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466、真正的目标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1-06 23:44: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长官,这么做值得吗?”一名随从低声问道。

  庆立平静道:“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值得不值得,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你我的作用就是这个。”

  随从不说话了,他们看了一样山口外的风雪。

  少数人根本不可能在狼群中存活下来,就算是b级高手来了,面对如此雄壮的野狼群也只能逃跑。

  除非这里有一支军队。

  “父母还健在的,举手,”庆立在山坳里说道。

  六名随从缓缓举手,庆立借着晨曦的微光,看向他们:“你们留下来保护少爷,剩下的人跟着我走。”

  说完,庆立又看向那些要跟着他走的随从说道:“都带着手机呢吧,在备忘录里写遗书,然后交给留下的兄弟,他们会帮忙转交给家族。”

  话音一落,他自己先拿出手机打开,在上面写了一段话。

  一名随从低声道:“长官,您的父母都还健在。。”

  庆立愣了一下,他看向随从:“我是少爷的护道者,不管有什么必须活下去的理由,现在都应该尽到我的职责,这也是老爷安排我来当这个护道者的意义。”

  庆立在所有影子候选者的护道者中,并不算是出类拔萃的那一种。

  其他人的护道者,要么是觉醒者,要么是修行者,而他不过是一个基因战士,只因为曾在联邦集团军里表现优异,才被选拔上来。

  他跟着庆一的父亲,当了七年的保镖,期间也没经历过什么高强度的战斗。

  而庆一的父亲安排他来当护道者,仅仅是因为他忠诚。

  护道者需要很厉害吗?当然。

  但‘厉害’与‘忠诚’的哪个优先级更高一些?庆一的父亲认为是忠诚。

  只有足够忠诚的人,在危急时刻面对绝境,才会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来保全庆一。

  这一切,都在庆立示意下秘密进行着。

  庆立继续说道:“等会儿我鼓动着山坳里其他人一起冲出去,这样目标更大一些,你们记得抓住机会……不要浪费这个机会。”

  随从们面面相觑,他们意识到,庆立是打算让山坳里的其他人一起去吸引狼群目标。

  但是,这样一来,所有人除了庆一他们,都会死掉啊。

  庆立看了他们一眼说道:“只要少爷活下来,其他人都死掉也无所谓,包括我。如果那些乌鸦们能跟着我一起走最好,他们都是有实力的,说不定可以帮忙抵挡一下狼群。”

  这时,他转身对山坳里的所有人说道:“我们准备突围了,食物已经吃完,如果继续被困在这里也是死路一条。等会儿我们负责冲锋,至于后面的人是否能跟上,这不在我们的考虑范围,能不能活下来,全看你们自己。”

  这是财团最凶狠的一面,庆立为了保全庆一,决定牺牲掉山坳里所有人都没有皱一下眉头。

  在他看来,这是理所应当的。

  然而就在下一秒,乌鸦们坐在角落里相视一眼,四月从地上抓了一把雪塞进嘴里:“走吧。”

  说着,那些身披黑色斗篷的乌鸦们,竟是旁若无人的站起身来,朝山口外面走去。

  山坳里有人默默起身,看着乌鸦们一个个走进风雪中。

  奇怪的一幕发生了,那外面围着的狼群,竟是默默的让开了一条道路,供乌鸦们离去。

  在此之前,庆立、庆尘他们都猜测狼群是有人操控,但直到这一刻才终于有了证据。

  在人类社会,禁忌裁判所是始终中立的,所以从来不会有人贸然将他们卷入战场。

  但荒野上的狼群哪里懂得这些?

  庆立看着离去的乌鸦们,叹息一声,他甚至怀疑对方听到了自己刚刚说的话,所以才突然离去。

  这时,一直在听着庆立交代任务的孙楚辞突然起身说道:“我跟你们一起去突围吸引注意力,但是你的同伴能不能带着我的同伴一起走?”

  庆立愣了一下:“倒是一条汉子,你不用跟我们走,你是先生的人,可以跟着少爷一起走。”

  孙楚辞摇摇头:“得有人配合你演戏才行,如果只有你走了,我们却都留下,肯定会有人怀疑的。到时候,狼群如果没被分散注意力,谁都走不掉。”

  一旁,几名男生说道:“学长,我们跟你一起,让两名女生跟着他们走吧。”

  孙楚辞笑了笑:“好。”

  团子和另一名女生看了他们一:“凭什么就我们两个逃生,我们不留下。”

  孙楚辞突然严肃起来:“这个时候不要再纠结这种事情浪费时间。我们在里世界好不容易赚到了一些钱,你们两个帮我们慢慢转移到表世界吧,起码让父母有个养老的保障。为了大家的父母们……总要有人活下去的。”

  团子与另外那名叫做周榆的女孩沉默了。

  庆立见这些人商量好了,便不再犹豫。

  他检查了一下枪械,便带人打开枪械的保险以战术队形冲了出去。

  后面的孙楚

  .

  -->>

  辞大喊:“等等我们!”

