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613、鲸岛被人收容了?!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2-13 22:12: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神宫寺真纪在漫长的走廊迷宫里奔跑。

  她赤脚踩在柔软棕色地毯上,睡裙的裙摆在昏黄的灯光下起伏摇曳,就像是一盏飘在时光长河里的灯。

  銆愭帹鑽愪笅锛屽挭鍜槄璇昏拷涔︾湡鐨勫ソ鐢紝杩欓噷涓嬭浇 .mimiread. 澶y鍘诲揩鍙互璇曡瘯鍚c€傘€?p>

  小女孩的头发,柔顺的在背后跳动,乌黑油亮。

  已经是午夜了,连那些刚刚离开父母身边,获得了自由的学生们,都已经沉沉入睡。

  走廊里刮起一阵柔软的暖风,仿佛一只巨人的臂膀,要将小女孩揽进自己的怀抱。

  有力,小心,又亲切。

  似乎生怕惊扰到小女孩。

  那走廊里的呼唤,像是故乡樱花树下的童谣,爽朗的笑声萦绕在耳边,似乎还有大人举着锤子,正在夯实米臼里的年糕。

  人们喊着号子,年糕在米臼里被捶打成白白的米团。

  老人坐在木头台阶上,拄着手里的拐杖看着年轻人们,露出会心的笑容。。

  神宫寺真纪感受着呼唤,几乎流下泪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流泪。

  李彤雲在后面跟着,只不过她并未打扰神宫寺真纪,只是默默的跟着小女孩穿过走廊,穿过时光。

  小真纪来到宿舍外面,穿过辽阔的广场岩石板。

  小真纪继续往外走,往海岛的悬崖上走,赤脚踩在午夜黑色的石头上。

  可那石头明明很硌脚,却分毫都没有伤害她。

  那原本被岁月侵蚀的嶙峋岩石,竟在小真纪走过之处铺平了一条道路。

  她终于来到悬崖边,身体在飘摇澎湃的海风里站定, 望着天边的那轮弦月。

  人忽然痴了。

  面前的水汽,凝结出一副奇异的画面。

  她看见一艘壮观的三桅木帆船在海浪上航行, 一位中年人身穿干干净净的白色狩衣, 屹立于船首。

  风姿卓绝。

  在这艘三桅帆船周围, 还有数十艘庞大帆船保驾护航。

  一个小男孩在甲板上玩着皮球,还有一个小女孩捧着小脸蛋默默看着。

  一不小心, 小男孩将皮球踢进了海里,赶忙急声道:“父亲,帮我捡一下皮球!”

  船首的中年人笑起来, 他挥手间便有一位式神御水而行,轻轻将皮球从海面托举上来。

  那位式神年轻如神,站在高高的海浪上,笑意盈盈,眼神里对小男孩也充满了宠溺。

  然而就在此时, 船舱底部骤然一声闷响, 船舱里也冒出滚滚浓烟。

  中年人回头, 赫然看见周围有八艘帆船同时失火, 且伴随着船舱里的爆炸声。

  他凝声道:“有人做了手脚!速令神侍者的船只过来救援, 先把船上的老人、儿童、妇女救走带走!”

  可是, 不论令旗如何招展, 号角如何宏亮, 周围的其他船只却丝毫没有靠近的意思, 反而迅速驶离,直到距离他们两三公里的位置才停下来。

  这些船只上,赫然挂着神代财团的雪山旗帜。

  中年人平静的看着这一幕,似乎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正待他要召唤出式神踏浪去追杀时, 又是轰然一声。

  他所在的三桅帆船竟从中断裂开来,巨大的火光与爆炸声,瞬间将一切都吞没了。

  中年人被爆炸所伤, 四肢百骸几乎寸寸断裂。

  断臂处逸散了无数血液在海中,引来了一头庞大的鲸鱼。

  那头蓝鲸一口将中年人吞入腹中,沉入海底最深处去。

  可渐渐的, 蓝鲸竟有一只眼睛变成了人类的瞳孔模样。

  眼中充满了悲伤与绝望。

  它重新往海面游去,直到遇见一个小男孩, 便温柔的将他含在口中, 以自己庞大的口腔来作为保护。

  它想再寻找小女孩, 可怎么也找不到了。

  海上船只开始攻击它, 它只能离开。

  巨鲸不知道游出去了多远,直到它看见一处海岸,才将小男孩从嘴里吐出。

  此时,巨鲸那人类的眼瞳中充满了温柔与不舍,可它没再多看,重新返回海底。

  那是一位父亲最后的执念。

  两段船身渐渐向海中沉去,那些原本离去的船只重新围了上来,数百位式神在船首凝息等待着。

  直到海面再也没有动静,他们才继续航行。

  小男孩在岸上被渔民收留,发烧了三十多天才救活过来。

  他改了名字,踏踏实实的当起了渔民,甚至忘了自己曾经的传承。

  直到几百年后的某一天,一位年轻男子突然来到渔村,抱起还在襁褓中的女婴。

  女婴的父母在瘟疫中都死去了,而年轻男子则打开一条空间通道,将她放在了一座雪山下的木屋前。

  年轻男子眉如剑,眸如星辰,他平静说道:“安心等待一个新的时代吧。”

