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432、伏击,血战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1-06 23:44: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别塔了别塔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四啊,龙湖公色真的没有勾结神代、鹿岛!”

  王振北被围在人群中间一顿毒打,倒也没有时间行者真的下死手,毕竟昆仑也在呢,大家打一顿出出气就好了。

  这龙湖公社真要是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自然有昆仑来处理。

  这也是王振北现在还能说话的原因。

  只不过两颗门牙都被人打掉了,说话有点漏风。

  王振北感觉,自己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怎么就摊上了李奕这种猪队友,各种给自己引战就算了,竟然还硬生生把人给带到了光明公社的总部。

  他感觉,李奕就像是专门带了一群人来打自己似的。

  “行了别打了,”外围的路远看够了热闹,他听见电梯上来的声音,估摸着是记者也已经赶到了:“再打出人命了。”

  路远发话,殴打王振北的人群默默停了手,退到了一边去。

  电梯门打开,记者们一股脑的举着长枪短炮冲了过来。

  结果,正好拍到一只皮卡丘正骑在王振北身上,还在一顿猛捶……

  旁边还有一只绿色的小恐龙在加油助威。。

  咔咔咔。

  一阵快门声响起。

  王振北豁着门牙,脸上顶着两个黑眼圈,一副绝望的模样看了看身上的皮卡丘,又看了看正在拍照的记者。

  这一瞬间,他大概明白,自己在地球上可能就没什么尊严了。

  被皮卡丘骑着暴揍的照片,或许几分钟后就会登上热搜,那鼻青脸肿的模样也会把他的狼狈显露无疑。

  王振北看着路远,痛心疾首的说道:“于果我真的犯了什么错,你们可以用法律来制裁我,而不似让一只皮卡丘来侮辱我!”

  主要是这皮卡丘的劲儿也太大了,摁着王振北根本挣扎不了。

  现在就算有人对他说,这皮卡丘里其实藏了一个b级以上的高手,他都相信!

  路远乐了,他蹲在王振北身旁乐呵呵笑道:“你老小子真当自己做的事情很隐蔽呢,放心吧,我们都调查清楚了,审判庭会制裁你的,小鹰,把他给我带走。时间行者审判庭的第一个被告人就是他了。不过你也别觉得孤单,我们这边已经准备好了证据材料,会有一大批人跟你一起进去吃牢饭的。”

  “好!”矩阵的陈岁第一个拍手叫好,真是太解气了,他到现在感觉自己眨眼的时候,上下眼皮还有点黏连呢。

  这时,路远将目光扫向人群之中。

  下一秒,他内心一惊。

  因为罗万涯、那两只史莱姆、庆尘,已经全都消失不见了,路远甚至没注意到对方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不对劲!

  路远感觉今晚的幺蛾子可能还没完!

  “小鹰,你带王振北回去,我出去一趟,”路远着急忙慌的说完便离开了。

  不远处,小恐龙凑到了皮卡丘旁边:“老板,咱们现在去哪?”

  皮卡丘转头观察了一下四周:“白昼的人都走了,我们跟着人群回会议中心。”

  “就这么回去了吗?”小恐龙里的zard有些意犹未尽,他感觉今天太好玩了,还没玩够呢……

  这只皮卡丘太没意思了。

  他还是更喜欢史莱姆!

  ……

  ……

  “我这边刚刚解决完李奕,刘德柱、南庚辰,你们两个换掉装扮先去支援罗万涯,我随后就到,”庆尘在白昼群里发去消息。

  刘德柱:“收到。”

  南庚辰:“收到。”

  庆原是很早之前就离开的,但庆尘的戏不能半途而废,得演完。

  龙湖公社的事情,必须以李奕被献祭为终点。

  所以,当他带着所有时间行者抵达光明公社总部的时候,就让刘德柱、南庚辰先一步离开去支援罗万涯了。

  庆尘心中隐隐觉得有什么问题,庆原离开的太突然,其中肯定有问题。

  毕竟庆原想要用手机通风报信,结果手机也被撞掉踩碎了。

  那么这货应该也不知道自己父亲是否在总部里,按正常逻辑,对方起码会上楼看一眼才对,怎么也得确保自己的父亲没事吧。

  但庆原走的如此干脆利落,仿佛一点都不担心他的父亲出事一样。

  难道说,这位影子候选者……跟自己的父亲关系也不太好?

