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563、计算与杀戮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1-17 18:1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凌晨五点,庆尘站在黑天鹅餐厅门口。

  路上有许多人推着小推车,里面是刚刚煮好的豆浆,还有蒸好的包子。

  一般情况下,这都是有钱人才能吃得起的食物,但对第四区例外,这里有的是那些刚刚赚完小费的舞女与侍应生。

  还有各种形形色色的,在这个夜生活最丰富的第四区里讨生活的人,他们都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

  只有早晨,才能让他们清醒。

  这个时间,是第四区最冷清的时候,可又是最有生活气息的时候。

  舞女们寂寥的站在路边等着计程车,衣着不再那么光鲜亮丽与轻薄,而是披上了厚厚的外套。

  气氛不再那么疯狂,所有人都像是从另一个疯狂的世界回归到人间。

  卖包子的老板笑容满面,可卖包子的人,或许自己都不舍得吃一个包子。

  庆尘转头看向路边,赫然看到张梦阡蹲在一根路灯下睡着了。。

  他笑了笑,以叶妈教的步伐,绕到小男孩背后想要捂住对方的嘴巴,假装削肾客的绑架。

  然而意外的是,小男孩提前醒来。

  “咦,”庆尘疑惑:“你怎么知道有人靠近?”

  小男孩想了想说道:“不知道,我被卖了眼睛后就这样,甚至知道背后有人在看我。这也是我能在第九区活这么久的秘密,以前没告诉过别人,现在告诉老板你了。”

  “老板?”庆尘笑道:“习惯的还挺快。”

  庆尘在思忖,张梦阡的这个感知能力,为何这么像a级第六感啊?!

  这是连庆尘都还不具备的能力!

  “你往前走10米,背对着我,”庆尘说道。

  张梦阡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照做了,庆尘先是看其他地方,然后骤然带有杀意的看向小男孩。

  一瞬间,小男孩后颈上的汗毛全部竖起!

  这是感受到危机的反应!

  果然是第六感!

  庆尘曾经听说过,有些人被剥夺某个感知后,身体内大脑会将感知分配给其他器官。

  比如有些眼瞎的人,听力会特别好,又或是味觉丧失的人,嗅觉会特别强。

  可他没想到,张梦阡被人夺走眼球后,这世界竟是补偿给他第六感!

  “第六感,”庆尘拍了拍小男孩的脑袋:“真幸运。”

  张梦阡愣了一下:“老板,我宁愿不要第六感,我想要眼睛。”

  庆尘怔了一下,然后给张梦阡深深的鞠了一躬:“对不起,是我说错话了。”

  张梦阡急了:“老板你不用这样,我不在意的。”

  庆尘摇摇头:“你不在意是你的事情,我说错话了是我的事情,走吧吃早饭去,你能吃几个包子?”

  “敞开吃吗?”张梦阡期待的看着庆尘。

  “对,敞开吃,吃到你撑到嗓子眼儿,”庆尘笑道。

  “那我能吃12个!”张梦阡雀跃道。

  庆尘愕然,那包子每个都有拳头大,连他也最多只能吃四个。

  他试探着给张梦阡买了12个,然后便眼睁睁的看着他全部塞进嘴里,期间还喝了两杯豆浆。

  庆尘一边付钱,一边感叹:“还真是能吃啊。对了,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张梦阡说道:“艺术社团那边把鸽子笼都摆平了,小七哥说要去平了隔壁的社团,但老罗说还没到时候,要再酝酿酝酿,我觉得没意思就来找你。你是不是跟老罗说什么了,老罗昨天晚上开始就对我很好,让我有点不适应。”

  庆尘笑道:“不用在意这个,老罗是好人。他以前是跑江湖的,跑江湖就会格外在意人情世故,并没有什么恶意。”

  “咱们现在回去吗?”张梦阡欢快的蹦蹦跳跳着。

  “不,你回去,我还有事,”庆尘说道。

  “能带上我吗?我可以吃苦,我不怕危险,”小男孩说道。

  “那你怕什么,”庆尘问道。

  张梦阡思索了很久说道:“……我怕我这辈子都得住在鸽子笼里,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我怕我这辈子,一眼就能看到头。如果能活的精彩一点,死了也没关系。”

  庆尘若有所思片刻:“那你跟我走。”

  张梦阡眼睛一亮。

  庆尘当先往第四区的长街尽头走去:“不过你说你能吃苦,这件事情还有待考证。”

  “难道我还不够苦吗?”

