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489、违约者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1-07 06:44: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有太多人羡慕骑士。

  心怀赤子之心的人,羡慕他们的浪漫与自由,羡慕他们的坚毅与勇气。

  心怀小人之心的人,则羡慕他们长达数百年的寿命。

  一般情况下,夺舍别人总会有些后遗症,就算被夺舍的人是b级高手,也会有一丝隐患,夺舍次数多了,意外也会变多。

  所以与其夺舍一个寿命几十年的高手,还不如夺舍一个寿命几百年的少年。

  半神的修为可以丢,只要夺舍的躯壳有b级,他早晚还能再修行回来。

  然后可以肆无忌惮的再享受数百年的漫长青春。

  夺舍骑士,这是一直以来,神代家族许多人幻想过的事情,但从未做到过。。

  现在好像终于有了希望。

  回归倒计时1360000。

  这是庆氏与神代约定好的,交易庆牧的日子。

  清晨,庆一从065号禁忌之地外的小镇上醒来,他起床用井里的凉水洗了把脸,然后站在前不久买下的小院里发了会儿呆。

  这个冬天很冷,冷得他洗完脸后,鼻头都被冻红了。

  他发呆了很久,然后推开小院子的门向外走去。

  门外早就伫立着许许多多的、身穿黑色作战服的士兵,当庆一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站直了身子。

  犹如神殿前伫立的雕塑,拱卫着。

  庆一说道:“出发。”

  说完,有人给他拉开了车门。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近百人分别登上了准备好的黑色越野车,然后风驰电掣的驶向065号禁忌之地。

  杀气腾腾。

  俘虏神代靖边,就坐在庆一所在的那辆越野车里,原本应该主持这次交易的庆尘被抓走了,所以主持交易的人被影子换成了庆一。

  庆氏内部派系对影子的这个决定颇有微词,毕竟让庆一做这件事情,等于平白给庆一制造了一些优势。

  但是现在这个节骨眼,聪明人都知道影子心情不太好,谁也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违背他的任何决定。

  一切都等以后再说。

  其实,很多人对于庆尘被抓走是持着幸灾乐祸的态度,毕竟这位影子的心腹嫡系、支持庆一的少年督查没了,对于他们来说是个好事情。

  车队出发时,小镇上的亡命徒都好奇打量着。

  自打这位庆一来到小镇后,越来越多的庆氏情报人员、作战人员在此集结。

  先是搜捕神代的情报人员,然后再对小镇施行了宵禁,夜里9点以后,庆氏的部队但凡在街上发现有人行走,一律开枪击毙。

  一开始,小镇上的亡命徒还有点不适应。

  毕竟这是整个中原荒野上有名的销金窟,夜里才是最热闹的时候。

  但后来,大家不得不适应。

  用庆一的话说就是,反正小镇上都不是什么好鸟,都是在联邦城市里作奸犯科才来的这里,等他们死一次就习惯宵禁了。

  有人夜里正赌博呢,突然就被庆氏的部队冲进来开枪打一梭子。

  那些以前在夜里揽客的楼凤,开始被迫白天营业。

  原本的亡命之徒乐园,两天时间就成了治安文明示范小镇。

  就差一张奖状、一面锦旗了。

  只有这一刻,自诩在荒野上逍遥快活的亡命之徒们才重新回忆起,被财团支配的恐惧。

  现在,庆氏的这群活阎王,总算是走了……

  ……

  ……

  车队抵达065号禁忌之地边缘。

  一群人下车后,押着神代靖边便往深处走去。

  神代靖边没有说话。

  不是不想说,而是没法说。

  三天前,神代对情报界放出消息说,已经成功抓捕庆尘,并已将庆尘带往庆牧原先所在的秘密军事基地,准备让他帮神代养猪。

  外界对此事一片哗然。

  神代靖边被看押时,听到有庆氏作战人员讨论,就随口嘲笑庆尘不自量力,还没换回庆牧,结果自己先被神代抓走当了新的庆牧。

  庆一听到他的嘲讽,就把他给毒哑了。

  队伍越走越深,终于在一处石碑前停下,那是所有亡命之徒交易的地方,附近都是随地丢弃的生活垃圾,还有恶臭的粪便味道。

  也不知道这些年到底有多少人,在这里完成过不可毁约的交易。

  “戒严,”庆一平静说道。

  此时的少年脸上,相比在秋叶别院时少了几分天真与稚嫩,也少了几分故作成熟的滑稽,反而真的成熟了许多。

  他像是一名真正的指挥官,发挥着自己所学到的才能,快速在附近布防。

  没过多久,林子北边传来脚步声,六十多人抬着担架上的庆牧,缓缓从树林里的阴影中走出。

  为首之人是神代在中原的某位情报负责人,他看着庆一说道:“我要确认一下神代靖边长官是不是本人。”

  庆一直勾勾的看着他:“庆尘呢?”

