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416、试刀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1-06 23:44: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凌晨,一辆黑色的车从未来总部经过。

  因为未来总部本就在闹市区的缘故,一开始未来组织的安保人员并没有在意。

  可是,就在车辆经过的时候,突然扔下一个黑色的包裹来。

  未来的安保人员一时间如临大敌,向同伴示警的声音也在夜幕中响起:“有炸弹!”

  未来组织的别墅里突然慌乱起来,周边的建筑里也有人纷纷拿出枪械,准备进入战斗状态。

  然而等了很久,那黑色包裹始终没有炸开。

  w让人靠近拆包裹,却发现里面赫然是六只耳朵。

  不用想了,必然是六名负责监视神代组织动向的未来成员,此时已经遭了神代的毒手。

  w阴沉着面色,并看向身旁的麦克:“让你的人动起来吧,把那些我们已经找到的神代潜伏人员都杀了。”

  麦克吹了一声口哨朝夜幕中走去:“早就住不惯这个别墅了,太小。赶紧把那座城外的那座古堡买下来,然后再买个葡萄酒庄园,我们还是适合住在僻静的地方,省的有人靠近了都分不出敌我来。。我早就说过,神代和鹿岛这两个组织,你必须把他们打服才行,怀柔政策是没有用的。”

  这时候,w的电话响了,里面传来了艾比的声音:“我可能找到卡布里了。”

  “在哪?”w凝声问道。

  “在皮尔逊博物馆门前,有人看见他和另一人走在一起,”艾比说道:“我调查了一下监控,确认跟他在一起的人是鹿岛负责人,李明蒿。对方一直围着围巾遮挡着面目,但是在丹拉克大街一家咖啡店门前的时候,围巾被身后的风给吹下来了。”

  咖啡店所在的路上是没有监控的,咖啡店里也没有,但咖啡店斜对面的书店刚好有一个。

  那个监控装的很隐蔽,用来抓小偷,估计李明蒿自己都没意识到暴露了。

  所以,艾比找到书店这边的监控之后异常兴奋,仿佛找到了真相。

  大多数时间里。

  人们只相信自己辛辛苦苦找到的证据,只有这样才有说服力。

  艾比继续说道:“这是下午5点钟的监控,我现在正顺着监控找他,估计很快就能找到。”

  w冷笑起来:“原来是鹿岛自导自演的戏码,还有心情喝咖啡,找到卡布里,把李明蒿和他一起给我抓回来。”

  说完,他转头看向下属说道:“告诉麦克,鹿岛的人也一起杀了。另外,把李明蒿和卡布里在一起的视频发给神代,让他们也掐起来!”

  未来组织杀疯了。

  至此,黑川海斗用自己的两口口水,外加一条人命,彻底拉开了血腥阿姆斯特丹的序幕。

  各个组织之间都不再留手。

  唯独庆尘感觉有点遗憾,使用提线木偶有两个前置条件,一个是知道对方的真名,一个是自己的实力比对方高。

  但现在,郑远东给过名单和资料的神代、鹿岛成员全都藏起来了,就算能找到点小虾米,他还得费劲吧啦的审讯别人姓名。

  ‘得知真名’这个条件,在异地陌生环境作战时,变得极为苛刻起来。

  就在外面气氛格外紧张的时候,庆尘这会儿正带着卡布里坐在一家小酒吧里。

  卡布里忽然觉得,自己就像是这少年的宠物……

  但是,整个阿姆斯特丹,除了庆尘之外其实只有卡布里才知道,这座城市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看着黑川海斗像他一样被控制着去送死。

  看着庆尘一瞬间变成了李明蒿的模样,误导着所有人。

  这是阿姆斯特丹里那只看不见的手,引导着所有节奏,已经没人在意那个叫做“庆尘”的人了,但这个人在阿姆斯特丹的影响力其实无限大。

  其实庆尘是想直接伪装成神代仓的,但神代仓的身高实在太低了,他根本伪装不了。

  郑远东给的资料上,神代仓竟然才159厘米。

  庆尘知道郑远东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不然,他会以为这位昆仑领袖是在故意丑化对方……

  他嘀咕道:“难怪之前偷袭神代总部的时候,斯巴达长矛没有打到他,原来是太矮了……”

  这时,庆尘看向卡布里问道:“你手上那个尾戒到底是什么作用,什么收容条件?如果不说的话,你和黑川海斗会是一个下场。”

  卡布里心说鬼才信你说的话,他是阿姆斯特丹唯一的目击证人,这心狠手辣的少年会放自己离开?

