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随便聊两句,关于人物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2-12 12:30: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海浪带来的水腥气在空中弥漫着。

  远处白色的海鸥在天空飘摇着,宛如一处世外桃源。

  此时,一艘远洋货轮就从二十多公里外缓缓驶过,船身上写着胡氏运输集团的字样,可船上的人却仿佛根本没有看到海岛似的。

  庆尘站在密钥之门的门口,默默的打量着这里,他看了一眼太阳的位置,又默默计算着时区与距离。

  刚刚被他怼过的小孩也从门里走了出来,但是并没有敢再跟庆尘说什么,径直朝宿舍区走过去。

  庆尘抬头看着太阳,又在地上目测影子的角度。

  似乎,此时鲸岛在太平洋上的位置,与江雪跟他描述的又有所不同。

  所以,这鲸岛确实在一直移动着。。

  “你是在算它的位置吗?怎么样,这里风景还不错吧?”有人说道。

  庆尘回头,赫然看见郑远东与何今秋两人,就在他身后不远处的悬崖边上站着。

  郑老板依然是一身中山装,而何今秋则浅笑着,手掌永远不离开他的黑色权杖。

  庆尘笑着问道:“这黑色权杖是禁忌物吗,但里世界联邦记录上,好像并没有它?”

  何今秋若无其事的笑道:“北美的朋友们太客气了,非要把这个送给我,我说我不要,他一生气就把命和权杖一起送给我了。”

  “那真是太客气了,”庆尘感慨道:“我也想有这样的朋友。”

  “很多,但是得自己找,”何今秋笑道。

  庆尘说道:“如今何老板当选胡氏情报机构的执行董事了,恭喜。”

  何今秋摇摇头:“虽然是执行董事,管理机构的所有运营,但还有一位独立董事负责监督我呢,我也不能为所欲为。我打算帮李长青小姐成为机构的独立董事,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问我干嘛,你得问她,”庆尘说道。

  这时,庆尘认真起来:“营救行动中,两位协助李长青一起战斗,这件事谢谢了。一位是中立的旁观者领袖,一位是中立的胡氏情报机构执行董事,能让两位做出如此立场鲜明的决定,不容易,白昼领情了。”

  郑远东摇摇头:“其实我与何今秋的立场,从来都只有一个,那就是保护表世界中国时间行者同胞,你当然也在我们保护范围之内。”

  庆尘忽然问道:“两位应该是最早进入里世界的‘玩家’吧,我想问一下,你们是否知道为何会出现穿越事件,又为何会有时间行者?”

  何今秋思索了片刻:“这个暂时没有定论,目前有两种猜测,一种是里世界积弊难返,所以需要有外力来打破这个平衡。”

  郑远东说道:“另一种可能是,禁忌之地将要覆盖整个联邦,有人在为里世界人民转移至表世界做准备。当然,我们俩的猜测也未必对。”

  庆尘没有再多问,其实他最想问的就是,当初那位一手制造穿越事件的人到底是谁,郑远东和何今秋既然是内测玩家,那就一定知道这个人是谁。

  但这么一问,等于是他知道两位的内测身份。

  知道内测玩家的人,除开庆氏影子和家主那种接触权力顶峰的人,大概率就是内测玩家。

  这样一来,郑远东和何今秋也能猜到,他并非表世界人。

  郑远东问道:“要试试密钥之门吗?”

  庆尘有些奇怪:“昆仑一直想让我来上学,又摆出一副‘上学就送真视之眼’的架势,到底有什么意图?”

  郑远东哈哈大笑起来:“不必那么警惕,不着急,慢慢来。去报道吧,白昼成员已经到了,有一点我要提醒你一下,白昼在这里也只是学生,与其他学生是平等的。”

  庆尘若有所思,怕不是哪个白昼成员惹祸了吧?

  “这指示牌上只写了宿舍方向,教学楼在哪?”庆尘放眼望去,只看到如星河一样的宿舍区,却没有看到教学区,难道是在岛的另一边?

  这座岛的大小如城市一般,一眼都望不到尽头。

  在岛的另一端,庆尘分明看到那里绿荫如盖,是一片极其茂密的森林……那里分明就像是一个禁忌之地。

  庆尘告别了郑远东和何今秋,往酒店式宿舍走去。

  何今秋轻声道:“这一次你办学校,想要去西北办学,结果被那边拒绝,拒绝的理由是什么?”

