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624、少年慕艾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2-19 17:5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个是金鱼枝,其实这玩意是一种调料,加了它的菜就不用放味精了,炒出来的菜会极其的鲜,”影子轻笑着说道:“它真的会让你感觉,吃下一口世界都亮了。不过,它之所以叫金鱼枝,是因为吃下它的人会在一天内记忆特别差,忘记很多事情,就像金鱼一样。不过,有时候记忆太好,也不是什么好事。”

  庆尘看了影子一眼,影子神情中分明还有一丝回味。

  难道说,影子曾常常用这个金鱼枝当佐料,想要忘记一些事情么?

  影子漫步于10号禁忌之地中,那些原本可怕的生物,都远远避开了他。

  “那株紫色的草可以收起来,它叫紫兰星,含一株在嘴里修行速度会变快,一支草上长出七穗,一穗可以含一个星期,”影子笑着对庆尘说道:“这次你又捡到宝了,这玩意可不多见。你这是什么狗屎运。。”

  庆尘摇摇头。

  紫兰星很重要,他一个没来过10号禁忌之地的人,都听说过这玩意。

  而影子在假装不知道这里有一株紫兰星。

  可还是那句话,不是他庆尘运气好,分明是影子本就知道这里有一株紫兰星,所以专门带他过来摘。

  这位哥哥,现在恨不得将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送给他。

  “不要碰那个看起来像甜瓜一样的东西,”影子远远指着一处说道:“这东西叫杀人瓜,但凡有生物靠近它,施加一定的力,它就会直接爆开,并造成五米左右的杀伤半径。”

  影子转头看向众人:“早些年的时候,荒野人就是用布包着这个东西当武器的,扔出去之后,爆开的杀人瓜里会有种子飞溅,嵌在动物的肉里,用动物的血肉来当做养分。”

  其实禁忌之地的植物进化方向,大多是‘保护自己’、‘繁衍种子’为目的。

  例如杀人瓜这种,进化的比较激进。

  更多的是让自己果实变的苦涩,就算送给别人吃,别人也不吃。

  这时,庆尘忽然说道:“小心!”

  影子骤然回头,却见zard已经站在杀人瓜旁边,开始用手指去戳它了:“我来给大家演示一下。”

  轰隆一声,zard臃肿的身躯被掀飞了两米多远,胸口被炸开一个大洞,里面包裹着的植物都掉落在地上。

  就像是爆了一地的装备。

  影子:“?”

  还好他们站的比较远,没有被波及到。

  但饶是影子这种见多识广的人,也有点搞不清楚zard是个什么脑回路了。

  却见zard站起身来,将自己脸上嵌着的杀人瓜种子给抠掉,胸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合拢,看起来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

  zard看着大家乐呵呵笑道:“威力还挺大。放心,紫兰星没有事。”

  庆尘则看着这一幕在想,这土系觉醒者真的是不讲道理啊,身体元素化之后,除了怕高温将身体釉化以外,好像什么都不怕了?!

  影子看着zard,挑挑眉头:“你这么喜欢搞事情,等会儿就给我一个个体验一遍啊。”

  zard眉开眼笑:“好嘞。”

  庆尘突然问道:“zard,你小时候抓周,抓的是病历吧……”

  zard乐呵呵笑道:“啊对对对……”

  就冲这货的态度,影子有点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那位永远沉稳狠辣的庆氏家主,能忍受一个这么跳脱的杀手存在?

  然而这时最痛苦的还是张梦阡。

  zard被爆了,于是小梦阡之前辛辛苦苦挖的植物也都废了,他还得重新挖一遍才行。

  小男孩手上的皮肤本就已经残破不堪,这会儿不管做什么都痛苦无比。

  没有庆尘开口,他甚至没敢用鸡血芽来治疗自己的创口。

  张梦阡默不作声的蹲在地上,捡起地上还完好的植物递给zard,然后又默默原路返回,将那些不能用的植物,又挖了新的出来替补上。

  直到这时,zard才终于有点不好意思,他挠着后脑勺,看着张梦阡说道:“不好意思啊……等会儿我帮你挖。”

  张梦阡笑了笑说道:“不用的,老板让我自己来。”