  又或者,真如自己对李奕瞎编的那样,庆原不想当太子了,想当皇帝?

  庆尘快速走入霓虹闪耀的郑城。

  夜色下的郑城街道依旧车水马龙。

  罗万涯带着口罩,默默的跟着前方的庆原。

  一边跟踪一边给庆尘发短信:“对方在老板你们冲上写字楼的时候,直接转身离开了,非常果断。现在正往商都路方向前进,身边没有其他人跟着。”

  这时,罗万涯其实有点狐疑。

  庆尘对这个庆原的态度,可以说是非常的

  .

  -->>

  重视了,而且格外的谨慎。

  然而这个庆原是否值得老板如此谨慎呢?

  罗万涯跟踪对方那么久,结果这位年轻人只顾着往前走,从未回头打量过身后,似乎根本没意识可能会有人跟踪他一样。

  一般情况下,危险人物们常年处于危机状态下,就算没有经过正规的反侦察训练,也会慢慢的产生反侦察意识。

  庆尘回消息:“他有没有发现你?”

  罗万涯给庆尘发去短信:“老板,他没有发现我,而且他都没回头看过我。”

  隔了几秒。

  庆尘突然回过来消息:“你先离开,后方有刘德柱、南庚辰前去支援你,危险。”

  罗万涯心中一惊。

  他下意识的打量了一下自己周围,没有异常。

  但罗万涯不是一个一意孤行的人,既然老板说危险,那就真的有危险。

  他转身反向行进,准备离开。

  可他却发现身后不知何时跟上来了七个人,与前面的庆原一起,将他隐隐包在中间。

  直到这一刻,罗万涯才明白,原来这是一个陷阱。

  而前方的那个身穿矩阵制服的年轻人回过头来,摘下了脸上的白色面具,表情有些戏谑看向他:“如此费尽心机的想要找出我来,我很好奇,你背后的人是谁?哪位影子候选者吗?”

  庆原知道一点。

  如果今晚发生的一切,真的与王振北、李奕无关,王振北也从来没有勾结过神代、鹿岛,而是有人故意制造出来的事件。

  那么,对方的目标就一定不是王振北。

  而是自己。

  所以如果自己中途离开,跟上来的人,就一定是今晚事件的谋划者之一。

  自己只要抓住其中一个进行审讯,真相就会水落石出。

  然而,罗万涯根本没有搭理他,而是用最快的手速、最后的时间给庆尘发去消息:“老板,人可能就是您要找的那个人,但长相跟您给我的照片完全不同。”

  这位老江湖,竟然在被包围中,还利用这一点点时间给庆尘传递去最重要的消息。

  眼前的这个人,根本不是庆原的模样!

  庆原的长相,在里世界的情报系统内并不难找,毕竟是财团子弟,总会出席过一两个活动。

  但罗万涯惊诧的是,对方语中其实承认自己是庆原了,可样貌却对不上号。

  另一边的庆尘看到消息后也是一愣,这是他意料之外的变数。

  等等,在此之前,所有情报都从未显露过庆原的实力级别,也没人查到过他是修行者还是觉醒者。

  庆尘在想,庆原的能力,会不会类似提线木偶,可以控制别人?

