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625、缺失的一个世纪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2-19 22:58: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她叫宁秀,很好听的名字。”

  “后来我开始给她写土味情书,从网上这里抄一段,那里抄一段,”影子微笑着说道:“那段时间可忙坏我了,白天要在工地上搬东西,晚上偷偷钻进她更衣室,趴在桌子上写情书,然后天亮之前留在她桌子上。”

  “那段时间我甚至不敢见她,都是等她下班回家了,才偷偷溜进更衣室去,因为我害怕她拒绝我。小时候我不懂,后来才明白,人格与地位是无法等同的,我虽然地位比她高,可她的人格比我高尚,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让我不敢直视。我害怕,她看到情书之后对我失望,然后我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就这么写了三个月的情书,我们两人在这三个月里,没再见过一次。终于有一天我半夜钻进更衣室里时,竟发现她在黑暗里等我,等到我了才把灯打开。。我当时害怕极了,万一她忍无可忍了想拒绝我怎么办呢。我就像是个做错了事情的小孩子,她板着脸问我为什么躲着她,原来她连生气的样子都那么好看。”

  影子笑道:“这时候她问我攒了多少钱,我当时很慌,因为我只攒了八百块钱。你们是不知道这混账世界有多混账,从财团开始一层层盘剥,我干搬运工一个月刚刚够自己吃饭,若不是住在更衣室里省去房租,说不定连八百块钱都攒不下来。我以为她会嫌少,结果她说我以前是浪荡子,能够攒点钱下来说明真的变了。”

  “然后呢?”秧秧追着问道。

  影子说道:“然后她竟然直接拉着我去领了结婚证,用我这八百块钱,拍了个婚纱照,然后请我的几个工友吃了顿饭,我们这就算是结婚了。她舍弃了自己的工作,卖掉了自己的房子,换了个第五区小房子,开始安安心心在家跟我过日子。她后来找了份工资很低的文职工作,跟我一起省吃俭用着。她跟别的女人好像不太一样,别人买花都是买最娇艳的,但她都买整盘的向日葵,她说向日葵也是花,闲着无聊了还可以摘瓜子嗑着吃。我说我去给她买花,她说不要乱花钱,以后还要攒钱养宝宝呢,向日葵也很好看啊,她最喜欢向日葵了……我们度过了半年光景,那是我人生中最平凡又最美好的光景,影子之争开始了。”

  庆尘心神一凛。

  他知道影子之争对每一位候选者有多么残酷,而庆准作为家主的儿子,更会成为众矢之的。

  一旦入局,那么生活便不可能再这么平静下去。

  庆准的人生,从他出生那一刻就注定了不可能平平无奇,他是这联邦里最闪耀的人,工地上的尘土也无法掩埋他身上的光辉。

  影子说道:“我是候选者之一,就在影子之争开始的第二天,她开始呕吐、昏迷、行动迟缓。我带她去医院检查,医生说她身体里混杂着上百种神经毒素,没救了。这是一种用来斩首暗杀的最凶狠的毒素,如果你不知道这上百种神经毒素是什么,少一种,都救不了她。可是时间来不及了,她只有最后一个小时时间。”

  影子淡然道:“那天我觉醒了,觉醒就是s级。”

  此时的影子声音平缓,但庆尘却能感觉到那平静海面下,汹涌的杀机。

  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就像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

  庆尘也明白,是影子需要时间为他的爱人停下来,所以才觉醒了掌控时间的能力。

  影子:“我看见时间在我面前停止,世界也被我征服。我看见沧海不会变成桑田,世事不再多变。”

  “我开始在时间静止中,调查联邦境内的所有神经毒素专家,一一找上门去。当初我认为这些人是专门为财团暗杀、渗透服务的,全都死不足惜,所以我在漫长的岁月里,将他们一个个从阴暗的角落里揪出来,查找所有蛛丝马迹。”

  “如果证明他们没有参与这起毒杀事件,但参与过其他毒杀案,我也会将他们一一杀死,埋在这片茶园之中。”

  庆尘听着影子的语气,便知道这位哥哥当初已经杀红了眼,将要失去爱人的事情,让他几乎到了情绪破碎的边缘。

  影子继续说道:“我花了39年的时间,才将371名神经毒素专家、从业人员找出来,然后我发现……有一位非常著名的神经毒素专家,消失了。那一刻,我明白,她身上的神经毒素一定就是这个人研制的,而他很可能已经被杀人灭口。”

