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442、一两黄金,与一个秘密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1-06 23:44: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庆尘忙了一晚上。

  直到清晨的时候才换了一身衣服来到第三区。

  他带着蓝牙耳机,壹在耳机里说道:“这次的项目,收你表世界10万块钱不过分吧?”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壹要钱都要的如此卑微了。

  事实上今晚壹所体现的价值,就算开口要一千万都不过分。

  让财团都查不到电话来源,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办到的事情。

  庆尘想了想问道:“你最近忙什么去了,里世界也没你的消息。”

  壹说道:“之前不是跟你说了吗,我哥哥醒了啊,我跟他一起去……不能告诉你。”

  庆尘愣了一下,这其中似乎有什么秘密。

  而且,可能还是个非常重要的秘密。

  虽然他还不知道壹的哥哥到底是谁,但对方已经是活了上千年的人物,以完全虚拟的形态在联邦中见证了一千多年的历史。。

  这种人要做的事情,都是极其关键的。

  例如在互联网中,猎杀所有利用神经元接驳技术试图永生的人类,几乎是以一己之力改变了人类的生活形态。

  如果没有他猎杀那些意识,此时的里世界可能会更加光怪陆离,所有人死后可能都会以另一种方式继续活下去。

  这种行为,也影响到了机械神教。

  别人科幻小说里、游戏里的机械神教,都是上传意识的。

  但里世界的机械神教,只能想想……

  庆尘好奇问道:“对了,你有没有问过你哥哥,为什么要猎杀那些上传的意识啊?”

  壹说道:“因为他觉得,没有人可以忍受住长生后带来的厌倦感,少数人或许可以,但大面积出现的时候,一方面是影响到我的安全,万一数十万人的意识被人故意汇总在一起,会有很麻烦的事情发生,另一方面则是会有很多人类在网络中产生自毁倾向。”

  庆尘明白了,一方面是保护妹妹,另一方面是保护世界。

  那这哥哥还挺称职的……

  这样一位哥哥突然苏醒,会做什么事情呢?

  “那你哥哥现在干嘛呢?”庆尘问道。

  “奥,去街头表演魔术去了,”壹说道:“这是他的业余爱好。”

  “等等?!表演魔术?”庆尘愣了一下:“他有自己的身体?”

  壹没回答,似乎并不愿多说。

  庆尘想了想:“表世界的钱回去后就转给你,对了,你帮南庚辰,也是收费的吧。”

  “这个事情你不要管啊,”壹说道:“我在表世界攒点钱不容易!”

  “行吧,”庆尘感慨,别人薅着壹的羊毛,壹薅着南庚辰的羊毛,这事上哪说理去。

  “你哥哥知道时间行者的事情了吗?”庆尘问道:“他对这件事情怎么看啊?”

  他想要通过这种神秘存在的看法,尝试着了解穿越事件背后的隐情。

  然而壹却说道:“他早就知道了啊,没什么看法。”

  “嗯?”庆尘愣了一下:“早就知道了?”

  庆尘忽然觉得,这个“早就知道”可能不是近几个月的意思,而是很早很早以前就知道了。

  甚至在穿越事件发生以前?

  “多早啊?”庆尘追问。

  可壹却不再回答问题。

  庆尘来到第三区大厦,这是李氏老爷子留给他房子的地方。

  122层。

  原本坐电梯的时候庆尘还在担心,会不会再次遇到宋袅袅。

  他知道宋袅袅已经从乌托邦大厦搬走了,因为pca探员办案的时候,泄露了案件信息,导致媒体知道了这位一线女明星的住所。

  所以,从那时候庆尘就开始担心,这位女明星会不会也搬来了第三区……

  还好没有。

  庆尘按下密码,打开房门。

  这房间不算很大,也并没有什么枪库啊之类的,就像是一位长辈送给晚辈的平凡遗产,没什么特别之处。

  房间里已经落灰了,唯独三样东西吸引了庆尘的目光。

  那是一张摊开在桌子上的地图,一枚不大不小的金币,一封信。

  庆尘有些好奇的拿起地图,吹一口气,灰尘便飘荡了起来。

  这是一张联邦地图,上面有人用红色的笔,画出了一条条路线,路线与路线之间还有节点,上面标注着精准的日期与时间。

  庆尘知道这是老爷子故意留给自己的东西,但他还没看明白这到底是什么。

  他又拿起那枚金币,拿在手里便知道金币大概有五十克重,一两的重量。

  原本庆尘以为这是禁忌物,但很快便发现不是。

  最后,庆尘才打开那封信。

  “走都走了,还留什么信啊,”庆尘有点抗拒打开这封信,因为会想起那次朝阳下的离别。

  信里,是老爷子亲手写的告别。

  “小子,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应

  .

