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584、这一程,走完了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1-28 17:5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船舱内,神代云合躺在地上冷笑道:“神代靖丞,我为你效力13年,你就这么对我?”

  神代靖丞摇摇头:“难道你没有从我这里得到自己想要的权力吗。”

  神代云合闭眼默然不语。

  这时,舰长来到神代靖丞身边低声说道:“理事,我们将在10分钟后强行迫降,还需要做什么准备?”

  神代靖丞想了想说道:“将武器分发下去,先组成防线在舱外展开拦截,看能不能拖到援兵抵达。我已经通知了北方舰队,120公里外已经有浮空飞艇升空了。只需要再抵抗20分钟,我们就能得救……但如果拦截不住,就立马投降,将神代云合交出去。”

  “明白,”舰长低声说道。

  其实大家都明白,神代靖丞这是在骗人,对方准备这么充分,怎么可能允许他们有机会组成防线?

  就在此时,神代云合骤然睁开双眼怒吼:“还在犹豫什么?动手!”

  那位舰长突然出手,趁着神代靖丞不注意,抢下了对方的手机,再次按下了控制键。

  并且,舰长双手掰碎了手机。

  神代靖丞愤怒起身:“你要造反吗?云心,快杀了他!”

  嗡的一声,神代云合身上的机械肢体恢复知觉,神代云心刚冲到他面前,便感觉胸口一凉。

  年轻的神代云心低头看向胸口,那里是神代云合的机械手掌。。

  他缓缓跪倒在地。

  神代靖丞撕心裂肺:“云心!”

  这是他最后一个儿子!

  神代云合走到神代靖丞面前,掐着他的脖子冷笑:“为了不被夺舍,修行之路都不敢走的懦夫,凭什么做一个财团的理事?”

  说着,他生生折断了神代靖丞的双手。

  这件事情, 只怪神代靖丞没有当过神代云合的敌人,神代云合在他面前一直是卑微的、听话的。

  如果是庆尘, 哪怕神代云合躺在地上不会动了, 也会把他身上的一切能拆的都拆掉, 把他能借力的事物都清除。

  只有神代云合的敌人,才知道这位起身于庶出的a级高手, 这一路青云直上靠的到底是什么。

  是狠辣,是狡兔三窟,是仿佛永远用不完的底牌。

  神代云合冷笑道:“靖丞理事, 你怕是想不到这甲级浮空飞艇上,不止有你的人吧。我再留你一会儿,但你不必活到21号城市了,你的理事之位, 我也惦念很久了。舰长,打开反重力装置,拉升深渊号高度!”

  舰长低头说道:“明白。”

  ……

  ……

  “咦, 又起飞了,”秧秧说道:“怎么了,他们改变主意了吗?”

  “不清楚,也许发生了一些奇妙的事情,”庆尘说道。

  说话间, 深渊号高度竟再次攀升。

  “走吧,结束这一切,”庆尘深吸一口气说道。

  他的电磁脉冲范围只有大概10米, 而整个甲级浮空飞艇有60米, 他影响不了整个深渊号。

  另外, 按照联邦建造规格,动力舱位置都有紧急自动巡航系统,还有蜂窝状格栅屏障,寻常电磁脉冲无法击穿那里。

  所以, 他必须找到动力舱的位置, 再火力全开。

  秧秧带着他俯冲下去,将他给抛到了深渊号的背上。

  只是,庆尘想要抓住浮空飞艇背后的检修把手时, 却被一阵风吹偏了方向。

  光滑的深渊号背部,没有其他的借力方式了。

  庆尘在深渊号上翻滚了几下,他体内雷电匀速有规律的上下运动着, 并产生强电磁, 将他牢牢固定在了浮空飞艇的舰身上。

  他此时就像是一块吸铁石, 缓缓起身,一步又一步稳稳的走在浮空飞艇顶端。

  风从他身上呼啸而过,却无法将他带走。

  少年傲然伫立在深渊号背上。

  这偌大的浮空飞艇,就像是他的“巨鲸坐骑”一样,而他今天则是屠龙者。

  远处山上,张梦阡静静的看着这一幕,喃喃道:“老板,这就是骑士吗……”