  “我又花了8年的时间,寻找这位神经毒素专家的踪迹,可是一无所获。似乎全世界都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那一刻我绝望了,但我想起她曾对我说,就算这个世界没有人愿意帮你,你也要依靠自己干干净净的活下去。于是,我开始自学神经毒素学科。”

  影子:“我又用了40年的时间,开始从头自学神经毒素,因为只有我一个人可以在时间中来去自如,所以我只能自学。可是当我学到尽头的时候忽然发现了一件事情,就算我成为神经毒素学的专家,就算我成为这个门类里最顶尖的人才,但如果我不知道那上百种神经毒素都是什么,也根本不可能救她。那些神经毒素交织在一起,成为了这世界上最恐怖的烈性毒药,哪怕中毒的人是我,我也必死无疑。”

  “所以,最后的13年,我用来陪她。我坐在她的床边,每天看着她的容颜一分一秒都不曾老去。但我知道,离别时刻终会到来。就算我把时间放的有多慢,就算我的一年等于她的一分钟,她也会终将死去。”

  “从她中毒开始计算,我用了整整一百年的时间,看着命运的浩劫从我和她身上无情碾过,可我却无能为力。”

  影子经历了一个世纪的绝望。

  其他人甚至不曾感受到时间曾被凝滞过。

  时间,只在他一个人身上汹涌流逝了。

  影子在时间之海里沉沉浮浮,可身为掌控时间的半神,却没办法拯救自己的爱人。

  他终于亲眼看着他的爱人死去。

  秧秧蹲在地上哭的稀里哗啦,已经采摘完境山茶的小梦阡,则在旁边不停的给她递着纸巾。

  这时,zard则端着一盘不知道从哪里刚摘的向日葵,从上面抠着瓜子。

  一边嗑瓜子一边听故事。

  庆尘打算阻止他,结果影子笑着说道:“没关系的,她说了,向日葵就是用来吃瓜子的,庆野、庆驱他们每次来,我都会让他们摘一盘带走。我觉得,这应该会是她的心愿吧,她很善良的,不会责怪这个神经病。”

  影子看向庆尘说道:“其实,如果不是为了等你,我可能早就大开杀戒了。”

  庆尘低声道:“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就算我是你的亲弟弟,可我们十多年没有见面,我其实一直不相信亲情与血缘,因为我所经历的亲情都是不值得被信任的。我父亲偷走了我的钱,我母亲在我住的地方爆炸之后,甚至没有去看过一眼。”

  影子说道:“正因为这样我才觉得这是自己欠你的。小时候有人问我,我的英雄是谁,我会说是我的父亲。就像所有小孩子一样,大家心里都有一个英雄,他大概率会是你的父亲。他看着你长大,成为你的目标,让你知道该如何和这个世界相处,并为你遮风挡雨。”

  影子:“可是小尘,你没有这个机会和权力,这才是我最遗憾的事情。”

  庆尘低头轻轻的抹了一下眼眶:“其实也挺好的,现在无牵无挂,不需要再回头了。”

  影子笑了笑说道:“小时候你还挺可爱的,长大就不可爱了,倔强,硬的像石头一样,连神代云合那么命硬的高手都被你克死了。那时候你是结晶,现在你更像个结石。”

  庆尘愕然,为什么要在这种沉重的时候讲这种烂笑话啊!

  庆尘问道:“你知道是谁下的毒吗?”

  “不知道,”影子摇摇头:“查不出来,对方做的极其隐匿。最让我自责的是,那神经毒素可能是准备给我的,却让她替我死去了。”

  “但总归是庆氏内部的人吧,”庆尘说道:“其他候选者背后的家族,都将是这次事件的受益者,不是吗?”

  “哪有那么简单,”影子笑道:“让庆氏内部争斗,也符合其他财团的利益啊。所以盲目猜测并没有用,我总不可能将全世界的人都杀光吧。当初杀掉所有神经毒素专家这件事情,就有让我曾后悔的人物,我还曾为此自责了很久。小尘,我不是好人,但也不是坏人。”

  庆尘点点头:“明白了。”

  影子看着向日葵园里的那块秀气的墓碑,温柔说道:“我该去陪她了,但是我得让一些人一起下去陪我,这样才有趣啊。”

  午夜,庆尘让zard收拾好了所有要移植的植物。

  这一次穿越让他知道了太多的秘辛,也知道了一些仇恨。

  如果有机会的话,如果让他找到这件毒杀案的凶手,他一定会让对方付出代价。

  时间归零。

  回归。

  世界陷入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