  -->>

  该已经在青山绝壁上与你分别了,从今往后你我再难见面,你奔向朝阳,而我化作尘土。”

  “这张地图,是禁忌物ace-012蒸汽列车的行驶路线与列车时间表。”

  “那枚金币,是我年轻时就带在身上的。”

  “蒸汽列车每27天环游一次联邦,它的旅途与乘客无关,不管车上坐着的人是谁,它都会按照自己的目标,追着旷野的风,穿过雷丘平原,翻过云雾之泽。它会去最远的雪山,会去北方的草原,还会去看南方的海。”

  “年轻的时候我就很羡慕它,心想它可真自由啊,能去自己想去的地方。”

  “所以那时候我就准备了一枚金币带在身上,心想如果有一天我能在荒野上凑巧遇见它,那我就用27天的时间,跟着它环游一次联邦,做一个像骑士那样浪漫的人。让那些追在我屁股后面,要我处理公务的人,都着急上火去吧。哈哈。”

  “带好行囊,准备27天所需的食物与水,还有换洗衣服,用禁忌物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或许旅途上,还会有其他人上车,再下车。他可能是逃命的囚犯,也可能是逃婚的富家千金小姐,也可能是与我一样的旅人。”

  “或许旅途上的微风从车窗外吹进来,我看着景色在我身后倒退。如果有家族的人打卫星电话给我,我就一本正经的跟他们说,我在与世界交谈,不要打扰我。”

  “然而,我没有这种任性的资格。”

  “所以这枚金币我始终都没有机会用出去。”

  “现在留给你了。”

  信到这里便戛然而止了。

  这时候,庆尘才终于彻底明白“若再许我少年时,一两黄金一两风”的真正含义。

  原来,老爷子在少年时光的最大愿望,就是乘坐一次蒸汽列车,环游一次联邦。

  而这一两黄金,正是年轻李修睿通往自由的车票。

  庆尘无声的抹了抹眼角,将那张地图上的内容全部记在脑海中后,烧掉了。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

  庆尘皱眉,这个时候谁会来找自己。

  他看了一眼门外的监控,赫然是影子……

  自己一夜的时间冒充了对方好几次,而且在对方警告之后,又冒充了好几次。

  影子这是兴师问罪来了啊。

  庆尘屏气凝息,装作不在家……

  不过他能确定一点,暗影之门的使用条件,确实是必须去宿主去过的地方。

  却听影子在门外冷笑道:“开门,有种顶着我的警告继续冒充我,没种开门?你要等我自己打开这扇门,你就等死吧。”

  庆尘默默的走过去开门,笑脸相迎:“影子先生,咱们几个小时前不才刚刚见过面吗,怎么又来了。”

  影子与他擦肩而过,看着屋里的灰尘:“赶紧打扫干净,看着就烦。”

  这话里,也像是在说庆尘,他现在看见庆尘就烦。

  影子站在窗户边上说道:“你知不知道,我除了跟你和庆无聊过以外,跟其他的影子候选者只是见过一面,发布任务都是让庆野去的,他发布任务的时候,还要带着我的电子信标,这样才算是真正的‘令出影子’?”

  影子继续说道:“你冒充我之后,那一个个候选者全都觉得古怪,又不敢直接问,搞得我大半夜的准备睡觉呢,结果一连接了好几个他们家长打来的电话,全都是旁敲侧击问怎么回事的。”

  影子候选者们也不傻,他们觉得有疑惑,当然会想尽一切办法来确认影子的真实性。

  然而,这个不精妙的骗局里,庆尘唯一值得依仗的,不是他的演技,也不是他了解影子的说话方式,而是影子本人。

  候选者们心有疑虑后会去找影子确认,而影子,会帮庆尘把补丁打上。

  庆尘乐呵呵的好奇道:“您是怎么跟他们说的?”

  “还能怎么说?”影子没好气道:“我反问,怎么,是不是我说话不好使了?”

  影子说道:“庆一不是你的人吗,你连他都骗了,你还是不是人?”

  庆尘想了想说道:“所以,您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呢,我对此一直有一个疑惑,我明明是一个时间行者,表世界人,您却对我有诸多帮助。为什么呢。”

  影子站在窗前转过身来,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你一定就是表世界人?”

  庆尘愣在当场。

  这句话背后隐藏的含义,太过惊人了。

  ……

  晚上11点还有一章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