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591、一件不后悔的事(求月票)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2-02 16:35: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些年你怪我吗?”中年女人问道。

  “不怪,怪我年纪小的时候不懂事,那会儿你老劝我去读个函授,读读书,我都没听你的,结果到了现在这个年纪,我反而开始读书、学习了,”罗万涯说道。

  中年女人掏出钱包来,从里面拿出一张卡:“以前你都躲着我,不敢来见我。这次光明正大的来,应该是真的看开了。老罗,21年,谢谢你。”

  老罗摩挲着方向盘:“谢我干嘛,耽误了你两年时间,害你跟着我提心吊胆。”

  女人将银行卡放在宾利的中控台上:“银行卡是你名下的,这银行卡里的钱,是你这些年偷偷打给我的钱,总共431万。我一直给你存着,就怕哪一天你又要跑路,急着用钱。。现在看来,是不用我来帮你准备了,让你喜欢的人给你备着吧。”

  “行,”罗万涯慢慢点头:“还有什么要嘱托的吗?”

  女人忽然说道:“老罗,一定要做你老了以后不会后悔的事,不要再混日子了。”

  罗万涯哭笑不得:“你赶紧上楼去吧,不然你老公该多想了。”

  女人下车上楼了。

  罗万涯枯坐在车里很久,很多话他都没有解释。

  女人误会了一些事情。

  不是他喜欢其他人了,他只是过来看一眼,最终还是觉得,自己最喜欢的人,还是刚刚那个没喷香水的,不会谈情说爱的女人。

  他以前总给别人说,他跑路的时候,老婆卷着钱跑了,这样就能让他良心稍安。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年轻那会儿哪有什么钱可以被人卷走啊,穷的叮当响,对方只不过是彻底失望了而已。

  罗万涯看着对方给的那张银行卡,在车里坐了很久。

  ……

  ……

  倒计时280000。

  某个高档餐厅里。

  罗万涯问道:“昨天你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能具体讲讲吗?”

  女老师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 笑着说道:“我是有点不理解, 你为何心甘情愿的待在一个高中生手下?如果你愿意的话, 我可以帮你规划一个新的组织架构,也可以在那边给你当组织发展顾问。”

  罗万涯沉默了一会儿:“你是时间行者对吗?”

  女老师犹豫了一下:“是的。”

  罗万涯笑了笑,擦擦嘴说道:“我会好好考虑你说的事情, 走吧,我送你回家。”

  说完他送女老师回家后便驱车离开, 留下女老师独自一人站在楼下, 看着汽车尾灯渐行渐远。

  回到别墅区里, 罗万涯将车子停在院里,犹豫了十多分钟, 终于还是将女老师的联系方式一并删除。

  罗万涯兀自笑了一声,似乎是在嘲笑着自己,又或是命运。

  他打开车门下车, 摘掉了箍着脖颈的领带, 并小声嘀咕道:“也不知道领带是谁发明的呢, 太不舒服了。红酒也没劲, 喝半天都喝不醉。”

  别墅里放着歌,下班的暗桩们聚在一起喝着啤酒, 吃着凉菜。

  罗万涯拿起桌上的一杯啤酒一饮而尽,然后又拿起不知道是谁的筷子,夹了好几口。

  有暗桩笑道:“老罗, 你晚上不是去吃大餐了吗,怎么还跟饿死鬼一样。”

  罗万涯骂骂咧咧的说道:“现在的餐厅都跟骗钱的一样, 菜量小的跟喂猫似的,根本吃不饱。”

  他知道, 这是两种生活方式,而那种并不适合他。

  ……

  ……

  午夜, 罗万涯坐在书房里翻看着笔记,还是有些忍不住去回想那位女老师的风情。

  纤细的腰肢和丰满的臀,踩着黑色高跟鞋走路时就像是一只妖娆的野猫。

  罗万涯挠了挠头,继续看知识点,等会儿还得上网课。

  他买的网课很贵,一套课程就得好几万。

  然而就在此时,庆尘推开了书房的门, 找地方坐下,并笑着说道:“听下面的兄弟说,你走桃花运了?”

  罗万涯哂笑道:“桃花劫。”

  庆尘没有过多的探听八卦,只是有些好奇:“你怎么突然间好学起来了?”

  罗万涯思索着, 很慎重的回答:“我这前半生,过的其实浑浑噩噩的,别人说卖vcd赚钱,我就去卖vcd,别人说卖bb机赚钱,我就去卖bb机,别人说干投资担保好,我就去干投资担保……其实一直就是为了赚钱,也没什么目标。现在回想起来,自己除了有点钱,好像跟庸庸碌碌的芸芸众生也没什么区别。我前妻让我做一些老了不会后悔的事,我也不知道到底做什么才能不后悔。”

  庆尘笑道:“有钱不是好事吗,我以前穷的时候,天天恨不得都低头走路,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从地上捡一枚硬币。有时候看到有残疾人在路边乞讨,我看着他盆里的钱都在想,要不我干他一票吧。当然,我忍住了。”

  罗万涯笑了笑说道:“人家都说三十而立,四十不惑,结果我都快五十岁了,脑子里还一大堆疑惑。自己这辈子该怎么过,也想不明白。”

  庆尘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孔子说三十而立、四十不惑,说的是敌人有三十个,才值得我站起来打他们,敌人有四十个,我也能打的他们明明白白,一点疑惑都没有。”

  罗万涯陷入了沉默:“让你这么一说,孔子怎么有点像道上大哥的意思了。”

  “哈哈,”庆尘笑了起来:“其实我想四十不惑的意思是,就算遇到了什么不明白的事情,到了四十岁也不愿意去探究了。你现在突然好学起来,倒是让我有些出乎意料,怎么,想换一种方式生活?”

