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526、杀人诛心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1-07 06:44: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师父,我这几天吃的很好,秧秧阿姨请我吃了好多东西。”

  “师父,秧秧阿姨说她一会儿就带我去洛城,她说那是你生活的地方。”

  “师父,你一定要保重啊,我在洛城等你,”小真纪哭哭啼啼的在电话里跟庆尘聊了很久。

  庆尘问道:“这几天有在训练吗?”

  小真纪呼吸一滞,哭声都停了:“我把电话给秧秧阿姨了。”

  庆尘笑了:“等去了洛城可不能再松懈了。”

  小真纪:“嗯……”

  “是我不让她训练的,你有什么事冲我来啊,别怪小孩子,都在逃命路上了训练个什么劲,”秧秧接过电话嘀咕道。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瞬间,庆尘脑子里竟闪过了“慈母多败儿”这句老话……

  他问道:“你接下来什么打算?”

  秧秧:“我打算尽快出发,送小真纪回去后就立马赶回来。现在岛国全境封锁,我带你飞回去应该是最简单的离开方式了。。不过,在我回来之前,你能扛住吗?我给你说,你小心点剩下的三个天选之人,他们可能才是最棘手的,我怀疑其中有两人都是a级。还有啊,鹿岛的李允则,一直都没人见过踪迹,万一也来了这边,很可能会出手暗算你们。”

  李允则,就是当初在欧洲时以分身硬撼六翼天使的天选之人。

  当时李允则被路旁炸弹毁了半张脸,这笔账其实也是算在joker身上的。

  秧秧说道:“你一定要小心,等我回来接你。”

  庆尘笑道:“放心,我现在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只要你不迷路,我肯定能撑到见你的那一刻。”

  “安全?”秧秧疑惑:“你不是说神代有云外镜那个式神吗,它每四个小时都能观测你一次,你到哪里它都能看见啊。”

  “总会有办法。”

  “不如我去接应你,带着你俩一起返程。虽然速度慢点,可是能让你尽早离开这里。”

  “不用,我还有些事情没做完。”

  秧秧明白了,庆尘已经想到了办法。

  虽然她也不知道那个办法是什么。

  “对了,”秧秧说道:“白昼之主现身大阪为‘庆尘’报仇的消息好像已经传出去了,白昼组织也马上会变成家喻户晓的组织,神代就算为了面子也一定会报复的。他们或许在表世界没什么办法,但在里世界,一定会采取行动。”

  “嗯,我知道。”

  一场大战过后,庆尘的内心已经彻底平静下来。

  他需要养精蓄锐,等待着7天之后的穿越,不能再受伤。

  a02基地,还有近千名庆氏情报人员在那苦寒之地等待着。

  ……

  ……

  此时此刻,大阪市役所的地下防空洞里,神代空屿手边的闹钟响了。

  她精准的掐着四个小时,割开了一具尸体的胸口,将尸体献祭给了云外镜。

  “等等,怎么云外镜里什么也看不见?”神代空屿疑惑起来。

  只见云外镜里一片漆黑,根本就没有庆尘的身影。

  神代空屿看了一眼手表,这会儿明明是早晨9点钟,天已经亮了,为什么云外镜观测到的地方会是一片漆黑?

  难道是云外镜坏了吗?!

  不对啊,这是式神,又不是什么劣质家用电器,怎么会坏呢?

  又过了四个小时,依然如此,云外镜里还是一片漆黑。

  又过了24小时,还是如此!

  神代空屿起身朝外面走去,她得把这个消息告诉神代云罗。

  神代云罗听闻之后,只是笑着解释道:“不是你的云外镜坏了,而是他一直藏身于一个绝对黑暗的地方,让你根本无法从细节中找寻他的位置。这绝对黑暗的地方有很多,有可能在下水道,有可能在某个集装箱,有可能在某个贴满了遮光的黑胶带的屋子里,也有可能在那位zard为他塑造的地下密闭环境里。”

  神代空屿怔了一下,这货搁这卡bug呢?!