  “不,忍受贫穷不叫吃苦,能够为了一个野心与目标忍辱负重,能够为了一个目标而变的专注有恒心,才叫吃苦。吃苦是一种主动的能力,不是被动的。”

  张梦阡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但他记下了。

  ……

  ……

  第五区。

  和平鸽大厦楼下,一名年轻人刚刚下楼扔垃圾。

  正当他刚刚打开垃圾桶的时候,身后一个小男孩突然路过时蹭了他一下。

  年轻人下意识便觉得不对,他扔掉垃圾袋摸了摸口袋,手机没了:“八嘎!”

  说着他便朝着小男孩追去。

  寒冷的冬季里,小男孩用一条围巾将脑袋全部包裹起来,只有呼出的哈气在空中喷吐着,他一路跑进小巷,可小巷的尽头只有死路。

  年轻人冷笑着靠近过去,小男孩惊恐的后退。

  可还没走两步,年轻人骤然瞪大了眼睛,他只感觉有一根极细的针,极其残酷的扎进了他的心脏。

  年轻人想要求救,可还没喊出来便被人捂住了嘴巴。

  张梦阡就这么怔怔的站着,看着年轻人身后不知何时出现的庆尘,此时正一边捂年轻人嘴巴,一边搅动着年轻人的心脏,还一边对自己微笑。

  小男孩就这么看着那个年轻人眼神渐渐涣散,直到面色发紫,胸膛再无起伏。

  这年轻人在那位老板手里,不论如何挣扎都根本无法挣脱。

  而这一切,对那位老板来说就像喝了一杯豆浆似的轻松。

  按照约定,张梦阡想要跟着庆尘,就要经历考验,这考验很简单,就是配合着庆尘,将神代的时间行者引到没有监控的地方,然后杀掉。

  小男孩回想起自己对庆尘那个“柔弱”的评价,忽然觉得自己还是太天真了,这才是真正的猛兽啊。

  下一刻,庆尘将年轻人献祭给提线木偶,小男孩看着年轻人化为灰尘,连尸体都没剩下:“这是……”

  “魔术,”庆尘笑眯眯的说道:“大变活人。”

  张梦阡在贫民窟里见过很多很残忍的事情,但让他配合这种事情还是头一次。

  当他想到自己参与了一起谋杀之后,顿时浑身颤抖起来。

  见过,和参与过,还是不同的。

  只有真遇上,才会懂得那一刻肾上腺素爆发的感触,尤其是张梦阡这种已经拥有第六感的人。

  庆尘并没有说什么,他只想看看张梦阡何时能镇定下来。

  仅仅十秒钟,小男孩不再颤抖,他平静问道:“为什么杀他?总要有个理由。”

  “如果我说没有理由,只是为了考验一下你,怎么样?”庆尘问道。

  “那我不能跟着你了,你和那些人也并无不同,”小男孩倔强说道。

  庆尘笑了:“是我要的答案。”

  “啊?”张梦阡愣了一下。

  庆尘解释道:“这个人是几天前追杀我的一员,他们在另一个地方想要把小女孩当成玩具,把生命当做草芥,所以我杀了他,未来还要杀很多这种人。”

  “可为什么你说这是你想要的答案,你不需要我的忠诚吗?”张梦阡问道。

  庆尘转身朝小巷子外走去:“我需要的是,与我同行的人。”

  巷子里的寒风吹拂,张梦阡怔怔的看着那个背影,追了上去:“那偷来的手机怎么办?”

