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第636章 黑色的棺椁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2-24 15:1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你们表世界有个人说的一句话,我很喜欢,”影子坐在篝火旁边,缓缓的看着火焰跳动:“人不是活一辈子,不是活几年几月几天,而是活那么几个瞬间。这句话真的太美了,当我翻看斯年华他们为我带来的表世界书籍时,甚至会觉得有些感动。”

  影子:“与其碌碌无为蹉跎一生,我反倒觉得自己这一辈子活的很灿烂,有一个爱人,也曾站在山巅看过不同的风景。。。所以小尘,不用替我感到悲伤,你就把我当做你人生路途上的风景。”

  庆尘抱怨道:“下次回归我就去挑战生死关,然后让人把我死讯带给你,看你还能不能这么淡定。你这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要走的人是我,我也能这么轻松。”

  影子:“……好好好,我不说了。”

  庆尘说道:“你从现在开始不要再使用能力了,珍稀植物我自己以后会去慢慢找,不用你来。”

  影子:“行行行,我不去抢劫了。”

  这哥哥与弟弟二人的聊天古怪至极。

  两个人都不怕死,反而更加害怕亲人离去时的悲伤。

  庆尘是真的不希望影子再为了寻找一点珍稀植物,浪费自己的生命。

  这时,庆尘已经将龙鱼烤好了,他手里用木棍穿着龙鱼,将鱼肉烤的外焦里嫩。

  鱼肉装在袋子里,用姜汁和葱末腌了两个小时,一点腥味都没有,庆尘又在上面撒了点盐,让鱼肉保持了最原始的鲜嫩。

  给一旁的孙楚辞和团子都馋哭了。

  今天是秧秧与小梦阡的最后一条龙鱼,吃完便可以完成蜕变。

  庆尘喊道:“梦阡,过来吃鱼了。”

  小梦阡喊道:“帐篷马上搭好了,老板,我马上来!”

  就在刚刚,他用铆钉固定帐篷的时候,不小心捶到了自己的手指。

  但他只是吹了口气,便继续干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某些信念已经成了他的执念。

  他不知道怎么才能走上那条路,可他就是不甘心。

  秧秧埋怨道:“你真要把所有活都给他做吗,你看他那手上的伤口,都快看不见手纹了,他还是个孩子呢。”

  庆尘摇头说道:“路是他自己选的,我不管。”

  秧秧叹息一声,其实她内心也是支持庆尘的,因为她知道庆尘这一路走来经历了什么,想要走一条九死一生的路,确实必须有最坚定的意志。

  庆尘打开自己带的压缩饼干,小心翼翼的将饼干吃完,连一点渣都没有放过。

  影子看着这一幕,知道这是庆尘从a02基地出来以后养成的习惯。

  这时,张梦阡过来坐下,小心翼翼的将所有鱼肉吃下,每根鱼刺上的肉都干干净净,吃相与庆尘如出一辙,就连坐在篝火旁吃东西的姿势都相差无几。

  影子看了半晌,看乐了,张梦阡身上,竟然还有几分庆尘的影子。

  当秧秧和张梦阡吃下各自最后一条龙鱼,身体内都发出滚滚雷鸣声,那身体内游走的暖流刺激着骨骼发生蜕变,仿佛一阵阵电流不断流淌。

  张梦阡关闭了自己的机械眼,那突如其来的敏锐听力,让这世界里一切细微的变化,都尽收耳中。

  春季昆虫钻出土壤后的爬行声,它们爬过枯枝腐叶,发出有质感沙沙声。

  新嫩的枝丫从树干上钻出,声音缓慢而又柔软。

  一阵风从天边吹来,在他脑海中勾勒着世界的模样。

  没有颜色,可是更加生动。

  龙鱼所带来的改变,是超脱凡俗的,令张梦阡欣喜起来。

  这时,他听见了引擎声,由远至近。

  “老板,有人来了,”张梦阡睁开眼睛,指着东方。

  所有人望向东边,很快,数十辆越野车出现在远方地平线上,闪烁的车灯投射出巨大的光柱。

  车上还震荡着刺耳又劲爆的音乐,车里的人跟随音乐晃动着。

  影子思索后说道:“庆氏和李氏子弟的春狩开始了。”

  上一次,庆尘去002号禁忌之地遇到了秋狩,而这一次,又遇到了春狩。

  这一切,都帮他回忆着之前与师父同行的日子。

  不过,这次不一样了。

  庆尘平静说道:“zard,把这些人的车胎都给我扎了,不要让他们继续往南走,甚至不要让他们靠近。”

  “好嘞,”zard乐呵呵的化作一团散沙流入地面。

  下一刻,地面竟如水面般波动起来。

  一株小树苗在地底,以极快的速度朝车队逼近。

  车里,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头车的司机忽然调小了音量,疑惑道:“你们有没有看到地上有个小树苗在快速移动,那树苗上面还长着一颗红色的果子。”

  副驾驶位上还正在嗨的年轻人,朝着前方路面看去。

  “什么鬼东西?!”他惊愕出声。

  只需要仔细观察就能发现,不是车队在快速靠近一株小树苗,而是那株小树苗正在快速靠近他们!