  说着,也跟了上去,山坳里突然混乱起来。

  混乱中,山坳里其他人也没注意留在后面的庆一。

  很多人只觉得有了一条生路,争先恐后的往前跑,生怕自己跑的慢了。

  毕竟,上次离开湖畔时,就有许多人因为走的慢了,死在了大雪之中。

  山坳外的积雪已经很厚了,庆立他们每走一步,都要踏过那些没过膝盖的积雪。

  但是庆立的行动依旧非常果断,他在最前方不停的点射,将狼群逼退。

  这支彪悍的小队,竟是一开始用气势硬生生在狼群中打开了一条缺口来。

  弹匣打空了就换一只新的,身边的人掉队了,他也没有回头。

  逃难的人看见庆立他们如杀神一般撕开缺口,立马欢欣鼓舞,就连山坳里还在观望的人也不再犹豫,跟了上来。

  刘利群等人想起身,却被庆尘按住了:“再等等。”

  刘利群愣了一下:“等什么?再等一会儿他们走远了!”

  可是,庆尘依旧按着刘利群的胳膊:“再等等。”

  这时候,场工们忽然发现,虚弱了三天的庆尘,仿佛病好了一样,眼神中只有锐利与坚定。

  此时的山坳中,只剩下场工、庆一与随从、闫春米等少数人。

  庆尘看着这些人。

  如果山坳里真的还有一个内应,那么对方的注意力就一定在庆一身上,而不是跟着一起冲出去。

  所以,内应只可能在留下的这批人里。

  下一刻,庆一的随从背起昏迷中的少爷,径直朝外面冲去。

  狼群已经跟着庆立他们离开了,如果要走的话,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

  庆尘依旧坐在原地,想看看是谁最先跟上去的。

  只不过,庆一这边刚刚行动,其余人都跟了上去。

  庆尘这时候便发现竟然有一人依旧坐在地上,看起来像是病倒了似的。

  庆尘扯着刘利群等人跟了出去:“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他才刚动身,那病倒的人竟快速站起身来跟上。

  庆尘面色凝重起来,这些人竟不是冲着庆一来的,而是冲自己来的!

  诡异。

  他此时明明是周仓的容貌,为何对方却如此精准的找到了自己,明明连闫春米都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

  影子?

  是影子要杀自己,还是影子身边的人也出了问题?

  不对,影子要杀自己哪需要这么复杂。

  ……

  ……

  庆立此时胳膊与胸口上都是血痕,他们的弹药已经用完了,便只能抽出自己随身的匕首劈砍。

  c级高手的速度与力量不是野狼能够战胜的,可狼群的数量实在太多了。

  一开始,跟着他的那些人见庆立瞬间撕开狼群的缺口,便以为这样就能逃出生天。

  可他们根本不懂这场战斗会如何发展,所以错误的估计了形势。

  狼群被撕出一条缺口后,依旧不紧不慢的缀在后面。

  狼群是有韧性的,而人在雪地上根本跑不过它们,迟早会被耗死。

  庆立剧烈喘息着,他忽然不跑了,而是转头笑着看向身后:“别跑了,这里景色不错,就死在这里吧,庆氏军人可不能死在逃命的路上,那也太丢人了。”

  庆立身边的人都缓缓停下,孙楚辞等人也与他们站在一起结成个圈子,等待狼群追杀过来。

  可是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后方的狼群竟分出一半来,突然不再追击他们,反而调转方向,朝着山坳那边狂奔而去。

  庆立面色一变:“不好!”

  他这一刻才意识到,操控狼群的人已然识破他们,发现了真正的目标。

  庆立带着人要冲回去,可那留下的一半狼群硬生生拦在路上,挡住了他们。

  另一边,庆尘拉扯着刘利群狂奔在雪原上。

  庆一已经在颠簸中缓缓苏醒,他知道发生了什么,双眼通红的在随从背上一不发。

  一名随从回头间惊呼出声:“狼群追过来了,庆立已经死了吗!?”

  庆一愣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他心中忽然被厚重的悲伤包裹。

  所有护送庆一的随从都慌了:“怎么办?!我们跑不过狼群的!”

  眼瞅着狼群距离大家越来越近,这支队伍里包括宋袅袅、团子、闫春米他们还有好几个女人,根本逃不掉。

  庆一平静说道:“放我下来吧,大家准备战斗。”

  可话音刚落,他便看见场工‘周仓’来到自己面前。

  用熟悉的声音对他笑着说道:“继续往北跑,我来帮你引开他们。要活下去,不要浪费了庆立用生命给你换来的机会。”

  说完,‘周仓’又转头看向闫春米:“你护送庆一离开。”

  闫春米愣了

  .

  -->>

  一下,她也听出了庆尘的声音。

  下一刻,只见庆尘竟是丢下所有人,朝着东北方向再次狂奔起来。

  所有人都看到,队伍里其中一人,还有远处的狼群,都突然调转了方向,紧随着庆尘一路朝东北方向跑去。

  庆一看着那决绝的背影,怔怔道:“先生……”

  ……

  晚上11点还有一章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