  “踩碎,带在身上会被定位,”庆尘说道。

  “那我们带在身上,等他们来找我们,然后杀掉他们不好吗?”张梦阡仰头问道。

  这次轮到庆尘一怔,他哭笑不得的说道:“想法是很好的,不过这里是别人的主场,等下一次到了我们的主场,再这么高调。”

  某一刻,庆尘忽然发现这个小男孩倒是有点杀坯潜质。

  “老板,我怎么才能像你一样厉害,可以教教我吗?”张梦阡跟在庆尘身边。

  庆尘叹息道:“我的路你没法走,但你可以走老罗的路。”

  “为什么?”张梦阡好奇。

  但是庆尘没有回答,这是他有些遗憾的事情。

  骑士之路是要以普通人身份去完成的,并不能携带机械肢体,这属于外力。

  不然一个普通人装载着高性能机械手臂和机械腿,想完成生死关未必不行。

  可如果张梦阡没有了机械眼睛,就是完全的瞎子,根本无法完成生死关。

  所以,小男孩过去的经历,注定他只能成为一位骑士信差,无法成为骑士。

  ……

  ……

  “今天杀几个了?”庆尘问道。

  张梦阡气喘吁吁的掰着手指头计算:“28个。”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他下意识看了一眼身边正吃着拉面的老板,心想这效率也太高了吧。

  这位老板,分明是精心挑选了这28个人,计划好了完美的线路。

  每杀掉一个,很快就能找到下一个。

  张梦阡只感觉自己一上午全在不停偷东西、演戏,都演麻了。

  想到这里。

  小男孩真替那些第九区曾打过这位老板主意的人感到担心。

  “热身结束,”庆尘笑着说道:“你回去找到老罗,告诉他今天发生了什么,然后藏好。他会帮你处理掉今天穿过的衣服,另外过了今晚没人去找你,那就是没人找到你的身份信息。”

  这失踪的28个神代时间行者都有一个同样特征,就是被一个小男孩偷过手机。

  虽然张梦阡全程都遮着脸,避着监控走,庆尘还领着他去换了衣服,但难保神代财团不会发现什么,所以最保险的就是先避避风头。

  “老板你要去哪?”张梦阡好奇道:“你不回去吗?”

  “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做,”庆尘放下筷子起身离开:“接下来的事情,你参与不了,太危险。”

  庆尘转身来到拉面店隔壁的雷蛇大厦,他在无人处将外套脱下,换了庆札德的面孔走入大厦电梯。

  从这一刻开始,庆尘的面色便平静下来,稳定的就像是一台机器,眼神没有丝毫波澜。

  从a02基地杀出来后,这并不是庆尘最真实的状态,却是最精密的状态。

  他瞳孔收窄,一切细节都在脑海中印刻着,又纷纷归纳整理进入记忆宫殿。

  137层,这里足以俯瞰整个第五区。

  庆尘来到13708号房间门口,静静聆听着屋里的声音。

  12秒后,他轻轻旋转门把手,面前这号称蓝盾公司最强的智能锁,在‘权力’的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不得不说,庆尘如今这一身禁忌物,是刺客的标配,透明的‘提线木偶’、开门的‘权力’、易容的‘大福’,远距离狙击的‘以德服人’。

  这是刺客的巅峰。

  庆尘无声的往里面走去,刚进门便有一名身材匀称的年轻人,正用白毛巾擦着头发迎来。

  “你!”年轻人向后退去,从自己桌子上拿起枪套。

  可还没等他拔出里面的枪械,庆尘已经近在眼前!

