破的躯体在地上抽搐着,旁边全息投影出来的女主持人还淡定的播报着新闻:“据悉,尽两日庆氏、陈氏、神代、鹿岛财团纷纷向国会提交了演习计划,目前各个部队已经离开驻地暂时还不知具体去向。有知情人透露,这次演习计划并不简单,但具体这些部队去了哪里,要做什么,还无人知晓……”

  这时,一头老鼠忽然停了一下,静静的看着女主持人,仿佛能听懂对方在说什么似的。

  下一刻,它忽然朝女主持人扑了过去,可身躯穿过全息的光影,什么都没有扑到。

  女主持人继续微笑播报着新闻:“据悉,禁忌裁判所三月也已经离开了10号城市,同行禁忌裁判所成员近百人。有人怀疑,禁忌裁判所异动与本次军事演习有关……”

  ……

  ……

  “大哥,您是谁派来磨练我的吧,早不反噬晚不反噬,偏偏这个时候反噬啊。”

  庆尘正以均匀的速度奔跃于山野,一边跑,一边吐槽。

  不过,吐槽归吐槽,不管山势如何起伏,他都将影子稳稳的背在背上。

  “我知道你是需要示弱才能把陈余和李秉熙引出来,但这种事情演戏就可以了吧,没必要来真的啊!”

  庆尘很清楚一点,现在陈余和李秉熙就是两头恶狼。

  在荒漠上如果你被两头狼盯上,它们为了饱餐一顿,甚至能追逐你半个月之久,直到它们确认你已经穷途末路,才会来到你身边,啃食你的血肉。

  而影子现在做的事情就是,不仅要让他自己看着很弱,还要把庆尘也逼上绝路,这样才能令对方相信……

  陈余和李秉熙才会出现。

  这让庆尘上哪说理去,自己亲哥哥亲手逼自己走绝路,有点防不胜防啊。

  此时,秧秧带着小梦阡、孙楚辞、团子慢慢飞在天上,虽然速度慢了一些,但她无视地形穿越直线的飞行能力,让她依然保持着只落后庆尘一点点的速度。

  说话间,远处有异常电磁波传来,走在最前面的庆尘体内雷浆出现波动,他一边伪造反射电磁波,一边说道:“降落,掩护!”

  却见,还没被相控阵雷达扫到的秧秧立刻落地,几个人迅速集合在一起,而zard则瞬间动用能力,以沙土在众人外面笼罩出一层保护壳来躲避相控阵雷达、生物体征检测的扫描,就像一个小碉堡一样。

  而且zard的工作还非常认真仔细,他的小碉堡上,竟然还有杂草和植被。

  一艘甲级浮空飞艇从天上飘过,可哪怕是甲级浮空飞艇也无法发现地面的异常。

  碉堡的黑暗里,众人静静等待着。

  zard忽然问道:“老板,你和秧秧不是一起打过飞机吗,要不你们一起去天上给它打下来啊?”

  啪的一声。

  孙楚辞嗷了一嗓子:“谁打我后脑勺?”

  庆尘:“不好意思打错人了。”

  zard:“嘿嘿,我换位置了,机智吗?”

  秧秧解释道:“我当时只是负责在天上把庆尘丢来丢去,飞机是庆尘自己打的。”

  庆尘:“你们有完没完了,你怎么还能和zard聊到一个频道上?这几天不是保持的挺好吗,怎么又忽然开车啊,这里还有小孩子呢!”

  秧秧嘀咕道:“这不是影子哥哥正在沉睡嘛。”

  就在这小小的碉堡里,众人谁也看不见谁,得以片刻喘息。

  zard说道:“老板,甲级浮空飞艇不会太多,你俩上去把它们干掉,咱们就不用躲躲藏藏了。”

  “不行,”庆尘说道:“现在跟之前不一样,之前敌人只有浮空飞艇,现在地上说不定全是敌人,打了甲级浮空飞艇下来,还是会被发现目标。最关键的是,之前有过击落浮空飞艇的战绩了,这次对方杀的我目标非常明确,搞不好会在浮空飞艇上留有什么后手。”

  “奥,那算了,我们在这里聊聊天吧!”zard说道。

  “等会,你不是可以控制沙土移动吗,我们就在这个小碉堡里,你移动这个小碉堡不就行了?”庆尘说道。

  “也是哦……谁在摸我的手?”zard问道。

  团子支支吾吾半天:“不好意思,摸……摸错了!”

  zard:“我可是正经人!”

