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501、自己的路,自己选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1-07 06:44: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欧尼酱,我们这是要干什么?能不能下山……”小女孩走在狭窄的山脊上,她朝两侧望去,左右都是上千米的深渊。

  一旦不小心在这山脊上滑倒,必然会粉身碎骨。

  “继续,”庆尘平静说道“继续清理碎石。”

  这里是奥穗高岳,距离滑雪场还有足足十多公里,没有游客会在此时来到这里,全世界只剩下了庆尘与神宫寺真纪。

  庆尘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依旧按部就班的清扫山脊上的碎石。

  小女孩也是直到这时,才知道庆尘之前每天早出晚归是在做什么。

  难怪滑雪客都说没见过庆尘,只因为庆尘并没有滑雪。

  不过,神宫寺真纪没想到的是,庆尘竟然会把她也带到这山脊之上,让她跟着一起清理碎石。。

  哪怕她说了害怕,庆尘也丝毫没有同情她的意思。

  庆尘说道“如果想放弃,就直接告诉我,我可以送你下去,每天我上来清理碎石的时候,你就在山腰那里等我。”

  神宫寺真纪听到这句话,突然抿起了嘴巴,一不发的继续弯腰清理碎石。

  山脊上的风凛冽狂躁,有时候就连庆尘都难以稳住身形,更别提一个八岁的小女孩了。

  但令人意外的是,从庆尘说完那句话之后,她再也没有说过要下山的话,只是默默的干活。

  甚至好几次她差点被山风卷下山脊,都只是惊呼一声,然后自己默默的找到固定身形的石头。

  此时,小女孩低头间,透明的眼泪从长长的睫毛垂下来,又被一阵山风吹进山谷。

  庆尘说道“我不是非要强迫你跟我在这里待着,就算你想下山,也是很正常的。”

  神宫寺真纪忽然执拗的擦了擦眼泪“我不怕!”

  离开白川乡的那刻,她几乎以为自己的生活要转向光明之处。

  结果谁能想到,却是迎来了比往日更甚的磨难。

  就算以前在温泉旅馆里干活,也完全不用经历这样的危险。

  但神宫寺真纪依然没再说什么。

  此时,庆尘逐渐加快了自己清理路障的速度,因为他不确定神秘事业部会不会找到这里,也不确定对方来的时候,会带着多少人……

  没有以德服人傍身,在这种鬼地方就算庆尘再厉害,也不可能打得过几百个携带枪械的敌人。

  一阵山风吹来,神宫寺真纪没有站稳,几乎就要被卷到山崖之下了。

  就在她以为自己要死掉的时候,庆尘伸出一只手来提住她的领子,将她提了回来“继续。”

  “嗯,”小女孩应了一声。

  这个天真的小女孩,不仅仅是童年经历与庆尘相似。

  某一刻,庆尘甚至觉得,对方连性格都与自己有点相似。

  不仅仅是,不希望自己“招人讨厌”的“懂事”。

  还有面对困苦之时,不想认输的执拗与拧巴。

  经营温泉旅馆时,奶奶病倒了,她就学着做饭、洗衣服。

  清理山脊上的碎石时,就算害怕的要死,也决不再抱怨一句。

  夜晚,庆尘提着小女孩下山,趁着滑雪场下班,躲进了滑雪场的游客服务中心里。

  山中没有其他可住宿的地方了,而且也找不到食物,虽然滑雪场还有值班人员,但好在他们也只是窝在自己办公室里,不会轻易出来巡逻走动。

  神宫寺真纪小声说道“欧尼酱,有监控的。”

  “没事,他们看不见我们,”庆尘旁若无人。

  他知道,此时游客服务中心内部的监控,一定已经被表世界分壹给锁定了。

  说来也挺讽刺,庆尘此次来白川乡,没有能信任的人,唯一能信任的,却是里世界上个文明纪元里,毁灭过人类的人工智能。

  趁着游客服务中心灯光熄灭,庆尘带着神宫寺真纪进了滑雪场商店“想吃什么就拿吧。”

  小女孩犹豫着说道“欧尼酱,偷东西不好。”

  庆尘看了她一眼“放心,几天后离开时,我会把钱一起付了。我本来是打算从温泉旅馆里拿点食物的,结果温泉旅馆被你一把火烧掉了。”

  “奥……”小女孩点点头,小心翼翼的给自己拿了一块面包,一瓶矿泉水。

  其实当时庆尘是想拦住小女孩的,但他想想,人家打算一把火埋葬过去,自己在一边心疼一点食物,会显得有些没气势。

  所以就没拦。

  庆尘见她不敢多拿,直接从货架上又取了两盒饼干塞进她怀里“吃不饱的话,明天还怎么上山?”

  说完,他带着小女孩去了户外用品区,搭了两顶帐篷。

  其实在游客服务中心里过夜是有点冒险的,因为如果留下痕迹,总会被人察觉。

  货品数量不对,帐篷被人动过,这都可能成为线索,帮助神秘事业部找到他们。

  但庆尘马上要迎来第四次生死关挑战,依然身负重伤的他不可能冒险住在冰天雪地里,在完成挑战前,他都必须保持一个良好的状态。

  被神秘事业部追杀,是他在救神宫寺真纪的时候,就想过的后果。

  他做好承受这后果的准备了。

  庆尘独自躺在帐篷里,听着隔壁像小老鼠一样吃东西的声音“真纪,你记忆里,有没有奇怪的回忆,比如一个更高科技的世界。”

  “没有。”

  “你祖上是做什么的?”

  “听奶奶说,爷爷是负责白川乡神寺内祭祀的山长,爷爷的爷爷也是,本来爸爸在48岁后也要去的,结果他出了事情。因为他当向导时,游客意外坠亡,导致白川乡收入降低了好多,所以白川乡里的村民们……有点不喜欢我们家了。据说很久很久以前,我们祖上是神明的使者,掌握着神明的战舞。”

  “原来如此。”

  庆尘在想一件事情,神宫寺这个姓氏其实是非常特别的,它在神道教所信奉的神话传承里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他甚至觉得,这神宫寺一族在白川乡里,之所以能主持神寺的祭祀,正是因为掌握着某种传承,只是后来失传了。

  就像是准提法一样。

  直到现在庆尘都不清楚,为什么神宫寺真纪可以直接传承呼吸术,如果对方不是内测玩家的话,那就一定跟这神奇的血缘传承有关。

  ……

  ……

  第二天,庆尘趁着滑雪场还没开业,叠好了帐篷,带着小女孩再次上山。

  按照他的计算,最多只需要一天半的时间,整条道路就能清理出来,到时候,他就可以进行完整的训练。

  神宫寺真纪很苦,因为丢捡碎石的缘故,小手冻的通红,甚至有点肿了。

  庆尘再次问道“想放弃吗?”

  “不想,”小女孩平静说道。

  庆尘不再说什么。

  这小女孩是一块璞玉,心性善良到可以顷刻间通过问心,毫无疑问,过了问心便能成为一位骑士。

  但通过问心也只是成为骑士的基础,那条路太苦太累太危险,哪怕过了问心,也不一定能坚持下来。

  所以,庆尘把这个选择交给了小女孩自己。

  如果她放弃,那庆尘就帮她偷渡到国内,躲避开神秘事业部的追杀。

  如果她不放弃,那他们可以继续同行。

  这是庆尘经历过的考验,也是每一位骑士都经历过的考验,神宫寺真纪也不能例外。

  ……

  最近更新肯定没法给力,大家可以养半个月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