  庆尘缓缓走到动力舱上方,拉开动力舱检修口的制动扳手,覆盖在动力舱上的盖子顿时打开。

  他用提线木偶为刀,将动力舱上的防护网统统割裂。

  下一刻,庆尘任由着身体内电磁脉冲不断形成,强大的瞬变电压让整个动力舱都停转了,里面冒出白烟来。

  他抬起右臂,秧秧重新俯冲下来将他接走,然后两人便在天空中静静等待深渊号失控后坠落。

  轰,动力舱爆出火花来。

  一切都刚刚好。

  “咱们两个干掉了一艘甲级浮空飞艇吗?”秧秧好奇道,说实话,饶是她的性格也会觉得有些不真实。

  讲真,最近一直用咪咪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mimiread. 安卓苹果均可。

  以她的实力,最多是改变一下浮空飞艇的方向,但它很快就能将轨道纠正回来。

  庆尘说道:“看似强大的机器,都由一个个脆弱的零件组成。所以机器是脆弱的,人类太依赖机器并不是什么好事。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精密电子元件越多的车越娇贵?所以五菱宏光才那么耐造,因为它简单。”

  ……

  ……

  深渊号内。

  原本白色灯光,一瞬间全部熄灭,紧接着备用电源启动,整个舰船内部都亮起了红色的警示灯。

  “动力舱无反馈,动力舱损毁。”

  “舰船气压失衡!”

  “主涡轮引擎失去动力!”

  “副涡轮引擎失去动力!”

  士兵们嘶吼着:“系好安全带准备迫降!”

  神代云合站在原地愣了两秒,一切都晚了!

  ……

  ……

  轰隆隆的声音传来,深渊号撞击在荒野平原上,巨大的冲击力将泥土冲击如海浪,整个巨大的舰身断为两截。

  庆尘与秧秧落在它的旁边,里面士兵90%直接死亡,还有10%侥幸活下来了。

  他们奋力解开安全带,拿好武器,忍着五脏六腑的剧痛,想要在舰船内部埋伏。

  但这一切都被秧秧提前感知到了力场的波动。

  秧秧站在舰船外部,给庆尘指了几个地方:“这些地方还有活人,都是d级的力场波动。有个c级还活着,应该是神代靖丞了。”

  庆尘相信,某些联邦历史可能要从今天开始改写了,比如未来所有联邦要员都会选择乘坐陆地交通工具,而不是飞行器……

  “a级波动呢?”庆尘说道。

  秧秧感知着:“舰船顶部,他要跑!”

  下一刻,深渊号背部有一个盖子打开,里面钻出一道身影,疯狂的向南方跑去。

  庆尘哭笑不得:“这神代云合为何如此难杀?说实话,这是我穿越之后,遇到过的最棘手的敌人。如果神代财团人人都是如此,那还真是要头疼了。”

  某一瞬间,他想到了002号禁忌之地里的曹巍,那位出身贫贱却在联邦集团军渐渐站稳脚跟的c级高手。

  同样是不到最后一刻不放弃战斗,同样是如狼一般狡诈。

  或许这些天生的野草,确实比出身富贵的人更在意生命吧,因为他们走到今天这一步实在太难了。

  但不管怎么说,这一次庆尘绝对不会再给神代云合任何机会。

  “走,先抓他,”庆尘说道。

  秧秧牵起他的手向天上飞去,一路追寻着神代云合的踪迹。

  一前一后追逐战,神代云合在下方还需要面对障碍,秧秧和庆尘在天上却来去无碍。

  二人渐渐飞到神代云合头顶。

  庆尘轻声说道:“底牌呢,你不是一个只会逃跑的对手。”

  下一刻,荒野上数不清的麻雀、乌鸦、秃鹰,一切还在冬季里存活的鸟类纷纷振翅,它们在空中盘旋着组成队伍。

  如子弹般加速后,合拢双翅朝庆尘、秧秧二人俯冲过来!

  庆尘笑道:“对,这才是神代云合!”

  “跑不跑?”秧秧看着乌云盖顶似的鸟群。

  “不跑,”庆尘认真说道:“今天做个了结。”

  少年从兜里拿出一张纸来,慢慢的撕成碎片。

  就在鸟群将要吞没他和秧秧的瞬间,他一把将碎纸屑抛向天空。

  呼!

