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597、乘客与售票员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2-05 21:55:0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要知道,面前这位庆准可以说是整个超凡世界的王者。

  真正了解过这位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多么恐怖的存在。

  一觉醒便是s级。

  同时掌握时间与空间的法则,拥有着将所有人生杀予夺的权柄。

  若不是这位命不久矣,恐怕会让所有人感到恐惧。

  又或者说,这种人存在着,对其他人本身来说就是不公平的。

  而世界是公平的。

  秧秧观察了一会儿,发现庆准没有生气,才松了口气。

  她赶紧从登山包里拿出两个沃柑,剥了递给庆准:“你吃。”

  庆准看了她一眼:“谢谢。。”

  没过一会儿,蒸汽列车重新驶入虚无。

  庆准在黑暗里问道:“要到下一站了吗?”

  庆尘乐呵呵笑道:“蒸汽列车冬季时间表里,有些站点之间靠的比较近,春、夏、秋不一样,秋季有些时候2天才有一站。”

  当蒸汽列车重新冲出虚无时,庆尘立刻冲到窗边,打量着外面是否有搭乘的旅人。

  可惜没有。

  他嘀咕道:“我还想收一下门票来着,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庆准眼角抽了一下,他刚刚还在心里夸赞庆尘无视金钱名利来着,白夸了。

  这哪是淡薄名利的样子?薅羊毛都薅到禁忌物身上来了!

  庆尘略显失望的从自己的登山包里拿出一副扑克来,还有一大包瓜子、花生,甚至还有四瓶汽水。

  庆准有点愤怒了:“你让我背的就这些东西?早知道我刚刚就扔掉了啊!”

  庆尘淡定道:“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坐火车出去旅游,就应该和朋友们打牌、嗑瓜子啊,不然旅途根本不完整嘛!”

  庆准是里世界人,他当然不知道表世界某些人对火车的憧憬。

  小时候庆尘最想坐的就是绿皮火车, 然后和一堆朋友在车上聊天吹牛打牌,跨越数天的车程, 从东方驶去西方, 从南方驶到北方。

  可惜他既买不起车票, 也没什么朋友。

  ……

  ……

  荒野上,四名年轻人都背着登山包, 站在原地等待着。

  两男两女。

  其中一人小声说道:“这次去了昆仑建立的学校,我们就创办个探险社团吧,到时候可以带着学弟学妹们一起探索里世界。我听说很多富家子弟都希望找里世界导游, 我们可以收会费来着。”

  另外一名男青年皱眉:“我不喜欢创办组织,这样还得对很多人负责,而且旅途上很容易有猪队友。我们现在倒卖里世界物品,换成金条带进里世界当旅途费用,这种自给自足的闭环挺好, 我不想带新人。”

  “易文博, 总有一天里世界的东西会不值钱的, ”一个女生说道:“胡氏集团最近就开始研究里世界化妆品和保健药物了, 据说取得了突破。到时候我们能带回去的东西, 都会慢慢不再值钱。”

  里世界的东西之所以值钱, 正是因为在表世界太过稀缺。

  可一旦表世界也能生产那些“进出口贸易”物品, 现在享受着生活的时间行者,就得另想出路。

  易文博听了不再反对:“等了解一下情况再说吧, 咱们到学校还不到一天, 谁知道其他时间行者是什么水准呢。这次我买到禁忌之地的规则, 也是想看看能不能从那里捞点值钱的东西。对了, 下次回归的时候,我想徒步探索一下那座海岛, 小雨、麻京京、李梦云, 你们一起吗?”

  “一起吧!”麻京京笑道:“想想都有趣, 据说海岛南边还有很大的面积,森林里面还藏着一些神秘的区域是昆仑禁止通行的。对了, 之前咱们是不知道学校在海岛上, 下次回家得带一套潜水设备回来,我看海岛是有浅滩的, 可以下海玩玩,抓龙虾吃啊。”

  讲真,最近一直用咪咪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mimiread. 安卓苹果均可。

  在时间行者中, 并不是每个人都像庆尘一样, 争分夺秒的过日子, 每天都在与时间赛跑。

  大家的生活方式千奇百怪, 就像有些人喜欢在单机游戏里探索地图,有人在moba类游戏里玩同一个英雄数千场一样,并不是成功就意味着快乐。

  “对了,我听说这次穿越之前,白昼好像也来学校报道了,还有红叶的久染、共济会的南宫元语、郑大的孙楚辞他们,也都到了,还有很多组织,”麻京京说道:“当然,还有很多像我们这样没组织归属的‘散人’,想想就有趣。”

  易文博摇摇头:“他们做的事情太大了,别把咱们给牵扯进去才好。”

  这时,荒野上响起汽笛声,蒸汽列车从虚无中驶出。

  “来了,好不容易买来这个禁忌物的情报,终于能体验一下坐禁忌物旅游的感觉,”易文博眼睛一亮:“把金币都拿出来。”

  然而当蒸汽列车停稳之后,四位时间行者怔怔的站在原地,看着车上一位少年正站在车厢门口,笑吟吟的望着他们:“把金币都拿出来吧。”

  易文博:“???”

