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504、很危险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1-07 06:44: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这一次回归之后庆尘就在执行着自己的计划。

  所以他没时间与白昼成员们一一煽情告别,也没有时间把所有事情交代清楚。

  但他知道,一定会有人等他回去,所以他一定会活着回去。

  山顶的风很大。

  它将积雪从北坡吹过山脊,簌簌的落在南坡。

  当那些雪花飞过山脊落下时,像是一条冰雪的瀑布般壮观。

  神宫寺真纪蜷缩在奥穗高岳的山顶,看着庆尘一次次冲下山脊,跌落,又重新扛着山地车返回。

  她已经数不清庆尘到底失败过多少次了。。

  甚至某一刻颠覆了她的认知,原来一个人追求自己的目标时,竟然可以执着到这种程度。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庆尘甚至还在享受这一次次失败。

  庆尘重新爬上某处山脊,他扛着山地车静静眺望远方夕阳。

  以往他的生死关训练,都是在以德服人的神秘世界里完成。

  这就是此次与以往的不同。

  以往就算跌落山崖,他也不会死亡。

  哪怕跌落一千次,哪怕死亡的触觉有多么真实,庆尘都很清楚自己其实是不会死的。

  所以那时候,他对生与死渐渐失去了敬畏之心。

  一位骑士对生与死缺少敬畏,那就不是骑士了。

  此次不同,他都还没有展开逆呼吸术,训练便几乎九死一生。

  若是真正挑战时展开逆呼吸术,跌落便真的跌落了,就算强行逆转呼吸术,这辈子也不可能再有进境。

  这就让庆尘每次训练的时候都格外珍惜。

  可问题在于,每当他看着自己冲下陡峭山脊,看着自己在山脊刀锋上舞蹈的时候,双眼看着身侧的深渊都会心悸。

  那是人类内心本能的恐惧,一旦被恐惧的情绪缠上,就不再那么果断。

  庆尘知道,自己要克服的就是这种情绪。

  所以,他一次次的硬扛着伤势,感受着疼痛,让疼痛像刀子一样,一刀刀的割裂着恐惧。

  不过,有些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当他体内的骑士真气,变化成了液态之后。

  每次挑战生死关,他都能感受到某种汹涌澎湃的力量,在身体之中流转。

  没有骑士遇到过这种情况。

  就像任禾开创骑士之路、秦笙开创呼吸术一样,他们走的路,都是前人不曾走过的,所以没有参考。

  庆尘现在也是如此。

  没有哪个骑士能在完成第一项生死关后,就拥有骑士真气。

  也没有骑士知道,骑士真气液化之后会发生什么。

  当庆尘一次次从山脊上冲下,便感觉那液化的骑士真气,就像是被月球牵引的潮汐一般,被某种力量牵引着,搅动着,奔腾着。

  庆尘不知道最终会发生什么。

  但他知道,如果这次能够完成生死关挑战,一定会有答案。

  从清晨到夜晚。

  庆尘扛着山地车缓缓走上奥穗高岳,看向神宫寺真纪:“走吧,去游客服务中心休息。”

  眼瞅着庆尘身上的冲锋衣都被山岩撕裂出一条条口子,眼瞅着庆尘身上的旧伤也有崩裂,神宫寺真纪惊呆了。

  此时刚刚回归7天,庆尘早先在里世界受的伤都还没痊愈,所以现在看起来格外的惨烈。

  她怔怔的走过去抓住庆尘的衣袖,看着血液从庆尘袖子中缓缓滴落出来:“欧尼酱,你怎么不给自己涂药膏。”

  庆尘认真说道:“都给你涂完了,我没得涂了。”

  早上受了委屈却忍住没哭的小女孩,这时候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那怎么办啊?!”

  然而就在此时,庆尘却看着远处的游客服务中心,站定了身形。

  游客中心一片漆黑,本该在夜间亮起的霓虹灯牌也都熄灭着。

  庆尘没有继续靠近,而是打开手机发出去消息:“发生了什么。”

  却见表世界分壹发来消息:“整个白川乡的人都被神秘事业部抓走了,他们在白川乡外没有发现你们的线索,于是又集中人手回来调查整个白川乡。现在,神秘事业部怀疑有人在窝藏包庇你们,正准备对白川乡的村民进行集中审讯。”

  庆尘愕然,原来不是有人出卖了他们的线索。

  起码那两位老大爷没有出卖他们,不然神秘事业部的人早就上山搜捕了。

  庆尘没再问什么,只是平静的牵着小女孩走进游客服务中心。

  来到户外用品区的时候,他愣了一下,只因为在他们平日搭帐篷的地方,摆放着两份便当。

  便当上还贴着纸条:商店区有微波炉,自己热一下就可以了。

  原来那些老大爷在这里工作了几十年,对这里的熟悉程度早就像在自己家一样,这里少了什么,他们都能第一时间发现。

  对方早就知道庆尘和神宫寺真纪就躲在这里。

  庆尘想了想,平静的端着两份便当去找微波炉加热,然后盘坐在地上与神宫寺真纪一起,将便当吃的干干净净。

  吃的时候,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神宫寺真纪看了一眼他手里的便当盒子:“欧尼酱,你为什么每次吃饭都那么干净?”

  庆尘放下便当盒子说道:“为了让自己记住一些事情。”

  “奥,”小女孩低头也有样学样的将便当全都吃下,一粒米都不剩。

  庆尘看着黑暗的游客服务中心,突然想到师父李叔同在002号禁忌之地的大柳树前对自己说:你还缺一个契机。

  他想到自己当时被师父坑的惨状,又想到骑士组织一代又一代坑徒弟的传统,突然忍不住轻笑出声。

  神宫寺真纪看呆了,她好像还是第一次见这位哥哥笑。

  庆尘站起身来说道:“走,带你回白川乡一趟。”

  “嗯?”神宫寺真纪愣了一下:“我们不是要躲着那些坏人吗?”

  庆尘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笑道:“不躲了。”

  “为什么?”小女孩好奇极了。

  庆尘平静道:“让你吃这么多苦走上那条路,未来还要吃更多的苦。既然如此,当老师的总得告诉你那条路到底通向哪里,意味着怎样的人生。”

  “会有危险吗?”小女孩问道。

  “会,他们会很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