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473、最后一米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1-07 06:44: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疼痛。

  钻心的疼痛。

  在麻痹感消退之后,无边的疼痛就像是一万根针扎在身上,伤口的烧灼感又如同被人架在火焰上炙烤。

  庆尘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破旧的屋子里。

  手指与手腕上,依旧紧紧箍着指锁与腕锁。

  “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是有人救了自己吗?不对,自己并没有得救,”庆尘内心默默思索着。

  他中间曾清醒过一次,那时候他分明在一艘浮空飞艇上,不管是谁救了自己,都不应该出现在这种地方。

  而且,有能力阻拦浮空飞艇的人,也一定有能力打开指锁与腕锁。

  庆尘忍痛看向周围。

  房屋很小,墙壁是木质且破旧的。。

  屋子的角落里,堆砌着一些伐木工具。

  屋子中央,正有一个铁炉子在燃烧着,上面放置着一只黑色的旧铁壶,壶嘴里喷吐着白色的蒸汽。

  这里并不算冷,炉子里有刚添的新柴,说明人并未走远。

  庆尘默默的感受着身上的伤势,他已经被人换上了一身破旧的棉袄,棉袄之下则是几乎缠遍全身的绷带。

  他稍微动一下,便感觉自己浑身都疼了起来,仿佛身上一处完好的地方都没有。

  庆尘闭上眼睛,静静的喘息着。

  他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那座刚穿越的18号监狱,那无所适从的绝境里。

  只不过庆尘清楚,这一次他可能没机会再寻找到一位李叔同了。

  某一刻,他忽然想起影子对他说的话。

  那青山绝壁上的599米都是前辈陪着你走过的,但唯独那最后一米,需要你自己走。

  庆尘不晓得自己还有没有机会活下去,但或许这就是那所谓的最后一米。

  没人能帮他了。

  他得帮助自己。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吱呀一声。

  有人推门而入。

  外面的寒风一下子倒灌进来,让本就虚弱的庆尘遍体生寒。

  庆尘从未有过如此虚弱的时刻,虚弱到他的思维都有些受阻了。

  那万千疼痛交汇在神经递质之中,每时每刻都是一种难以用语表达的折磨。

  从门外进来的七个人他都见过,赫然正是以神代云合为首的抓捕小队。

  一身朴素装扮的神代云合看向庆尘:“醒了?倒是难得,醒了以后也没有尝试着逃跑,怎么,已经放弃了吗?”

  庆尘平静道:“躲在外面的寒风里,想要让我尝试逃跑后再将我抓回来,以此来一次一次的击溃我,让我的心理防线崩溃。这应该是你们惯用的心理战伎俩吧。”

  人在绝境中,一旦发现一丝希望,就会将全身心压在那个赌注上。

  当这份希望破灭的时候,心智便会濒临崩溃。

  太多人扛不住被夺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时的残酷。

  神代云合被拆穿之后也不生气,他示意下属们做饭,而他则走到庆尘身边哂笑道:“大名鼎鼎的情报一处庆尘督查,求生欲似乎也没那么强。”

  说着,他抬手用力按压着庆尘右肋处,那里是野狼撕咬后的伤口所在。

  只是一瞬间,庆尘只觉得像是有人用烙铁烫在了身上,他如虾米般弓起身子。

  但令木屋里其他人有些意外的是,那虚弱的少年从始至终都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神代云合平静道:“人类遭遇疼痛时发出喊叫是正常反应,所以不用抗拒。哼一声吧,哼一声我就松手。你看,甚至都不需要你求饶。”

  然而,庆尘依然没有发出任何一声。

  意志的壁垒,从不会分辨妥协的形式,不论是痛呼还是求饶,本质上都是一次后退。

  这一次他可以后退,或许不会有什么。

  但一次次细微的后退,最终都会成为意志崩溃的前奏。

  所以庆尘所能做的就是,一步都不退。

  神代云合挑挑眉毛:“无谓的抵抗……你来,换着地方折磨他,直到他发出叫声。”

  说完,他便松手,换了另一名下属过来。

  那名下属的右手如铁钳,紧紧箍住庆尘右臂的伤口,看着庆尘额头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很快,连衣服都被打湿了。

  少年浑身的肌肉都在颤抖,这疼痛不是假的。

  这一刻,庆尘闭上眼睛尝试着沉入以德服人的世界,来回避这些痛苦。

  但是没有用。

  庆尘的意识突然不由自主的沉浸在回忆中。

  回到那个攀登青山绝壁的夜晚。

  他一遍又一遍的顶着曹巍的弩箭,攀登着青山绝壁。

  一遍又一遍跃出那最后一米。

  一遍又一遍的看那朝阳如海。

  还有先辈刻下的名字。

  以及永远少年。

  不知道为什么,庆尘的内心骤然宁静下来。

  .

