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450、冒充受害者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1-06 23:44: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机械神教的高层,又被人抓走了。

  这个事情很快便成了10号城市的讨论热点,讨论的时候大家会忍不住思索,咦,为什么要说‘又’被抓走了。

  这时候大家就发现了一个问题,近一个月以来,有关机械神教的新闻,要么就是一个分舵被拐走了,要么就是红衣主教、红衣执事被抓走了,现在连第三审判庭的裁判长都被抓走了。

  再过一阵子,被教宗也被抓走了啊!

  甚至有人好奇,教宗到底敢不敢来中原,教宗本人会不会担心被抓走的事情……

  而且,今天晚上这一战看起来也过于闹剧了,裁判长在对方手里就跟玩具一样,毫无还手之力。

  此时此刻,庆尘与秧秧走在大街上,那位裁判长已经被他拆掉了能量核心,丢给了罗万涯,至于罗万涯如何利用,他就懒得管了。

  当罗万涯看到裁判长的那一刻,整个人都是懵的。

  一天前老板还提醒他,机械神教有高手要来,搞得罗万涯紧张的不行。

  一天后对方真的来了,只不过是老板提来的……

  所以老板你昨天提醒我一下,就是提醒我准备接收他吗?

  那还真是劳您费心了呢……

  “这下,机械神教再派人来中原,一定会很慎重了吧,”秧秧问道:“毕竟他们要考虑,会不会再被抓走的问题。”

  “嗯,”庆尘点点头:“机械神教根深蒂固,人数是家长会的几十倍都不止,我最担心的还是他们一窝蜂过来,把家长会跟摁死。只有他们犹豫,就会给家长会成长的空间。。再过两个月他们想夺回18号城市,那就难如登天了。”

  秧秧歪着脑袋看向庆尘:“我们现在不回营地吗,你得在天亮之前回去的吧?”

  “对,但是这次解决机械神教的过程太顺利了,距离天亮还有很久,我可以再去做点其他的事情。”

  “把你送回营地之后我就得回10号城市了哦,学生游行要开始了,我作为组织者是不能离开的,”秧秧说道。

  “嗯,我知道,你忙你的。”

  秧秧笑眯眯的说道:“走吧,赶紧去搞定下一件事,宋袅袅还等你回去呢。”

  庆尘:“你别乱说啊,我跟她屁事也没有。”

  “真的吗?”

  ……

  ……

  凌晨三点。

  庆幸在网上吃了一波有关庆闻的瓜,又通过鹞隼吃了一波瓜,非常欣慰且满足的睡觉了。

  他根本不在意机械神教到底怎么了,他只在意庆闻有多倒霉。

  从当初他们一起在庆氏学堂的时候,庆幸就很喜欢看这个臭屁精倒霉了,在学堂永远坐姿板直,教习先生提问永远都第一个举手回答,在父母们眼中庆闻永远都是“别人家的孩子”。

  所以。

  虽然庆幸身为影子候选者,希望其他候选者都死掉,但他对庆闻的怨念,始终是要比别人多一点的。

  今天晚上看到庆闻倒霉,那真是太快乐了。

  庆幸打算明天早上再把新闻看一遍,用来下饭。

  当然,如果庆一那小子要是也能倒霉一下就好了,明明早熟却要装乖巧,情报一处那位影子身边的红人,也不知道怎么就被这小子给哄骗了,竟然公开支持。

  庆幸是研究过情报一处的,他知道七组最近搞的其他几个情报系统有多难受。

  他在想,如果自己能得到这种人物的支持,影子之争的胜算起码能多两成。

  奥对了,还有庆无,要是庆无突破a级的时候没有过心境的坎儿,那该多好。

  庆幸就这么昏昏沉沉的睡了,身子都裹在厚实的鹅绒被里。

  不知道睡了多久,庆幸忽然从梦中惊醒。

  他骤然坐起身来看向床边,那里正有一个影子冷冷的站着。

  刹那间,庆幸的后背一下子便被冷汗打湿了:“谁?!”

  这繁花小区的豪宅里,配的可都是装甲门,而且只支持虹膜验证。

  平日里,只有他从家里带来的一个佣人可以自由进出,其他人就算遇到天大的事情,也没法进入这里。

  那位佣人还是他小时候的奶妈,跟了他们家数十年,值得信任。

  “我记得我上次警告过你了,如果再把你的能力用在我身上,我一定会给你一些难忘的教训,”黑影平静说道,只是那平静中蕴藏着一丝怒意。

  庆幸愣了一下,他知道这是谁了。

  是庆闻。

  庆幸慢慢镇定下来:“你是怎么进来的。”

  ‘庆闻’冷笑道:“就你这里的安保,在我眼里不过是土鸡瓦狗。你装了自以为安全的装甲门,也随手就能打开。”

  谁能想到禁断之海彼岸,竟然还有专门用来开门的禁忌物呢……

  庆幸的心理素质倒也强大,他已经慢慢平静下来:“看来,我身边有你的内应。不过,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没有给你安排什么意外。”

  .

  -->>

  庆闻冷笑:“你敢说今天晚上我和机械神教差点杀起来,难道不是你的手笔?”

  庆幸:“???”

  自己只是个吃瓜的而已,怎么吃着吃着,吃到自己身上来了。

  合着,庆闻是把意外给算到自己头上来了!

  绝了!

