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439、庆氏会议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1-06 23:44: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家长会的学习资料,是庆尘回到洛城后,花了两天时间亲手整理,秧秧在一旁协助。

  可以说是一份非常详尽的学习资料了,够家人们学习好几天的呢。

  庆尘坐在午夜的办公室里,接到了来自罗万涯的消息。

  当他看到家长会生擒了红衣主教时,忍不住惊诧了。

  当他看到秦书礼也成了家人时,忍不住沉思一个问题。

  如果哪天秦书礼要是来见自己,别人问他去干嘛,他说“见家长”,会不会显得有一丝丝尴尬……

  所以最好还是别见面了。

  庆尘看了一眼灯火通明的大办公室,他感到有些奇怪,原本每次他加班的时候,都跑来送夜宵的庆准,却是突然不见了。

  此时此刻,偌大的银杏庄园灯火通明。

  就像18号城市的李氏半山庄园一样,5号城市的银杏庄园也是庆氏的权力核心所在之地。

  5号城市又被称作山城,整座城市里高低不平、山路崎岖,城中一条河水湍急而过,两岸的建筑就像是建造在山体上的佛龛,又被璀璨且密集的灯光照亮。。

  人们常说,到了5号城市千万不要按地图走,因为走着走着你会发现前面没路了,而你要找的那栋建筑,很可能就在你所在的天台对面,而你和这种建筑之间,则是一条鸿沟。

  银杏庄园位于城市里的高山之上,山腰位置。

  从城市里远远看去,仿佛苍穹之上的楼宇群。

  某个会议室内,十三名庆氏各派系的大佬们安静坐着,彼此之间没有说话,各自怀着心思。

  此时,会议室的角落里,一扇暗影之门打开了。

  就在门打开的一刹那,会议室里黑暗一片。

  那从门里走出来的庆氏影子,悠闲的坐在会议室上首位置:“老板呢?老板又不来主持会议吗,天天修行,想要长生?他的修行天赋又不怎么样。”

  座位之中的大佬们,似乎早就习惯了黑灯瞎火的开会方式。

  只不过这次气氛有些不同。

  其中一位平静说道:“从家族地位来说,你身为影子不该如此对家主不敬,从亲缘关系来说,你作为儿子也不应该这么说自己的父亲,规矩还是要有的。”

  影子乐了:“如果你是想要从这方面攻击我,那就省省吧。说正事,这次聚齐13位庆氏主席团董事,想要商讨什么事情。”

  坐在他右手边的中年人说道:“为什么要如此大费周章的交易庆牧,他如今已经是一个植物人了,待在北方反而能激励士气,联邦内战不久后又要发生,你身为影子应该也很清楚,在家族利益面前该如何选择。”

  影子笑道:“你们能不能有点血性?庆牧为家族付出这么多,他死也应该死在自己家里才对啊。”

  “那你早先为何没有做这件事情,偏偏要这个时候做?”有人质疑道:“我怀疑,你不过是想利用情报一处和交易庆牧的名义,攻击家族内部成员,排除异己。情报一处近期抓了庆氏自己十多个重要人物,为何迟迟不放出来?”

  影子慢条斯理的说道:“因为这十多个人重要人物从联邦攫取的利益,并没对家族产生什么益处,只是进了某些人的口袋而已。我能理解各派系都想为自己争夺利益,这一次甚至还想扶持一个武痴来当影子。这可能就是大家族病吧。但你们可不要忘了,有家族才有你们。”

  会议室里的气氛压抑到了几点,所有参会的各派系大佬甚至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影子笑眯眯的说道:“不要那么紧张嘛,我知道你们某些人在影子之争里的一些小心思,不过影子之争向来都是这样的,各位想支持谁,那都是各位的自由。我只是稍微提醒一下,财团虽然根基深厚,但也未必不会倒,所以不要总为了眼前的利益,做出愚蠢的选择。”

  长桌的尽头,一位中年女性说道:“那你借情报一处来支持庆一呢?庆一年纪尚幼,他又如何能成为合格的影子?或者说,这里面还有其他的猫腻,只是你不方便告诉我们?”

  长桌上,庆一的父亲突然开口:“老娘们头发长见识短,我儿子为何不能当影子?你们一个个偷偷支持自己的候选者,老子到现在都还没出过手,也早就给庆一说过,这影子他能当就当,当不了就老老实实滚回5号城市。从这点来看,老子比你们强一百倍,别让老子发现有人用盘外的龌龊手段对付我儿子,要是他死了,我会怪罪于在座的每一位。”

  会议室里的气氛尴尬起来。

  大家默默想着,庆一的这位父亲向来是位混不吝,你质疑影子就算了,非要把这混人给捎带上干嘛。

  影子笑了:“很好。这次我本来也是不打算参加会议的,但想想影子之争的时候各位心路历程一定会很有趣,才来看看各位吵架的。吵,继续吵。”

  影子在联邦里,总是看到有文艺作品把身居高位的大佬们,一个个都描述的高深莫测,说一句话都能分析出十多种含义来。

  然而他却很清楚,这些所谓的大佬

  .