  -->>

  可能他真的无法逃脱了,但此时的人生,也并没有比最初的时候惨多少。

  一样的一无所有,一样的面对着困厄。

  一样的从不放弃。

  庆尘睁开眼睛,死死的盯着他身旁的杀手。

  说实话,这名神代的杀手刑讯过很多人,这世上确实是有硬骨头,可是面对疼痛都一声不吭的人,他还没有见过。

  可是,这名下属慢慢发现,那少年竟是缓缓止住了肌肉深处的颤抖,连神情都在一点一点坚毅起来。

  庆尘突然说道:“你们逃不出去了对吗?”

  神代云合看向庆尘:“我认为你作为阶下囚,最好不要对此报什么太大希望,放心,没人能救走你。”

  庆尘继续说道:“你们丢弃了效率更高的浮空飞艇,说明返回北方的空域已经被封锁了。这个木屋应该在某个生产基地的林场,用的木材是白蜡树,说明你们甚至都没有机会渡过春雷河。”

  春雷河,是联邦南与北的交界处,人们通常以这条河作为区分南方、北方。

  到了春天,西北的浮冰会跟随着河流一路向东奔涌,浮冰在河流里相互碰撞时,会发出噼里啪啦的浮冰碰撞声、冰块溶解声。

  所以有人将它命名为春雷。

  而白蜡树是春雷河以南的速生树种,北方是很少见的,起码不会有北方的伐木工专门寻找白蜡树搭建屋子。

  神代云合笑了笑,他示意下属松开折磨庆尘的手:“庆尘督查倒是观察细致,但有这观察力也没用。别说你现在重伤濒死,就算是全盛时期也一样逃不出我的掌控。不要杀了一个b级就有更多的野心,我说过的,你我之间的差距是天与地。”

  其实,连神代云合都很意外,因为他们在逃离中原的路上,愕然发现北方竟然已经被李氏封锁。

  据说李长青那个疯女人已经丢下了所有事情,开始追查他们的下落。

  庆氏追捕他们可以理解,但李氏李长青又是为了什么?

  穿上军装的李长青,是最疯狂的李长青。

  此时此刻,光是李氏甲级浮空飞艇就有六艘升空,巡视在北方空域,几乎完成了雷达的全覆盖。

  这也是神代云合他们必须放弃浮空飞艇的原因。

  不止如此,有人给他传递消息,连火塘也向荒野发出了命令,让所有荒野人追寻他们的行踪。

  神代云合不明白,八竿子都打不着的火塘为什么也会参与进来。

  以至于他看向庆尘的目光,都有些奇怪了。

  他只是绑走一个影子身边的心腹,为何会闹出如此多的事情。

  神代云合都开始怀疑,会不会还有其他人蹦出来要救这个少年。

  神代云合面上并未显露出什么来,他调侃道:“你知道你的下场会是什么吗,我会带你回到北方,然后让你像庆牧一样住在猪圈里,吃着猪食。还会有庆牧当年的同僚看着你,我们还会抓捕你现在的同僚关押在附近,让他们看着你怎么变成一只肮脏的猪猡。你以为自己可以挑衅神代家族,让我们轻易的交出庆牧,结果自己却变成了新的庆牧,是不是很讽刺?不管你是否屈服,往后庆氏情报人员再挑衅神代财团的时候都会想到你,他们会开始恐惧,害怕自己也和你拥有一样的下场。”

  庆尘没有理会对方的戏谑,只是自顾自的说道:“现在外面一定有很多人在找我吧,多到让你需要来讽刺一个阶下囚来寻求内心的平静。”

  神代云合眯起了眼睛。

  庆尘说道:“送我回去,饶你不死。”

