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619、农务学院院长,庆尘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2-16 22:35: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冥想?”庆尘疑惑于这个词。

  “对,”路远解释道:“卷子第三部分的那幅图,其实就是帮助所有人进入第一次冥想的。没有真视之眼的话,就只能用这种方法。”

  在表世界流传着很多冥想方式,但始终没有人真的能够通过冥想来完成超凡脱俗。

  只因为,真正的超凡世界冥想,必须借助外力。

  一种是手中握着真视之眼呼吸吐纳。

  一种则是依靠简易的冥想图。。

  冥想图也有许多种,越神秘珍惜的冥想图,进入冥想境界越快,精神力恢复也越快。

  这都是巫师们在离开中原时,留下的资料。

  这时,郑远东淡定说道:“你卷子前面勾选的选项,一个比一个惨,仿佛自己是里世界最美丽的孤儿一样,后面科学类题目又一个也不写,怎么,打定主意想要加入基础学院了是吧?”

  倪二狗说道:“庆尘老板,你现在好歹也是学院的校董了啊,怎么还干这种事情呢。”

  “咳咳,”庆尘有种计划被发现的尴尬:“这事整的,我其实是打算写第二部分的,这不是看你们的那劳什子图案睡着了吗。话说,我很好奇这冥想图为何能让我睡这么久。”

  郑远东看了他一眼:“这同样也是我好奇的事情。昆仑组织里,第一次冥想时间最长的人就也21个小时,而你,准确讲是三天半时间,44个小时,马上就该穿越了。你要是再不醒,我恐怕就得想办法把你喊醒,总不能让你冥想着去里世界冒险。”

  庆尘回忆了一下,他在里世界,身边有影子、庆野、庆驱、zard,说实话,还真谈不上冒险……

  郑远东问道:“你在冥想世界里看到了什么?”

  庆尘反问:“你们都看到了什么?”

  倪二狗在旁边撇撇嘴:“又想编谎话了……”

  郑远东笑着说道:“精神世界越辽阔的人,第一次冥想看到的东西会越庞大,有人看到一片数百平米的树叶,也有人看到过一座山峰,当然,这都是已经是巫师传承中会专门记载的程度了,属于凤毛麟角。普通人可能会看见一辆越野车,一辆摩托车, 一滴水, 一粒沙。看到什么不重要, 体积才重要。”

  庆尘回忆了一下,他很难界定自己看到的东西到底如何衡量,因为就郑远东所说, 其他人看到的东西都没有记忆宫殿如此神奇。

  毕竟,他记忆宫殿是有“内存”的啊, 而且, 记忆宫殿的巍峨程度, 一点都不比山峰差。

  他之所以三天没醒过来,可不就是在记忆宫殿攀爬的时间太久了吗。

  所以, 他是适合修行巫师传承的?

  他在冥想中看到的情况,就是郑远东所谓的“凤毛麟角”啊。

  而且,这还不算宫殿自带的内存呢。

  倪二狗问道:“你到底在冥想里看到什么了?”

  庆尘随口说道:“我看到一个小……”

  郑远东笑着摆摆手:“你这句话后面的每一个字, 我都不会相信, 所以你也不用说了。”

  “哈哈哈, 你看我要说真话, 你们怎么这个态度呢,”庆尘说道:“学院里, 其他同学都看到了什么?”

  郑远东摇摇头:“这是学院的机密。”

  “我是校董,”庆尘认真说道。

  倪二狗:“……”

  路远在旁边都无奈了:“您想混进基础学院的时候,怎么没想过自己是校董呢?!”

  郑远东思索片刻, 笑着说道:“告诉你也无妨。学院里有一批精英的精神世界极其广阔,适合修行巫师传承, 有人看见了一条河流奔流不止,有人看到了一挂瀑布飞流直下, 有人看到了一场大雪,有人看到了一片沙漠。据说还有好几个人看到了你, 好像是你的粉丝来着。”

  “都是谁啊,”庆尘问道。

  路远问道:“你是想见见你的粉丝,还是想从我们这里挖人?”

