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468、尘封已久的心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1-06 23:44: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如果人生只剩下两个小时,你会做什么?

  这是庆尘在穿越之初遇到的问题,现在再次面对。

  只不过这一次,命运给他的时间可能并没有两个小时。

  身后的狼群已经如雨滴渗透进树林,庆尘速度很快,但狼群也不慢。

  庆尘从未在及膝深的雪地里奔跑过,这不熟悉的运动环境让他难以将速度发挥到极致。

  可狼群不同,它们似乎更加了解这种极端恶劣的天气,并为此而生。

  少年感觉到自己的体力在快速消耗着,被狼群追上是迟早的事。

  他能听见狼群踏雪的脚步声、喘息声,还有自己的心跳声如鼓。

  这一切嘈杂,反而将雪林衬的格外寂静与空旷。

  但庆尘并没有恐惧。

  狼群中,有十多头最矫健的野狼快速飞奔着,它们速度之快,竟是从庆尘的两翼包抄过去。。

  就像是一支剪刀的刀锋正在渐渐合拢。

  从冬季枯萎的雪林上空看去,地面的狼群狩猎格外壮观。

  然而这种场景大多出现在狩猎羚羊群的季节,很少有数百头野狼狩猎一人的情况。

  庆尘仿佛回到了格陵兰冰冷的海域上。

  天空是黑色的乌云,仿佛神国再次降临。

  身后、身旁是汹涌的海潮。

  只不过这一次,他身边没有秧秧了。

  庆尘笑了,这命运像是在对人类百般捉弄似的,你欠下的,迟早要还。

  顷刻间,两翼超越了他的狼群,骤然合围。

  那十多头健硕的野狼就像是一堵墙,硬生生拦在了庆尘的去路上。

  凶猛扑起!

  庆尘面对着迎来的狼群,速度丝毫未减,面色冷静的甩出手腕上的提线木偶。

  却见晶莹剔透的提线木偶原本还软绵绵的,眨眼间便绷直如刀。

  锋利的丝线从空气中贯穿而过,像是一柄巨大的砍刀。

  一刀横扫而过,天空中的飘雪不知有多少被切割开了。

  它掠过树干、树叶、狼群。

  疯狂的骑士真气汹涌灌注其上,某一刻,庆尘手中竟是出现了一瞬的庞大刀影。

  撕拉拉几声。

  庆尘与狼群相撞的身影,被锐利的爪牙撕扯破碎,衣服残骸纷飞中,他的手臂、肩膀多了几条血痕。

  那爪牙留下的痕迹仿佛刻在他的骨骼上。

  可是当双方身影相错之后……

  参天的大树向一旁倾斜歪倒,树上的积雪簌簌落下,地上响起树枝连绵折断的脆响,犹如鞭炮声。

  被刀影扫过的野狼一分为二,滚烫的狼血泼洒在雪地上。

  十多头野狼竟在这遭遇的一合,便尽数殒命。

  庆尘身后的雪林轰隆隆倒塌着,声势浩大。

  就仿佛少年与海潮相遇后,海潮被瓦解了。

  庆尘感觉到自己身上三四条伤口火辣辣的,大片皮肤也都暴露在了寒冷的空气之中。

  鲜血顺着伤口,不断的向下流淌着。

  伤口处,起初是火辣,渐渐是麻痹。

  可骨子里还是疼的。

  那狼爪上竟有抑制神经的毒素。

  庆尘跑过一颗大树之后,突然站定回身,撕去上半身残破的冲锋衣扔在雪地上,朗声笑道:“来啊!”

  少年身上的滚烫鲜血,在寒冷的天气里蒸腾着热气。

  某一刻,他觉得自己像是一只尘封的铁盒锈迹斑斑,当生死危机再次降临的瞬间,这只铁盒重新打开了。

  那里是他本来的灵魂。

  来到里世界后,他沉浸于李叔同、李修睿、影子给的温暖,三个人都在努力教他东西,但是正因为这三人太耀眼了,以至于他身上某种属于自己的东西,在被掩盖下去。

  就像是你身边出现了一个极其璀璨的人,你会忍不住模仿他做事,模仿他说话,向往他的人生。

  可别人的人生,终究是别人的。

  这一刻,庆尘找回了属于自己的东西。

  冰冷理智深海之下,那炽烈的血性。

  庆尘脑子是极快的,也是冷静客观的。

  可越是这样,他就越清楚自己的处境。

  他要死了。

  所以,如果人生只剩下最后两个小时,你会做什么?

  是站着对这个狗日的世界说一声,老子不怕。

  是站着面对想要伤害自己的人,让对方付出代价。

  上一次他骑车在秋风中举报了自己的父亲。

  这一次,他要体体面面的站在这雪林里,厮杀到最后一秒。

  直至自己死去。

  狼群面对彪悍的少年,一时间踌躇不前。

  它们环绕着少年,缓缓行走在树林之间,慢慢将少年给包围了。

  那狼群之中的少年从裤兜里掏出一副扑克来,他将盒子丢掉,剩下的53张牌在双手之中不停

  .

