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第637章 投名状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2-24 23:38: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光跑路也不行,这样会让人觉得我们好欺负。这样,我还知道一个地方,鹿岛麾下集团军里,有一支部队是专门搜罗北方各个禁忌之地的宝贝,他们库存里一定还有不少宝贝,”影子坐在皮卡的车斗里笑着说道:“你们靠边停车,我去帮你取来。”

  “不行!”庆尘面无表情的看着影子。

  影子挑挑眉毛:“这支部队的资料库里,掌握着许多禁忌之地的规则呢。而且,这么一支专业的部队,他们手里的好东西还能少?你放心,我就用一会儿能力,不会怎么样的。”

  “不行!”庆尘痛心疾首的说道:“您就老老实实在这里待着吧,干嘛老惦记那些果子啊,等您走了,您的禁忌之地里也会长果子!”

  影子没好气道:“故意气我呢是不是?”

  “你先气我的!”庆尘说道:“明明不能透支生命了,明明都被反噬的那么严重了,干嘛还要去使用啊。这一路上有我和zard、秧秧就行了,赶紧到00号禁忌之地,峩们也好放心的休整一下!”

  皮卡车在颠簸的路上摇摇晃晃着,卡啦啦的声响异常有节奏感。

  车斗里的气氛有些凝固。

  秧秧和张梦阡两个人在玩剪刀石头布,谁也不敢参和旁边这俩人的拌嘴。

  俩人剪刀石头布的时候,还时不时偷偷打量一下影子的表情,生怕影子先生一生气,就把庆尘给按在车斗里暴揍一顿。

  这车上……也没人是影子的对手啊。

  “你这孩子,也是越来越不把我放眼里了,”影子皱眉说道:“我告诉你,这些年还没人敢这么管我!”

  庆尘乐呵呵笑道:“现在有了,长见识不?”

  影子感慨:“可我堂堂庆氏影子,就这么只会逃跑,被人知道了会很没面子啊。就算是逃跑,我们也总得做点什么吧,这样也好让他们知道我不是橡皮泥捏的!按我的计划,就是被追杀的时候,一天抢一个地方,这样我就很有面子了,说明我并不狼狈。”

  “你可省省吧,”庆尘撇嘴:“你要觉得自己走的实在太慢,咱俩现在就开车折返回去堵抢眼,一起死。”

  影子骂骂咧咧:“怎么还耍无赖呢。”

  一旁秧秧偷笑着。

  这位影子也明明很享受这种被庆尘关心的感觉,结果非要装出一副对着干的架势,他越要去搞事情,庆尘就越着急。

  庆尘越着急,他心里就越开心。

  真是奇怪的乐趣啊……

  庆尘看着影子:“眼瞅着马上就要有人来追杀我们了,你怎么一点都不担心呢。”

  “担心什么?”影子奇怪道:“庆氏那些人还没有交出足够的投名状,陈余和李秉熙是不会相信他们的。既然两个半神不会来,那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所以,你觉得庆氏那些人,会用什么事情做投名状,陈余和李秉熙才能相信他们?”庆尘问道。

  “那我就不知道了,”影子笑眯眯的说道:“你看,我就说让你赶紧接手密谍司的权力,这样才能有更高的视野去看问题,知道的信息也会更加全面。你虽然聪明,可世界观却局限了你思维的上限,这样不好。等这件事情忙完了先去老沈那里,把自己该拿的东西都拿到,这样才有资格去领导密谍司、影子部队、家长会、共济会、白昼。”

  五个组织,已然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了。

  这时,影子极目望向苍穹:“头顶云层里,一直有一架无人侦察机在跟着我们,估计,他们很快就来了。不过我现在确实不担心他们,我反而更担心另外一件事情。”

  庆尘愣了一下:“什么事情?”