  “啊这,”zard想了半天:“那我下次过来的时候,给你带糖吃。”

  似乎只有这一刻的zard,才是相对正常的时候。

  有时候庆尘会觉得这货跟幻羽真是绝配,一对儿神经病。

  “大佬啊,你们采摘这些树苗,是干什么用的……你放心,我们懂事,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在表世界绝对不说,”麻京京小心翼翼说道:“我们就是来探险的,对禁忌之地的世界比较好奇而已。”

  庆尘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的说道:“你们很快就会知道了。”

  毕竟各位未来都会是菜园子的苦力……不对,农务学院的学生。

  这段时间相处下来,麻京京等人,不该问的绝对不问,不该泄露的绝对不泄露,一个个虽然有点小毛病,可干活都是一把好手。

  毕竟都是户外达人,动手能力弱的在野外可活不下去。

  这种学生,自然是要选到农务学院去的。

  此时,庆尘这边储备的植物苗已经有紫兰星、鸡血芽、炼油果,还差境山茶。

  就在此时,庆野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他看向影子:“老板,陈氏动用轰炸机了,估摸着是想用生命探测仪来找我们的位置,然后进行地毯式的轰炸。这次消息来的格外晚,陈氏保密工作做的极好,还是我们野战部队隐藏在荒野的相控阵雷达发现的它们,大概2分钟就到!”

  庆尘愣了一下:“坏了,我的境山茶!”

  ……

  ……

  “编号t101飞行中队即将抵达目标区域。”

  “请求进入目标区域,准备战斗。”

  战斗机中,飞行员声音毫无波澜的汇报方位。

  通讯频道中,有人同样冰冷的回应着:“允许开启火力系统,对目标区域内一切符合生物特征目标进行覆盖式打击。”

  集团军现役的‘流星p-11号’战斗机群,搭载着涡轮喷射发动机,在天空中一闪而过。

  其实联邦也曾尝试用更先进‘多脉冲航天发动机’来改进战斗机,可后来大家发现,想让战斗机速度更快并不难,可是他们找不到那么多合适的飞行员。

  飞行员身体素质要求很好,他们要承受极端的失重、超重情况,就算是普通战斗机,飞行员也得承受最少6个g的过载飞行状态。

  例如承受6g过载飞行状态,就是指飞行员要承受六倍于自身的重量。

  后来,联邦军方又尝试从基因战士内选拔超级飞行员,可最后的问题是,基因药剂里没有强化颅内大脑的方向。

  第一个登机试飞的超级飞行员,脑子竟直接成了浆糊。

  能承受这种条件的人,有,但很少,整个联邦可能也才五六个而已,这无法满足战斗机的数量需求。

  从这里开始,便是人类自身条件,开始限制人类对于空中速度的追求。

  此时此刻,12架为一个编队的空战战斗中队,在绿茵如毯的树冠顶上急速掠过。

  战斗机内飞行员看着仪表盘说道:“侦测到八名目标符合人类生物特征,是否射击?”

  “射击。”

  下一刻,12架战斗机分为两队,侧过机翼向地面俯冲。

  它们腹部的弹药仓打开,每架战斗机下方的四枚搭载着双脉冲发动机的空对地导弹,拉扯着绚丽的马赫环,如流行一般朝下方坠落。

  当导弹发射而出的瞬间,所有飞行员做出战术动作,将机身朝天空拉起,开始返航。

  中队长带着防护面罩,冷静的看着仪表上的数据:“确认摧毁目标,无人存活,请求返航。”

  “返航。”

  说话间,以t101战斗机为首的战斗中队,折返而回。

  从今天开始,他们将进入漫长的静默期,休假、调离飞行单位担任文职,此次行动计划的一切细节都将被封存在陈氏集团军的最高档案库中。

  飞行员们很清楚,如果让外界知道是他们执行的此次轰炸任务,恐怕全家人都会死于非命。

  ……

  ……

  回归倒计时60000。

  “如果有人杀你,家主肯定会为你报仇啊,但前提得是你真的死了,”影子坐在一个躺椅上,看着面前的境山茶园笑道:“刚刚那种情况,不过是我用八名鹿岛间谍替换了我们,制造了假目标,这种情况家主会只当没发生过,不会替你出气的。不过,这次他们要来真格的了,很好。我最担心的事情,就是陈氏不愿意出手。”