  而且,就在小树苗旁边,荒野上的泥土正诡异翻动着。

  “停车停车,有古怪!”有人呐喊道。

  但已经晚了。

  还没等春狩的车队靠近300米范围内,便一辆接着一辆在快速行驶中爆胎。

  若不是zard用泥土捆缚住这些越野车的车胎,怕是一个个都逃不过翻车的命运。

  一束束泥土拔地而起,将所有车辆轮毂牢牢锁死在地面上。

  影子乐呵呵看向庆尘:“上一次不是还跟秋狩队伍同行了一段吗,这次怎么不一起走了,人多了热闹啊。我还想看看庆氏、李氏子弟现在都是什么货色呢。”

  庆尘摇摇头:“没什么好看的,参加秋狩、春狩的本就是纨绔子弟,没有结识的必要。我在10号城市出入境闸口露过脸了,现在莫名其妙靠近的队伍,都有嫌疑。当然,就算真是春狩队伍,那我把他们留在这里也是为他们好,省得跑去南边送死。这场战斗,不是他们能参与的,哪怕是远远的看上一眼,都有可能死掉。”

  这时,他用zard打来的一桶水浇灭了篝火,并命令所有人躲藏在树干后面。

  这个队伍里不存在傻子,所以没有人质疑庆尘,全都听话的躲藏起来。

  唯独影子除外。

  他躲在树后笑着问庆尘:“需要这么谨慎吗?不过是一群小孩子。”

  庆尘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只有我谨慎一点,才能避免需要你出手浪费生命的局面。拜托了,只要我不死,你就别再出手了。”

  影子愣了一下。

  似乎从今晚自己再次被能力反噬之后,庆尘这小子就突然变脸开始管束自己了,不让自己去抢东西,不让自己出手应对危机。

  不过,最本质的目的,还是不让他使用能力来透支生命。

  影子何曾被人管束过?

  就算是那位威严肃穆的庆氏家主,也都任由他自己发挥。

  以前有庆氏各个派系的大佬去家主那里投诉,说影子专横跋扈、行事乖张、不讲规矩。

  但家主也很少对影子说什么。

  庆氏内部的影子会议里,影子也曾笑着对庆氏各个派系大佬说过:“能管我的人,还没有出生。”

  那时的影子,锋芒毕露,行事缥缈无迹可寻。

  就像这一次抢劫陈余和李秉熙,谁能想到他放出消息惊走两位半神,就只是盯上了对方的菜园子呢?

  而现在,突然有人开始管束影子了,他一时间除了有点不适应之外,竟是还感觉到有些温馨……

  影子小声嘀咕道:“这特么的!”

  母亲走的早,父亲又是个天天把自己关在小黑屋里的人,从来没有人管过他。

  不对。

  有的。

  那个叫宁秀的女人管过他,庆尘是第二个。

  影子想到这里,突然笑了起来。

  然而就在此时,春狩车队后面的车辆里,忽然有数十人跳下越野车。

  他们以战术队形快速突进。

  车上还有一半人惊恐莫名的看着,明明是一起来进行春狩的同伴,怎么一下子都变成了杀手?!

  这车队里,并不是所有人都别有用心。

  这时。

  还有两人爬上了车顶,他们趴在车子顶端架好自己的狙击步枪,以夜视仪朝树林里瞄了过来。

  其中一人屏住呼吸,他很清楚树林里有一位狙击之神,他也很清楚自己在这个距离使用狙击枪需要做什么:不要尝试着调整呼吸,必须要用最短的时间找到目标,然后扣动扳机。

  这时,他在夜视瞄准镜中看到了对方的身影。

  可他看到的是,庆尘端举着如同火炮般的反器材狙击步枪,已经扣动了扳机。

  轰然一声,长长的子弹从黑狙枪口喷出,如雷霆般贯穿了这名狙击手的枪管。

  狙击手刚刚扣动扳机,还没来得及射出子弹,竟然在枪管里与庆尘的子弹相遇,然后整个枪管都爆裂开来,轰瞎了这名狙击手的眼睛。

  而另一辆车顶的狙击手,早就被zard用泥土拱翻倾斜出去。

  这株地上不断移动的小树苗,就像是陆地白鲨般恐怖,所到之处,一切抵抗力量摧枯拉朽。

  庆尘一枪又一枪的扣动着扳机,短短几秒钟时间,就把突进部队给打的七零八落。

  他凝息着去听身后树林里的声音,可那里什么都没有,没人从背后袭杀过来。

  他有些疑惑的问道:“谁会派这些土鸡瓦狗来杀我们?”