  郑远东说道:“理由是时间行者太不稳定,且有暴力犯罪倾向,那边不想增加这个不稳定因素。”

  何今秋笑了笑:“也真难为你能找来鲸岛,不然怕是连个能办学校的地方都没有。把鲸岛从里世界带过来,代价一定很大吧。你看,时间行者也是人、也是同胞,可是,他们并不会被所有普通人所接纳。”

  “你想说什么?你想要建立一个只属于时间行者的地方吗?”郑远东看着远处问道。

  何今秋笑着顿了顿手中的黑色权杖:“你知道我想说什么,而且我也会这么做。上个月,我九州一名基层成员出任务的时候,被七个普通人暗算了,夺去了他身上的机械肢体;还有一位九州成员被人知道了时间行者身份,结果邻居家不小心线路老化发生火灾,那些人就说一定是他这个时间行者搞的破坏,让他赔钱;还有一位九州成员身上有机械肢体,结果被邻居投诉说他机械肢体辐射太强,导致家里老人头疼……老班长,这个世界上并不只有聪明、理智的人,还有很多看到通信商基站都害怕辐射的人,他们有些人嫉妒时间行者,有些人排斥时间行者。”

  郑远东沉默不语,这样的情况,昆仑成员也曾遇到过。

  何今秋说道:“我不会再让这种事情发生在九州成员身上,你也不会希望这种事情发生在昆仑成员身上的。”

  说着,他走进了密钥之门,回到了昆仑书店。

  此时,昆仑书店里,路远正指挥着昆仑的人:“来来来,把铁门摘下来。”

  几名昆仑成员将铁门从墙上摘了下来,直到这一刻,何今秋才发现这用来打开密钥之门的铁门,竟然是可以移动的……

  密钥之门开在铁门上,铁门在哪,空间通道就在哪。

  所以,铁门的位置自然不用固定着。

  也不知道昆仑是要将铁门藏到哪里去。

  何今秋忽然想起了‘夺门而逃’这个词,要是有人把这铁门夺走,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等等,这密钥之门,完全可以当做移动的出兵口啊,而鲸岛就是一座天然的前进基地。

  哪个敌人能想到,一扇被拆掉的破铁门里,能一下子走出来几万人呢?

  ……

  ……

  宿舍里,陈岁正在小声与一位室友交谈着:“虽然我们来学院了,但是矩阵组织的发展并不能停。我去问了一下学院的人,这岛上不仅可以租服务器机房,还可以租赁实验室,我已经给昆仑提交了采购清单,他们会把我们需要的设备运输进来。”

  这是高中宿舍区,四人一间,摆放着两张上下铺床位,相对简朴些。

  屋里只有三人,其中一人淡定的躺在床上看手机新闻,陈岁和另一位同为矩阵成员、叫做‘唐唯’的室友聊天。

  唐唯赞叹道:“我之前还以为来岛上要过全封闭的日子,结果没想到这里倒是比家里还舒适。在家里还有人管着,过了12点就必须熄灯睡觉,在这里想玩到几点都没人管啊。昨天我让表哥带我去了台球室,里面竟然还有高手。”

  中国式的学生大部分都这样,上中学的时候都是高压式学习,家长这不让干,那也不让干。

  不让早恋,不让玩游戏,不让出去娱乐。

  以至于许多学生在远走他乡上大学后,就会特别的放纵,并特别渴望找女朋友。

  就好像他们之前找不到女朋友,是因为家长不让一样。

  陈岁看了他一眼说道:“虽然没人管,但你白天总归要上课的,所以还是节制点吧。”

  唐唯小声道:“老板,那个22号城市的金牌牛郎,真的不是你吗,我看和你长的很像啊。”

  陈岁面色一沉:“肯定不是我,我不是一直都在7号城市呢吗?哪有空跑去22号城市?而且,那里是神代的地盘,我们去了是低种姓人,闲着没事跑那去干嘛。”

  “也对啊,但这长的也太像了吧,名字都一样……据说有女明星花二百万买你,不是,买那个牛郎的初夜呢。”

  “不要再提了!”陈岁面色一变:“都说了不是我啊。”

  “还有一个室友没来呢,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么晚还不来报道,”唐唯说道。

  话音刚落,宿舍门被推开了。

  庆尘看着屋里的陈岁愣了一下,顿感亲切。

  他现在看着陈岁,仿佛就像是看到了22号城市的自己,能不亲切吗?

  “大家好啊,”庆尘笑眯眯的说道:“你们就是我室友吧,认识一下,我叫陈年。”

  陈岁站起身来握手:“你好,矩阵,陈岁。”

  庆尘眼睛一亮:“咦,你不是22号城市的那个金牌牛郎吗,哇,竟然能在这里看到你,真是太高兴了。你能给我签个名吗,听说你跟著名女明星乔语喝过酒啊!”

  陈岁:“……那不是我。”

  “怎么可能不是呢,我都看到照片了!”庆尘乐呵呵笑道。

  “真不是!”陈岁急了。

  庆尘不再搭理他,而是看向另一边的唐唯:“你好。”

  “我叫唐唯。”

  庆尘又看向床上那位躺着的室友,对方抬眼看了他一下:“红叶组织,柳宁。”

  唐唯活跃气氛道:“听说学院里要分院的,就像霍格沃兹一样。”

  “不一样,”陈岁平静道:“霍格沃兹是用分院帽区分每个人的性格与品行,这里的分院,是区分精英和废物。精英要学习更多的技能,而废物则学习如何生存。”

  ……

  11点前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