  却见庆尘闪电般出手,以紧扣的食指指节击打在对方喉结,让对方只能发出一阵阵干呕声。

  只一击,便瓦解了对方所有的战斗能力。

  他从对方手里拿过枪械,然后若无其事的在房间里找了一圈,没有其他人。

  庆尘坐在对面的沙发上,静静看着年轻人喉结碎裂后窒息而死。

  这是神代云合身边的c级保镖之一,高桥佐。

  他们总共有三班,一班负责守卫在神代云合居所,一班是随行司机,一班则是包括死者在内负责陪同神代云合出席活动的。

  这两天庆尘在黑天鹅里见过的保镖里,每次都有他。

  也只有这个人和庆尘身高相仿、体型相仿。

  他打开高桥佐的衣柜,奇怪的是,这里衬衣很多,但西装却只有一套。

  “难道有什么不同之处?”庆尘逐寸检查着西装,可最终也没发现什么异常。

  庆尘换上高桥佐的白衬衣与西装,然后上了楼顶天台。

  这里不知何时被人放了一只黑箱子,他输入密码打开,里面则是整整齐齐镶嵌在箱子中的枪械,还有一个智能模块,这是联邦集团军中才能配备的东西。

  他慢条斯理的将零件一一组装好,然后矫正了准星与支架,双手稳定的就像是高精密机床上的智能机械,一分一毫都不差。

  他默默的回忆着整个22号城市地图,

  最后,庆尘转身离开天台,就这么将枪械放在了楼顶。

  按照神代云合的规矩,高桥佐必须在每天下午4点之前抵达上三区,然后开始一天的工作。

  4点后,神代云合会准时出门,要么去与人打麻将,要么去与人喝茶,规律极其稳定。

  稳定的就像是故意让人寻到规律一样。

  庆尘知道有问题,也知道神代云合心思周密、后手极多,但这并不重要。

  神代云合4点出门,黑天鹅餐厅6点开业,不管能不能杀掉神代云合,行动后必将面临全城搜捕,他要卡在这个时间点回到黑天鹅餐厅里,用那里的身份做庇护。

  昨天,神代云罗来黑天鹅找庆尘,酒桌上,对方闲聊里透露的最重要一条消息便是,神代空屿已经去了21号城市,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回来的。

  下之意是,如果庆尘动手,神代财团也无法利用云外镜来寻找真凶。

  庆尘知道,这个信息是神代云罗说给自己听的。

  但神代云罗不知道的是,不管神代空屿在不在,庆尘都会选择尽快动手。

  至于动手后有没有追踪,他自然有不同的方案来解决。

  ……

  ……

  第三区,云中豪庭小区。

  这是第三区里最豪华的高端住宅,总共35层高度,层高6米,所以哪怕只有35层,也比第五区里一百层的高楼更高一些。

  庆尘检验虹膜乘坐电梯来到35层,与其他五位保镖一起等待着。

  3点59分,神代云合准时出门。

  他来到所有保镖面前平静的站着,所有保镖都抬起右臂,庆尘也有样学样。

  结果这时,他们所有人西装右臂上的宝石袖扣,竟然被什么东西从里面顶开,袖口上镶嵌的宝石掉在地上。

  下一刻,所有人袖扣内,都爬出只有指甲盖一半大小的小小毛蛛来!

  毛蛛通体白色绒毛,大大的黑色眼睛甚至还有点可爱。

  庆尘知道神代云合的能力是通灵,所以对方控制着白色毛蛛藏在保镖袖口里,这样一来不管保镖离开他后发生了什么,他都可以知晓!

  难怪神代云合允许保镖离开自己,难怪高桥佐的衣柜里只有一条西装,原来所有玄机都藏在那枚小小的袖扣之中。

  按常规来说,财团大人物的保镖是绝对不能单独行动的,高桥佐之所以能够回到第五区家中,只因为,他是神代云合放出来的诱饵。

  果然,神代云合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神代云合,那看似不经意的粗心与不合理背后,全都是陷阱!

  此时,神代云合伸出手来,控制着那六只毛蛛爬到自己手上。

  庆尘打量着这个给他留下不少伤痕的仇人,回想着那场大雪里的艰难跋涉。

  不能再等了,这是他距离神代云合最近的一次。

  刹那间,庆尘骤然甩出手腕上的提线木偶朝神代云合刺去。

  可神代云合似乎早有准备,他一边后退一边微笑道:“终于上钩了!杀了他!”

  速度比庆尘还要快上一线!

  提线木偶宛如一支透明的刀锋,堪堪从神代云合鼻尖上划过。

  他手中的提线木偶不断甩出,可神代云合仅仅只是侧过头去,便完美的躲开了。

  那无限接近的距离里,庆尘几乎碰到对方,却又始终没有碰到。

  如今庆尘虽然身体素质已经比肩a级初期,可神代云合却是a级之中的老牌强者,即便这里没有对方可以控制的凶猛野兽,庆尘想要刺杀对方也得手段出尽!