  “神代千赤的尸体去哪里了,”影子说到这里,神色便凝重了起来:“上次半神之战里,禁忌裁判所的三月都没有去北方,而是派了一个小丫头四月。这件事情就有蹊跷,半神陨落之时却不见三月的身影,而且其他小乌鸦也没有继续往北去,这就很奇怪了。神代千赤的尸体为什么没有被收容?尸体又去哪了?这件事情,我一直没想明白,但我知道一定有问题。”

  ……

  ……

  10号城市。

  一位赌鬼喝醉了酒,摇摇晃晃往自己下三区的家走去。

  他掏出钥匙打开门,迷迷糊糊之中,竟看到有什么东西正在自己家里翻找着。

  等他定睛一看,那赫然是一只老鼠,足有篮球那么大!

  赌鬼以为自己眼花了,他狰狞着拿起椅子:“特么的赌场骗老子钱,连你这老鼠都来欺负老子,给我滚!”

  可奇怪的是,那老鼠并没有跑。

  或者说,并没有像从前那样逃走,而是死死的盯着赌鬼。

  这一刻,赌鬼心里反而有点发毛了,他挥舞着椅子朝老鼠砸去。

  但下一刻,那篮球一样大的老鼠,竟敏捷的从旁边绕开,并爬上了赌鬼的背部,朝着颈部大动脉一口咬下!

  赌鬼的血液从脖颈处汩汩流出,喷溅到老鼠的口腔中,溢满老鼠的口腔之后,顺着身体流下。

  他想要惊呼求救,可才刚喊了一声,就被老鼠有爪子割断了喉咙。

  赌鬼临死之前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老鼠能长这么大,为什么老鼠已经不再怕人?

  那只老鼠趴在赌鬼的尸体上,小心翼翼的看着门外,确认没有动静后,才对外界发出吱吱的声响,仿佛呼唤着什么。

  此时此刻,秦书礼走在下三区,看着一栋刚刚改造好的大楼。

  18号城市和10号城市,说是家长会的根据地也不过分。

  当年罗万涯先是在18号城市起家,在这边有恒社和李氏庇护着,然后又跟随庆尘来到10号城市,有pca联邦中情局的庆一罩着。

  家长给了如此优渥的环境,家长会这要还发展不起来,那罗万涯会感到羞愧难当。

  所以,当庆尘在号城市试点成功后,号两座城市,立马就成为了推广示范先进区域,这两个城市的家人们拼命干活,就想着今年年底,能在家长大会上评个先进单位……

  评了优秀文明先进单位,不光有荣誉,还有奖金呢。

  最近,家长会也慢慢富了起来。

  而秦书礼,因为擅长管理,在18号城市时多次参与下三区改造项目,并做出巨大贡献,现在已经被调来10号城市独当一面。

  成为了金色家人。

  秦书礼晋升快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因为他有管理工厂的经验,手底下曾经也有几百号工人。

  其他家人有些是学生,有些是工人,在这方面里虽然是矮子里挑将军,但他自己也在迅速成长。

  另一方面则是,大家都知道罗万涯有意关照他,想让他生活好一点。

  此时,秦书礼看着刚刚改造好的大楼,对身边的家人笑道:“今天就开始除四害吧。”

  表世界的除四害,是除麻雀、老鼠、苍蝇、蚊子,除麻雀是因为它吃粮食,现在到不用担心这一点,所以现在的除四害是把麻雀替换成了蟑螂。

  家人们戴着防毒面具,拿着除虫除鼠喷雾往大楼里走去,坐电梯从最高的91层开始往下打药。

  每逢家人经过的地方,各个缝隙里的蟑螂、老鼠、蚊虫,全都纷纷逃窜。

  但是各个出口都已经被家人堵住,就是防止它们逃出大厦去了别的地方。

  就在家人们清理到第二层的时候,忽然看到一扇门里有深红色的血液从门缝流出,在地面上干涸成了血痂。

  几名家人相视一眼,其中一人果断踹开房门。

  轰的一声门开了。

  “草!”家人们看见那屋里,竟是有六七只老鼠趴在一具人类尸体上啃食着,它们看见人类来了并没有跑,反而张开了獠牙,缓缓朝门外的家人们逼近过去。

  家人们忍住心中的恶心,其中一人说道:“弄死它们!”