  根本不可能啊!

  而且,您都不解开我这束缚,我怎么告诉您啊!

  就在此时,远处忽然有几道红色的高能高温射线,从地面绽放出来。

  一时间,远方火光四起。

  庆尘知道那是未来组织a级高手麦克的能力,对方今天刚刚用这手段杀死了黑川海斗。

  当时他就混在行人之中看着,眼见那五道红色射线从对方右手五指中迸发,交叉从黑川海斗身体上切过。

  那伤口处宛如

  .

  -->>

  烧焦一般,变成了黑褐色。

  看样子,麦克已经开始与神代、鹿岛战斗了,庆尘很好奇,神代与鹿岛有没有隐藏的a级高手,如果没有的话麦克岂不是要宰猪?

  他开始隐隐为神代、鹿岛担心起来。

  要知道,这可是他们在亚洲的好邻居啊,庆尘担心也很正常。

  主要是担心他们死的少了。

  庆尘看了卡布里一眼:“我现在不束缚你,你告诉我收容条件,怎么样?”

  卡布里心里一喜,只要对方还有求于自己,那自己就还有机会!

  下一刻,卡布里骤然感觉身体的控制权又回到了自己身上。

  但他并没有理会庆尘,而是突然开口大喊:“救我!”

  刚喊两个字,那熟悉的旁观感又瞬间侵袭,卡布里再次失去了自己的身体控制权。

  庆尘笑眯眯的说道:“你果然不老实。”

  不过,卡布里没有绝望。

  他知道未来组织一定在找自己的行踪,而艾比这位前cia前中情局特工,一定已经很接近他们所在的位置了。

  对方一定能顺着庆尘故意给李明蒿引祸的线索追踪过来。

  卡布里刚刚的吼声很大,这整条街的居民都会成为新的线索。

  然而,卡布里刚刚吼完,他忽然发现庆尘并没有急着离开这条街道,而是来到一条小巷子里,控制他一起爬上了路旁的建筑。

  两人静静的站在三层楼的楼顶,俯瞰着下方。

  卡布里意识到一个问题,庆尘根本没有打算跑,这少年已经意识到有人在追踪着,所以干脆打算在这里将追踪者杀掉!

  可卡布里想不明白。

  凭什么?你只有一个人啊!

  如果有那个女孩帮助还行,可那个女孩已经透支了精神力回公寓去休息了。

  这几天时间,卡布里作为全程旁观者已经知道,少年不过是个c级,实力远不如那位女孩。

  所以他觉得庆尘有些托大了,这是他的机会。

  希望艾比带了足够多的人来,并且及时救下自己。

  少年站在三楼楼顶,寒风凛冽的刮过,远方火光冲天,似乎麦克也没办法迅速结束战斗。

  庆尘笑着说道:“我一直在等着麦克被人拖住,但神代和鹿岛不争气,搞得我等了一整天。”

  卡布里惊愕莫名。

  他只觉得这少年气场忽然变了,那个幕后之人要在今晚走到台前。

  庆尘笑了笑:“一把刀刚刚铸成,总要砍砍东西试试刀快不快。”

  就像是庆氏影子所说的,一头猛兽到了陌生的环境,就应该先把这里的动物吃一遍。

  这样,猛兽才能知道自己位于食物链的哪里。

  对于庆尘来说,进入c级的境界,与猛兽来到一片新的领地无异。

  5分钟之后,十多名未来成员突然出现在长街两端,朝这边包围过来。

  他们分散着贴墙潜行。

  然而就在他们出现的一瞬间,卡布里只感觉自己好不容易恢复的精神力再次被抽空了!