  庆尘一击刺空,所有保镖都伸手拔枪,他按住左侧保镖拔枪的手,提着对方脖子当做盾牌。

  砰砰砰密集枪声响起,这位被庆尘提在手里的保镖顿时成了替死鬼。

  却见庆尘提着一百多斤的重量,依然快如鬼魅。

  他神色平静的后退到电梯口,退入电梯里等待下降,所有身形全部隐藏在保镖尸体身后。

  枪火之中,电梯门缓缓关闭,神代云合冷笑着提枪走来:“还敢进电梯,找死。”

  说着,他徒手撑开了电梯门,看着不断拉升与下降的绳索果断开枪。

  只用了三枪,神代云合便打断了电梯的两条缆绳,这下电梯来紧急制动的能力都没有了。

  电梯厢快速下坠着,电梯厢的金属箱体与电梯井摩擦出无数的火花。

  “你们往电梯井里开枪,”神代云合说完便从安全通道往楼下跑去。

  这种高手下楼的方式可不是一节一节往下跑,而是一层层的往下跳。

  神代云合身影在楼梯间拉出残影,速度竟是未必比电梯下降的速度慢多少。

  轰隆一声,电梯厢在井中坠落,巨大的气流与尘埃从一层的电梯门里喷射而出。

  楼下正在等电梯的城市官员吓傻了,脑海中全是耳鸣的声音。

  神代云合来到电梯口,一脚踹开那傻傻发呆的官员,徒手撕开了面前的电梯门。

  可是,里面竟是什么都没有,连那具保镖的尸体也不在里面。

  神代云合拿起手机拨打出去:“给我封锁云中豪庭……”

  话音刚落,头顶有玻璃破碎的声音,神代云合回头望去,赫然是庆尘从楼上破窗跳出的身影。

  神代云合怒吼道:“给我调卫戍部队过来,封锁第三区的所有出口,快!要快!”

  这一刻,神代云合很清楚自己等来了什么,白昼!庆尘!

  这曾经无形中割断他手臂的刀,他在水下见过!

  自打神代云合得知表世界神秘事业部遭受重创后,他就知道自己与庆尘、与白昼之间的事情还没完。

  他不是一个习惯束手待毙的人,白昼的人一天不死,他一天就睡不好,所以他要钓鱼!

  神代云合追了出去,他对这位杀手已经有了判断。

  就在刚刚,对方只需要再快一线,自己就得被割喉而死,所以,刚刚便是对方速度的极限了。

  那么,这最多是一个刚刚晋升a级的高手,与他还有不少距离。

  二人在第三区的长街上飞驰,庆尘一路狂奔,甚至都不曾回头看一眼。

  他与身后的猎人快如一阵风,从行人身边跑过时,宛如一列高速行驶的高温超导磁悬浮列车,甚至与风阻碰撞着发出轰隆隆声。

  神代云合带上蓝牙耳机,不断的指挥着卫戍部队:“目标往林东街逃去!”

  “目标改变方向,正往第三区西街逃逸,预计再有8分钟逃出第三区,进入第五区,我命令你们8分钟内必须在第三区与第五区之间设封锁线,不要让他逃进复杂地形!”

  第三区是富人区,建筑简单明了,可第五区就不一样了,到那里之后人口变的密集,建筑也变的杂乱。

  神代云合作为神代财团的核心人物,自然有调动卫戍部队的权力,甚至一直都有一支机动部队在周边等待着响应他,就是为了钓出一条大鱼来。

  神代云合越跑越快,可他渐渐发现异常,前方的目标对这里无比熟悉,他追了对方8个路口,竟然一个红灯都没遇上!

  原本他还指望遭遇一个红灯,只要对方躲避车辆减慢速度,自己就可以将速度优势发挥到极致,可是这一切全都没有发生。

  他们所走的路,一路坦途!

