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470、失踪的庆尘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1-06 23:44: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火塘人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这才是最奇怪的事情。

  按照联邦的历史记录,火塘人走出西南大雪山的次数不少,毕竟他们的成年神子要完成‘割角礼’。

  但是,火塘人来中原的次数,屈指可数。

  少女杀入狼群之后,那原本凶恶的狼群便开始溃逃。

  庆一注意到,少女手中的黑刀从野狼身上割过,似乎根本不用使劲便能将野狼切开。

  就像是蜡烛遇见了烧热的刀刃,只是轻轻一碰便瓦解了。

  庆一想起火塘的传说,有人曾说,火塘里有某位神明馈赠的黑色长刀,一直掌握在历代大长老手中。

  这就更奇怪了,印象中火塘的大长老,不该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子吗,怎么变成了一名少女?

  庆氏内部,可是有那位老头子的资料啊,庆一见过对方的画像。

  这时,火塘车队里陆续有人跳下车来,庆一回头看去,赫然便看到画像中那位大长老,正一脸不乐意的朝人群走来。

  在大长老身边,还有李恪与李云镜。。

  刚刚,庆一便是看见了车队里的李恪,才坚定的认为这会是一支援兵。

  只不过庆一根本来不及享受久别重逢的喜悦,他焦急说道:“快!云镜先生,北方的那片雪林,先生被追杀进去了,他很危险!”

  李恪下意识看向李云镜,面露乞求神色。

  他很清楚一点,这种情况光是他和庆一肯定救不了庆尘,必须得李云镜出手。

  李云镜皱起眉头,他还第一次见李恪这副模样,想来那个叫庆尘的少年,在李恪心里一定非常重要吧。

  他当先丢下所有人,踏雪朝北方雪林而去。

  那迅如雷动的身影行动时,积雪如浪般排开。

  庆一心中稍安,可他诧异的发现,自己喊完之后,一起奔向雪林的不仅是李云镜,竟然还有火塘的大长老与那位少女!

  什么情况,这些人去干嘛?

  李恪拉着庆一跟上。

  “你们怎么来了?”庆一一边跑一边疑惑道:“似乎之前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还在西南呢,当时你说没法过来啊,而且也没法帮我……”

  李恪想了想低声对庆一说道:“给你打完电话之后,我和镜叔在西南荒野上遇到火塘,他们的神女正在完成割角礼,要杀我来着。”

  “啊?”庆一愣了一下:“那你怎么会跟他们混在一起?”

  李恪低声说道:“那位神女……可能跟先生关系不错。”

  “啊吧?”庆一怔住了。

  李恪说道:“她猜到我是先生的徒弟后,送了我好多苹果,还有大雪山的神牛肉。然后我说先生支持你参与影子之争,就问他们,这不是正好要完成割角礼吗,要不要杀个影子候选者来完成割角礼,应该符合神女的排面。”

  庆一:“……”

  李云镜是不会帮庆一在影子之争里做任何事的,因为李云镜压根不在意这些,他只想守着李恪健健康康的成长起来。

  但是,火塘这不是正好需要杀一个财团大人物吗?

  影子候选者,可不就是财团大人物?

  李恪继续说道:“本来火塘大长老是不同意的,说中原对他们来说还挺危险,真要有人动他们,想离开得费一番功夫。但镜叔承诺,李氏这次不会动他们。而且我给那位神女姐姐说,先生可喜欢你这个学生了,她就带着火塘的人来了。”

  庆一明白了,合着火塘人来中原,是被李恪给硬生生忽悠来的!

  让火塘这八竿子打不着的势力,来帮自己清除影子之争的对手。

  这就是骑士吗……

  但现在还不是庆一高兴的时候,他只想知道先生此时是否安然无恙。

  人群浩浩荡荡的冲入雪林。

  可他们看见的只有零星的野狼尸体。

  所有人顺着狼群的足迹,朝雪林深处追去,最终看到了庆尘与狼群最后的战场。

  只见野狼尸体像是放射状似的围成一个圆圈,越靠近圆心,尸体便越多。

  有战斗经验的人都能看出来,这是曾有人死战过。

  对方站在圆心中央,与狼群厮杀到了最后一刻,不曾挪动过,也不曾逃跑过。

  野狼的实力当然敌不过c级高手,但问题是这里的狼群数量实在太多了,堆也能堆死一个高手,就算b级面对数百头野狼的围攻,也一样会死。

  庆一看到这一幕便渐渐呆住了,他疯狂的看向四周,声嘶力竭的喊道:“先生!?先生你在哪啊?!”

  李云镜绕着战场缓缓走着:“有狼群离开的脚印,还有多名人类的脚印,庆尘输了,但他或许还没有死。”

  这里没有庆尘的尸体,所以对方大概率是需要庆尘继续活着的。

  还没说完,大长老对秦以以说道:“姑娘啊,这里肯定是卷入什么阴谋了,中原人的阴谋很多,咱们火塘人还是少参合比较好,这就回西南雪山吧。

  .