  “都有,”庆尘坦诚道:“所以……我最后被分到哪个学院了?”

  郑远东说道:“你就别跟着其他学生上课了,来授课吧。”

  庆尘摇头:“不行,起码不能用庆尘的身份。”

  如今庆原和幻羽都在学院里,他还没摸清这两人的实力呢, 不能贸然出现。

  要知道,庆原和幻羽都是曾经想杀他的人。

  一个在咸城未央湖公园跟他结下死仇。

  一个在郑城街头暗杀他,甚至布置了炸弹,手段非常残忍。

  现在是庆尘还不确定这两人实力有没有a级, 所以没有贸然动手,不然早就杀上门去了。

  所以,他不能站出来当那个特殊的靶子。

  不过……现在对方已经把他当成陈岁了,他也完全可以再换一个身份去授课。

  庆尘皱起眉头:“对了,其他人知道我失踪三天……”

  郑远东说道:“放心,学院里都知道,有少数人通过了超凡考核,获得了真视之眼与巫师传承,正在集中修行。所以,你失踪三天可以解释为,你进入了超凡学院的巫师系。”

  “也只能这么说了,”庆尘点点头。

  “不打算来教课吗?”郑远东问道。

  庆尘想了想说道:“我能当分院的院长吗?”

  此话一出,郑远东与倪二狗相视一眼,他们还以为让庆尘来教课很难呢,两个人把说辞都排练好了,结果庆尘竟然要越过老师,直接当院长!

  郑远东毫不犹豫的说道:“可以,就让你当超凡学院的院长。”

  以庆尘的实力,当整个院长绰绰有余。

  而且,论起实战来,其实这屋子里除了郑远东以外,任何人的实战经验都没法跟庆尘相比。

  甚至连郑远东的战斗频率,可能都没有庆尘多。

  如果让庆尘当了超凡学院的院长,他身为院长,传授修行功法不就成为理所当然的事情了吗,到时候一切好商量啊。

  其他学生恐怕还不知道,就在他们正庆幸自己分院进入科技学院、超凡学院的时候,有一位同龄人就要当院长了!

  可这时,庆尘却摇摇头:“不是超凡学院的院长,是农务学院的院长。”

  当靶子背黑锅的陈岁在科技学院。

  陈年在超凡学院巫师系,不为人知。

  他再换一个身份去当院长,拉学生去种地。

  马甲越披越多……

  路远听到这话,整个人都不好了:“等会儿,咱们也没有农务学院啊,你愿意当院长是好事,但你这新开设一个院是怎么回事,我们不培养务农的人啊!”

  郑远东若有所思:“你有计划了?”

  庆尘思考片刻:“我先确认一点,在岛上吃了东西之后,离开鲸岛确定不会因为身体迅速损失能量而死,对吧?”

  “嗯,”郑远东点点头:“我之前也有过这方面的担心,担心这岛上的物质无法离开,人在吃了岛上的特产后,会被世界突然扣除这部分能量而死。但后来实验过,并不需要有这方面的顾虑。禁忌物有禁忌物的规则,我不确定它是否遵循能量守恒原则,但确实没有这方面的危险。”

  “那就行了,”庆尘点点头。

  倪二狗和路远看向郑远东:“老板……”

  郑远东抬手制止,他认真考虑后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创办农务学院?”

  庆尘看了一眼时间,倒计时000009。

  他抬头说道:“下次回归,我会给你准确的答复。”

  穿越。

  世界陷入黑暗,又恢复光明。

  庆尘依然在篝火旁边,zard头上的小树苗被规则再次粉碎。

  好像一切都没有变化。

  庆尘看向不远处,坐在篝火旁烤鱼的影子,忽然想起对方在自己小时候,将自己守在怀里的那一幕。

  对方竟然在神明面前,都敢出声让对方小声些,别惊醒了自己。

  “哥,”庆尘喊道。

  影子愣了一下,然后缓缓笑了起来:“回来了?”