  -->>

  们并不是那样,每个人的性格与脾气也有所不同。

  唯一相同的是,大家很清楚自己的利益与立场。

  现在庆一的父亲庆丘骂了那位女人,但如果某一天对方也支持庆一,那庆丘很快就能和对方好的跟亲姐弟一样。

  大人物们的智慧有高有低,面对利益时的无耻与厚脸皮,基本一样。

  这时,一人看向影子:“我们要求,把那个庆尘换到其他地方去,不要让他继续在情报一处这么关键的位置待了。我推荐庆书。”

  影子笑盈盈的看向他:“这个位置很关键吗?那怎么空缺了半年多都没人愿意去呢。你们是看庆尘把其他几家都给收拾了,庆氏有希望竞选下一任pca中情局的局长,所以想要来摘桃子吧?”

  众人沉默了一下,有人说道:“对了,这个庆尘可是跟第九位影子候选者重名啊,会不会有什么关系?别人不知道这第九位影子候选者,我们可是知道的。”

  影子反问:“你们肯定调查过不知道多少次了,这种事情还要来问我?”

  “他的资料没有问题,但正因为没问题,我们才觉得有问题,家族里重名的人是很多,叫庆丘的有两个,叫庆云的有六个,但影子候选者这么关键的人物出现重名,我们多想也很正常,”一人说道。

  “你们如果觉得有问题那就有问题,对我来说这个人只要好用就行,我不在意他到底和谁重名,”影子笑道。

  大佬们见影子如此坦荡,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而这位影子先生,似乎也并不介意让庆尘陷入危险之中。

  影子继续说道:“庆尘在情报一处里的地位,那是他自己辛辛苦苦争来的,如果你们有人觉得这个桃子可以摘,那就来试试……反正受罪的是他和你们,又不是我。”

  一位中年人说道:“我们要求他释放庆氏的人,总可以吧?”

  影子挑挑眉毛:“这事你们去和他说啊,跟我说干嘛,你们给他施加压力嘛……奥,我懂了,他现在要接庆牧回家,整个情报系统都承了他的人情,所以你们不想明着得罪整个庆氏情报系统?那你们给我说干嘛,你们就不怕得罪我?”

  其实,大佬们是看出来了,影子是想捧庆尘上位,做密谍司的主人。

  他们之所以针对庆尘,也不是确定庆尘就是影子候选者。

  庆尘这个名字在联邦里显得很特殊,但在庆氏内部这十多万人里,倒是并不稀奇。

  庆氏历史上,总共有21人叫过这个名字,现在甚至还有一位旁支自己也叫庆尘。

  大家查过资料,他们不确定那第九位影子候选者是不是真的死了。

  但问题的关键是,他们不希望密谍司的下一位主人,还是这位影子的人。

  当代这位影子,实在太强势了,给大家制造了不少心理阴影。

  影子说完之后站起身来冷笑道:“我知道你们有人去老爷子那里告我的状了,这次我回来就是要告诉你们,没用。我当影子不会太久了,最短一年,最长两年,你们想作什么妖,就等我卸任了可劲的作。现在,老爷子知道我也没几年好活了,连他都不招惹我,你们算是什么东西?”

  影子声音冷峻:“这些年,我收拾你们还收拾的不够吗?是不是需要我帮你们回忆一下。”

  庆氏的体制,是家主与影子的体制。

  影子与家主在家族内部有着天然的权柄,情报系统是影子的,影子还有自己的嫡系部队,掌管着内部监察大权。

  庆氏这些大佬出去了是一方诸侯,但想要挑战影子的权威,还不够格。

  而现在的这位影子,因为寿命将近的缘故,更是连场面话都不愿意说了。

  他要把庆氏系统的人心给庆尘,捧庆尘做庆氏密谍司的负责人,谁都拦不住。

  影子撑开暗影之门,临走前说道:“我死了以后,你们把我从地里刨出来都行,但现在,我奉劝各位还是不要太跳脱。一年时间,足够我做很多事情了。当然,我知道你们肯定会有人忍不住的,甚至有好几个人联合在一起了,如果各位觉得几个人加在一起就能有什么用,那可以试试看。”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