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618、庆氏先祖合影中的年轻人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2-16 17:56: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庆尘往主教学楼里面走去。

  路远和倪二狗俩人就站在门口,当他们看到易容后的庆尘也混在人群中时,两个人的眼角都抽了一下。

  这位新晋校董还要不要脸了,您都已经成校董了,这片地都是您家的了,还跑来参加分院考试呢?

  庆尘从两人身边走过,就像是完全不认识他们似的,也没有半分不好意思的想法。

  然而就在此时,他看着前面一个熟悉的背影,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一个女生从后面跑来,笑着喊道:“神代空音!”

  前面那个熟悉的背影回头,与女生手挽着手继续往教学楼里走去。

  庆尘愕然,这个女孩怎么会出现在时间行者学院?

  按常理来说,神代空音出现在这里好像也在情理之中,毕竟神代空音的年纪比他大不了多少,从神代财团叛逃之后,就只能定居在国内。

  她也算是时间行者学生的一员。

  不过,庆尘忍不住深思,神代空音现在严格来讲应该是九州的成员,甚至红叶组织的久染应该也是。

  他们在学院里,会不会本身就背负着帮九州挖墙脚的使命?

  毕竟,昆仑和九州看上去和谐,但实际上目标各有不同。

  九州不可能放弃学院这种全部都是时间行者的地方。。

  这位白昼之主,看见神代空音这位曾经的未婚妻时,第一反应先是分析对方的身份属性,以及出现在这里的目的。

  分院考试。

  其实, 它并不是一场真正的考试,准确讲更像是一份用来甄别身份的调查问卷。

  卷子内容分三个部分, 每道题都没有分数, 每张卷子都会被昆仑成员单独分析, 是否具备某些素养。

  卷子的第一部分很简单,勾选自己属于哪一类人群。

  第一题:a, 修行者;b,觉醒者;c,基因战士;d, 普通人。

  第二题:a,里世界财团成员;b,家境优渥;c,家境平庸;d,过的很惨。

  第三题:a, 里世界家庭完整;b, 里世界家庭破碎;c, 没有家庭。

  这一部分总共有18个选项,方便昆仑完善所有人的档案资料, 做出更精准的辅导。

  卷子的第二部分相对复杂, 又分两个小课题,第一个课题是涉及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的里世界大学研究方向。

  第二个课题, 则是全世界相对权威的智商测试。

  很明显, 昆仑要根据这部分的答题情况, 来具体分析一个学生是否适合进入科技学院。

  能答出这一部分问题的人,已经少之又少, 所以科技学院的学生,一定是学院里人数最少的,甚至比超凡学院更少一些……

  第三部分就比较奇怪了,上面只印着一副奇怪纹路的图案。

  而答题者需要回答的是,当你凝视这个图案一百秒之后, 看见了什么。

  打定主意要进基础学院的庆尘, 坐在教室里看着卷子,第一部分他都填了最惨的d,第二部分一道题没写。

  唯独这第三部分有些意思,庆尘也不知道昆仑想要的答案到底是什么。

  从意图来分析, 卷子第一部分看身份,第二部分看学识,那么第三部分恐怕就是要看修行天赋?

  他默默的凝视着那幅图案。

  图案宛如任意门那一圈圈巫术符阵,只不过三圈阵纹全是他看不懂的符号,有的像蝌蚪,有的像梵文,有的像连写的英文花体字。

  组合在一起,奇怪又神秘。

  忽然间,当庆尘默数到第一百秒的时候,他只感觉自己忽然禁不住困意,眼皮不受控制的耷拉下来。

  意识陷入混沌。

  ……

  ……

  咚咚咚的砸门声响起。

  庆尘睁开眼睛,他默默的看着面前的记忆宫殿,巍峨如山。

  一间间屋门仿佛堆砌的积木,一层层朝苍穹铺垫上去,几乎看不到尽头。

  这是自己的记忆宫殿。

  而刚刚的砸门声,则是他曾经困在宫殿里的式神,对了,神代云午的蜃气楼、影女、雪女,还在他记忆宫殿里关着呢。

  当初在大阪长街一战,这三名式神钻入他身体里作妖,差点让他死在那里。

  最后,还是他将这三名式神分别拉入宫殿房间禁锢,才让他们老实下来。

  庆尘站在一扇门前打开,他看见雪女安安静静的坐在囚室之中。

  她发现门开了之后,也没有做任何反抗,只是静静的看了庆尘一眼,便继续的蜷缩盘坐。

  “额,住的还习惯吗?”庆尘问道。

  雪女没有回答。

  庆尘也不知道这式神是不是哑巴,不会说话。

  他讨了个无趣,又去查看影女。

  这位就不怎么老实了,庆尘才刚刚打开房间门,这位影女便手持一柄短刀刺来。

  庆尘刚忙又关上了门,任由影女一刀刺在闭合的门上,屁事没有。

  屋里,影女似乎知道自己在这里毫无反抗之力,于是换了一个策略。

  她隔着门,柔声说道:“只要你放我出去,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或者,你现在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但请怜惜一些。”

  庆尘挑挑眉毛,还有这种好事?

  这样一来,菜园子岂不是不缺人手了。

  之前他还想着,忽悠点学生去自己那里务农呢,搞不好还可以在时间行者学院里,开一个农业分院。

  看昆仑的意思,其实是想让他当老师来着。

  可当老师,哪里有当院长好?