  影子笑道:“这不是杀手,而是炮灰。”

  “炮灰的意义何在?”庆尘问道:“他们弱到……甚至无法消耗我们的精力。”

  “因为,陈余和李秉熙要与庆氏某些联手,就需要庆氏的那些人给出投名状,”影子笑着解释道:“这些人都是普通士兵,我通过他们的身份,不需要一个月就能查到背后的人是谁。所以,一旦这支士兵派出来对我们动手,那么就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必须一不做二不休。”

  陈余和李秉熙都是聪明人,他们不会听信庆氏某些人的一面之词,除非对方没有退路。

  当然,以这两位的性格,面前这些投名状恐怕也只是一部分。

  他们一定会等到最关键的时刻才出手。

  影子说道:“庆氏有人出手,真是令人欣慰,他们等了这么多年,一个个怂的要命,早就忘记了庆氏祖上的血性。庆缜先祖踏雪上银杏山的那一天的庆氏,才是真正的庆氏。如今只不过是披着庆氏的躯壳,苟延残喘罢了。”

  庆尘嘀咕道:“明明都是来杀你的,怎么还这么开心。”

  “不是来杀我,而是杀我们,”影子乐呵呵解释道:“相比我的死亡,他们更希望看到你死去。”

  “为什么?”庆尘疑惑道。

  “有人可能猜到了你的身份,所以便担心家主会继续为你继承庆氏之事筹谋,”影子耐心道:“有件事情要告诉你,外人只知影子之争凶险,却不知道历代家主的儿子,只要参加影子之争都活不过20岁。那些旁系愿意去参加影子之争,并且绝不愿意看到庆氏成为某一系独有的财产……不要小看庆氏旁系的力量,他们在被我统治的阴影下,苟活了将近十年,也筹划了十年。小尘,庆氏的人都是狼崽子,只不过有一些会长成豺狼,有一些会长成狼王。”

  庆尘愣了一下,所以影子之争开始后,才会有人想要毒杀影子。

  结果却杀了那位宁秀姐姐。

  家主儿子参与影子之争后,会最先成为所有人的目标,直到大家将家主之子被清除才会开始真正的影子之争。

  原本,影子也是要死的,也会被人围攻。

  可偏偏他一步便踏入了半神的境界,再也没有对手了。

  所以各个派系的人,只能捏着鼻子将这件事情认下来,等待影子死去。

  可现在,当他们知道家主竟然还有一个小儿子时,庆氏的旁系疯狂了,再不动手,他们永远没有出头之日。

  庆尘问道:“可是……为何不会是家主做的呢,比如宁秀姐姐的死,比如这次庆氏里想杀你的人?”

  影子忽然认真说道:“小尘,我选择相信他。当然,你可以像我一样相信他,也可以不信,这一切都由你自己决定。小心庆诗的父亲,同时也要小心庆闻的母亲,这两人……都是疯子。”

  庆尘沉默了。

  明明根据推理,能让影子找不到凶手的人,就庆氏家主嫌疑最大。

  全世界有能力办到这件事情,恐怕不超过五个。

  但影子竟然并不怀疑那位家主?

  不行,庆尘自问做不到,他现在最大的怀疑目标就是家主,一切调查也会从家主周围展开。

  他问道:“不过……他们为何会猜到我的身份?”

  影子笑眯眯的说道:“我说的。”

  庆尘:“……”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影子反问:“我不抛出足够多的诱惑,他们怎么会动手?他们不动手,陈余和李秉熙怎么会来?”

  庆尘站在树林里吐槽道:“你自己入虎穴就好了啊,给我扔进去算怎么回事?这下不光是陈氏、神代、鹿岛要杀我了,连庆氏也要杀我。怎么,我是全民公敌啊?”

  影子说道:“想杀你的人辣么多,还差一家庆氏吗?”

  “你堂堂庆氏影子不要在卖完弟弟以后,用口音卖萌啊……所以,你要杀半神?”庆尘无语半天问道。

  影子摇摇头:“全盛时期我有把握,现在我没有。不过,我有我的计划。”

  张梦阡等人就在一旁躲着,如此紧张的气氛里,这兄长与弟弟,竟然还唠上了。

  你们俩稍微尊重一下炮灰好吗?!

  影子说道:“继续往南走吧,我们去002号禁忌之地的路上,可能不会太平了。”

  ……

  4400字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