  就在刚刚,空中战斗中队到来的前一刻。

  影子先是把麻京京等人送回了10号城市,然后便带着庆尘等人来了境山茶园,将八名本来要种在地里的鹿岛间谍,丢去了10号禁忌之地吸引火力。

  至于庆尘还没有收集到的境山茶树苗,影子这里可比10号禁忌之地还多。

  影子笑道:“这个茶园归你了,想挪走多少都无所谓。”

  zard和张梦阡开始挖茶苗。

  zard这货竟然还从地底挖出一句骸骨来:“哇,影子大哥,你真的是拿超凡者在种茶啊。”

  说着,他竟然抱着一颗颅骨去偷偷吓张梦阡、秧秧。

  而张梦阡则面无表情:“无聊不无聊?”

  秧秧用力场数了一下地底埋葬的骸骨,然后震惊的看了影子好几眼。

  庆尘问道:“是因为您知道10号禁忌之地附近有庆氏隐藏的相控阵雷达,所以才同意我去那里的吧。”

  这次空袭太迅猛了,饶是有雷达监测,留给众人的时间也不过才2分钟。

  若不是影子拥有暗影之门,恐怕他们都必死无疑了。

  只不过,影子的神情依然那么淡定与安逸,仿佛刚刚只是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影子说道:“现在想杀你的人越来越多……话说你拉仇恨的能力也是一把好手,我听斯年华说,表世界连大洋彼岸的人都想杀你呢。”

  旁边庆尘也躺在椅子上,看着面前的境山茶园:“想杀你的人,肯定比想杀我的多,只不过你太强了,他们不敢表露出来而已。”

  庆尘看着境山茶园旁边,那片永远盛开的向日葵花园,还有那片向日葵海洋里,那座秀气的墓碑。

  “哥,那是谁。”

  影子深深的望着那座墓碑:“小时候我常常去5号城市的街道上玩,把自己假装成一个穷小子,体验所谓的人间疾苦。带着社团打架,有时候身上的钱花光了就靠舞女接济。好在你我遗传庆缜老祖宗的样貌,到哪里都不缺饭吃。”

  庆尘默默的听着,原来影子还有这么一段荒诞不羁的历史。

  影子继续回忆着说道:“她当时是第四区最好看的舞姬。她不知道我的身份,比我大三岁。我混进她的更衣室里睡觉,一觉睡醒了发现自己身上盖了外套。我起身去看她,正看到她对着镜子化妆,我觉得我可能是第一次看到那么美丽的人。”

  “然后呢?”庆尘好奇问道。

  影子似乎想起什么似的笑道:“然后她看我醒了,就教育了我两个小时,说我年纪轻轻不务正业,连她这样的人都在努力生活,我有手有脚的为什么不去找一份工作。她甚至还给我找了一份搬运工的工作,让我去工地上累死累活的干了半年……”

  “我没有地方住,每天还是会偷偷去她更衣室里洗澡睡觉,她竟然也从来不嫌弃我身上的汗臭味,甚至还会把客人剩下的饭菜偷偷带给我。她说,只要我在努力工作养活自己,那我就可以一直躲在她那里。”

  “有一次我被夜店里的安保发现了,他们要把我揍一顿扔出去,结果她像一头小狮子一样护着我,像是一位姐姐,”影子缅怀着过去的那段时光:“一个女人挡在我面前,做着连家族都不曾为我做过的事情。她不知道自己保护的人到底是谁,也从来不问我是谁,不问我从哪来。似乎只要我能鼓起勇气面对那个世界,她就很满足了。”

  庆尘问道:“你就是因为她,才不愿意去表世界当内测玩家的吗。”

  “嗯,”影子点点头:“我每天下工了,就会偷偷躲在夜店后台上面的钢架上,默默的看着她跳舞。绚丽的舞裙和灯光,她骄傲又美丽,自信又自爱,我躲在黑暗里自惭形秽,连庆氏财团的身份都无法给予我匹配她的信心。”

  秧秧蹲在一旁用双手支撑着下巴,听的都出神了。

  ……

  晚上11点前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