  “是精心计划好的吗?”神代云合皱眉,杀手设计逃跑路线是正常操作,可是连所有红绿灯的变幻时间都计算在内,还要计划着避开卫戍部队,这件事情本身就透露着一股不可思议的气息。

  下一刻,庆尘竟是跑到路中间的双黄线上,继续奔逃。

  他与无数车辆擦肩而过,街上鸣笛不断。

  神代云合愣了一下,为什么要跑路中间?!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忽然看到面前餐厅突然推出一辆餐车来,路边还有一辆白色的货车正等待着。

  神代云合一跃而起,这才没有和那每天固定时间配送下午茶的货车撞在一起。

  他心中一凛,自己速度固然更快,可对方却仿佛将一草一木全都运用于心,与这样的敌人战斗,就像是与世界为敌。

  一切都在针对你。

  这一次,神代云合没有跟在庆尘身后追进道路中央,因为他不知道那里还有什么等着自己。

  就在此时,他怒吼道:“你们在哪里,目标将要逃出第三区!”

  “回复长官,c12部队即将抵达战场!重复,c12部队即将抵达战场!”

  刹那间,八辆军用越野从前方十字路口右侧冲了出来,还有八辆从左侧冲出。

  也就是一眨眼的时间,庆尘已经从这包夹之中穿透而过,就像是巨大的钢铁之钳咬合下来,而他则从那钳口的缝隙中穿过!

  一切都是刚刚好!

  神代云合没有说话,他此时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刚刚遇到的一切都不是巧合,自己正在面对一个极其精于计算的敌人,正试图用最极限的方式,将自己一步步引入陷阱之中。

  对方可能不知道毛蛛的存在,但对方从一开始就没寄希望于可以冒充成功。

  云中豪庭,不是对方选中的战场!

  面对这样的敌人,神代云合甚至感到心中一寒。

  不知道为何,他忽然想起自己那条地下河之中,面对那双金色眼睛的瞬间。

  “追上去,不要放这种敌人离开,就算是陷阱也要用人命堆死他,”神代云合怒吼道。

  他不甘心,他不甘心后半辈子都要活在这种恐惧阴影下,有这样记仇又危险的敌人活着,那他神代云合终其一生都要畏畏缩缩!

  神代云合稍微放慢了速度,他不想自己用性命去试探,这里是神代财团的主场,他要用卫戍部队的人命和对方同归于尽。

  牺牲是值得称颂的,但得是别人的牺牲。

  ……

  ……

  蓝牙耳机里,不时的传来卫戍部队消息:“目标向第五区中心逃逸,前方部队注意拦截。”

  “目标改变方向,朝云雾大街逃逸!前方部队汇报位置!”

  “部队预计将于2分钟后拦截目标!”

  “目标消失了!重复!目标消失了!”

  在这嘈杂的城市抓捕行动中,最后一句话显得格外突兀。

  这一次抓捕行动,卫戍部队动用了将近五百人,80台车辆,可追了这么久,对方竟然在第五区凭空失踪了?

  神代云合缓缓走在第五区街道上,他皱着眉头分析刚刚所发生的一切,总觉得哪里出了问题。

  杀手设计了如此精巧的逃生路线,能够逃走,其实也并非是不能接受的结果。

  可问题就在于,杀手设计的如此周密,怎么可能甘心就这么走了?

  如果换做自己,神代云合能甘心吗?他不会甘心。

  刹那间,神代云合的后颈汗毛纷纷炸起,他转头看向右侧,却见自己刚好经过的黑暗小巷里,骤然有人一边扣动扳机一边冲杀出来。

  凶猛如野兽!

  可a级第六感与身体素质,已经强大到非人状态。

  神代云合在长街上辗转腾挪,杀手没有一枪能够命中他。

  想用这种方式杀掉一名a级高手,还是太天真!

  不对!

  神代云合忽然意识到,对方其实不是要用手枪击杀他,而是正试图将他逼向某个位置!

  有狙击手?!

  也不对,这附近根本没有超过1000米的狙击点,如果有狙击手瞄准他,他早就感应到了!

  那么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使用一种连联邦集团军在非战时,都必须收入在枪械库的智能弹道滑轨。

  但这种方法对付高速移动的a级高手,也不可能成功。

  剩下的一种,就是预先埋伏好的射击枪械,固定弹道,然后人为的将自己逼到那个弹道之下!