  庆尘背着影子说道:“各位都管好自己的手啊,我们正逃命呢,谈恋爱等活下来再谈,继续前进。”

  说着,这地面上的小沙碉开始以每小时20公里的速度,缓缓向南方移动,看起来就像是电影里,手中拿着绿化带悄悄潜行的杀手。

  而秧秧就在小沙碉里用力场感知外面,一旦有敌情,她也能提前300米就感知到。

  庆尘忽然觉得,他们这简直就是绝佳的战场渗透小队啊,有反雷达、反生命侦测、还有力场雷达……

  要是大家不在小沙碉里沙雕聊天,那就更好了。

  第一艘甲级浮空飞艇缓缓向北方飞过,很快,第二艘也从头顶飞过。

  庆氏与陈氏的部队,像是在这山野之间撒下了一张大网似的,非要找到影子和庆尘不可。

  双方都觉得自己手里,捏着赌桌上最大的牌面,针锋对麦芒,都在互相演,谁也不愿意退。

  此时,秧秧忽然说道:“停!”

  小沙碉顿时停了下来。

  没过一分钟,便有七人为一小队的士兵从南方穿过,他们看都没有看小沙碉一眼,便继续往北进发。

  竟然真的没人发现这小沙碉。

  “小沙碉前进的速度虽然慢了一点,但好在隐蔽性还不错,只要不是有人近距离拿着生命侦测仪,肯定无法发现我们,”秧秧说道。

  就在此时,又一队士兵,携带着生命侦测仪出现了。

  庆尘问道:“他们能发现我们吗?”

  秧秧:“应该能吧……这怎么还随身带着生命侦测仪,要不要这么谨慎。”

  这队士兵看看仪器上显示的画面,又抬头看看面前长着杂草和树苗的小沙碉……

  那小沙碉里,分明有几个人正在窃窃私语着啊!

  “开火!b49区域发现目标,请求支援!”士兵在通讯频道里怒吼道:“请求浮空飞艇返航,进行空中火力压制!”

  通讯频道里的静默忽然打破了。

  西边,41名b级基因战士组成的无面人部队里,那位始终拿着掌上终端设备的士兵说道:“队长,找到目标了。”

  他又确认了一下地图:“九点钟方向。”

  队长脸上疤痕纵横,他狰狞着面目说道:“走。”

  这支精锐特种部队骤然动了起来,他们手里还提着两支黑色的箱子,不知道有什么作用。

  一支41人的b级基因战士特种部队,甚至能在荒野里零损伤的打灭一个营级建制!

  另一边,庆尘听着外面的枪声:“……你这是出法随吗?zard掩护,先把这些人杀了!”

  不能再等了。。

  前有封锁,后有追兵,他们本身行进的速度就不算快,若是被拦在这里,就算有zard、他、秧秧在,也迟早会被堆死。

  要是还得等影子醒来救场,那影子又要白白在人海战术面前浪费生命。

  庆尘将影子小心翼翼的放在秧秧背上,低声说道:“如果对方人数真的太多……你就带着他飞走。”

  说着,那小沙碉突然破开形成一面砂墙,一边掩护着庆尘逼近小队士兵,一边抵挡着枪林弹雨。

  砂墙如浪,在地面掀起巨大的尘霾。

  当砂墙与7名士兵遭遇的瞬间,那砂墙如同火车头一般将面前的士兵狠狠撞飞出去,庆尘也从砂墙背后杀出,以黑狙当手枪接连点射。

  明明是枪,却硬生生被他用出了手炮的画面!

  士兵们身上的外骨骼装甲,也都随着战斗被击碎了一地。

  这一刻,苍穹之上的浮空飞艇忽然调头,荒野上原本分散的士兵,也如同蜂群似的,有秩序向庆尘等人靠近过来。

  庆尘这边刚刚杀完第一支小队,第二支、第三支小队便出现了。

  zard游走在地下,不停的用移动砂墙为庆尘掩护枪火,自己则不停的将士兵拖入地下,头顶的小树苗在山野中逡巡,时不时还要躲避泥土下的石头。

  汇集过来的士兵越来越多,仿佛全世界都是敌人,某一刻,庆尘看着不远处的大树都几乎以为那也是敌人。

  他根本不知道敌人下一秒会从哪里钻出来,只能托庇在砂墙不断开枪射击。

  这完全是一场考验反应速度的游戏,稍微慢一点都不行。

  以庆尘他们的杀人效率来说,已经够高效了。

  庆尘、秧秧、zard三个人在战场上仿佛绞肉机似的,将山上杀的横尸遍野血流成河,可敌人实在太多了。

  庆尘的心绪慢慢沉了下去,不远处的张梦阡忽然爬出了砂墙,他匍匐着快速前进,也不怕自己身体被地上的碎石给割出口子。

  小男孩爬到陈氏士兵尸体旁边,扯着三支自动步枪就往回爬去。

  回到砂墙后面,团子看着他身上的伤口吼道:“你不要命了?”

