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571、釜底抽薪的艺术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1-21 18:09: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夜晚。

  “老板,你让我把那个张清欢弄死吧,”江牧北叹息道:“我感觉只要弄死他,咱们分分钟就能接近这个艺术社团的核心权力层,这个彪子可能就是咱们最大的阻碍。。。”

  “别说气话了,”徐林森在手机上翻看着新闻:“这张清欢虽然人傻了点,可心地并不坏,黑桃有黑桃的原则,我们得团结那些愿意一起改变世界的力量才行。”

  “还要团结那个张清欢?”江牧北难以置信:“我怎么感觉,要是团结了他,咱们距离成功会更远呢。”

  “求同存异,”徐林森说道。

  这时,走廊外传来脚步声,他们二人停下交谈,同时望向公寓门。

  来人经过了江牧北他们的房间,然后打开了隔壁房门。

  徐林森知道,这是陈岁下班回来了。

  他沉思着问道:“对了,你对这个陈岁怎么看,我好像听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但是不记得在哪里听到过了。”

  “我也没印象,”江牧北摇摇头说道:“我观察过他,他脚步虚浮,应该就是个普通人。老板,你怀疑他?”

  “倒也不是怀疑,就觉得出现有点突然,住在咱们隔壁,还跟咱们一起加入了社团,”徐林森说道:“当然,是人家先入住的,这点倒是没什么可说的,我只是随口一问罢了。”

  “对了,这个陈岁一到晚上就不知道去了哪里,也不知道干嘛去了,”江牧北说道。

  “听说是在第四区一个夜场上班,不用关心这个,总之不会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徐林森说道。

  “也是,他晚上出去干什么跟咱们也没关系,”江牧北点点头。

  徐林森说道:“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一件事情,他每天早上4点才回来,上午9点就起来了,只睡五个小时,却精神奕奕的。”

  “我明天注意一下他。”

  “嗯,观察一下,”徐林森关上手机:“睡吧,张清欢说明天还有很重要的任务。”

  第二天上午,两人接到张清欢召集便下楼了,他们看到张清欢拎着一支袋子,‘陈岁’和张梦阡则在他身边东张西望着,不知道在找什么。

  待二人下楼之后,张清欢拉开袋子,给大家一人发了一根铁棍。

  江牧北疑惑道:“要去灭哪个社团吗?如果是的话,咱们几个人够么?”

  “不是去灭谁,”张清欢摇摇头:“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咦,这下徐林森感觉奇怪了,发了棍子又不打人,这是要干嘛?

  只见张清欢领着他们重新上了鸽子笼,张梦阡则在一旁说道:“先去703户。”

  张清欢冷笑道:“他女儿的事情,他今天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徐林森与江牧北相视一眼。

  江牧北小声道:“这货不是要去霸占别人的女儿吧?如果要是这样,咱们就做他的帮凶吗?”

  徐林森摇摇头:“先看看,万一两人是两情相悦,老丈人却不同意,这件事情咱们最多是不帮忙,但也没法插手。他要打人的话,你拉着点。”

  “行,如果他要逼良为娼,我可直接杀他了,”江牧北小声说道。

  说到这里,徐林森忽然回头看向庆尘:“陈岁,你觉得呢?”

  庆尘无辜的看着两人:“我觉得你们说得对……”

  来到703室门前,张清欢气势汹汹的拍门:“李三狗,你给我出来!”

  却见张清欢将门拍的砰砰作响,江牧北几次都想上去阻拦。

  就在此时,门打开了,一个中年汉子在屋里弱弱的站着:“干什么啊?”

  “我们来聊聊你女儿的事!”张清欢说道。

  庆尘、徐林森、江牧北,就默默的看着李三狗身后,一个八九岁大的小女孩,正在埋头叠着纸盒……

  张清欢说道:“你到底送不送她去上学?她现在是上学的年纪,跟你叠纸盒能有什么出息?联邦小学是免费的,你为什么不送她去?”

  庆尘、徐林森、江牧北:“……”

  这跟他们想的完全不一样啊,根本不是什么强抢民女的戏码。

  他们往屋里打量了一眼。

  屋里纸质包装盒堆积成山,那都是李三狗和女儿一起叠的,全部叠好后要送去第五区,卖给那里的礼品店。

  但是,这一个纸盒也就几分钱,他们叠一天可能也就是赚个一两天的饭钱。

  这是下三区大部分人的现状,他们不想做坏事,也没有改变生活的能力,就像是工蚁一样做着社会最底层、没人愿意做的工作。

  李三狗不乐意道:“你说的轻巧,上学有个屁用,小学毕业了不是还得过来叠纸盒吗,有什么区别?上学能当饭吃吗?”

  张清欢用铁棍指着李三狗:“你要这样说话的话,我可就打你了啊。”

  李三狗痛心疾首的说道:“你们是社团啊,去做点社团该做的事情行吗,去砍人不好吗?干嘛管我家孩子上不上学啊!”