  在联邦历史上,曾有7位拥有此类能力的觉醒者,其中,提线木偶就是某位控制类能力觉醒者析出的。

  控制类能力的使用条件都异常苛刻,甚至有很多奇奇怪怪的限制,觉醒者自己都无法随心所欲的使用能力。

  但如果有控制类能力的超凡者晋升到a级,就会变的异常危险,甚至能以一己之力挑战社会秩序。

  李叔同对庆尘说过,析出提线木偶的那位觉醒者,就是一位a级高手,出自联邦集团军中。

  当时,第一集团军127旅出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有士兵向参谋部实名举报,说127旅内部气氛诡异,似乎很多人都被不明生物给控制了。

  他在举报中说,自己原本关系非常好的战友,突然像是陌生人一样,过去的事情全都不记得。

  不止是这一位战友有问题。

  他某次半夜睡醒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床铺旁,竟有八名战友正默默的看着自己,也不说话。

  从那以后,举报者开始默默观察军营。

  这名举报者发现,自己同宿舍的战友,竟然经常有好几人同时悄悄起身,大半夜的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正因为所有诡异的事情汇总到一起,这名举报者终于决定将此事汇报上去。

  第一集团军参谋部派了12名宪兵来调查此事,可当宪兵们找到举报者的时候,对方却矢口否认那些诡异的现象,声称自己只是不满老兵对自己的欺压,想报复一下。

  当时庆尘的第一反应就是:这名举报者最终也被控制了!

  而且他在想,如果127旅整个都被控制了,岂不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万一整个第一集团军全都被控制了,岂不是更加可怕?

  原来a级控制类的觉醒者,如此恐怖。

  最关键的问题在于,控制类觉醒者掌控别人之后,就像是在别人身体里种下一枚种子似的。

  到了a级,哪怕觉醒者本体死亡,但只要他还有一半以上的种子存活着,那他就可以在种子的身体里重生。

  这才是最恐怖的地方。

  当然,也有针对的办法,那就是一口气杀掉他过半的种子,就算本体没有死亡,这位控制类觉醒者也会成

  .

  -->>

  为植物人,意识彻底陷入混沌。

  庆尘问师父,后来怎么样了。

  李叔同说,第一集团军当时是庆氏的自留地,所以参谋部将此事上报司令部之后,是那一代影子直接出面解决的问题。

  那个时候,整个第一集团军都传说,127旅已经被恶魔所掌控,不久的将来,他们也会被控制。

  搞的人心惶惶。

  李叔同表示,历代影子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心狠手辣。

  每一位影子都经历过九龙夺嫡的惨剧,都是一步步厮杀上位的。

  这种人,亲眼见过朋友的背叛、来自亲族的死亡威胁,思维模式已经不是正常人可以想象的了。

  那位影子候选者还没抵达第一集团军,第一件事情就是下令处决12名宪兵。

  第二件事情就是,启用神明权杖号飞抵127旅上空5200米高度,用主火力电磁炮把127旅整个轰掉了。

  这位影子有一句很出名的话,至今还流传在联邦集团军中:一切恐惧都来源于火力不足。

  后来,这位影子的嫡系部队还干了一件事情。

  当时1823生产基地外面有一片坟地,从事生产工作的联邦公民说,坟地上经常闹鬼,总有人看到一个穿着一身红衣的女子飘来飘去。

  结果影子的嫡系部队过去之后,也是直接开着12辆山倾-22型号主战坦克,一轮齐射把坟头给全部轰平了。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传过闹鬼事件。

  大家都说,这位影子的嫡系部队,是专门破除封建迷信的部队……

  此时,庆尘猜测,庆原十有八九就是控制类能力了,他们跟踪的人之所以样貌对不上,只因为这是庆原的种子,而不是庆原的本体!