  神代云合心中冷笑起来。

  他与庆尘高速移动中无限缠斗,庆尘眼神冷清,大脑中在不断的计算着一个一个公式与轨道。

  神代云合一边规避着可能存在的狙击弹道,庆尘想要将他逼往何处,他便一定要扭转战场方向,他不敢赌!

  两人在长街上快如雷霆,身影交错间根本难分彼此。

  轰隆隆的相互击打声传来,惊的所有行人都远远避开。

  神代云合不敢走,他要等卫戍部队封锁整个区域。

  他也知道白昼老板的狙击能力,万一不是预埋弹道,而是白昼老板隐忍在某栋楼上等待狙击机会,那么他和庆尘分开便是给对方狙击的机会。

  神代云合一直小心警惕着,他记得对方有一支无形的刀,如果不小心便会被割喉。

  那刀并非无迹可寻,只要小心,就能听见刀锋破开空气的声音。

  可是,他渐渐发现不对劲来,面前的杀手就像是不怕疼一样,分明身体素质不如他,却完全用着以命搏命的打法,一拳换一拳,如果这还不行,那就两拳换一拳!

  也没有再用过那无形之刀!

  电光火石之间,唯一不变的是两人之间的攻击距离,还有庆尘冰冷的眼神!

  这是庆尘在八角笼里学会的道理。

  不要怕,看着你的猎物。

  告诉对方,你才是猎人!

  此时,不断有老鼠从下水道里钻出,如潮水般朝着庆尘汹涌而来,行人纷纷惊恐离去。

  但是这些老鼠根本靠近不了庆尘,它们不断尝试着往庆尘身上跳,可那高速移动的身形就像反斥磁场一样,将所有老鼠全部弹开!

  庆尘在等!

  等神代云合体力消耗,等神代云合速度放慢,等神代云合走到某个地方。

  等那一秒。

  他等到了!

  就是现在!

  这时,庆尘已经肆无忌惮的来到神代云合面前,却见他脸上模样骤然变成了zard的长相:“还记得我吗?”

  神代云合的瞳孔骤然收缩,收缩到了某种极致!

  一瞬间,某些阴影纷纷袭来,几乎要占据他的大脑。

  面前的脸庞,不知道追杀了他多少天,玩弄了他多少天,是他的一生之耻!

  不对,还是不对!

  面前的,不是那个人!

  神代云合反应过来!

  可是晚了。

  a级高手之间的身体素质,差0.1秒便是生与死的差别。

  便是这0.1秒的晃神时间,庆尘弓步出拳,神代云合后发先至,顷刻间将a级高手的强大,展现的淋漓尽致!

  庆尘硬生生顶着这一拳,而他背后的高楼天台上,已经有枪火迸发而出。

  拳头与枪火交相辉映,神代云合惊骇莫名,他不再顾及庆尘的拳头了,被拳头打中也不过重伤,被狙击枪贯穿头颅一定会死!

  神代云合硬扛这一拳,以自己强大的第六感知锁定着弹道。

  却见他双腿骤然发力,整个人躲开那仿佛必中的弹道,向后飞撤。

  可是,他忽然看见……庆尘好像并没有失望!

  仿佛一切都在计算之中。

  这追杀的一路,所有精巧安排与计算一时间全部涌入神代云合心中。

  全都不是巧合。

  这是计算能力最强大的敌人,宛如人工智能!

  下午五点钟。

  暮色向晚。

  长街尽头有卫戍部队轰鸣的引擎声,近处有流动的风。

  庆尘伤痕累累的再次逼近,朝那飞驰向后的神代云合杀去。

  一枚巴掌长的子弹在智能组件的定时击发下,破空而至,从庆尘头顶飞过。

  神代云合知道,自己躲过了。

  可是,又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第六感却又在疯狂警示着!

  后退途中的神代云合骤然怒吼着拧转腰身,却见子弹击中路灯边缘,竟又以极其诡异的弹道弹射过来。

  那长长的子弹从他肩膀穿透,飞速旋转的力量撕扯着他的肌肉,将一切都撕裂!