  罗万涯若有所思道:“我这两天一直在想,自己庸碌了大半辈子,到底做点什么才能让自己以后不后悔。张清欢这个人虽然有点彪,但他说的有一句话很触动我。过去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的生活好起来,但这种快乐是有限的。现在我们做的事情,是让别人的生活好起来,这种快乐是很难有止境的。过去我也未必服你,喊你老板是因为,我这个人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该抱什么样的大腿。”

  罗万涯:“但现在或许有些不一样了,你现在要做的事情,确实是我以前从来没想过的,我现在学习,也是觉得那个目标很适合我,总归比我以前做的事情要好一些。当然,有一天你不再做这件事情了,我也会离开白昼,自己去做。”

  庆尘笑了,罗万涯这样的江湖大哥,过去那些俯首帖耳的姿态,不过是他为了生存,已经精通人情世故的一种表现。

  他对人情世故的精通,以至于有时候别人会真的以为他对庆尘死心塌地。

  但那种在道上打拼了几十年的人,怎么可能随便对一个人忠诚?

  庆尘笑道:“老罗,你现在不再假装忠诚,多了几分真诚,倒是有了一些少年气。”

  “半百的年纪了,哪来的少年气,”罗万涯感慨道:“只是一朝大梦初醒罢了。”

  “那位女老师呢?”庆尘好奇道。

  “删了,”罗万涯没有过多解释。

  他这一辈子里见过许多野心家,也知道那些野心家是什么模样。

  他们会先以贴心的说客模样出现,然后尝试着左右你,并吞噬你的一切。

  如果是以前,罗万涯不介意与这位野心家再交流一下,但现在不一样,他只恨自己在这条路上走的不够快,所以必须轻装简行。

  庆尘问:“你确定要继续完成里世界的那份事业吗?”

  罗万涯点点头:“确定。”

  庆尘问道:“你知不知道,家长会现在虽然还很隐蔽,但未来有一天,一定会遭到所有财团的猛烈打压。他们会通缉你们、残杀你们,将你们吊在贫民区里示众,然后摧毁你们现在所做的一切。”

  就像表世界先辈们遭遇的事情一样,背叛、屠杀、刑讯、离间,财团会无所不用其极的对待这个想要颠覆世界的组织。

  必然会有人牺牲。

  这一刻,庆尘与罗万涯的交谈也多了几分真诚与坦然。

  庆尘将那个可以预见到的血腥结果,剥开给罗万涯看。

  罗万涯认真说道:“我能想到,我最近就在学那段历史。不过,老板你既然知道会面临财团打击,为何还要做?一个终将被摧毁的事业,为何还要开始?”

  庆尘说道:“我要埋下一些火种,让那些贫民窟里的人见过光明,有一天总会不再忍受黑暗。”

  “明白了。”

  庆尘说道:“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希望你也和我一样,或许从今天开始,我们才算是真正的同行者……我很好奇,你删了那位女老师,不会觉得可惜吗?”

  “我还是去风情街吧,”罗万涯笑道:“那里挺好的。”

  庆尘无奈笑道:“这个随你吧……现在我们被盯上了,我需要你配合整个白昼开始转移,在危险来临之前,离开这个地方。现在白昼太出名了,就像是一个靶子。”

  ……

  ……

  清晨,刘德柱和南庚辰一起学校办理转学手续,江雪则带着李彤雲和神宫寺真纪一起,去给小彤雲办理转学手续,以及江雪自己的工作关系转移,她已经决定去新学校里教美术。

  待到两支队伍出门后,庆尘也骑着电动车出门了,他们全都带着蓝牙耳机,看起来不像是去办理转学,更像是在执行一个任务。

  江雪带着李彤雲他们办完手续后,来到洛城南昌路王府井,她给神宫寺真纪买了几套新衣服,由于还在跟小彤雲赌气的关系,什么都没给她买。

  中午,她们三人吃完饭,江雪带着两个小姑娘往商场运货的后门走去。

  那里早早等着一辆车,接上三人直奔郑城。

  蓝牙耳机里,罗万涯说道:“老板,a组顺利。”

  庆尘骑着电动车离开王府井,往洛城外国语学校驶去:“准备接应b组。”

  他要白昼就这么消失在所有人的视野里,以免有人在他们前往郑城的路上伏击。

  ……

  大家新年快乐!

  求保底月票!

  s..book314382464341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