  张梦阡一边检查弹匣,一边平静的抬头看了团子一眼,他将检查过的枪械扔给孙楚辞:“老板他们人手不够,想活命的就一起战斗。”

  团子愣了一下,刚刚张梦阡抬头看她的那一眼,仿佛一头狼崽子似的凶猛狠绝,却又冷静。

  这一幕,她也曾见过,那还是庆尘在10号城市走出烤肉店的那一刻。

  不知道为什么,团子只觉得这孩子和庆尘实在太像了,明明只是个普通人,却在这种危机时刻能够忽然给人强烈无比的压迫感。

  这种人,是天生的杀坯。

  没有这种潜力,张梦阡一个小孩子也不可能孤身一人在22号城市下三区中存活。

  孙楚辞快速检查了一下枪械,他对庆尘说道:“11点方向交给我。”

  说话间,11点方向刚刚有士兵冒头便被他一枪点杀。

  庆尘见状,突然说道:“zard,向南方移动砂墙,我们杀出去!你看好南边,不管来多少人,都给我埋了!”

  “收到,”zard乐呵呵笑道,似乎一点压力都没有。

  队伍动了起来,所有人在砂墙掩护下一边射击一边向南突破。

  可就在此时,庆尘忽然看见西方……又出现了一只部队。

  这支部队是完全不同的,穿着迥异于其他士兵的黑色作战服,没有穿戴外骨骼装甲,每个人脸上都刻着狰狞的疤痕。

  那一道道伤痕,仿佛凶虎与其他野兽一次次搏杀出来的痕迹。

  最关键的一点是,这些人的速度实在太快了。

  即便是其中两人还提着半人高的黑色箱子,在山野间行动也毫无挂碍。

  庆尘心中一沉:“西边出现敌人,41人,目测每个人都是b级以上,不是影子部队!”

  zard大喊:“卧槽,无面人部队!他们手里的箱子是什么,不会是用来专门针对我土元素能力的东西吧?!”

  庆尘听说过无面人部队,这是一支联邦内部曾经恶名昭著的雇佣兵团,只不过印象中无面人部队的整体实力应该是c级,怎么现在全都变成了b级?

  是因为要跟影子部队搞军备竞赛吗,可他们从哪弄来的基因药剂。

  神代、陈氏、鹿岛、庆氏,这基因药剂是谁提供的?

  庆尘深吸一口气,他看了一眼仍旧昏迷不醒的影子,一边对迎来的士兵射击,一边对秧秧说道:“你先走吧……再带上一个小梦阡,这样你还能保持高速飞行状态。影子现在不能死,拜托了。那些人现在更想杀我,你只管拔升高度往南飞……我们留在这里吸引火力,会有办法的。”

  秧秧皱着眉头,她不是优柔寡断的人,可她知道庆尘和zard他们留下来必然是九死一生。

  她低头看了一眼影子,大哥,你要玩脱了啊!

  可就在此时,当庆尘用黑狙瞄准无面人部队时,却见那41名无面人竟骤然对陈氏士兵展开无情厮杀。

  这一变故惊到了所有人。

  庆尘以为这是敌人,连陈氏士兵都以为这是自己部队的援兵,可无面人干脆利落的冲杀起来时,仿佛入无人之境。

  仅仅片刻,配合无比默契的41名无面人竟犹如一柄黑色的匕首,硬生生狠辣的扎进了陈氏部队的心脏上。

  他们快速朝庆尘这边突进过来,凡是挡在无面人部队路上的士兵纷纷被打出一蓬蓬血雾来。

  这些身体素质极其强悍的无面人,在山野之间肆无忌惮、如履平地,仿佛一个个超人。

  庆尘只是稍微观察了几眼,便发现这41人里,最少有11人都具备着200米内的绝对枪感。

  在这山野,重型机动部队进不来,这种超强机动部队就变成没人能够抵抗的存在。

  很快,无面人杀到了庆尘200米外便停下,队长冷冰冰说道:“给影子先生说,我们是庆坤的人,他让我们来的。你们往南边走,小心那里还有好几条封锁线,北方交给我们,只要我们还活着,庆氏的侦察营和浮空飞艇就过不去。还有,庆一让您有空去看看他。”

  说着,无面人部队开始在原地构建防线,分别去寻找位置隐蔽,就当庆尘他们不存在一样。

  还有两位无面人打开了两只硕大的黑色箱子,里面似乎是两个奇怪发射信号装备。

  似乎是激光发射器?

  庆尘怔怔的看着无面人部队就这么旁若无人的操作着。

  这恶名昭著的无面人部队,竟然是庆坤秘密培养的?

  庆坤,庆一的父亲。

  庆尘笑了笑对zard说道:“我们走,接下来不用考虑来自背后的威胁,从南方杀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