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第635章 远方的朋友,叮咚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2-24 10:30: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18号城市里,某个安静的酒吧内只有三人。酒保,李东泽,三月。“这个是真酒还是假酒?”三月看着杯子里琥珀色的威士忌,问身边的李东泽。。。李东泽依旧穿着他那一身讲究的西装与马甲,胸前挂着的怀表链被擦的锃亮,皮鞋也是刚打过鞋油的。不论何时何地,这位恒社的教父都一丝不苟的生活着。他看向杯子说道:“……假酒。”三月不乐意的看向李东泽:“你招待我都用假酒?”李东泽耐心解释道:“联邦内的烟酒生意都是垄断的,没人好好酿酒。除非是特供到各个财团宅院里的酒,其他的品质还不如我这假酒。放心,恒社旗下产业都是正规的酿酒厂商,我们只是拿不到酿酒的牌照而已。”三月轻笑一声,李东泽很少说这么多话,一般说话很多的时候,就是有点紧张了。她浅啜了一口,淡然说道:“确实不错,比19号城市那边的好。”李东泽表情自然了一些。三月说道:“我又要出发了。”李东泽微微皱起眉头:“才刚回来,怎么又要走。”

  “这一次发生在南边,裁判所里的六眼乌鸦昼夜鸣叫,要出大事情了,”三月说道:“有一件很奇怪的事情要告诉你,神代千赤死亡了,可是乌鸦并没有指引我们过去,这说明其中有问题。当然,这件事情我也只能告诉你,你要保密。”李东泽坦诚道:“按照你这么说,他可能还活着,我老板想杀他好多年了,如果他是假死,那我必须把这个消息告诉老板。”三月坐在吧台旁边耸耸肩膀:“我可没说他还活着。”李东泽愣了一下:“嗯?什么意思。”难道是神代千赤的尸体,被某个禁忌物给献祭了吗?三月似乎猜到李东泽所想,便说道:“就算是他终将被某个禁忌物献祭,六眼乌鸦也会在他死亡之前鸣叫,就像是庆尘之前也让我们白跑过一趟一样。而且,整个联邦,能够献祭超凡者的禁忌物也就那么几样,除了提线木偶,其余的都在我们手里了。神代千赤的尸体没有被献祭,而是被遮蔽了信息,连六眼乌鸦这样的禁忌物都找不到他。”其实禁忌裁判所掌握的禁忌物,就像是打游戏开透视一样。只要掌握的数量足够多,那么就能推测出一些信息。例如能够献祭超凡者的禁忌物总共有四样:禁忌物ace-103,猩红钢笔。

  这件禁忌物以献祭尸体为乐趣,只不过令人奇怪的是,如此残忍的禁忌物,作用却是可以书写祝福……献祭一具尸体,可以写下一个心愿,献祭十具,可以写下十个心愿,心愿可储存。猩红钢笔能许愿的事情都很小,比如希望有人送自己个礼物,希望有人能帮自己洗碗,希望明天不用加班……但这种小事,是一定会达成的。比如你在无人区里生活,哪怕周围1000公里都没人,只要你许愿了,明天就一定会有个倒霉蛋,突然因为某种原因来到这荒漠里,帮你把碗洗了……比如可以许愿明天有人请自己吃一顿火锅,那么哪怕明天洪水来了,都会有人请你吃一顿火锅。早些年,猩红钢笔的掌握者,是一位荒野猎人。某次他与荒野人战斗,杀死了对方。这位猎人献祭了荒野人的尸体,然后许愿自己明天可以吃一顿热乎饭。也不是他的要求有多低,而是他知道这玩意的能力就这么点。结果意外发生了,当天晚上骤然下起暴雨,河流决堤将他冲向下游。这位荒野猎人心想,这下热乎饭肯定是吃不到了,能不能活命都成问题。可还没等他多想,就看见上游冲来一艘冲锋艇,将他打捞起来。第二天早上,船主还给他煮了一碗热粥……当时,荒野猎人突然惊觉,这就是猩红钢笔许愿带来的好运啊!规则之力!

  在当今众多禁忌物里,猩红钢笔可以说是非常鸡肋的一种了,四月一般都是用来许愿火锅,干不了别的。再看看其他禁忌物,例如禁忌物ace-089,猎杀歌颂者。只要你让它听见你唱歌,你是b级、你在天涯海角,也得弄死你。又或者是陈余的那对儿石狮子,两头加一起能杀a级!又或者庆幸手里的神秘禁忌物,可以安排厄运。怎么看都比猩红钢笔好使。第二件可以献祭超凡者尸体的禁忌物是ace-107,全村最好的打火机。献祭一次尸体,可以使用一次火焰。这玩意就比较有用了,它点燃的一切东西都会化为灰烬,焚烧尸体连渣都不剩。用它来点钢铁,也照样烧的铁水都蒸发。这个打火机的火焰不会蔓延,哪怕焚烧尸体,都只烧尸体不烧衣服。曾经有个人想用它毁灭地球来着,结果才刚刚烧了一块石头,就停止了……后来有人用它与a级对敌,双方强行近战肉搏之后,拥有者骤然使用打火机点着了对方的一根汗毛。仅仅2秒,那位a级超凡者便化成了灰烬。当然,这件禁忌物的使用条件有点苛刻,a级高手之间战斗瞬息万变,例如神代云合那样的高手要是看到你突然拿出一个打火机,肯定不会再靠近你了。第三件可以献祭超凡者的禁忌物是ace-015,纪云寺的木鱼。