  庆尘两次对抗云外镜的方法都过于简单,可偏偏就让她没什么办法。

  明明拿着追踪神器,结果连一根毛都追不到。

  就在此时,神代云秀坐在办公室里,拿着手机说道:“就在24小时之前,还有人在网络上发了一个‘避开ats-088式神云外镜追踪全攻略’,详细解读了云外镜的功能,以及如何运用蒙太奇手法来误导追踪,还有如何躲避云外镜的窥探,其中就有一条是躲避在完全黑暗的环境里,让你什么都看不到……这个帖子在中国还挺火的。”

  所谓蒙太奇手法,就是你明明正在故宫景区里玩,手里却故意拿着一个天坛景区的纪念品,让云外镜的使用者误以为你在天坛。

  毕竟云外镜能看到的范围就那么大。

  神代空屿顿时就恶心了,这怎么还杀人诛心呢?自己卡bug就算了,还教人卡bug?!

  你是能赚负面情绪值还是怎么的?!

  “可是,一个人怎么可能在黑暗中待那么久啊,难道他不会发疯吗?”神代空屿回想着,她也曾接受过密闭式训练,这是所有神代家族战斗人员都必须经历的,就是教他们如何面对恐惧与孤独。

  当初神代云秀在密闭室里待了五天,神代云罗待了六天,而神代空屿自己则只待了三天。

  这种完全黑暗的密闭恐怖,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是人类失去空间、时间概念后,极端的压抑,只有体会过才明白。

  神代云罗淡然道:“他是在熬,想要硬生生熬到穿越的那一刻,在此之前不想再节外生枝。毕竟,白昼组织的庆尘此时还关押在a02秘密基地,庆尘只是c级,想依靠他自己脱困是不可能的,所以这位白昼之主来报仇之后,一定想要保存实力到里世界实施救援计划。所以,他不能在穿越之前再受伤,以免影响计划。”

  一旁的神代云秀思索片刻:“没关系,现在全境封锁,他总要走出黑暗的,我们早晚能找到他。最迟六天时间,他就会无法忍受这黑暗与孤寂。就算他真能勉强熬到这次穿越,那下次回归后他也是要出来的,没人能一直忍受黑暗。”

  “那我们就等着吗?”神代空屿问道。

  神代云罗:“先把白昼之主杀人的事情散播出去,让全世界都知道白昼杀掉了四名神代的天选之子。咱们也得好好准备,回到里世界还得面对十位理事的联席质询,把责任都推到白昼身上。”

  ……

  ……

  洛城。

  一辆崭新的奔驰s级轿车,缓缓驶入行署路上一个老旧的家属院。

  轿车停下,车上的秦书礼轻快的开门下车,张婉芳则牵着秦昊昊的手,等在一旁。

  她看着丈夫提太多东西有些吃力,便说道:“先放后备箱吧,等会儿让我哥和我弟下来搬。反正给老人带的东西,次次都是被他们分了,他们搬一下也是应该的。”

  “行,”秦书礼点点头。

  该过年了,秦书礼一家三口,一起来探望张婉芳的父母。

  年货有上好的金华火腿肉,那是一整只猪腿肉腌制而成,还有一箱茅台,这也是寻常人家里很少喝到的东西,就这一箱六瓶,都得一万多块钱。

  以往,秦书礼来拜年,能提两瓶五粮液就算不错了。

  实业就是这样,看起来生意流水还不错,可手里的钱百分之九十都压在材料、进货、欠款上,自己手里的现金少得可怜,日子也只是过得去罢了。

  所以,秦书礼原本开着的车,也都七八年没换过了。

  进楼栋时,秦书礼看到隔壁停车位上还有一辆保时捷911,不仅多看了两眼。

  一家三口走上四楼,按下门铃。

  开门的是一位中年人,穿着花里胡哨的衬衣。

  对方打量了一下秦书礼:“怎么还空手来了?听说你今年厂子效益不好,但大过年的空手来看爸妈也不合适啊。”

  张婉芳牵着秦昊昊走进家里,随口怼了回去:“哪有开口找别人要年货的?”