  张清欢冷笑道:“你让她去上学,保护费每个月给你减两百。”

  “真的?”李三狗眼睛一亮。

  下三区的人常常让孩子辍学,大部分人小学都没上完就回来帮忙干活了。

  但这说到底还是生活压力太大。

  这世上那种卖孩子眼睛的父母,终究还是少数,大家但凡有点可能,谁不愿意送孩子去上上学、认认字。

  张清欢问道:“送不送?”

  李三狗点头:“送啊……不过第九区小学里的人也不是好东西啊,他们天天巧立名目收各种费用。”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们会去解决的!”张清欢潇洒的挥挥手离开了。

  这个解决方式,肯定还是社团的解决方式。

  张清欢问张梦阡:“咱们今天要解决多少户?”

  “112户,”张梦阡说道:“都是到了年龄没去上小学的。”

  张清欢洒脱一笑:“大家今天辛苦一点啊,今天得把这112户全部跑完,如果能顺利完成,我请大家吃肥肠面!”

  肥肠面也算是贫民窟里的特色了,家畜被屠宰后,身上的好肉都供给了大人物们,唯独喜欢吃肠子的人少,所以这肥肠算是整个城市里最廉价的真肉。

  当然,就算是最廉价,也不是一般百姓能消费得起的,张清欢今天也算是大方一次。

  徐林森和江牧北相视一眼,他们真没想到艺术社团竟然还管这个事情。

  相比较他们组织学生游行而,艺术社团的行事更加粗暴,普及性却更强。

  黑桃如今的愿望,就是天下的孩子人人可以读书看报,起码能让他们知道这个世界正在发生什么。

  想到这里,徐林森和江牧北倒是真的对艺术社团有些兴趣了。

  徐林森低声道:“我现在能肯定,这艺术社团背后的人,就是秧秧说的那位。我还真想看看,他要把22号城市的下三区变成什么样。”

  庆尘在他身后,无辜的看着天花板。

  ……

  ……

  第九区肥肠面店里,庆尘等人并排坐在一张长桌上,呼噜噜的吃着面条,就数张清欢和张梦阡两人吸面的声音最大。

  他们这支小队,一天时间完成劝学任务112户,所有人都眉开眼笑的。

  明明就是一些小事,但不知道为什么生活过得格外充实。

  徐林森擦擦嘴,思索了片刻问张清欢:“老板,咱们不是社团吗,为什么要干这种事情?”

  张清欢停下嘴巴,随口说道:“这也不是我决定的,是上面的人说,要让校园里重新响起读书声,他们说,这偌大的世界如果容不下一张书桌,那是全世界所有成年人的错……”

  说到这里,他察觉到自己说漏嘴了:“咳咳,我说的‘上面的人’,是指天上的先贤们,在梦里给我托梦指示。”

  一转眼的功夫,庆尘就成了天上的先贤……

  徐林森也不在意张清欢这蹩脚的说辞,他只是在想刚刚那句话:“但我们是社团啊,不该打打杀杀吗?”

  “这你有所不知了吧,”张清欢乐了:“小时候我特别穷,想上初中都上不起,饭都快吃不饱了,上什么学啊。后来我努力赚钱,想着有钱了就能快乐,但生意虽然做的也还行,起码兄弟们都有吃有喝,但还是不够快乐。直到最近,我天天像是打了鸡血似的,浑身有着使不完的力气,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这次是庆尘问的。

  张清欢说道:“我忽然知道自己以前为什么那么空虚了,因为以前我是想办法让自己的生活好起来,而现在我的目标是让更多人的生活好起来,不一样。”

  江牧北小声嘀咕道:“思想觉悟还特么挺高……”

  却听张清欢继续说道:“而且,孩子们都去上学了,起码可以找个稍微好点的工作,也就不用跟我一样混社团了。等他们不用混社团,那22号城市不就剩下艺术社团了吗,保护费全都由我们来收,一家独大,这就是釜底抽薪的艺术啊!”

  徐林森:“噗!”

  一口面条吐在了碗里。

  庆尘:“???”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指导思想传递到张清欢这里,竟然曲解成了这样!

  “哥,你看,”江牧北这时将手机拿到徐林森面前,却见上面有人传来了一条讯息,赫然是神代财团在22号城市刚刚对黑桃a发布的通缉令!

  通缉原由就是徐林森杀害了神代财团成员高桥大成!

  徐林森和江牧北看着这则通缉令愣了半晌,他们来22号城市,确实还带着顺手杀了高桥大成的任务,可他们还没动手啊!

  事情有点奇怪了。

  人是他们想杀的人,虽然他没出手,但仍然算是他杀的……

  徐林森沉默半晌:“天底下没这巧合的事,八成是秧秧说的那个人,想搞我……”

  江牧北挑挑眉头:“让我知道他在哪,非算算这笔账不可。”

  庆尘突然抬头举手:“老板,再来一碗。”

  张清欢嘀咕道:“你少吃点啊,胃口怎么这么好啊!?”

  s..book314382432467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