  那位情报负责人笑了:“他已经得到了自己应有的惩罚,代替了庆牧去北方养猪,我也不知道他要养多久,可能是十年,也可能是二十年……或者一辈子。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来得及留下合影,如果有的话,还可以在照片里缅怀他。如果没有的话,或许过一阵子,我们会送点照片给你,让你看看他现在过的怎么样。”

  庆一双眼通红,不是要流泪的红,而是想要杀人的红。

  那位情报负责人笑道:“不要冲动,这里是禁忌之地,以你的实力,动手的话一定没法活着走出去。”

  庆一冷笑起来。

  树林深处有人问道:“那我的实力呢?”

  一名身穿黑衣、戴着黑色鸭舌帽的年轻男子从里面走出来,他路过庆一身边的时候,笑着说道:“跟他们废什么话?”

  庆一想要说什么,可说不出来。

  刹那间,时间好像突然变的粘稠了。

  所有人的动作,都随着时间被无限拉伸。

  被寒风摇晃的树叶像是水里的浮萍,开始变的缓慢。

  神代情报负责人因惊恐,而渐渐睁大的眼睛,收缩的瞳孔,都是那么的缓慢。

  仿佛连同那恐惧也被一同放大了数十倍。

  影子从人群中走过,他纤细修长的手指,在每一个神代情报人员的脖颈上抹过。

  伤口缓缓破裂,那些神代成员因大动脉内压力而喷溅的血液,在空中凝成血滴,向外溅射着。

  可始终落不到地上。

  所有人都变成了时间里的琥珀。

  就像是松香落下树枝,凝固住的昆虫。

  这一切太恐怖了,那时间的伟力,就这么被人展现在眼前。

  毫无还手能力。

  原来,这就是庆氏影子盛怒之下的究极恐怖之处,杀人如割草。

  甚至比割草还轻松。

  影子将庆牧所在的担架,安稳放在地上,低声说道:“辛苦了,欢迎回家。”

  065号禁忌之地对违约的判定,是规则之力,就算影子之前没有参与过交易,但此时依然被判定为违约者。

  而什么也没做的庆一等人,则安然无恙。

  那块石碑上突然有文字出现。

  “禁。”

  下一刻,地底有藤蔓迸发而出,禁忌之地里的毒虫也振翅嗡鸣,想要用锐利的口器咬向违约者。

  然而时间规则对它们也依然有效,却见影子轻笑着转身离去。

  如闲庭漫步似的,越走越远了。

  “带庆牧回家,别杀神代靖边,如果庆尘回不来,我要让神代家族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残忍。”

  藤蔓落空,毒虫也咬了个寂寞,万事万物都慢了一步,唯独那位影子依然洒脱。

  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不知道过了多久,庆一感觉自己恢复了正常。

  他像是一个刚刚上岸的溺水者,剧烈的喘息起来,仿佛刚刚真的有时间之水把这里笼罩。

  庆一难以置信的回头看着影子离去的方向,又看看接连倒地的神代成员。

  血液在禁忌之地变成血泊,无一幸免。

  在此之前,影子只说让他来交易庆牧,却没说要亲自来毁约杀人。

  其实庆一自己做好准备了,他找父亲要了一位高手来,混在人群之中,打算把神代的人全都抓回去当筹码,换庆尘回家。

  这是少年第一次开口找父亲帮忙,结果根本没有派上用场。

  谁能想到,影子竟然会亲自出手?

  庆一父亲派来的那位高手,心有忌惮的看着影子离去,只有亲身体验过,才会明白他刚刚有多么惊恐。

  就像是普通人在旁观物理研究,最多就是看个热闹。

  只有真正的物理学者才明白这世界的浩瀚,浩瀚到他们怀疑人生。

  所以,在场只有这位高手才能真正体会到,他们面对影子时有多么无力。

  那是根本无法追赶的遥远距离。

  庆一深吸一口气:“抬好庆牧长官,快速撤离。出去后通知接应部队,北方可以动手了。”

  没过多久,神代潜伏在北方的接应部队,突然被数支庆氏部队围剿,每一支都是影子候选者带队,出手极其凶狠且歹毒。

  仅仅三十分钟时间,近乎一个营的作战部队就被打没了。

  庆氏的影子候选者们,像是在抢功劳似的,生怕其他影子候选者杀的比自己多。

  他们原本的任务是猎杀神代b级高手,可这都等了十多天,一个b级高手也没见,全都急坏了!

  ……

  感谢euadcer、緣罪、超萌当当爸、书友20210620141010680、慧慧是生命之光、20190323、孤单的蝉、甘霖丝雨幕、绯红圆舞、终起航、卤鸭、零下后援团、聖龍ζ逍遥、展枫血、暗夜de星星、緣罪、沫兮小骑士、de摸nmarcus、saki07、风在这停、划落的星辰、埃塵、鸭梨山大啦,这些同学成为本书新盟。

  老板们大气,谢谢老板们支持。

  再次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