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565、文艺汇演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1-18 17:41:3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对了,神代云合的新机械肢体里,有定向次声波武器,”神代云罗笑着起身离开,留下庆尘一个人坐在黑天鹅餐厅里,等着那些酒蒙子们清醒过来……

  庆尘喃喃自语道:“人家喝完以后,潇洒的走了,我还得在这里等酒蒙子,这叫什么事儿!”

  今晚的22号城市注定无眠。

  以往的全城搜捕,都没有今天这么夸张,卫戍部队封锁各个区后,立刻又从城市外调来了野战部队,开始对整个下三区进行排查。

  但这注定是一场不会有结果的排查。

  排查贫民窟本就吃力不讨好,这里聚集着城市50%人口,而且许多人甚至根本就没有身份电子信标,全是黑户。

  讲真,最近一直用咪咪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mimiread. 安卓苹果均可。

  若是真的严格调查外来人口,怕是半个贫民窟的人都得抓起来。

  所以,只能把各个社团的社长全都拉去问话,并交代他们各自严查有嫌疑的人。

  pce治安委员会的大会议室里,张清欢悠闲的坐在一群社团大哥中间,他这会儿还没想到当下的事情会跟自己有什么关联。

  毕竟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会扯到他们身上?

  正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张清欢一点都不紧张。

  会议室的大门打开了,一名身穿军装的中年男人站在所有人面前。

  一位社团大哥凑过去:“长官,咱们之前见过……”

  话还没说完,就见这位军官一脚将他踹出了好几米,趴在地上咳血。。

  在场所有人,顿时心神一凛,看样子今天是大事!

  中年军人冷声道:“今天出的事情,各位一定也听说了。我这边给你们8个小时期限,每人给我送来8个有嫌疑的目标,不要拿平民给我凑数,我要那些真正的悍匪,懂了吗?”

  一般情况下,凶手与这些人都或多或少有些联系,这些人的情报也是最灵通的,总能审讯出来点什么。

  但社团大哥们一听,原来还是老一套稽查的办法,这就很好办了。

  张清欢一听这事,更高兴了。

  他们鸽子笼外面还挂着七个悍匪、一个小偷呢,这不正好齐活了?

  刚好拿去凑任务啊。

  事实上,pce治安管理委员会不喜欢管贫民窟的烂事,也是有原因的。

  实在是每次跟这地方牵扯起来的案子,都是一笔糊涂账,根本查不清楚。

  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让最底层的社团拿人充数糊弄他们,他们再去糊弄上级,反正日子就这么过了。

  十个案子,有八个都是屈打成招,不耽误发奖金就行。

  这个体制,看起来繁荣,其实已经从底层渐渐腐朽。

  所以,一旦家长会的体制形成,他们确实能够办到那些,连pce都办不到的事情。

  ……

  ……

  鸽子笼大楼前,张梦阡坐在门口的台阶上,从晚上坐到了早上。

  若放在以前,他是绝对不敢夜里独自一人待在外面的,一定会在大楼里找一个没租出去的房间躲着。

  但现在不同了,鸽子笼大楼前灯火通明,还有艺术社团的保安队巡逻,根本没人会在这里动手行凶。

  到了天亮,他期盼的身影终于出现。

  只见庆尘缓缓走来,将手里的棕色纸袋子塞进小男孩手里:“喏,里面是12个包子,赶紧吃了吧,应该还没凉透。”

  说着,他便又朝楼上走去。

  张梦阡跟在庆尘身边,犹豫了很久也没问出什么。

  直到进了屋子,他才开口:“老板,城市里的动静,是不是你弄出来的?我听说,神代有个大人物被暗杀,没有死,被打成了重伤。”

  庆尘看了他一眼:“不要问那么多……告诉老罗,我回来了,记住,只告诉他一个人。”

  张梦阡不说话了,其实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一个那么凶猛的老板,突然说有更重要的事情,然后城市里便出了这么一件事情。

  不管张梦阡怎么想都知道,这肯定是老板做的。

  此时此刻,联邦的网络上,已经渐渐流传出庆尘与神代云合的战斗视频,是战场旁第五区居民拍到的,有很多个版本。

  两人身影交错之间,连如今这动态捕捉能力如此强大的手机摄像头,都无法拍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所有人只能看到他们在镜头中拉出一条条残影,纯粹又凶猛的肉搏战中,每次拳脚碰撞都轰鸣如雷。

  最终,远处的狙击枪声伴随着神代云合重伤,视频结束。

  张梦阡又默默看了一眼自己老旧手机上的视频,这手机还是他从别人手里买的二手,屏幕都裂成蜘蛛网了。

  好厉害啊。

  小男孩感慨,他其实现在就想去找小七哥,借对方的手机用一用,再把一个个视频完整的看一遍。

  “老板,你说我不能走你的路,是不是就因为我的眼睛?”张梦阡敏锐问道。

  庆尘沉默了片刻:“是的。”

  说完,他便沉沉睡去。

  庆尘需要时间,他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恢复自己的伤势。

  张梦阡思索片刻,他看了一眼沉睡中的庆尘,然后给老罗打去电话:“麻烦来一趟。”

  等老罗亲自在楼里守着后,张梦阡一路跑到第九区的黑心诊所,他犹豫了半晌,最终还是推门走了进去。

  “你好,我想问问,你这里有没有卖眼球的,我想移植眼球,”张梦阡说道。

  诊所里的老医生看向他:“眼球?眼球可是很值钱的,小子,你有钱吗?”

  “我有,”张梦阡倔强道:“你有能移植的眼球吗?”

  老医生说道:“那也得先给你抽血化验,然后把你的配型发出去,等着有人卖才行。”

  小男孩纠结很久:“难道没人捐赠吗?”