  不过可惜,他控制不了式神,小真纪目前也没有控制式神的能力,等以后小真纪完成挑战了,就让她拉着式神来务农吧,也省得出去兴风作浪了。

  第三间屋子里关押着蜃气楼,他也懒得看了,毕竟就一艘木船。

  什么情况,自己为何会来到自己的脑海意识之中?!

  等等,是因为分院考试。

  因为试卷第三部分的那幅图案!

  “奇怪了,卷子要求是凝视图案之后,写下自己看到了什么,所以我得写记忆宫殿吗?”庆尘好奇道:“那其他人看到的是什么,他们应该没有记忆宫殿吧,所以看到的是……脑子?”

  脑子有什么好看的。

  庆尘还是第一次以这种方式来到宫殿里。

  他好奇的打开二楼的某扇门,门里的‘庆尘’正站在讲台上自我介绍:“大家好,我叫庆尘。”

  这扇门外写着:“6岁。”

  这是他小学一年级的记忆。

  庆尘站在那熟悉又陌生的教室里,看向窗外,窗外的阳光正好,透过玻璃映照在他的脸上,暖洋洋的。

  庆尘走出教室,但出去之后,除了他所在的班级,学校内各个角落便空无一人了。

  “这只是我的记忆,并非完整的世界,”庆尘感慨道:“其实有空来这里坐坐,好像也不错。”

  他回头看向讲台上稚嫩的自己,不由会心一笑。

  那个时候的‘庆尘’,哪里能想象到自己如今会经历的一切呢。

  这时,他忽然想起,其实这座记忆宫殿,也不是完全受自己控制的。

  还有一间屋子。

  是他自己也无法打开的。

  庆尘快步退出这件屋子,一路向九百九十九层攀登而去。

  他宛如一只渺小的蚂蚁,不停的向上攀登,也不知疲倦。

  仿佛金字塔般的宫殿太高了,庆尘每爬一层都要花费很久的时间,此时的他在宫殿面前并不像是一个主人,更像是一位客人。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爬了多久,最终站在那间屋子前的时候,仿佛走过了一生那么漫长。

  庆尘小心翼翼的尝试推开那扇门。

  以往,不管他如何尝试都无法调阅这间屋子里的记忆,而现在,他一推门,门竟然打开了。

  庆尘愣住了。

  5号城市,银杏庄园里。

  庆氏家主默默的坐在昏暗的小屋里。

  一位少年坐在庆氏家主旁边,一不发。

  庆尘总觉得这少年眼熟,少年怀中还抱着一个沉沉睡去的小男孩。

  在两人对面,坐着一位眉眼如画的年轻人,他长长的头发梳拢在脑后,就像是从古风画卷里走出来的贵公子。

  只是,这位眉如剑芒、眸如星辰的年轻人,身上仿佛缠绕着混沌的雾气,仿佛随时都会消散一般。

  年轻人笑着说道:“我沉睡的时间比较久,所以你们可能都忘记我了。但你们的先祖,应该是记得的。”

  庆氏家主轻声说道:“家里有你与庆缜先祖的合影,忘不了。”

  年轻人笑道:“我哥哥云游各方世界去了,他把联邦交给你们,恐怕没有想到世界会变成如今这番模样。所以,这件事情要改变。”

  庆氏家主看着地板上,声音古井无波的说道:“根子深了,恐怕不好改。”

  年轻人说道:“不久之后我便要继续沉睡,很多事情都没法亲力亲为,不如我们玩个游戏吧。我找一些人来参与这场游戏,看看他们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庆尘默默的站在几人身旁……他看了一眼家主身旁的少年,以及少年怀中的小男孩。

  讲真,最近一直用咪咪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mimiread. 安卓苹果均可。

  这段被人封印的记忆很奇怪。

  难道,这就是穿越事件的起始吗?!

  年轻人不是李神坛,所以,李神坛只是穿越事件的参与者,而不是发起者?

  庆氏家主应该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了。

  旁边的,应该就是当代庆氏影子,庆准。

  只见少年死死将一点点大的小男孩搂在怀里,并对年轻人说道:“请声音小一点,我弟弟在睡觉。”

  年轻人笑道:“有脾气,有个性,很好。”

  庆尘看着这一幕,忍不住思考,这个年轻人到底是谁?

  与庆氏先祖庆缜合影过,这必然是一位和李神坛同属一个时代的人类。

  近千年过去,对方凭什么可以存在这么久。

  此时,年轻人说道:“我想挑选几个有意思的人,去另一个世界玩玩,看在你们先祖与我的交情上,就让你儿子去吧。”

  说到这里,年轻人忽然笑了起来,竟朝庆尘如今所站的位置看来:“何人在窥视我?”

  刹那间,庆尘心中一悸,这段记忆竟是到此便中断了!

  等等,这明明是在他的记忆里,而且他还身处于表世界,对方凭什么能感知到自己在窥探这段记忆?

  那记忆里的人,仿佛真的活过来了一样。

  难道,这便是神明的力量?

  就连被人记忆在脑海里的片段,都有着属于自己的意识?!

  这也太可怕了吧!

  庆尘向后退去,缓缓关上了这扇门。

  下一刻,他从意识中退出,睁开眼正看到路远的脸庞距离自己极近。

  “怎么了?”庆尘皱眉问道,他这时才发现自己并不在教室里,而是躺在一张床上。

  不远处,郑远东和倪二狗两个人在下跳棋。

  路远说道:“大哥,其他同学都走完了,别人冥想十分钟就差不多了,你竟然冥想了三天?”

  ……

  晚上11点前还有一章

  s..book314382495780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