  -->>

  至于割角礼,我再给你寻一个有排面的猎物如何……”

  火塘内部也是有在卷的。

  神子如果能在割角礼中杀掉联邦比较重要的大人物,就是人尽皆知的那种,回到雪山后就会很有面子。

  而影子候选者,无疑是符合这个标准的。

  荒野上、联邦里,敢对影子候选者动手的势力不多,火塘这群不懂规则为何物的‘野人’算一个。

  反正联邦也不可能派部队去大雪山里围剿他们。

  这时,秦以以却摇摇头,顺着狼群离去的脚印一路向北:“割角礼是不是有排面这个事情,我并不在乎,我只是想救他。大长老,我现在也不会说什么独自追击的话,你帮帮我,我以后踏踏实实的回火塘当神女。”

  大长老问道:“你跟那小子……”

  秦以以摇摇头:“我只是喜欢他,想救他。”

  在成年人的世界里,所有人都是克制的。

  不论庆尘在里世界还是表世界遇到的所有人里,唯独秦以以永远是直来直去的,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想要追上自己与庆尘的距离,就一个人跋涉到大雪山。

  当火塘在雪山里找到她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快虚脱了,差点饿死在那十万雪山深处。

  或许有些自不量力,或许有些冲动,或许她还只是个小女孩,但对她来说一切都很简单,不需要掺杂任何的利益与纠结。

  大长老跟在她身后气的差点跳起来:“造孽啊,救他干什么!咱们火塘的小伙子那么多!”

  说话的时候,大长老脖子上的骨节项链晃来晃去,看起来异常暴躁。

  火塘圣女如此费劲吧啦的救一个骑士,这像话吗?!

  这时,李恪看向李云镜。

  却听李云镜摇摇头说道:“不用你开口我也会去寻他的,这些人或许还没走远,说不定能将庆尘救下来。”

  李云镜不会帮庆一去参与影子之争,但庆尘是帮李修睿老爷子完成临终遗愿的人,他不能见死不救。

  说完,他也朝北方追去。

  只不过奇怪的是,狼群足迹在向北狂奔了十公里后,竟然突然拐向了西边。

  李云镜等人又追去西边,傍晚时才在一处山谷里发现,所有野狼竟然都跳入一处断崖,活活将自己给摔死了。

  没有庆尘,没有人类踪迹。

  抓走庆尘的人,还有庆尘,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李云镜皱起眉头:“是有浮空飞艇在半路接应,将人都接走了。”

  庆一心中泛起不祥的预感,浮空飞艇在空域飞行速度极快,绝对不是他们这些人在地面能追上的。

  更关键的是,对方一旦乘坐浮空飞艇离开,那就意味着他们很难再找到对方的线索。

  这些人费尽心思来抓捕庆尘离开,到底是为了什么?!

  一开始庆一以为是有人想杀掉庆尘,但现在看来并不是。

  为什么不杀庆尘,这是许多人心里的疑惑。

  ……

  ……

  闫春米保持自己最好的节奏,在雪原上狂奔跋涉了一百多公里。

  待到她远远看到那座小镇时,已经是深夜了。

  这位三线女明星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头发散乱在脸庞两侧也顾不上整理。

  小镇依旧热闹着,镇子里还能听到赌徒们的呐喊声。

  生活在这里的人,都是联邦的亡命之徒,或许某一天联邦不打算纵容这座小镇的存在,他们可能就会死掉。

  所以,大家都过着肆无忌惮的生活,今朝有酒今朝醉。

  闫春米快速走入小镇,她拉住一个男人冷声问道:“小镇上,谁有卫星电话?”

  这里是没有信号的,如果要联系外界的话必须使用卫星电话。

  她很清楚这里有不少大势力的人混杂其中、买卖情报,所以一定能找到卫星电话。

  只是,那些亡命徒看见闫春米时便乐了:“哟,竟然有难民逃到这里来了。怎么,想用卫星电话联系外界救你吗,你叫声哥哥,我就告诉你谁有卫星电话。”

  咔。

  闫春米拧断了对方的脖颈,然后又看向下一个人:“谁有卫星电话?”

  亡命徒们都愣住了,他们这才知道,原来这逃来小镇的可不是什么落难的小白兔,而是一条过江龙!

  亡命徒们想跑,离这个刚刚闯进小镇的煞星远一点,结果没跑两步,便被闫春米一一追上,打倒在地。

  闫春米用脚踩在一名亡命徒的脸上,平静问道:“我问,这个小镇上,谁有卫星电话。给你们三秒时间。”

  她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刚来了一位厉害的新老板,自己还打算抱大腿成为庆氏大人物呢,结果这位新老板就被人处心积虑的追杀了。

  这种时候,谁耽误她时间,都得付出代价。

  “长生客栈!”一名亡命徒说道:“长生客栈是平日里交易情报的地方,他们要

  .

  -->>

  把情报传出去的话,一定是有卫星电话的!”

  闫春米朝长生客栈走去,一时间客栈里兵荒马乱的。

  十分钟后,闫春米拿着一部卫星加密电话给影子打去,电话很快便接通了:“老板,我的新老板被疑似a级高手追杀,对方知道他掩饰的身份,目标非常明确。现在我不确定新老板是否还活着,但凶多吉少。”

  这句话很简短,但已经有足够的信息了。

  她的意思很明确,就是要告诉影子,他身边有内应。

  能在影子身边安插内应的人,一定是某位真正的大人物。

  影子:“知道了,行动代码8271,给你特权,允许你调动小镇上的密谍。”

  说完,影子挂掉了电话。

  他面无表情的看向身后,那是四十多名被挂在行刑架上、从湖畔刚抓回来的杀手。

  影子平静说道:“都杀了,我懒得审问了。”

  影子身边的人都能听出来,自家老板生气了。

  ……

  等会儿还有一章,在写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