  老医生乐了:“这玩意那么值钱,大家卖钱还来不及,谁会免费捐赠?就算真有人捐,还是会被人拿出来卖钱,你以为有人捐赠,就能捐到你手里?”

  小男孩沉默许久:“那我能不能买别人捐赠的?”

  “行啊,”老医生笑眯眯的说道:“我这就帮你找一个捐赠者。”

  张梦阡顿时明白,其实在这个世道,不论他如何说,老医生都会将配型信息和悬赏发给那些贩卖器官的人,绝对不会去认认真真的找捐赠者。

  张梦阡也根本无法确认眼球是不是来自捐赠。

  最终,他都会成为自己最讨厌的那类人,最起码也是个帮凶。

  可是……真的不行了吗?

  老板战斗的那段视频,仿佛打开了他人生的新世界大门,如果可以像老板一样厉害,一定可以去很多地方,看很多风景,做很多事情。

  人生都会从此不同。

  但真的要以这种代价来完成吗?

  张梦阡沉默很久:“我不要了。”

  说着,他转身跑了出去。

  ……

  ……

  “大家到楼下集合啊,所有人到楼下集合,睡觉的、干活的、造孩子的、擦孩子的,全都停下手里的事情,给我到楼下集合,”张清欢拿着一只扩音器在鸽子笼大楼里走动着说道。

  楼里的业主全都一脸懵的看着,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庆尘也被逼的起床下楼。

  张清欢继续说道:“今天咱们进行整栋楼的消杀工作,杀虫杀菌,还大家一个干净的住宿环境。请大家配合一下啊,不配合的可能会有血光之灾。”

  社团做事,连消杀工作都如此充满了社团色彩。

  业主们听到张清欢这么说,纷纷走出门来。

  然后心想着,可别是为了从他们屋里搜钱财吧?!

  这时,张清欢带着艺术社团的小弟说道:“都别急着走,这里给大家准备了封条啊,有需要的过来领一下,咱们这消杀是在走廊里喷射杀虫杀菌药剂,就算有个门缝也能渗透进去,所以大家可以放心贴封条,以免有人乱动你们东西。”

  大家将信将疑的领了封条,心说这艺术社团是不是也太贴心了一些。

  他们疑惑道:“可是……你们把我们撵出来,我们去哪啊?”

  张清欢眼睛一亮:“各位不用担心,咱们这消杀工作一个小时就结束了,咱们艺术社团在楼下为大家准备了文艺汇演,用来给大家度过这段时间。马上该过年了,也算是艺术社团给大家拜个早年。楼下准备好了瓜子、小板凳,放心下去吧!”

  业主们一听,呦呵,竟然还有这种事情?!

  这在第九区里也太新鲜了吧!

  所有人来到楼下,只见楼里一边进行消杀工作,楼外一边有艺术社团的成员穿上西装站成三排。

  艺术社团成员一个个满脸横肉,还带着墨镜。

  这阵势,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要血洗鸽子笼了。

  庆尘饶有兴致的旁观,他现在五脏六腑都疼,一句话都不想说。

  罗万涯和小七则在一旁磕着瓜子。

  张清欢待大家都入座,其他楼居民也下来围观,便笑着对大家说道:“这还是艺术社团第一次文艺汇演,献丑了。”

  说着,他来到合唱团面前:“准备好了没有?”

  “大哥,我们有点紧张,”有人说道。

  张清欢不乐意了:“你特么砍人都不紧张,让你唱首歌,看把你腿抖的?!”

  “真唱不好啊,”大汉说道。

  “不行,已经架在这了必须唱,你要唱不上去副歌的高音部分,就做口型,其他兄弟会帮你盖过去的!这就是团队协作的力量,懂吗?”张清欢说完返身回到合唱团面前,像一个指挥似的缓缓抬手。

  这合唱一开始还好好的,可到了高潮部分的时候,整个合唱团竟是突然集体没声了,一点声音都没了!

  可是,所有人嘴型都还在努力的唱着。

  鸦雀无声。

  罗万涯人都傻了:“他们把我唱聋了吗?!”

  庆尘叹息道:“这张清欢还真是诚实,说献丑,就献丑。”

  此时,张清欢尴尬的想要钻到地里去。

  居民们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顿时哄堂大笑着捶地,笑的根本就停不下来。

  大家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这么开怀笑过了,生活的压力,几乎让所有人都直不起腰来,哪还有精力去笑?

  慢慢的,张清欢也挠头笑起来,傻笑的特别憨厚。

  这时,有隔壁楼的居民过来说道:“我们能不能也搬到鸽子笼来啊?”

  张清欢愣了一下:“可以啊,这不是自由的吗,谁想来都可以啊,里面还空着不知道多少间屋子呢。”

  那居民说道:“可是,房东突然涨价了,涨了三倍!”

  罗万涯挑挑眉毛,好事都是他们做的,结果房东坐享其成?这本就是最底层的老百姓,结果还有人骑在他们头上喝血。

  涨一点点情有可原,涨三倍简直不当人了!

  这不是合理涨价,而是最苛刻的剥削。

  “我们去跟房东商量一下,”小七笑眯眯的拎着铁棍,带着兄弟们走了。

  过了几个小时,小七拎着带血的棍子回来:“商量好了。”

  按庆尘所说,社团就要有社团的做事风格,你可以尝试着去当一个好人,但你不能忘记,是什么资本支撑你当这个好人。

  改变世界,也得慢慢改变。

  此时,罗万涯凑到庆尘身边小声说道:“准备好了。”

  庆尘点点头:“那就开始吧,一个月后,我要第九区旧貌换新颜。”

  罗万涯激动万分:“明白!”

  s..book314382427782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