  这个东西就有点邪门了,它献祭尸体是以一种超度的方式,被献祭的尸体甚至还会飘出灵魂来。那灵魂神色痛苦却眼神呆滞,问什么,答什么。只留存五分钟。析出这个禁忌物的人,是曾经联邦纪云寺的一位高僧,纪云寺也是曾经香火最旺的寺庙。后来高僧死后留下这件禁忌物后,大家一直觉得这玩意半点佛性都没有,反而十分残忍。再后来,有人在纪云寺下的地窟中发现了数百具人类骸骨,并且骸骨上还有刀斧刻痕……也是这个事件,导致联邦内部掀起了反僧侣的高潮,机械神教也是在那个时候诞生的。一开始,民众单纯是不再信任僧侣了,后来有人推波助澜,想要用机械神教取代新的信仰来控制民众,最终获利的其实依然是财团。最后一件,禁忌物ace-019,提线木偶。这四样禁忌物可以用来献祭超凡者尸体。其中三件在禁忌裁判所手里,这时候,他们又遇到了一个能献祭超凡者尸体的人,这就意味着对方手里拿着唯一一个流落在外的、可以献祭超凡者的“提线木偶”。这种排除法,很简单……李东泽沉思后问道:“那你判断,神代千赤这是怎么回事?”三月平静说道:“我怀疑神代千赤一直带着禁忌物ace-039,‘三界外’。”

  这件禁忌物就比较有意思了,它本身是一串佛珠,是纪云寺第一任主持析出的禁忌物,没有主动能力,却可以豁免一切禁忌物的判定。比如你带着这串名叫‘三界外’的佛珠,就算天天给猎杀歌颂者唱歌,对方也不会搭理你。有人用全村最好的打火机烧你,你也不会有事。庆幸当场安排你的命运,你的命运也不会因他而改变。这玩意的神奇之处就在于此,如果神代千赤临死之前带着这个,那么就能躲过六眼乌鸦的判定。李东泽说道:“三界外已经消失一百多年了,怎么会跑到神代财团手里。”“那就不知道了,”三月摇摇头:“我曾经也尝试用禁忌物寻找过它,可惜它是豁免所有禁忌物的,根本找不到。”三界外这件禁忌物,才是最适合禁忌裁判所的,毕竟他们要面对各种各样的奇怪禁忌物。可惜了。“奇怪,难道有人要故意藏匿神代千赤的尸体,为什么?”李东泽皱眉:“难道神代财团又掌握了什么邪门的东西?”“这个无法判断,”三月摇摇头:“我明天就要带着四月他们去南边了,这一次六眼乌鸦鸣叫的时间格外长,五只眼睛在泣血,连山楂都不吃了……又有半神要陨落了。”李东泽说道:“我跟你一起去。”“为什么?”三月问道。

  “禁忌裁判所这些年也没那么安稳了,”李东泽说道:“你们手里的禁忌物太多,总会被人觊觎的。虽然你们在做对世界有益的事情,但财团会认为,只要拿到了你们的禁忌物,你们能做的事情,他们也可以做。所以,从现在开始,你也要小心,这次我陪你去。”“你离得开吗?”三月斜眼看他:“你要能离开,早就离开了。”“不一样,”李东泽摇摇头:“现在我这小老板安排的两个人,已经足以胜任恒社的日常管理工作,尤其是那个张天真,看似人畜无害,实则满肚子坏水,有他和胡小牛在这里一正一奇,我可以走了。”“咦,”三月愣了一下:“那你收拾东西吧,明天一早就出发。另外,去荒野上就别穿你这一身了,违和感十分严重。”李东泽挑挑眉毛:“你不是说我穿这一身很好看吗?”三月翻了个白眼:“也要分场合的好吧。”…………荒野上,一队运输着冷冻肉类的货车,总共11辆,不紧不慢的从北方驶向10号城市。车身上涂刷着“北方神阙肉食品供应集团”的字样。这家提供肉类的公司是垄断企业,归属于神代财团名下。因为自然环境的因素,他们在北方大力开展牛羊等畜牧养殖产业,然后再将牛羊肉运到南方各个城市。车队在抵达10城市的时候,渐渐放缓了速度。