  张梦阡就这么站在远方的山上,看着那位年轻的老板在天上吐出一口白气,紧接着碎纸屑如刀锋似的,反向与黑色鸟群撞击在一起。

  一片片刀锋,将鸟群的羽毛、血肉、骨骼都剐向天空,白色的云气变成了黑与红!

  云气喷涌!

  如人间狂风大作,仙人降临!

  庆尘笑道:“扔我下去,让我看看他还有什么底牌!”

  却见秧秧再次掠向低空,甩手将庆尘投掷了出去,斜着坠向神代云合!

  突然间,泥土里有田鼠、兔子纷纷钻出,向庆尘高高跃起拦成屏障!

  秧秧在天上静静伫立着,双手朝神代云合张开,然后向下方隔空按去。

  那些起跳的田鼠与兔子,在数倍重力之下根本跳不起来,反而落在地上骨骼尽碎。

  神代云合只感觉自己的身体突然沉重起来,他知道自己跑不掉了,奋力转身迎向庆尘。

  却见那天上斜斜飞来的少年,双眼都成为了金色。

  一瞬间,神代云合只觉得有什么东西仿佛击穿了自己,连机械肢体上防电磁脉冲涂层都阻挡不住!

  机械肢体失效了。

  “这一程,我走完了。”

  “结束吧。”

  庆尘轻声说道。

  他飞掠的身体从神代云合身边经过,锵的一声,划过的提线木偶,裹挟着庆尘飞来的惯性,硬生生切掉了神代云合的左侧机械肢体。

  神代云合睁大了双眼,他已经无法感受到他机械肢体的作用,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缓缓向后倒去,而少年与他擦肩而过。

  “好久不见了,”庆尘在地上翻滚了几圈,爬起身来笑着说道。

  神代云合躺在地上喘息着,沉默了很久之后才说道:“神代财团已经知道你就是庆尘,你就是白昼的老板,你已经暴露了!”

  云外镜用那些被狙杀的尸体,照出来的是庆尘本人,而庆尘也用出了雷电系能力,所以至此,他的双重身份已然重合。

  “那又怎么样呢,现在才知道是不是晚了些,”庆尘问道:“你们曾经有杀我的机会,现在没有了。”

  庆尘蹲在神代云合身边,确定将对方的机械肢体全部拆掉后,才松了口气笑道:“神代云合,你还真是很难杀,这会儿你毫无反抗之力的躺在这里,我竟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我现在还记得,大雪天里你拖着我,走在那条崎岖山路上,”庆尘慢慢的说着:“那时候,我也以为我要死了。后来我到了a02基地里,站在猪圈里看着有人为我死去,那时候我就在想,其实我跟你也没那么大的仇恨,我应该与整个神代财团都有仇才对啊。放心,我会让你活到神代财团毁灭的那一天,但得让你老老实实的看着。”

  庆尘想了想说道:“我知道你还有驱使动物的能力,所以抱歉了,我得再做点准备才行。不是我有多恨你,非得折磨你才行,在打断你那条腿后,其实就没有多恨了。我这么做……算是对你那层出不穷的底牌以示尊重吧。”

  说着,庆尘具现出黑狙来,竟又打穿了神代云合最后一条完好无损的大腿。

  至此,神代云合只剩下完好的躯干。

  说着,庆尘用提线木偶剜出了神代云合的双眼,用一只透明的密封袋子装起来,埋在了地下。

  荒野上,神代云合愤怒且声嘶力竭的吼叫着,可是庆尘却像是一位外科医生,面无表情。

  “杀了我!杀了我啊!”神代云合怒吼道,他面部眼眶位置只剩血色的洞,看起来异常狰狞。

  “抱歉,你还不能死,你得跟我一起去跟一些人道歉,”庆尘说道。

  说完,他提起神代云合,又去深渊号里提了昏厥过去的神代靖丞。

  庆尘用绳索拖着两个人朝秧秧走去:“神代援兵到来之前,我们得赶紧带着小梦阡撤离了。”

  说着,他朝南方山上的小梦阡招了招手,心情格外开朗。

  张梦阡远远看着自家老板用绳索拖着两个人,却笑的格外灿烂……这画面诡异而又美好。

  北方之行,终于结束了。

  ……

  ……

  十分钟之后,穿着西装的神代云秀缓缓走来,他在泥土里挖出一双装在密封袋里的眼球,然后往北方走去。

  “云罗哥,拿到了。”

  s..book314382443662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