  神代云合突然气笑了:“说实话我真没想到,庆尘督查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能威胁一个a级高手。放心,就算我会死,也会临死前杀掉你。这件事情其实没有那么复杂,我把刀抵在你的脖子上,只要对方足够在意你,就必须放我离开。就像银行劫匪挟持人质一样,这本就是个无解的局面,你觉得有谁能破解吗?一般银行劫匪都是如何被解决的?好像是用狙击手吧,但狙击手对a级高手有用吗,我们已经有了第六感知。”

  这似乎是一个死局,只要神代云合不犯傻,就算被找到了行踪,只要没人愿意一炮连庆尘一同轰死,那庆尘就是他手上最大的筹码。

  神代云合笑道:“放心,就算影子亲至,我也有把握在他杀掉我之前,杀掉你。”

  庆尘闭目养神,这确实是一个无解的局面。

  这时,神代云合似乎不打算结束话题,而是问道:“你的禁忌物都藏在哪里了?不然我们做个交易吧,你把禁忌物的藏匿位置告诉我,我这一路不再折磨你,如何?”

  庆尘看了对方一眼:“你们都给我换过衣服了,应该知道我身上没有藏什么东西。”

  神代云合想了想:“吞入腹中了吗?”

  “要不你把我剖开看看?”庆尘平淡的说道。

  神代云合摇摇头:“不用做这种试探,你知道我现在不会杀你。”

  但是,折磨却不会停歇。

  说话间,神代

  .

  -->>

  云合再次按压着庆尘的伤口,用无尽的疼痛摧残着少年的意志。

  他似乎很享受折磨别人的乐趣。

  即便庆尘一不发,紧闭着双眼。

  这时,庆尘突然睁开眼睛说道:“我身体里确实藏了一个东西。”

  神代云合眼睛一亮:“序号几的禁忌物?”

  庆尘摇摇头:“不是禁忌物,是钢铁般的意志。”

  “……”神代云合气笑了:“这个时候还能说俏皮话,我相信庆尘督查的毅力了。没关系,禁忌物也不过是捎带着的,得不到也无所谓。”

  说着,他回头去看下属是否做好饭了。

  神代云合提起炉子上的水壶,给下属一人倒了一杯水:“各位都辛苦了,此行回到北方还需要艰苦一段时间,我们任务在身便以水带酒,等回了北方,我给各位请功。”

  下属们递出茶杯,恭敬的等待着神代云合一个个给他们倒水。

  几人以日语闲聊几句,待到水没那么烫的时候,便轻啜着小口喝下。

  半小时后,忽然有一人昏沉倒在地上。

  有人愕然看向神代云合,却发现这位a级高手神情平静的注视着他们。

  咚咚几声,六名下属尽数躺在了木地板上,气息断绝。

  庆尘愣了一下,他没想到神代云合竟如此凶狠,连跟着自己的六名下属都一起杀掉了。

  然而这也侧面说明,神代云合他们的处境一定非常不好,对方这么做恐怕是为了防止泄密与背叛。

  在恶劣的情势下,一旦有人变节就会导致神代云合陷入万劫不复。

  庆尘问道:“你不信任他们吗?”

  神代云合看了庆尘一眼:“这世上有足以信任的人吗?他们死了,但我会替他们一起完成任务的。一旦我活着回到北方,那么他们就都是功勋,神代财团会替他们赡养家人,享受着他们带来的荣誉,你不觉得这才是最好的结果吗。他们也愿意为财团的大目标,牺牲小我。”

  庆尘愣了,他发现神代云合不是在找借口,而是对这个解释深信不疑。

  他对神代云合冷笑起来:“伪善的民族。如果他们真的愿意牺牲,那你开口让他们自杀就好了,何必瞒着他们下毒呢。”

  “走吧,我知道你是时间行者,现在距离你回归还有21天时间,我们要在你回归之前抵达北方,”神代云合哂笑着说道。

  说罢,神代云合便拖起庆尘,硬生生拉扯着他走入门外的风雪中,不知道要去往何方。

  庆尘踉跄着,在雪地上每走一步都仿佛要耗尽全身的力气,他看着屋外的雪林,心想自己或许真的度不过这一劫了。

  但是没关系,人生哪会只有甘甜却没有苦涩。

  人生的苦涩,他早就尝过了,这一次只是更浓烈一些而已。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