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623、金色家人,郑远东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2-18 23:02:08 源网站:网络小说
  道教的观念中。

  雷霆者,乃阴阳之枢机,万物之根本。。。

  庆尘知道,这纸上的东西一定很重要。

  因为不是特别重要的东西,道家也不会用仙人篆来书写。

  找到宝了。

  就在此时,庆尘凝神看着那张纸上的内容,体内的雷霆竟不受控制的起了波澜。

  他有些愕然,这东西怎么如此诡异,自己甚至都还没理解这道家典籍写的什么,竟然就已经勾起他体内的雷霆之力了?!

  之前,他还在思忖着自己体内的雷霆该如何晋升。

  觉醒者晋升更讲究契机,可他总不能像神代云合一样杀上司、死亲人来继续觉醒吧。

  所以,当这个雷霆之法出现的时候,庆尘心中打定主意要将它翻译出来。

  准提法呼吸术可以提升他体内的骑士真气,最终量变达到了质变,液化了。

  现在,不知这雷霆之法,是否也能帮他继续提升觉醒者的能力?

  庆尘将纸上的字体全部记入脑海,然后便将那张纸扔进了篝火里,看着它被燃烧成灰。

  “哎!”麻京京等人在远处都急了,这明知道很重要的东西,怎么说烧就烧了呢。

  然而庆尘只是看了他们一眼,并没有理会。

  对于他来说,只有将这些储存在脑子里才最安全。

  秧秧在一旁好奇道:“有用吗?”

  庆尘点点头:“有用。”

  秧秧眼睛一亮:“那上面写的什么啊?”

  庆尘摇摇头:“目前还不清楚,字是仙人篆字体,得回去找人翻译才行。”

  一旁的zard忽然问道:“仙人篆和仙人跳是什么关系?”

  庆尘:“……没有关系。”

  这时。

  “恭喜你啊,运气真不错,”影子笑着说道:“本来我都不抱什么希望了,没想到还真被你找到了有用的东西。”

  可庆尘却摇摇头:“不是运气。”

  说实话,这真的不是什么运气。

  有一位半神哥哥,愿意倾庆氏财团之力,兴师动众的搜罗全世界,将整个联邦的文物资料搜罗一空。

  当全世界的文物资料都在他手里的时候,那么他获得某件东西的概率,就从偶然变成了一种必然。

  那不是运气。

  又或者说,他的运气不是找到了资料。

  而是有这么一位哥哥。

  庆尘看向影子,认真且郑重的说道:“谢谢。”

  影子愣了一下,然后摆摆手:“谢什么,也就顺手的功夫,不费事。”

  也不知道被抢的三家财团听到这句话,会怎么想。

  庆尘继续在剩下的文物资料里挑挑拣拣,再也没有新的发现。

  ……

  ……

  22号城市的某个小酒吧里,郑远东和路远正并排坐着。

  路远小声说道:“老板,你看网上传出来的消息了吗,就是影子出手劫掠三家财团的事情?据说是抢走了他们保存的文物书籍。之前黑市上也传出来消息,说庆氏影子正在寻找上上个文明的典籍。”

  郑远东看了他一眼:“你想说什么就直说。”

  “老板你说,这会不会跟庆尘有关?”路远好奇道。

  郑远东摇摇头:“不用猜了,肯定有关,我怀疑这是庆尘在寻找可能存在的修行传承。看样子他之所以没答应给我准提法,就是打的这个主意。我之前也怀疑财团手里的文物资料中,存在表世界可以破译的修行传承,本来打算下手的,结果还没动手就被他们抢先一步。而且,我也没有想到……影子竟然会如此凶悍的出手。”

  在外界看来,庆尘是影子的下属,所以庆尘没理由让影子如此兴师动众啊。

  就连郑远东他们也无法理解这个事情。

  路远小声道:“如果影子真的是在为他找修行传承,那庆尘的身份会不会太诡异了一点,那可是庆氏的影子啊,竟然会为他找功法……”

  郑远东继续说道:“这事到底跟庆尘有没有关系,就看这次回归后,他能不能拿出来跟我们交易的东西了。影子不会随便出手,他是一个很谨慎的人,所以我怀疑……他的时间不多了。”

  只有将离世的人,行事才会如此洒脱放肆,不再顾忌世俗的看法,不再关心其他势力会如何猜测。

  只需要自己开心就够了。

  这分明就是一位将要离世之人的心态。

  郑远东说道:“我现在倒是更关注一件事情,学院里麻京京在学院论坛里爆料,说庆尘此时就在10号禁忌之地,我想他们应该还没有离开。而旁观者组织已经发现,陈氏麾下的集团军,已经以演习的名义,向那边靠拢了。就在刚刚,有人亲眼目睹陈氏的半神陈余,骑着一头青牛飞上苍穹,离开了七号城市。”

  路远愣了一下:“不是说他轻易不会离开那里吗?”

  郑远东凝重说道:“我根据网络上传播的说法来判断,陈余离去的方向,正是10号禁忌之地。不止是陈余,鹿岛和神代那边也有几名高手失踪,神代、鹿岛麾下的几只特种部队都同时以演习为名离开了驻地,不知所踪。未来一段时间,这里世界怕是又要掀起波澜了。半神之战越发频繁,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神代千赤这位半神陨落后,陈余便直接回到了7号城市闭门不出,每日里只沉迷作画,不管杂务。