  说话间,老鼠一个个向家人扑来,篮球那么大的老鼠竟直接朝家人脸上抱去。

  然而家人们不是那位倒霉的赌鬼。

  他们的身手比老鼠还要快上许多,一时间所有老鼠竟是全部扑了个空。

  老鼠们落在地上相视一眼,似乎是在交流:这些人怎么特么的有点不一样!?

  家人们也相视一眼,并察觉到了某些不对劲来。

  要是一头老鼠偶然吃胖还能说得过去,可现在是七头老鼠全都长成了这个模样,绝对不正常!

  而且,刚刚那些老鼠的速度,怎么说也有f级的样子了!

  好在家人们现在最少也是量产d级!

  要知道这里可是家长会的根据地,人均实力素质高的离谱!

  “杀了它们!”三名家人在走廊上朝老鼠杀去,有三头老鼠不服输,再次朝家人扑来,却被家人捏住了脖颈一下拧断。

  剩下的四头老鼠见状不对,转身就往外逃去。

  家人在蓝牙耳机里说道:“堵住出口,楼下家人注意有老鼠逃出去了,赶紧堵住出口!小心老鼠,这里的老鼠很凶!”

  楼下,带着耳机的秦书礼也听见这个呼喊声,他皱眉,杀个老鼠还需要如此麻烦吗。

  不对,家人们现在跟社团打交道也都是身经百战的街头拳王了,不会如此大惊小怪,一定出现了什么诡异的状况。

  他当即带人往大厦出口跑去:“快,支援!”

  此时,四头老鼠疯了一样逃窜着,它们面对追捕不再反抗,来到出口时,三头朝家人们扑去,另外一头则从空隙处逃逸,转眼便钻进一个胡同里消失不见。

  秦书礼皱着眉头:“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老鼠?”

  “不知道,”家人说道:“我们发现老鼠的时候,它们正在吃人!”

  秦书礼深吸一口气:“除四害工作不能耽误了,让家人们都暂时放下手头的闲事,我们全力组织开展除四害工作,争取两天之内把下三区扫一遍,起码不能让这种老鼠危害公共安全。”

  “啊,整个下三区的工作量有点大啊,”家人们惊叹。

  秦书礼耐心道:“辛苦大家加加班,现在这种老鼠已经危害到民众的生命安全了,我们家长会有责任也有义务去解决这样的事情。好吧?大家辛苦一下,另外,给我也准备一套除害防毒面具,我跟大家一起。等忙完了,咱们去吃羊肉火锅庆祝一下!”

  “好!”家人们乐呵呵的笑道:“其实累点也没什么,金色家人说得对,这会儿咱们确实要多为民众安全着想,走,干活!”