  ……

  ……

  看到这里,神宫寺真纪小小的脸庞上已经泪流满面。

  不知为何,她就已经明白那是自己先祖的遭遇。

  小彤雲站在她身后不远处,也看到了全程,她不知道为何这鲸岛上会出现这种画面,但她知道这一切一定与小真纪有关。

  此时,那轮弦月的月光下,一位中年阴阳师缓缓从海面走来,他踏空而上,仿佛无形中有一座窄窄的天梯。

  中年人来到神宫寺真纪面前,以食指点在了小女孩的眉心。

  中年人化作白光飞在空中,可那白光凝而不散,最终化作了一头巨鲸的模样飞在天上。

  巨鲸扇动着巨大双鳍……不,准确讲那大的超乎寻常的鳍,更像是一对翅膀。

  小彤雲看着这一幕已然呆住了,仿佛看见传说中的鲲鹏。

  下一刻,神宫寺真纪仿佛懂了什么似的,竟用牙齿在手指上咬了个口子,任由鲜血从手指中流出。

  那天上的巨鲸轰然下落,不断缩小,钻进了神宫寺真纪的手指之中。

  这巨鲸,比神代家族记载里任何一个式神都要庞大。

  那是源氏先祖对后人的馈赠。

  而且,神宫寺真纪骤然觉得,她好像与这座海岛,也心灵相通。

  李彤雲缓缓走到她旁边。

  小真纪回头看去,泪眼巴巴的说道:“姐姐。”

  这是李彤雲教会小真纪的第三个词。

  李彤雲温柔的将她揽在怀里:“别哭。”

  可神宫寺真纪的眼泪怎么也止不住,她缩在李彤雲的怀里,只觉得自己好悲伤。

  鲸岛上方的天空,也突然下起雨来。

  外面都是晴天,唯独这鲸岛大雨倾盆。

  李彤雲小声说道:“姐姐会替你报仇的,放心。”

  ……

  ……

  此时此刻,郑远东正在办公室里翻阅文件,他对路远说道:“分院的事情要开始进行了,得把这些学生分类,然后进行因材施教,才能保证他们在里世界好好的活着。”

  倪二狗点点头:“我这边的调查数据显示,73%的学生在里世界过得都不好,全靠父母给的金条过日子。有些带了金条过去的,还会被里世界父母兄弟抢夺,亦或是被外人抢夺。他们不知道该如何保护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获取有用的物品带回表世界。这些人,短短几个月就已经在生存线的边缘徘徊了,还好我们办学及时。”

  路远说道:“有一半的孩子都沾染了里世界的戾气,但这个没关系,我们有信心给他们扳回来。现在我的想法是,要区分一下学生里面有修行天分、没修行天分的,另外还要区分一下成绩好的、成绩坏的。比较惊喜的是,这次大学生里,有11%都是名牌大学高材生,或许能在科研上帮助我们一些。”

  倪二狗补充道:“这些大学生在里世界都是工人,或者是社团成员,没有资格接触到里世界的科技知识。这一点我们可以帮忙,所以单独分一院给这样的人才搞科研学习,是合适的。”

  倪二狗继续说道:“然后没修行天分的,单独分一院,教他们如何自保,如何搬运里世界物资,由昆仑来负责变现,维持机构运转。”

  倪二狗:“有修行天分的,也单独分一院,教战斗技巧、荒野生存技巧等等,让他们有更多的可选择空间。对了老板,何老板还是不愿意将胡氏的修行之法拿出来吗?”

  郑远东摇摇头:“胡氏心剑之术是正统修行传承之一,这东西本来就珍贵,也不属于他,他不愿意拿出来也很正常。”

  倪二狗小声道:“但九州成员都在修习啊。他想要建立属于时间行者的地方,那这鲸岛之上的六万学生,才是他最应该考虑的。”

  郑远东摇摇头:“我现在无法说服他,因为在他眼里,昆仑可能也是假想敌之一,毕竟他要做的事情,和昆仑的原则是违背的,所以他不会给自己增添阻力。这一次,九州成员里近千名学生,都没有来报道。我的想法是,先用真视之眼甄别适合修行的学生,然后我跟庆尘谈一谈。”

  “您想要庆尘的准提法?”路远好奇道。

  倪二狗嘀咕道:“罗万涯这老小子非常可以啊,他的家长会连我们的人都渗透不进去,而且现在家长会也不是谁都能学准提法的,得有一定的贡献度才可以。想熬够贡献度,少说要两个月时间,等熬够了贡献度,我们的人可能就变成家人了,这组织很邪门。”

  郑远东平静说道:“我不是要抢庆尘的准提法,而是想用巫师传承和真视之眼来换准提法。”

  “不好吧,巫师传承明显功能性更强,”路远说道。

  “不,”郑远东摇摇头:“巫师传承的关键在于真视之眼,我们手里只有72枚真视之眼,这就意味着旁观者组织最多能有72位巫师。但是,学院有几万名学生,巫师传承并不适合我们,换出去才符合我们的立场。”

  “他不会同意的吧,”倪二狗迟疑道:“我跟路远的想法不同,我观察过家长会,这准提法跟病毒传播似的能够快速提高群体实力,家长会有这个东西,就像是开了挂一样。”

  郑远东笑道:“我们又不是禁止家长会继续使用准提法……而且,庆尘现在一定很想要巫师传承,因为谨守秘密术,对家长会来说太重要了。所有扩张过快的组织,都会明白谨守秘密术的重要性。当然,他最后愿不愿意换,还得看他意愿,无法强求。”

  就在此时,窗外突然下起瓢泼大雨来。

  郑远东愕然看向窗外,以及鲸岛外的那一轮明月。

  这大雨,只在岛上才有!

  这位聪明至极的昆仑领袖,第一时间便反应过来:“鲸岛被其他人收容了?!”

  ……

  求全订,求月票

  s..book314382485643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