  难怪对方藏了起来,这种能力想要办什么事情,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出面。

  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想要解决庆原怕是很困难了。

  庆尘给刘德柱、南庚辰发过去消息:“罗万涯危险。”

  说完,他自己也狂奔起来。

  那个罗万涯,其实就是一个江湖混子,以不干净的手段发家,早些年不是在跑路,就是在准备跑路。

  对方年龄要远远大于白昼其他成员。

  甚至庆尘和南庚辰的年龄加起来也没对方大。

  罗万涯加入白昼的时间并不长,说起来他似乎好像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

  庆尘曾与罗万涯聊起对方跑路时的经历。

  罗万涯说,自己第一次跑路回来,老婆也带着财产改嫁了。

  庆尘问他后不后悔。

  当时的罗万涯罕见显露出腼腆神色,他挠挠头笑道:“我这种人,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死在外面了,干嘛拖累人家,改嫁就改嫁吧,没什么。”

  说话间,刀尖舔血的罗万涯似乎早就准备好随时面对死亡了。

  但是,庆尘却不想让这个人死。

  ……

  ……

  ‘庆原’一步步走向罗万涯:“是谁让你来的?你的同伴呢,告诉我幕后主使者是谁,我今晚放你一条生路。”

  说话间,那七名杀手也在慢慢朝着罗万涯靠近。

  罗万涯笑了,笑的很狰狞。

  他从自己兜里掏出一把弹簧刀来,这弹簧刀跟了他二十多年,还是他第一次跑路偷渡时,从那个想要卖他肾脏的高丽国蛇头手上夺下来的。

  那专门跑船的蛇头二十多年前就喂鱼了,而他罗万涯至今还活着。

  他从脖子中扯出一个金佛吊坠来,当初跑路时所带的纯金劳力士手表已经卖掉了,但老婆给他的金佛却始终不舍得卖。

  在异国他乡的街头吃不饱饭的时候,也没卖。

  物是人非。

  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还活着。

  “真以为你爷爷是可以随便拿捏的小角色了吗,我这辈子还没有做过背信弃义的事情,”罗万涯冷笑道:“想要我的命,你就自己走过来试试看。”

  说话间,罗万涯竟是主动朝‘庆原’扑了过去。

  身后七名杀手跟着围了上来。

  只不过令人惊诧的是,罗万涯对身后的杀手依旧不管不顾,只是死命的与庆原生死相搏。

  杀手们手里的刀子砍在他身上,他也不管,似乎就只想跟庆原换条命。

  这是街头最凶狠的打法。

  没有套路,没有智慧。

  罗万涯入行的时候,他大哥就告诉他,如果有一堆人围攻你,那你就抓着一个打,把他打死了再松手!

  短短几秒钟时间里,罗万涯背后挨了十多刀。

  而他面前的‘庆原’,腹部血流如注,眼睛也瞎了一只。

  郑城街道上,行人们看到如此凶猛的斗殴,纷纷尖叫着远离。

  某一瞬间,庆原感觉自己就像是在面对一头荒野上的野猪王。

  那种野猪,哪怕你打中它好几枪,但只要没有打中它的要害,

  .

  -->>

  它就会一直追杀你到天涯海角。

  这才是野猪的可怕之处。

  但是,庆原却没有慌乱。

  他瞎着一只眼睛,用完好的那只眼睛看了看自己腹部的创口,笑着说道:“这么粗劣的街头打法,没有一点技术含量。”

  这种淡定,摄人心魄。

  而罗万涯则一边挥舞着匕首一边笑道:“一命换一命,老子又不亏。”

  然而就是这一刻,夜空的颜色由黑转红。

  罗万涯分明看到‘庆原’的面孔逐渐亮堂起来,像是有一团火在飞速逼近着,他能感受到后背的某种温度,不断的攀升着。

  寒风不再凛冽,仿佛有旭日东升。

  爆裂的火焰噼啪跳动着,犹如一架带着火焰的战车汹涌而来。

  刘德柱化身火焰冲至战场,只是顷刻间便将罗万涯身边的七名杀手全部冲散,他扶起半跪在地上的罗万涯说道:“老板让我来救你了!”

  罗万涯惨笑:“下次早点啊。”

  ……

  五千字章节,晚上11点还有一章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