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464、死物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1-06 23:44: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我们不会全都死在这里吧,”刘利群坐在山坳里,看着山口外的雪色担忧道。

  所有人都能看到,山口外有二十多头雄壮的野狼没有离去,而是窝在了雪中,谨慎的观望着他们。

  渐渐的,哪怕大雪将它们的身子掩埋,也依旧一动不动。

  庆立看到这一幕,佯装要冲出山坳。

  下一刻,这二十多头野狼便同时站起身来,抖动着身上的积雪,冷冷的盯着他。

  庆立思索片刻,他端起自动步枪来想要点射野狼。

  可是,那狼群竟然第一时间拉开了距离,直到拉开三百米才重新卧下。

  庆立放了几枪,但狼群纹丝不动。

  这让庆立察觉到一丝不对来,他低声对庆一说道:“少爷,这狼群……有点违背常识。它们好像知道自动步枪的有效射程一样,而且,并没有那么惧怕枪声。。放在以往,狼群听到枪声早就跑了。”

  庆一皱眉:“你想说,这狼群……其实是有人在操控?”

  庆立低声道:“联邦历史上,可与野兽亲近的超凡者,并不少。虽然还没有明确的证据,但不得不防。”

  “那就完了啊,”庆一叹息道:“真正的野兽也会怕死,但人类操控的野兽却不会,一群克服了本能的狼群,足以把我们耗死在这里了。”

  他们的弹药还有不少,但杀完狼群呢,后面会不会还有其他的危险?

  “再等等吧,”庆一说道:“或许能有转机。”

  山坳里还算宽敞,大概有三四百平的样子。

  但是这里只有一堆篝火,也只有少数人能围在篝火边上。

  庆一等人最先抵达这里,他们劈的柴也只是足够自己用到天明的量,所以根本无法分给其他人。

  以至于,所有人都只能在远处眼巴巴的看着,冻的瑟瑟发抖。

  庆立大概计算了一下,他对庆一说道:“少爷,这狼群可能是想把我们困死在这里,木柴到早上就会用完,如果到明天夜里我们还没办法离开的话,那明晚会非常难熬。”

  “管不了别人,我们自己先度过今天晚上再说,”庆一说道。

  这时。

  山坳里嘈杂起来。

  李玉的一名男助理对他身旁的同伴说道:“你身上这件衣服明明是我的,脱给我!”

  “到这种地方了还说什么衣服是你的?你叫它,它答应吗?”那位同伴说道。

  离开营地时所有人都很匆忙,有人穿错衣服也很正常。

  只是这会儿实在太冷了,大家又冷又饿真的扛不住了。

  一时间,两人扭打起来,衣服都撕破了。

  庆一只是看了一眼却没有管,其他人也冷眼旁观,唯独那位女演员在旁边不停的劝说:“到了这里大家要像一家人一样,千万不要再打架了啊!你们听我说,在这种恶劣的环境里,我们要像兄弟姐妹一样同心协力,才有可能活下去……”

  庆尘默然无语。

  家长会的画风,果然和其他人都不太一样。

  他和刘利群等场工靠坐在山坳的石壁上,庆一虽然有照顾他们,但篝火就那一堆,光是庆一、孙楚辞、宋袅袅他们都得格外拥挤。

  所以,自然是轮不到场工的。

  刘利群看向那些人:“这会儿浪费体力打架,只能是死路一条吧……说到家人,我倒是听说10号城市有个叫家长会的新兴组织,好像是从18号城市传过来的。”

  “哦?”庆尘转头看去:“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

  “我也不清楚,”刘利群摇摇头:“我只是听人提起过,这组织好像跟一般的社团不太一样,他们喜欢做好事,也不欺压别人、不收保护费,只是内部互帮互助。听起来还挺有意思的,据说有个组织成员生病了,一群苦哈哈的家长会成员凑钱给他治了病,好些人听说后都打算问问怎么加入呢。”

  在恶意横行的联邦里,出现一个真正以互帮互助为宗旨的组织,简直就像是一股清流,格外引人注目……

  刘利群说道:“行了,先别管这些了,咱们都睡觉吧,等会儿还得去站岗。”

  庆立给所有人都分配了任务,轮班去守着山口,以防狼群靠近了都没人知道。

  场工们将辛辛苦苦拖来的帐篷撑开铺在雪地上,没有支架,只能裹在身上当做睡袋,起码防风防水保暖。

  这一举动搞的山坳里不少人都羡慕起来。

  那位李玉的经纪人甚至朝刘利群这边走过来,低声说道:“你这个帐篷还有很大空间,能不能让我也钻进去……”

  场工们都愣住了,他们拖来的帐篷裹在身上,确实够两个人挤在一起。

  可问题是,那不得贴的很紧吗?

  李玉的这位经纪人以前也是个十八线小艺人,因为保养的很不错,所以近四十岁的年纪,看起来还像是三十出头。

  换做其他人,或许真的会心动。

  在这荒野上,说不准明天就死了,这会儿能

  .

  -->>

  享受一下何乐不为?