  让他们感到奇怪的是,少年脑门上还贴着四五条白纸,看起来就像是黑白无常伸出来的舌头一样古怪。

  这种古怪的打扮,无形中就有一种震慑的作用。

  麻京京看向少年,迟疑着问道:“您是?”

  少年:“我是禁忌物ace-012蒸汽列车的售票员,大家把金币给我就可以上车了。”

  麻京京疑惑道:“文博,你从黑市买的情报里,有说蒸汽列车上还有售票员这事吗?”

  “没……没有啊,”易文博疑惑着。

  少年笑着说道:“快把金币给我吧,蒸汽列车也就停靠十分钟,再不上车可就来不及了。”

  易文博等人将信将疑的递出金币,然后陆续上车。

  这时,车厢后面有小男孩喊道:“老板,你忙什么呢,该你出牌了啊。”

  少年对四名青年不好意思的笑了一声:“不好意思啊我先走了,你们不要客气,就当是自己家!”

  说着,少年又坐回后面的车厢里,将一枚金币扔进最后一节车厢。

  收四枚,扔一枚,这是为了避免蒸汽列车以后不停车了。

  总不能把事情都做绝嘛。

  少年做完这件事情,才回来继续打牌:“对二!没有人要吧,你们手里可没炸弹了,顺子,飞机!”

  庆准:“管上,呵呵,就等你手里的飞机呢。”

  两个算牌一流的棋牌之王,正开动所有脑力在牌场上奋力厮杀着。

  庆尘的脑子确实要比庆准更好使一点,但扑克牌的变化实在太少了,限制了庆尘的发挥。

  如果是540张牌,那估计赢到最后的就是庆尘。

  可如果是54张牌,两个人算力半斤对八两,最终靠的还是运气。

  易文博和麻京京面面相觑。

  合着对方脑门上贴着的纸条,是因为输了牌才贴上去的啊!

  神特么售票员,这不跟他们一样也是乘客嘛?!

  四枚车票,只有一枚给了蒸汽列车,这怎么还有中间商在赚差价?!

  “会不会是传说中的社团成员啊,黑市那个人卖你消息的时候,不是说社团成员会经常用蒸汽列车运输货物吗?”

  “也不像是社团的啊……”易文博握住腰间的手枪。

  这时,正出牌的小男孩,转头对他们笑了笑,人畜无害。

  四个人打量着少年那边,一个小男孩,一个少年,一个少女,一位年轻人,看起来也不凶猛,更像是和他们一样的旅人。

  易文博谨慎的走过去,打断了牌局:“你们好,请问……你们也是乘客吧,为什么收走我们的金币,如果我们不把金币投到最后一节车厢,应该没法下车了吧。”

  庆尘笑道:“放心,等你们到站了喊我,我给你们开门。快找个地方坐着歇会儿吧,对了……你们要到哪里去?”

  易文博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想了想说道:“我们就随便看看,没有目的地。”

  其实他们是去禁忌之地探险的,这一次买到的情报不止是蒸汽列车的,还有两个禁忌之地的规则。

  但是,这种秘密他当然不能告诉庆尘。

  麻京京扯了扯易文博的袖子,低声说道:“反正我们还有很久才到目的地,先观察观察他们再说。里世界藏龙卧虎,真要是特别猛的人,咱们在荒野上丢四枚金币也比丢四条命强。”

  易文博点点头,沉默的退到另一节车厢去了。

  庆尘这边乐呵呵的洗着牌,小声说道:“是四名时间行者,有意思。”

  秧秧打量了一眼:“会不会是新学校的同学?”

  “看年纪的话有可能,不过最少也是大学年级了,可能是学长、学姐,”庆尘说道。

  秧秧嘀咕道:“我还不能去上学呢,海城那边还有事情要处理,那边许多时间行者还在荒野人聚居地里。”

  “昆仑同意你请假了吗?”庆尘好奇道。

  “反正他们又抓不住我。”

  s..book314382469546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