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498、以白昼命名黑夜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1-07 06:44: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浓飞巴士迎着朝阳。

  暖暖的阳光照在神宫寺真纪的小脸蛋上,她时不时的悄悄看向庆尘,却被对方双手上转动着的魔方所吸引。

  小女孩觉得,这位欧尼酱真的很特别。

  庆尘没有看小女孩,目光始终在窗外,他没有解释为什么两人要装作不认识,也没有解释为什么要坐这么远。

  好在,神宫寺真纪也懂事的没有多问。

  这个小女孩太懂事了,就像庆尘自己小时候一样。

  那种卑微的懂事,是生活教会他们的第一个生存技巧。

  这样才能不招人讨厌。。

  巴士停在岐阜县中津川市站,庆尘先陪着神宫寺真纪去了一趟医院。

  医院的护士与医生好像都认识她,见到她便热情的打了招呼:“又来给奶奶买药吗,真是懂事的小女孩呢。”

  懂事,似乎就是神宫寺真纪的标签了,好多人都会送上一句不那么走心的夸奖。

  可只有庆尘才明白,小女孩应该宁愿自己可以不那么懂事,偶尔任性一下也不会被人责怪。

  小女孩在前面走,庆尘在后面十多米的位置跟着,小女孩在柜台买药,他就在外面等着。

  他看着小女孩掏出小钱包,熟练的买药、付钱。

  接下来,便是他去买山地车了。

  小女孩一不发的跟着,街上有花车经过,似乎是有什么盛大的节日正在举行。

  庆尘买车的时候,小女孩就在店外等着,鼻尖冻的通红,却兴高采烈的。

  买车的过程很快,对庆尘来说这辆山地车质量必须特别好才行,所以他直接将店铺的镇店之宝给买走了。

  一辆车折合人民币大概8万多块钱,神宫寺真纪远远听到这个价格的时候吐了吐舌头,心说这还是一位有钱的欧尼酱呢……

  因为她家的温泉旅馆设施陈旧、服务也不好,所以价格是白川乡里最低的。

  一开始,神宫寺真纪都以为庆尘的经济状况也不富裕,所以才会选择他们。

  但现在想想,能在白川乡长租一个月温泉旅馆的人,肯定也不是穷人。

  庆尘推着车子走出店铺,此时神宫寺真纪正出神的望着花车游行,还有路边的拉面店。

  他难得走近小女孩身边,低声问道:“想留在中津川玩玩吗?”

  神宫寺真纪一脸不可置信的抬头看向他,犹豫了一下问道:“可以吗?”

  然而就在此时,几辆车飞快从街道驶过,停在了不远处。

  车上有着神秘事业部的标识,几名身穿黑西装的人下车,冲进了临街的一个店铺。

  庆尘皱着眉头,他知道这不是冲着自己来的,但很好奇神秘事业部在干嘛。

  却见那几人抓住一家荞麦面店铺的老板,将对方硬生生拖了出来。

  街道上的行人都旁观着,有人小声说道:“又来抓人了!”

  庆尘在网络上曾听说过,岛国神秘事业部一直在不停的抓人。

  而且,他也知道抓人的原因:神代的时间行者,在对照表、里世界户籍资料,‘制造’时间行者。

  他们正在将表、里世界出现重合、却因为所在地域不同没能穿越的人,带到相互重合的地点,来主动顶替掉里世界人。

  顶替之后,拥有战斗力的男性时间行者会被送去秘密军事基地特训,没法成为战斗力的女人与小孩,则会成为运输里世界物品的‘骡子’。

  以此来增加神代时间行者在表世界的掌控能力。

  在国内,昆仑与九州一起用数据要塞保护了户籍信息库。

  所以里世界财团根本没办法做这种事情,但是岛国却没人保护户籍信息库,高丽国也一样。

  岛国与高丽国,甚至还主动开放了户籍信息库,昆仑一度怀疑这两国高层也出现了时间行者,且被神代、鹿岛反向穿越了。

  或许这也是神代、鹿岛所掌控的时间行者,比昆仑、九州更多的原因之一。

  最早的时候,神代抓捕表世界人只是集中在大阪、东京、神户三座城市,如今已经开始慢慢向周边蔓延。

  此时,神宫寺真纪并没有关注这一切,她一脸期待的看向庆尘:“可以去玩一会儿吗欧尼酱?”