  庆幸认真说道:“今天晚上你遇到机械神教绝对不是我干的,这个我可以保证。咱俩在学堂同窗多年,我还不至于要把你坑死。”

  庆闻冷笑:“你这种话就留着骗鬼去吧。不用跟我解释这些,我不希望别人觉得我嗜杀,所以我现在不会杀你,但是到了065号禁忌之地,你最好小心一些。”

  庆氏影子之争选的是影子,而影子是有希望成为家主的。

  没有哪个派系大佬真的愿意看到一个,非常暴怒且喜欢杀人的影子,甚至没人愿意跟这种人交朋友,所以这也是庆闻当初要跟影子解释,自己没想杀庆钟的原因。

  喜欢杀人、不讲策略的候选者,就算成了影子,也很难成为家主。

  真正的聪明人都知道,家主从影子之争开始,就要筛选适合接替自己的人了。

  庆闻再次深深的看了庆幸一眼:“好自为之。”

  说完,他便转身朝外面走去。

  庆幸听到了关门声,他赶忙穿好衣服出去查看。

  结果却发现,自己门外的安保人员全部昏倒在地,甚至没有来得及预警。

  庆幸踹在安保人员身上怒吼道:“都特么有人摸到我床边了,你们都没有一个来得及预警吗?周胜呢,去喊他过来!”

  周胜是他父亲给他选择的护道者,c级高手。

  这种人是不会24小时待在庆幸门外的,他在这栋楼里有自己的居所。

  一般情况下,他要接到预警,然后才来保护庆幸。

  而这一次,安保人员甚至没能通知到他。

  当然,周胜这会儿知道发生什么后,说不定还得庆幸自己没被喊来。

  这种级别的高手入侵,自己被喊过来也就是多一个人挨打而已……

  周胜一本正经的严肃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没能预警?”

  安保人员茫然道:“我们提前察觉到有人入侵了,可是对方入侵的时候,我们只感觉身上重若千钧,根本无法做出任何动作。”

  周胜皱眉:“监控室也没有预警,你们干什么吃的?”

  “监控画面停滞了……”

  他们安排的监控室有两个,彼此交叉监控,如果想要悄无声息的入侵,就得同时袭击两个监控室。

  可是这一次,对方直接入侵了监控网络。

  周胜嘀咕道:“奇怪了,就算对方准备的再怎么周密,这装甲门又是如何无声无息打开的?!”

  今天晚上的怪事,太多了。

  庆幸冷静的思索着,对方有这种入侵能力,真要铁了心动用高手杀自己,自己怕是挡不住的。

  不过,最重要的还是庆闻的威胁,对方恐怕要在065号禁忌之地里对自己动手了。

  庆幸想起刚刚对方悄无声息来到自己身边的举动,内心便顿时感觉到一阵寒冷。

  他必须改变策略。

  庆幸对周胜说道:“给你哥哥打电话,他要提前来我身边了。这次庆闻肯定动用了b级高手,影子之争的激烈程度已经升级,我不能束手待毙。”

  然而就在此时,庆幸兜里的电话响了,他一看是庆闻的来电,当即没好气的接起来:“还特么有完没完了?啊?真当我怕你了是吧?我告诉你,我从小就看你不顺眼,你给我等着,咱们065号禁忌之地见!”

  说完,庆幸挂掉了电话。

  没过一会儿,庆闻发来一张照片,照片里是一具尸体,那赫然是庆幸安排到庆闻身边的卧底。

  照片下面还有一行字:这就是你没有礼貌的代价。

  庆幸冷笑起来。

  第三轮了,也该杀点人了。

  ……

  ……

  “喂,你为什么不干脆杀了他?或者将他弄成傀儡?”秧秧好奇问道。

  庆尘说道:“如果是杀了,那我可能很难再找到他手里的那个禁忌物。如果是弄成傀儡,恐怕会被整个庆氏当做公敌。庆幸的身份地位不一般,他如果莫名失踪,他父母一定会动用所有力量来寻找,我可能顶不住,不想赌。”

  “而且,庆幸刚刚实在太淡定了,似乎并不是很担心和庆闻亲自动手,我怀疑他可能隐藏了实力。我也未必能控制他。”

  此时的庆尘,已经从庆闻的样貌换回了自己的样貌,和秧秧一起飞在夜空中。

  秧秧又问:“那你刚才做的一切是图什么?就为了勾起他和庆闻的内斗吗?”

  “不止,”庆尘摇摇头:“事实上,庆闻与庆幸厮杀起来这种事情,我不是很感兴趣,我想要的就是那件禁忌物。”

  “今晚我们做的这些,一定会给他留下一些心理阴影。

  .

  -->>

  寻常人遇到死亡威胁,下意识会想逃避,而这种财团大人物,怕是第一时间会想如何解除隐患。”庆尘说道:“所以他要怎么解除隐患呢,当然是先用用自己最擅长的手段,让庆闻先疲于奔命,陷入焦虑与担心之中。所以庆闻怕是从今天开始,要不停的面对意外了。而我要的就是这个结果,只要他使用的足够频繁,我就能总结出规律来。”

  此时,庆尘的鹞隼已经取消其他一切任务,只负责在庆尘离开10号城市后,死死盯住庆幸一人。

  秧秧问道:“你跟着剧组去荒野,有什么目的吗?”

  “没有,离开10号城市这个是非之地,养精蓄锐,”庆尘说道。

  因为,他恐怕要在065号禁忌之地那里,面对他穿越以来最激烈的厮杀。

  今晚,没人能想到,一个已经离开10号城市的人,竟然还会突然杀回来搞了这么多事情。

  而且在搞完事情之后,还冒充了受害者。

  ……

  晚上11点还有一章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