  没有任何异常,车上司机等待着出入境管理局的边境检疫,运输批文也一切齐全。出入境管理局的官员看了一眼文件,文件显示,所有商品都已经由20号城市检疫过了,没有病死羊,每头羊都嵌入了可追踪来源的电子信标。细菌数与各种指标也全都符合要求。官员看向车队的队长,漫不经心的说道:“车里没有夹带东西吧,要是有的话我建议你最好自己交代。”车队队长一听他说这句话,立马嬉皮笑脸的把官员拉到没有监控的地方,然后塞过去一卷纸钞:“您可真是火眼金睛,什么都瞒不过您,我这边受人所托,给大老板们带了几只荒野上的冬青隼。”官员没有接过纸钞,依旧是寡淡的语气说道:“冬青隼可是城市内禁养的猛禽,这我不能让你过去。”车队队长赶忙又把自己的手表摘下来,那可是联邦内有名的‘龙织’牌手表,一块就要三十多万。官员愣了一下,随手便将手表揣进了兜里。他站在监控盲区里,隔空对下属挥了挥手,通过。出入境检疫的闸口缓缓抬起,穹顶的金属风暴也解除了锁定。车队继续向城市内驶去,刚刚还嬉皮笑脸的队长,脸色缓缓沉了下去,甚至有些阴森。他的目光如捕猎的鹰隼一般,逡巡着车辆的前方。队长在车辆通讯频道内说道:“后面车辆顶上,所有货物都按照订单送去各处。”

  说着,他所在的车辆竟是一拐,并没有往上三区去,反而去了第五区。货车驶入第五区某个地下停车库中。待到无人注意时,货车便停在了一处下水系统检修口的位置。车辆停稳,货车后面的门无声打开。车辆内壁贴着防射线扫描的阻隔膜,里面还有两名神情肃杀的男人跳了下来,他们有条不紊的打开下水系统检修口,刚打开便能听见这座城市庞大且复杂的下水道流水声。两人相视一眼,从货车里抬了一具长长的黑色木箱子出来,顺着检修口的楼梯走入下水道里。那箱子一人多长,极度安静,里面装载的,似乎也根本不是什么冬青隼。这……更像是一具棺材。下水道检修门入口处,队长低声说道:“还有1分23秒,记住,不要抬头。重复,不要抬头。”下水道内的两人低声说道:“收到。”他们将黑色箱子放在下水道里,其中一人从怀里掏出一支针剂来,将未知的液体滴在黑色箱子上便转身回到地面,钻回了货车后箱。关好门,车辆快速驶离。驾驶室两人,货箱里两人,平静的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似的。可是,下水道里,数十只灰色的老鼠被未知的味道吸引过来,开始疯狂的啃食起那黑色木箱子。老鼠们用爪子抠、用牙咬,疯狂的连自己牙都断了也在所不惜。几十分钟后,木箱子终于被老鼠啃穿。

  露出箱子里一只苍老且苍白的手掌。手掌只是那破洞里能看见的一小部分,这黑色的木箱子,就像是一具被遗弃在乱葬岗的棺材,横陈在这无人知晓的黑暗世界里。腐烂,发酵。…………“就在这里宿营吧,”庆尘看到了一片林子,忽然说道。这还是当初师父带他来荒野,第一次的宿营点。庆尘看向张梦阡,待到皮卡停稳之后,小男孩顾不得身上的疲惫,下车去给庆尘和影子、秧秧搭临时简易帐篷。庆尘觉得一阵恍惚,这一幕仿佛就发生在昨天,而他还是张梦阡的这个角色。影子看向庆尘:“他天生第六感,你为何不赶紧让他修行?联邦里很少有这样的人才,被记载过的两个人,全都成就半神之位了。你可不要浪费了一块好材料,你要教不了,我找人来教。”只因为,修行本身就是个体精神意志逐渐与世界融合的过程。而这种修行以前便具备第六感的人,已经提前完成了融合,身体内有巨大的潜力等待着开发。修行对于这种人来说,是一条坦途。所以,影子现在看着庆尘晾着张梦阡,便觉得可惜。然而庆尘看着张梦阡摇摇头,低声对影子说道:“我想要让他走另一条修行路,但他倔强的非要走我这条不可。这孩子哪里都好,就是格外的倔。”

  影子点点头:“比你还倔。越是天资卓越的人,反而越是纯粹。可惜了,如果他自己不改变心意,谁都帮不了他,最后的可能,就是蹉跎一生。”然而就在此时,影子忽然毫无预兆的向后仰去。庆尘赶忙托住了他的后背,将他平放在篝火旁的地面上。没有心跳声,没有呼吸声。这症状来的格外突然,就连影子都没能提前做好准备。庆尘心头笼罩了一层阴影。影子的反噬越发凶猛了,频率越来越高,时间也越来越长。以前影子还有机会提前察觉,提前找个地方躺着。如今,连影子自己都不知道下一次反噬何时会来。庆尘坐在篝火旁边,默默的等待着,毫无意识的用树枝拨动着篝火里的木柴。秧秧说道:“影子哥哥的力场,这时已经很微弱了。其实……他最后一段时间想跟你在一起,也是因为现在他能无条件信任的人,也只有你吧。”等待影子苏醒的时间格外漫长,每过一分钟,都让庆尘像是熬过了一天似的。直到半小时后,咚的一声,心跳恢复了。影子缓缓坐起身来笑道:“放心,我没事。”但庆尘笑不出来。……五千字章节,晚上11点前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