  每天,陈余宅邸门外,都会有人整车整车的送来颜料、墨锭、宣纸。

  这些年,陈氏虽有家主,但所有人都知道,陈家真正做主的终究还是陈传之、陈余父子。

  陈传之离世之后,当代家主想要掌权,可还没等家主高兴太久,天资卓绝的陈余竟也踏入了半神之列。

  真令陈氏家主感到绝望。

  现在,所有想要拜访陈余的人,都被拒之门外。

  理由只有一个:要作画。

  在普通人看来,这位半神真是闲情逸致,心中有大雅。

  可在郑远东看来,这分明就是知道大战将至,正养精蓄锐积极备战。

  要知道,陈余的画,可是用来杀人的。

  这时,酒吧外面走进来几个人,为首者赫然是张清欢与小七。

  小七笑眯眯的对酒吧老板说道:“这个月该交保护费了啊。”

  以往,社团来收保护费的时候,酒吧老板都愁眉不展的。

  毕竟营业成本之外要额外支出一大块,谁都不乐意。

  当然,不乐意也没办法,下三区建成以来,收保护费这习俗就没有断过,只是来收保护费的社团常换而已。

  不过路远在一旁看着,赫然发现小七他们收保护费时,酒吧老板竟笑眯眯的说道:“小七来了啊,钱都给你们准备好了,坐下来喝两杯?我这刚买的生啤,喝起来很过瘾的。”

  小七接过信封,笑着摆摆手:“先不喝了,还有好几十家保护费要收呢。”

  路远小声对郑远东说道:“老板,他们收保护费的时候,怎么如此和谐。”

  郑远东说道:“因为家长会的人在这里是真办实事,以前的社团只收保护费,但其实并不保护你。你在这里说自己是艺术社团保护的,酒鬼都不敢逃单、闹事。而且,整个下三区都不一样了,最近甚至有第五区的人跑这边来喝酒,因为安全。”

  22号城市的下三区安全指数,已经被家长会给拉满了。

  家长会在这里设立的社团联合会,所有社团都成了一大家子人,背后就是罗万涯小七他们。

  社团一个没少,可做主的人却只有家长会。

  现在这里半夜里有巡逻,不管哪里出事,只要拨打社团联合会的热线电话,10分钟之内必有人来解决纠纷。

  搞得跟表世界110联动似的,有事找社团联合会准没错。

  所以,第四、五、六区都做不到的治安秩序,下三区做到了。

  隔壁几个区的人,半夜喝酒都不去别的地方了,就来下三区。

  只因为你喝多了躺路上,也不会被人割了腰子。

  就算在街上被偷了钱,家长会也能通过遍布各处的摄像头和天眼系统,立马把小偷抓出来……

  这里,颇有种警民联防的感觉,和谐极了。

  下三区的老板们,生意也好做了。

  就在此时,酒吧老板小声说道:“旁边那两个人,我们没见过,可能是外地刚来的。”

  小七挑挑眉毛,笑眯眯的走到郑远东旁边,客客气气的说道:“两位老哥哪里人啊?看起来面生,不是咱下三区的吧。”

  郑远东看了他一眼,低声说道:“我是金色家人。”

  路远:“……”

  小七肃然起敬:“没想到竟是家人,两位来22号城市有什么事情吗?”

  郑远东摇摇头:“家长交代的事情,不能说。”

  小七赶忙说道:“明白明白,我不问。”

  说着,小七一挥手,带着家长会成员们离开了。

  路远看着小七的背影感慨道:“不来不知道,一来吓一跳,这22号城市的下三区现在全亮起来了,干干净净的不像是贫民窟,家长会对这里的改变可真大啊。”

  郑远东当然不是真正的金色家人,但是在这里提一嘴自己是金色家人,真好使啊。

  反正家长会暂时不敢搞花名册和成员系统,除了少数家长会核心成员,没人能立马核对他的身份。

  郑远东说道:“现在,整个22号城市下三区已经联防了,弄的像朝阳群众一样,这是一种十分可怕的改变。庆尘他们……所图甚大。现在他们又去了20号城市、21号城市,还有南边的10号城市,18号城市,13号城市,像是跟时间赛跑似的遍地开花。我打算去20号城市,深入家长会,看看他们的运作模式,再看看他们到底打算干什么。”

  路远小声道:“老板,你不会哪天也变成家人了吧。”

  郑远东笑了笑:“想什么呢。财团已经开始注意他们了,我在想,该如何为他们争取更多的时间。”

  ……

  ……

  倒计时180000。

  “这个植物是什么?”庆尘问道。

  影子解释道:“这是鸡血芽,止血、消炎、愈合所用,你在黑市上能买到的所有特效创伤药,都得用它做药引子。其实,那种黑药被商人稀释了,还不如直接把鸡血芽碾碎了直接敷创口上有效。一般情况下,一株鸡血芽就能稀释出四十二瓶黑药来。”

  庆尘点点头:“好东西,小梦阡,去把这个鸡血芽挖出来,塞进zard的肚子里。”

  “好,”张梦阡说着便弯腰刨根。

  这几天庆尘一直在10号禁忌之地里刨植物,但凡是有点用的,都直接让张梦阡给刨掉,然后塞到zard身体里养着。

  小梦阡因为挖植物,双手都磨起了不知道多少水泡,但是任劳任怨从不撂挑子,庆尘也像是什么都没看见似的不管不问。

  而zard,则因为身体里塞了太多植物,整个人都浮肿了起来,像是怀了个八胞胎一样。

  那臃肿的身体,走路的时候像冰墩墩一样。

  换做别人可能早就抱怨了,然而zard没有,他反而一脸兴奋的跟在庆尘后面,跟没事人似的。

  麻京京几人面面相觑,他们也不知道庆尘采摘这么多植物为了什么。

  ……

  求订阅,求月票

  ------题外话------

  《国宝神鉴》生若蝼蚁,半点残灯!

  命比薄纸,将灭余火!

  一叶浮萍,逆天而行!

  一束草芥,惊世壮举!

  我这一生,只为复仇!

  对话古今,品鉴历史,守护国宝,重现传奇!

  s..book314382507436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