  十八根熠熠生辉的斯巴达长矛悬浮在空中,对准了十八个方向,同时迸发!

  十八个方向,十八个人。

  斯巴达长矛划破黑夜的幕布,发出嗡嗡的震鸣之声。

  几乎是一瞬间的功夫,十八名未来成员猝不及防之下,被钉死在了长街上!

  石板路面都被击破!

  卡布里心中惊异莫名。

  真的就是一眨眼的瞬间!

  那从虚空中降临的长矛,宛如来自苍穹之上的审判!

  卡布里从未想过原来自己的能力竟然还能这样用,还能一次打击如此多的目标。

  在以往,他的攻击手段基本就是三根、六根矛一起用,就像是一个密集阵炮火系统一样,直接覆盖一片区域。

  这是因为,他没有那么快的脑子来分开计算所有长矛的弹道,也没有那个一心多用的能力控制它们。

  而现在,这能力到了庆尘手上,仿佛成了多角度自瞄炮台一般,只要是长街上的敌人,都在锁定之中。

  这少年硬是将火力覆盖玩成了精细活!

  这种打击目标方式,可比狙击步枪打击的目标多太多了。

  单一时间效率来讲,狙击枪最快可以一秒杀两个,但这多角度自瞄炮台能在一秒之内杀18个。

  就连加特林也没办法面对前后夹击时有这种效率啊!

  不仅卡布里惊诧,连远处还隐藏着身形的未来成员也惊诧莫名,卡布里什么时候竟然具有这种战场压迫感了?!

  这还是他们印象中的卡布里吗?

  在他们的印象里,卡布里就是个只会火力轰炸、炫富的暴发户啊……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认,卡布里确实叛变了。

  庆尘对卡布里笑了笑:“是不是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可惜你自己用不成了。”

  .

  -->>

  说话间,又有未来成员冲了过来,有人说道:“卡布里一次只能具现十八根长矛,他已经用完了,冲上去杀了他,别让他有恢复的时间。”

  可是,卡布里心中突然升起不祥的预感。

  他很想高喊别特么来了,再来老子要死在这里了。

  但他喊不出来。

  刹那间,他感觉身体里犹如多出一个黑洞似的,一口气将他剩余的潜力全都压榨干净。

  那黑色的夜空之中竟是又具现出17根长矛来。

  卡布里的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苍白起来,眼眶深陷。

  他知道,庆尘已经压榨了他所有极限潜力。

  具现17根,是因为他的极限就只能具现17根了。

  就像是有人用木棍缠着蜘蛛的丝,然后疯狂的卷动起来,硬生生将蜘蛛腹中的蛛丝全部抽干净……

  太特么残忍了。

  下一秒,那17根长矛再次执行夜色中的审判!

  短短的不到一分钟时间,未来组织减员35人!

  这种收割效率,高的令人胆寒。

  未来成员们心中惊异,不是说卡布里只能具现18根长矛吗,原来那位暴发户一直都在藏拙!

  艾比回忆着曾经发生的一切,他忽然觉得,这位卡布里其实加入未来组织时可能就带着其他的目的。

  对方假装暴发户,假装只能具现18根长矛,假装只会狂轰乱炸,这一切都是伪装!

  今晚的卡布里,才是真正的卡布里!

  难道是北美另一个深耕本土的组织安排了这一切?艾比陷入怀疑之中。

  从穿越事件发生以来,未来组织只发生过三次这种级别的减员,第一次在中东,第二次在征服欧洲的柯里昂、石特里家族,第三次就是现在!

  那些原本准备前仆后继的未来成员迟疑了,他们几个月前都还是普通人,此时却要面对如此残酷如战争般的杀戮。

  有人开始往后退去。

  但是艾比不甘心,他只是一眼看过去便知道,第二次17根长矛意味着卡布里已经是强弩之末。

  就算卡布里过去有所伪装,但也不至于伪装的太离谱!