  但偏偏刘利群不喜欢女人:“滚……”

  这位经纪人又看向场工们,李玉在身后冷笑:“不嫌自己下贱吗,以前好歹也是睡导演、睡编剧,现在都开始睡场工了?”

  经纪人怒目回头,她此时不再遮掩什么了:“我以前难道不是为了给你拉资源?!还有,你是怎么活下来的?我明明把绳子系紧了,你怎么可能活着挣脱?肯定有古怪!”

  庆一看了过去。

  李玉冷笑道:“你肯定是巴不得我死,但老子偏偏遇到了一个大雪里迷路的摄像,他帮老子解开了绳子。”

  “那他人呢?”经纪人问道。

  “被狼咬死了,”李玉回答。

  “算你走运!”经纪人狰狞道:“但我相信你绝对没法活着回联邦。”

  这时,又有一位李玉的女助理来到庆尘面前:“我能和你裹一个帐篷吗?”

  庆尘看了她一眼,却将自己拖来的帐篷扔给了那位家长会的女演员,自己则抱着枪靠在石壁上闭目养神。

  刘利群在一旁叹息道:“周仓,你小子这时候当什么好心人?没有保暖的东西,你很快会失温的。”

  庆尘笑了笑:“没事,你们睡觉吧,咱们所有人都缩在帐篷里面行动会很不方便,容易被人暗算。”

  刘利群愣了一下:“这倒也是,那你先守一会儿,等我去站岗的时候,你用我的帐篷。”

  庆尘若无其事的眯着眼睛看向山坳里。

  这里总共87人。

  但他只听见了86个心跳声。

  不是有人被冻死了,而是有一个死物混进了山坳。

  ……

  ……

  已经是凌晨4点钟。

  山坳里所有人都饥肠辘辘的,但终究是扛不住疲惫,昏昏沉沉的躺在雪地里睡去。

  这些人在雪里跋涉了将近二十公里,鞋子里沁了雪,然后又融化成水。

  此时,他们只感觉自己两只脚掌就像是冻成了冰疙瘩。

  可以预见到的是,再一觉醒来,大半的人都会生病。

  就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轮到李玉、剧组摄像他们跟着孙楚辞等人去站岗。

  那李玉不情不愿的走在所有人后面,待到上一班站岗的人回到山坳里时,却见李玉突然从袖子中抽出一支匕首,凶狠的从一名摄像背后,割断了对方的咽喉大动脉。

  紧接着,他身形未停的扑向孙楚辞,眼看着孙楚辞毫无察觉的要被人割喉。

  砰的一声,庆立面无表情的开枪打了一发点射,贯穿了李玉的大腿,将他的大腿骨给打断了。

  也惊醒了山坳里所有人。

  可是,李玉并未歪倒哀嚎,只见他身子只是稍微歪了一下,便继续挥刀朝孙楚辞的脖颈上劈去。

  砰,又一枪。

  李玉的手臂也断了,手中的匕首飞了出去。

  庆立想要留活口,但这李玉仿佛疯了一样,根本不止疼痛。

  砰。

  庆立不得已击穿了他的头颅。

  孙楚辞来不及查看背后的情况,他怒吼道:“狼群来了!”

  却见山口外狼群突然逼近,仿佛配合着李玉的行动一般,快速冲了过来。

  狼群奔袭时,健硕有力的四肢在雪地上掀起了巨大的雪浪,声势格外惊人。

  仿佛它们早就知晓,这一刻的山口会出现混乱。

  原本在休息的庆立,立刻起身用自动步枪在山口扫射,与孙楚辞一起用密集的火力击退了狼群。

  山坳里,所有人惊魂未定的看着这一幕,直到枪声停歇。

  他们看见李玉与那名摄像师的尸体,一时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庆立将李玉的尸体翻过来,却发现对方的面色瞬间青紫下来,脸上也出现了尸斑。

  庆立愕然说道:“尸斑?这得是死亡2小时以上才会出现的东西。”

  庆一看向其他人,平静解释道:“这个人刚进山坳我就觉得有问题,如果那个经纪人所说是真的,他确实应该死在雪地里了。”

  庆一是从逻辑上判断的李玉有问题,所以交代庆立盯紧一些。

  而只有庆尘知道,从李玉进入山坳的时候,就已经没有心跳了。

  李玉早就死了。

  庆尘之所以一开始没搭理他,就是想看看操控着李玉的人到底想干什么,现在却发现,对方是想用李玉做内应,从内部撕开山坳的防备,制造出足以摧毁里面防线的混乱。

  那么是谁在操控李玉,还有狼群?

  对方是冲着庆一来的,在场所有人里,只有庆一拥有这种级别超凡者出手的价值。

  是庆原吗?

  还是神代、鹿岛的手笔?

  庆尘皱起眉头,如果庆原能将狼群都制作成傀儡,那这个人的威胁就太大了。

  风雪未停,反而越来越大了。

  他们在这山坳里撑不了太久,食

  .

  -->>

  物不够。

  庆尘看向山坳里,如果大家都饿上三天,恐怕也不需要外面的狼群攻进来,山坳里就要先起内讧。

  ……

  晚上11点还有一章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