  怎么会有这种弹道!

  又怎么会有人能计算出这种弹道来!

  “啊!!”神代云合发出愤怒的嘶吼,他落地的一瞬间用机械臂在地上奋力一撑,整个人再次翻跃而起,堪堪躲过了庆尘扑杀。

  这才是神代云合,哪怕在绝境,也会撑起最强大的意志艰难求存。

  这也是那位老人选中他来带走庆尘的原因。

  老人曾在那座银杏庄园里对影子笑着说道:如果庆尘在b级把神代云合都杀了,那以后还有谁杀不死呢?

  正待庆尘要继续追杀时,远处卫戍部队车上已经有人拿起自动步枪开始点射,将神代云合四周牢牢封锁。

  庆尘看着周围纷飞的弹屑与碎石,冷冷的看了神代云合一眼,转身跑入黑暗的小巷里消失不见。

  卫戍部队纷涌而至,他们将神代云合抬上车,送往最近的神代财团私立医院。

  医院里,神代士兵怒吼着:“所有医生停下手中工作,所有人都给我让开!”

  他们将医院里最好的医生拉下手术台,完全不管手术台上,22号城市税务管理局局长儿子陈博康还在做着生殖器填充手术。

  医生推来仪器为神代云合拍了片子:“长官,弹孔贯穿了你的上肢带骨,连肱骨也断了,粉碎性骨折,不过您放心,我这就给您准备全麻手术,用仿生骨髓质和纳米材料来拼接骨块,然后再重新搭建神经丛,只需要一个半月,您的肩膀和手臂就能恢复如初,不会有任何影响。”

  神代云合面无表情的看着医生,然后对身旁士兵说道:“调查他,看他最近有没有异常,有没有可能是庆氏的密谍。”

  医生吓哭了:“我不是啊长官,所有医生来了都会提这个方案的!这是当下最先进的技术!”

  神代云合平静说道:“我不做全麻手术,另外,我也没有时间等待一个半月。”

  他知道自己在面对什么,他不能允许自己有一个半月的实力空窗期,不然丢的就是命!

  神代云合最终说道:“给我找最好的机械肢体医生,给我换最好的机械肢体,加装定向次声波武器。”

  手术室里所有人都愣住了,这等于是要将神代云合半边肩膀和手臂全都切掉!

  只是一个粉碎性骨折而已,对于现在的医疗技术根本不算什么,可神代云合却做出了如此凶狠的选择,只为了有足够的力量面对可能到来的危险。

  神代云合冷冷的看着天花板,他那完整的身体已经支离破碎,如今,两条手臂都留不住了!

  如今这个仇,他必须报。

  就在他更换机械肢体的时候,神代云合哪怕疼的一头冷汗,也在不断发出命令:“第一件事情,查看高桥佐的住所附近监控,找寻凶手线索。第二,最近有时间行者失踪事件,必然与此事有关联,给我从这里撕开一条口子。第三,全城搜捕,任何一个角落都不要放过!第四,找神代空屿,让她带着云外镜来找我……”

  这时,神代云合忽然愣了一下。

  云外镜是需要尸体的,可今天从开始到现在,对方除了要杀自己以外,从未杀过其他任何人。

  包括卫戍部队的士兵,包括另外四名保镖,全都还好好的活着!

  连那个被当做盾牌的保镖,也是被其他保镖开枪打死的!

  而云外镜的使用条件,就是用对方杀死的尸体来献祭。

  起初神代云合还在想,为何对方要一味避战,现在才反应过来,对方本身就是在提防云外镜!

  这个杀手……极其善于计算,又极其谨慎!

  ……

  万字更新

  感谢感谢花语絮絮、聆听回忆殇、爱在冰川同学、czh666、浩荡白帆破浪行、挽雕弓射天狼、相逢意气为君饮66、京京小爷、梦想丨幻想、啾与咪与驴与点与甜、在下林妹妹吖、这些同学成为本书新盟。

  老板们大气,祝老板们远离疫情!

  s..book314382425869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