  -->>

  的切牌,越来越快。

  下一秒,狼群汹涌扑来。

  却见少年手中扑克牌如飞花一般,一枚一枚的从指尖飚射而出。

  那飞在空中的扑克如刀,在空气中划出尖锐的呼啸声。

  没有一头野狼在被扑克盯上后能逃脱死亡的命运,那扑克牌锋利的吓人,打中野狼的腹部后,竟然还能削断野狼的一根根肋骨,再从它身体中穿透而出。

  庆尘手指稳定而有力,没有一丝颤抖。

  仅仅几个呼吸间,53张扑克牌便只剩下最后的那张joker。

  彩色的joker被他夹在两指之间,在灰白的雪色中格外鲜艳。

  而他身旁,已经有五十二头野狼倒在地面挣扎不休,再也站不起来。

  画面惨烈而壮观。

  剩下的野狼继续逼近,它们像是并没有受到同伴死去的影响,坚定而凶狠的执行着围猎计划。

  庆尘并没有将手指间的扑克弹射出去,而是留了下来。

  当野狼朝他扑去的刹那,庆尘身子微微一矮,那手指之间锐利至极的扑克从头顶狼腹当中划过。

  只见野狼落地的时候便已经不行了,腹中的内脏流了一地,一股腥臭的恶气在雪地中冲腾着。

  又一头野狼从庆尘背后扑来,却见他身后仿佛长了眼睛似的,反身抓住野狼脖颈的毛发,另一只手夹着扑克牌劈砍在野狼的脖颈上,奋力一拉。

  那野狼的头颅竟是被砍断了一半!

  那枚joker,便是庆尘在狼群之中最后的武器。

  这世上,恐怕还没人见过如此锋利的扑克牌。

  这时,狼群之外有人忽然笑道:“何必苦苦挣扎?”

  庆尘喘息着笑道:“你管这叫挣扎?”

  这明明是意志的火焰。

  人生就当如蜡烛一样,从头燃到尾,始终光明!

  说话间,他再次与野狼厮杀在一起。

  他不知道狼群之外的人是谁,想要做什么,但这一切在当下都不重要了。

  渐渐的,骑士真气消耗殆尽,连手中的扑克都像是刀刃一般翻卷了起来,不再那么锋利。

  一头野狼冲至庆尘面前撕咬。

  庆尘挥手间扑克从对方脖颈上划过,竟没能将这野狼的脖颈切开。

  猝不及防下,野狼一口咬在了他的手臂上。

  不论庆尘如何甩动,都无法将对方甩脱。

  狼群之外传来轻笑声。

  庆尘冷笑起来,他不再甩脱狼口,而是凶狠的忍痛将狼头夹在腋下。

  咔吧一声,野狼脖颈那坚硬的脊椎骨就这么被拧断了!

  狼口缓缓松口,露出庆尘小臂上深可见骨的伤口,白森森的骨头与血肉触目惊心。

  庆尘站在原地提着那头野狼笑道:“来啊,藏在狼群外算怎么回事。”

  狼群之外的人不说话了,而狼群却围攻的更加凶猛。

  庆尘背上鲜血淋漓,二十多条伤口把皮肉翻卷起来。

  渐渐的,那麻痹神经的毒素在他体内越堆越多。

  庆尘被咬过的右臂已经抬不起来,他便用左臂挥舞着。

  腿被咬到的地方也使不出力气,他便半跪在地上防御着。

  狼群之外的人愈发沉默了。

  如果人生只剩下两个小时。

  别说两个小时,哪怕只剩下两分钟,两秒钟。

  也要拼尽全力的活着。

  那些年,没了生活费他就自己去赚。

  没人问津,他就习惯了孤独。

  他吃过别人桌上的剩饭,看过不知道多少人的冷眼,一步一步的活到现在,都是拼了命换来的。

  勇气与血性,这才是他人生的底色。

  大雪落下。

  庆尘半跪在雪地里,直至身上再也没有完好的皮肤,直至他再也抬不起手臂,直至他终于在雪地中闭上了眼睛。

  很累了。

  少年想要闭上眼睛睡一觉。

  说不定睡醒的时候,他就还在自己家中,穿越也不过是一场大梦。

  狼群不再攻击与撕扯,它们缓缓散开,让出一条道路来。

  一名中年人缓缓走进战场,看着那半跪在地上的少年一不发,白色的雪与血浓烈,这可能是他此生见过最壮烈的战斗了,哪怕面前这少年只是个c级。

  难怪家族会让他亲自出手。

  原来是这么一位棘手的人物。

  难怪家族要对一位c级如此兴师动众,若让这少年成长起来,恐怕会有不少人都睡不着觉吧。

  中年人突然说道:“我知道你直到此刻都是伪装的,想要给我最后一击。但你要明白,a级与c级之间的差别,是苍穹之上的云,与地上的泥土。你就算再怎么费尽心思,都不过是徒劳。狼死了,我可以再找新的,但你的命只有一条。记住我的名字,神代云合,接下来我们会同行很久。”

  就在这时,庆

  .

  -->>

  尘骤然睁开眼睛,他手掌之中翻出一张白牌来,以最后的骑士真气弹射而出。

  中年人说的没错,庆尘哪怕剩最后一口气了,那疲惫的神色也不过是想让敌人靠近过来,给他一个制造致命一击的机会。

  一套扑克牌有54张,但一盒扑克牌却有55张,还有一张白牌印着制造信息。

  庆尘留着它,便是希望对方在计数的时候,忘记还有这么一张牌。

  但也正如中年人所说,他们之间的实力差距太大了,大到不管庆尘如何努力都不可能用勇气、智慧来抹平差距。

  那扑克飞至神代云合面门,可他只是轻轻一弹指,指尖与扑克碰撞的一瞬,扑克便化为粉末。

  中年人看着庆尘彻底昏厥,才对身后的雪林说道:“都出来吧,搜身,检查他身上的禁忌物,然后尽快离开这里,北上。如果那位影子去而复返,大家都要死在这里。”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