  当下,是家长会最热情、最吃苦耐劳的阶段,他们奔着希望去,怎么劳碌都不觉得累,只觉得浑身充满了干劲。

  一天时间内,家长会成立专题组,大力开展除四害专项整治活动。

  他们在下三区全面打击鼠害、虫害,有不少体型异常的老鼠都被打死,还有不少逃回了下水道内。

  阴暗的下水道里,一群老鼠踩着臭水,奔向城市最核心的地段,一直奔逃着。

  就在第五区地下,一头似乎有一人多长的老鼠趴在地上,它的皮毛上布满了裂纹,虬结着仿佛斗牛犬一般的结实肌肉。

  那些皮毛上的裂纹,是它生长速度过快导致的。

  此时,鼠王面前有老鼠吱吱的叫个不停,那愤怒的情绪,似乎在说下三区的人类有点不太正常……

  鼠王的眼睛猩红,它吱吱叫了两声,那声音从下水道里传出很远,如无线电波似的发出信号。

  没过一会儿,整个下三区的鼠群开始全部撤离,向着其他区汇集而去。

  下三区脏乱差,秩序混乱,原本是最适合鼠群繁衍的地方。

  可现在,家长会却将还未成长起来的鼠群,逼去了城市的其他角落。

  就在鼠王身边不远处,还有一堆堆的新生鼠崽在下水道里爬行着,它们身上红嫩的皮肤很快会长出灰色的皮毛来,然后长的和它们的父辈一样强壮。

  鼠王忽然望向下水道的尽头,那里正有几只脸盆大的蟑螂缓缓向后退去。

  鼠群和虫群,彼此泾渭分明。

  它们都已经被开启了一些灵智,有了领地意识。

  ……

  ……

  中原某处山谷里鸟语花香,山间野兔啃着春天里刚刚长出的竹笋。

  正当它啃食笋尖的时候,忽然机警的向山林里望去,然后转身逃回了自己的兔子洞里,缩着不敢再有动静。

  踏踏的脚步声踩着树叶,一支神秘部队骤然在山林里出现,还有几位面色冷淡的战士走在最后面。

  他们每个人都涂抹着黑绿相间的油彩,遮去了自己本来的面目。

  这几位走在最后方的高手,在山林间闲庭信步,似乎这种山野穿越对他们来说毫无难度可。

  所有人都带着纽扣式的骨传导通讯装备,那枚黑色的纽扣贴在耳后位置,一切声音都可以通过骨骼穿到颅内听小骨上,方便、隐蔽、高效。

  通讯设备里,所有人保持着通讯静默。

  队伍最前方,有人在指引着方向。

  队伍涉过溪水,穿过竹林,没有遇到任何阻力。

  很快,他们便远远看到了一片向日葵园,还有茶园。

  向日葵园里有零星的仆役正在打扫卫生,将落叶清理干净。

  “停止前进,确认找到目标!”

  这些突然入侵山谷的战士半蹲下,直到侦查完毕才继续前进。

  他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摧毁这里,并杀死这个隐蔽位置里的一切生命,毁掉向日葵园里的墓碑,带走骨灰。

  可就在此时,远处山崖上有人笑道:“真是好胆量,竟然敢拿宁秀姐姐的骨灰当投名状,怎么,这样就能证明你们可以和影子先生不死不休了?”

  这个投名状并不需要投入太多的人力物力,却可以用来证明庆氏某些人与影子不死不休的决心。

  陈余和李秉熙也很清楚,一旦有人拿宁秀跟影子开玩笑,那这个人就不会再有退路了。

  因为影子不会容忍任何人亵渎那座秀气的坟墓,影子也永远都不会用它来当做交易的筹码。

  入侵士兵们抬头,赫然看见山崖之上伫立的庆野与庆驱。

  众人心中一凛,这两位出现,便意味着影子部队也在这里!

  “撤退!撤退!记录目标坐标,指引战斗机进行轰炸,放弃骨灰,直接将这里夷为平地!”

  可是,这时候想要撤退已经太晚了。

  在他们身后,00名影子部队的b级基因战士已经掩杀过来,他们拥有最精锐的实力和杀人技巧,头顶还有庆野与庆驱对整个战场的无情压制。

  其实从他们踏进山谷的那一刻,命运就已经注定。

  影子这次南下之所以没有带庆野和庆驱,也是因为他最清楚什么是他的软肋。

  他的软肋只有两个,一个是庆尘,一个是宁秀。

  所以庆氏那些人想要向陈余和李秉熙表决心,那就一定会来这里……送死。

  山谷中传来一阵哀嚎,战斗结束的比想象中更快。

  庆氏各派系部队里,影子部队一直是被神话的。

  但有人对他们表示不服。

  毕竟影子部队出手很少,也很隐秘,没人知道他们的真实战绩。

  特种部队里那些原本还闲庭信步的高手,直到这一刻才知道,原来影子部队,才是真正的庆氏部队。

  荒野上,影子突然接到了一通卫星电话。

  庆野:“老板,人杀了,宁秀姐的骨灰也取出来转移了。”

  影子平静道:“知道了,准备继续杀人吧,这次要杀很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