  不知怎的,空气也活跃了起来。

  庆尘坐到篝火旁边,沉默了许久后,突然说道:“我的记忆解封了,也在记忆里,看到了那位送我去表世界的人,他到底是谁。你应该知道他的身份,庆氏家族的资料里,一定有。我看到你们坐在昏暗的屋子里,你抱着我。”

  影子看着篝火,将双手贴近了火焰感受着温度:“你这句话,真是一下子就把我的回忆拉回了一百多年前啊……不对,对你来说,只过了十多年而已。”

  一个世纪的时光,是他为另一个人停滞的,所有人都停了下来,时间只在他一个人身上汹涌的流逝了。

  所以当影子回想起那时的一切,仿佛自己正穿越一个世纪的长河:“那时候你还很小很小一点呢。我第一次见那位的时候,实在家族保存的照片里,照片上有任小粟、有先祖庆缜、有骑士成员李应允、秦笙,有一个叫p5092的人,还有西北军司令员张景林,好多好多人,在战胜人工智能‘零’之后,用老式相机拍了一张合影,纪念那次胜利。其中,就有送你去表世界的那位,颜六元。”

  庆尘回忆着,终于找到了这个名字。

  李氏学堂资料里记载,这曾是联邦以北的草原上,偌大王庭里的草原之主。

  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在他带领下,游离于联邦之外,并在草原上建立防线,抵御北方的蛮族。

  直到那些嗜血的蛮族彻底灭绝,颜六元便带着草原人回归了联邦,而他自己则与一位叫李小玉的女人消失不见。

  影子拿棍子拨弄了一下篝火说道:“在财团内部,公认的神明只有一位,但还有三位最接近神明的人,李神坛、陈无敌、颜六元,他们每个人的意志都接近与世界意志融合的边缘。为了避免彻底成为世界意志,便需要离开这一方世界,去更加广阔的地方。神明任小粟似乎也是因此离开的,许多人曾猜测,颜六元应该也随着任小粟一起离开了,但后来大家发现,他并没有走。”

  影子看向庆尘:“他说他要替哥哥任小粟,守护这个世界。”

  “他和任小粟是兄弟吗?”庆尘问道:“怎么姓不一样啊。”

  影子笑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他一直管任小粟叫哥哥来着,据说兄弟感情非常好,反正跟亲兄弟一样。”

  “当时你让他声音小一些,别惊醒我,他后来责罚你了吗?”庆尘好奇。

  “没有,”影子摇摇头:“他说哥哥就应该护着弟弟,当初他哥哥保护他的时候,也是我这般模样。那位甚至还因为我的勇气,赠送了我一件禁忌物。禁忌物ace-006,神明的掏耳勺。”

  庆尘哭笑不得:“这特么什么禁忌物,怎么有这么古怪的名字。”

  影子笑道:“你可别小看它,只要你用它掏耳朵,那么所有人都不可以近身攻击你,因为妈妈说,别人掏耳朵的时候不能碰。哈哈,据说这曾是神明任小粟随身的物品,我也不知道为何如此奇怪。没人知道它在我身上,或许有一天能给不少人惊喜。”

  庆尘忽然想起自己在回忆里,被对方凝视的一瞬。

  他问道:“你们之前用‘那位’来指代,是不是提起他名字就会被他知道?”

  影子点点头:“不过没关系了,他现在应该在长眠,另外,我都快没了,我不怕他,哈哈。”

  庆尘内心叹息一声。

  此时,就在兄长与弟弟探讨联邦秘辛之时。

  远处的麻京京等人,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这位白昼之主……

  他们也听不到两人在交谈什么。

  却听易文博怂恿麻京京:“快,快去,抱大腿的机会来了!”

  ……

  求订阅,求月票。

  感谢,常系数非齐次线、姬家落羽、我家有个等等、丨马修丨丶、好饿好饿ovo、edward-wy、踏雪凌风儿、鸡智的溜溜、江上晚风吟x、王样汉堡、宁静致远丶丶丶、大树啊_,这些同学成为本书新盟。

  老板们大气,老板们新年煮饺子不破皮!

  s..book314382496985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