  这位是张婉芳的哥哥张建军,庆尘的大舅。

  早些年在洛城轴承集团当工人,后来下岗了也不找工作,每天就在家里伺候老人,靠老人的退休金过日子。

  家里人让他去找工作,他也不乐意,并说自己这样过的也挺好。

  也算是附近有名的街溜子了。

  张建军一边磕着瓜子一边说道:“婉芳,我听说庆国忠聚众赌博被抓了,判了三年?你们还有联系吗,他可还欠我五千块钱没还呢。当初我看他是我妹夫才借给他的,现在这钱怎么说?”

  张婉芳被人当着现任丈夫的面提起前夫,顿时感到一阵尴尬,秦书礼在一旁沙发上坐着也没说话,她有些恼怒道:“这些年,爸妈生病我让你掏过一分钱吗,哪次住院看病不都是我出钱,你现在跟我说这个干嘛?”

  “一码归一码,”张建军浑不在意的说道。

  张婉芳:“你到现在都不出去工作,快五十岁的人了还天天在家啃老,怎么好意思的?”

  张建军吐了一口瓜子皮:“现在经济形势不好,干啥都不赚钱……对了,你们知道时间行者吧,当时间行者比较来钱,楼下那辆保时捷看见没有,隔壁有个邻居家的孩子成了时间行者,还加入了什么洛城本地的时间行者组织‘家长会’,刚晋升了什么‘绿色家人’,老赚钱了!那辆保时捷911就是他的!”

  就在此时,家门被打开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推门而入:“哎,你们看到楼下那辆大奔没,也不知道是哪家的?看着真漂亮啊!”

  秦书礼犹豫了一下,拿出自己的车钥匙说道:“车是我的,后备箱里还有给爸妈带的年货,有一箱茅台,你们一起搬上来吧。”

  张建军和张建兵两人眼睛一亮。

  张建兵惊叹道:“姐夫发达了啊,现在在哪里发财呢?!”

  秦书礼想了想解释道:“我也成时间行者了,也加入了洛城本地的那个‘家长会’。”

  “啊?”张建军愣了一下:“等等,你成时间行者了?你和隔壁那个‘绿色家人’,谁级别更高?”

  秦书礼矜持道:“我是蓝色家人,比他高一级。不过我晋升比较特殊,之前一次行动里有立功,所以是破格晋升的,隔壁那个如果是家长会的人,应该听说过我。”

  如今秦书礼在家长会里虽然没有得到罗万涯关照,但不少人都知道,那次剿灭机械神教总部,本来就是罗万涯为了救秦书礼。

  所以,秦书礼在家长会里的地位还算不错,那都是大家给罗万涯这位黑色家人的面子。

  虽然大家也不知道罗万涯与秦书礼是什么关系。

  这一次,秦书礼在张婉芳劝说下,把自己从里世界带回来的药品都拍卖掉了,手头一下子阔绰起来。

  他是真没想到,那些流量明星为了里世界的高端美容产品,竟然愿意花那么多钱。

  这时张建军的态度完全不同了:“妹夫啊,来来来,跟哥说说那个家长会是怎么回事,你看我有没有成为时间行者的潜质?”

  秦书礼无奈道:“能不能成为时间行者,这个我们说了不算,得看里世界有没有跟你对应着的人才行。现在不少人都在轮流去各个公测城市碰运气,要不你也试试。”

  张建军兴高采烈道:“行啊,那我这成了时间行者,你是不是能罩着我?”

  “我……”秦书礼知道自己那蓝色家人也是混来的,所以不敢轻易承诺。

  这时,张建兵说道:“姐,姐夫,你们这也算是发达了啊,有赚钱的事多给我说说啊。正好,庆国忠也进去了,没人骚扰你们了,日子都好起来了。”

  张建军突然问:“对了,庆尘呢?”

  张婉芳愣了一下:“……有些日子没联系了,他把我拉黑了。”

  张建军说道:“不接电话好啊,老话说得好,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那庆国忠的儿子能是什么好东西,以后说不定也会变成一个赌徒,早点断了联系让他自生自灭吧。”

  张婉芳沉默着不说话,屋里的气氛也尴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