  他在通讯频道里平静说道:“我确定卡布里已经是强弩之末,这一次我带头冲杀过去,你们跟在我们后面。”

  艾比心中叹息,他的实力其实并不是未来组织最顶尖的,可他现在没法喊麦克过来,而且未来组织的士气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

  这次欧洲纷争结束,他要跟w好好说一下,该提升未来组织的凝聚力了。

  过去他们在欧洲一家独大,一路顺风局打下去没出什么问题,但一旦局面不利,所有弊病都会被暴露出来。

  就像现在一样,刚死35个人,就有一半人想要逃跑了。

  此时,艾比带队快速从庆尘所在的大楼后面包围过来,他说道:“狙击手,有没有到达指定位置?”

  然而,狙击手根本没有回应。

  那位本该正在瞄准的狙击手,此时已经趴在地上,血淌了一地,脑门上多了个血洞。

  论狙击能力,所有人在庆尘面前都不值一提,其中也包括确定最合适狙击点的能力。

  这时,郑远东正站在狙击手的尸体旁,冷冷的看着远方的战场。

  他身后响起脚步声,还有权杖敲击地面的声响。

  何今秋人还没到,笑声已经到了:“我说那小子今晚怎么会大开杀戒,原来是找了郑老板保驾护航。真是太让人伤心了,他还是不信任九州,这么好玩的事情都不喊我们。”

  郑远东头也不回的说道:“你怎么没去杀麦克。”

  何今秋笑着摇摇头:“不用急,郑老板没跟这个麦克打过交道,此人看起来大大咧咧、极度狂妄,但其实心中阴险狡诈。他敢出手,就说明未来组织还有后手正等着我呢。今晚,不知道是神代还是鹿岛中招,反正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郑远东看了他一眼:“你忙你的去,这里有我看着呢。”

  何今秋笑着转身离开:“或许,其实并不用你我出手,这小子就能把欧洲搅的天翻地覆了。你看看他今天干的那些事,简直堪比里世界情报一处七组的骚操作。”

  说话间,何老板远去。

  郑远东回头看了一眼他的背影,再回过头来看那处屋顶时,却见庆尘竟然与卡布里从房顶一跃而下。

  长街上,两名c级快如鬼魅的在街道中交叉穿梭,动作如出一辙,向着未来成员快速逼近。

  那交叉的黑色身影,犹如一柄锋利至极的剪刀,每当他们交叉而过时,未来成员仿佛都能听到一柄剪刀闭合时的咔嚓咔嚓渗人声响。

  这两人身形默契到极致,在未来成员看来,就像是两个心灵相通的双胞胎。

  未来成员抬手扣动扳机,可是庆尘晋升c级后速度太快,已经无限接近b级!

  到了这个程度,未来成员调转手臂举枪瞄准他的速度,已

  .

  -->>

  经跟不上他的移动速度了!

  庆尘收窄的竖瞳紧紧盯着所有未来成员,计算着他们的枪口弹道。

  石板,长街,枪火!

  少年仿佛将一切都收入脑海之中,那躁动的战斗意志彻底燃烧,大脑如一台精密机械疯狂运转!

  子弹在他和卡布里身边不断激起碎石,可没有一发能打中他。

  艾比惊愕间,不由自主向后退去。

  刹那间庆尘与卡布里的身形,与未来组织顶在最前面的成员错身而过。

  令人诧异的是,庆尘并没有去出手击杀目标,就仅仅这么错过了。

  似乎,他们一路奔袭过来,就只是为了这一场错过。

  可是下一秒,一滴血飞在空中。

  映衬在昏黄的路灯里。

  哪来的血?!

  艾比这时才借着灯光看到,那两只鬼魅之间似乎还连着一根极细极细的线!

  割人如割泥!

  ……

  不好意思,看中国队比赛耽误了点时间,更新晚了几分钟。

  五千字章节,今日万字已更,求月票。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