  庆尘看了一眼神秘事业部的车辆,然后平静说道:“不行,回家。”

  他不想在神秘事业部活动区域多做停留。

  在大阪的时候,让神秘事业部保持紧张状态是策略,而此时却应该低调。

  说完,他推着车子往巴士站走去,小女孩‘奥’了一声,虽然有些失落,但还是乖乖的低头跟在后面,保持着距离。

  到巴士站后,庆尘让神宫寺真纪一个人上车,自己则独自骑行回去,他要在平坦公路上先熟悉车况。

  小女孩孤零零的上了车,坐在最后一排座位上,眼巴巴的趴在窗户上看着庆尘骑车远去。

  她低下头,等待着车子发动,然后一个人返程。

  其实有没有在中津川市看花车并不重要,她其实只是不太想一个人。

  然而就在此时,她听见有人敲了敲车窗。

  神宫寺真纪抬头看去,却看见庆尘带上了一顶鸭舌帽,又围上了一条围巾,就站在巴士外面。

  平静的对小女孩招了招手,示意她下车。

  神宫寺真纪赶忙跑了下去:“欧尼酱……”

  庆尘递给她一副新的手套,还有一条新围巾,对她说道:“跟我一起回白川乡吗,你坐横梁上,会稍微有点冷,回去的时间也会长一些,大概得三个多小时。”

  神宫寺真纪眉开眼笑:“没关系的!”

  回去路上,冷风嗖嗖的往脸上刮,但小女孩一点都不在乎。

  黑色的公路两旁,远处是皑皑的白色群山,近处是伴随着公路的清澈山泉与溪流。

  小女孩长长的围巾末端飘荡在风里,开心的招展着。

  ……

  ……

  庆尘的生活又回归宁静,每天骑着山地车,在凌晨、白川乡所有人起床之前便出发前往山峦之间。

  然后硬生生的背负着山地车登上山顶,晚上等所有滑雪客都回到旅馆后,他才又骑着车子回到白川乡。

  每天都能远远看见那个小女孩,撑着下巴坐在旅馆门前,向他招手。

  这可能是庆尘穿越以后,最宁静的九天。

  平复着他在里世界所遭受过的苦难。

  庆尘此时正从最高峰奥穗高岳出发,沿着山脊一点一点清理出道路来,扫去积雪,扔掉不牢固的碎石。

  因为山脊险峻的关系、因为他每天还要留下一半时间来练习山地车操控的关系,庆尘每天的细致清理工作也只能进行几百米。

  而他要清理的曲折山脊,斜坡长度要有3.1公里,多处坡度超过45度。

  他并不急,每天都按部就班的早出晚归。

  夜幕降临,庆尘顶着寒风往白川乡骑行。

  只是今天有些不同。

  当他远远看到熟悉的温泉旅馆时,却没看到那位熟悉的小女孩。

  庆尘沉默了。

  他将山地车扔在路旁的雪地里,缓缓走向温泉旅馆,并认真听着一切动静。

  温泉旅馆里没有呼吸声。

  庆尘拉开门,只看见神宫寺真纪的奶奶倒在地上,没了声息。

  他当机立断的转身离开,敲响隔壁温泉旅馆的门,平静问道:“你好,请问有没有见到隔壁的小女孩?”

  这家温泉旅馆的老板是位中年女人,她犹豫了一下说道:“你说真纪啊……她被神秘事业部的人带走了,不过他们还没离开。”

  “他们在哪,”庆尘平静问道。

  “往白川乡东边去了,似乎还有其他要抓捕的人,”老板说道:“你是……”

  庆尘没有回答,转身便走。

  他在黑色石子路上伫立着,静静望着白川乡东边的小路尽头。

  理智告诉他,完成生死关挑战之前不应该再横生枝节。

  只需要再等三天,他就能清理出所有山脊,尝试着挑战生死关了。

  到了b级,他才有回到a02基地尝试脱困的资格,才有回到大阪大开杀戒的资格。

  表世界的神代时间行者再厉害,除了极其少数的天选之人,他便是战斗力天花板。

  现在如果在白川乡大开杀戒,一定会引来难以计数的神代时间行者,庆尘就算杀人再果断,这里的事情也会快速传回大阪。

  所以最好的选择,是再等三天。

  但……神宫寺真纪能不能等他三天?

  以神代时间行者的卑劣人性,庆尘不知道这些人在三天时间里会对神宫寺真纪做什么,也不想知道。

  他只知道,如果他真的能等这三天,任由神代将小女孩带走。

  那他也不用再去完成什么生死关了。

  因为那时候的他,不配吃王宇超和赵明可扔给他的蛋白棒。

  不配获得李恪、庆一、南庚辰、刘德柱、罗万涯的尊重。

  不配陪李修睿老爷子走完最后一程。

  应该也不配成为一名骑士了。

  骑士的信仰,除了勇气之外还有什么呢?

  少年站在黑色的道路上想着,应该还有永远赤诚。

  永远不问利益,只问本心的赤诚。

  庆尘迎着黑夜里的风雪,朝白川乡的东边走去。

  神情就像他在猪圈里,无数次筑起石墙时那样倔强又坚毅。

  或许在猪圈里的那一刻他就想好了,如果这人世间的漫漫长夜,不会自己过去,那他就用白昼重新定义那无边的黑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