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397、护身符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1-06 23:44: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夜色归于宁静。

  披着黑色斗篷的四月与五月站在街上。

  四月正沮丧着给三月打电话:“老板,要不你再派点人过来吧,最近我们真是加班太频繁了,正吃着火锅呢,突然就爆发了这么高级别的战斗,火锅都没吃完……”

  三月:“哪一家的火锅?”

  四月回忆了一下:“第四区临洞路的那家福味居。”

  三月:“那家不好吃,下次去斜对门怪兽火锅店,他家不用旧锅底,而且放大料也比较舍得。”

  如今联邦的调料是非常昂贵的,一般商家并不舍得放太多,一斤合成蛋白质要四块钱,但一斤葱、姜、蒜可能就要几十块了。

  一般情况下,居民自己在家,会在花盆里种一点蒜苗、香菜之类的东西,但生活空间那么拥挤,也很难满足日常所需。

  所以会有人把种下的韭菜晒干,然后等重要日子泡水后包饺子吃。

  四月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不对啊老板,我说话的重点不是火锅啊。”

  “没有支援,自己处理,”三月平静说道:“那边不会出现b级以上的人员死亡事件。”

  “可是数量多啊,”四月沮丧道:“就我和五月在这里,忙的美容觉都没法睡了呀。。”

  “忍一段时间就好了,”三月说道。

  四月叹息,这位老板永远都是这种波澜不惊的样子,完全没法说服。

  挂了电话之后,四月忽然对五月说道:“要不我们把庆尘收容了吧,这样就不会那么累了。”

  “不行呀,按照规则咱们是不能对他动手的,”五月笑道:“好了,干活吧。”

  此时的奋斗路已经空无一人,只有孙楚辞等人战战兢兢的凑过来。

  四月好奇的看了孙楚辞一眼,不知道怎么的就觉得这年轻人特别顺眼。

  她想了想问道:“你们是来干嘛的,不怕死吗?”

  孙楚辞看着那一地的尸体,强行镇定道:“有人让我们来捡点武器装备,对方说这里有很多,都不要钱……”

  四月愣了一下:“那你们捡吧。”

  说着,她从袖子里抽出一支钢笔来,轻轻在某具尸体上点了一下,那尸体便化作飞灰,飘散在空中。

  孙楚辞看愣了,这红色崭新的钢笔拿在四月手里,就像是巴啦啦小魔仙手里的魔杖,只是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四月抬头看了他一眼:“快捡啊,地上这些都是你的,等会儿卫戍部队就来清理战场了。”

  让孙楚辞来捡武器的人是庆尘。

  少年想到孙楚辞说要花钱更新装备,然后紧巴巴的过个好年,就想到稍微给这些苦哈哈的郑城时间行者们一点好处。

  此时奋斗路里的枪械,可比想象中多。

  孙楚辞他们刚刚一直都听话的坐在烤肉店里,只是听到了这边的枪声,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如今,这战场的狼藉,让孙楚辞忍不住在猜测庆尘到底是个什么身份,竟然能主导10号城市里这种级别的战斗了。

  要知道10号城市可是联邦的首都啊。

  孙楚辞不再多想,他回头看向团子:“快把咱们的车开过来,这里的武器一辆车都装不下。”

  团子已经没了最初的恐惧,转而便是满心的欢喜。

  狩猎队伍里有人低声对孙楚辞说道:“抱上这样的大腿,我们是不是也能成为白昼那样的组织啊?”

  孙楚辞想了想:“有点难,但可以试试。”

  第二区的某个私人会所里,闫春米正坐在卡座里,手里还举着一杯猩红色的“地狱猎犬”鸡尾酒。

  她低声说道:“奋斗路发生的事情听说了吗。”

  她所在卡座的背后,一位年轻男子笑道:“那么大的事情肯定听说了啊,咱们这位新老板可真厉害,把神代鹿岛给耍的团团转,而且还把庆舟给接回来了。”

  闫春米平静说道:“老板要接的不是庆舟,据我所知,另一边曾经在影子先生手下当过鹞隼的庆准,接收到了神代靖边,老板要用神代靖边去换庆牧回家。”

  她背后的年轻男子愣了一下,神色中似乎有些激动。

  闫春米继续说道:“别忙着激动,你应该也发现了,咱们这位新老板不是一般人,影子先生给他的支持力度也极大,但问题就在于,今天晚上这么大的事情,老板依然没有让我们出手,这是不信任我们。”

  年轻男子沉默了片刻:“咱们该怎么办?”

  “千万不要被边缘化,鹞隼如果被边缘化了,下场就只有被肃清,”闫春米说道:“给我24小时紧紧盯着庆幸,老板要他的行踪,并要他手里的那件禁忌物,这件事情如果办砸了,你我就等着被打入冷宫吧。”

  年轻男子想了想说道:“可庆幸身边也有12位鹞隼。”

  庆幸也同样是密谍司的成员,所以按惯例来看,庆幸手下也必然有着12位鹞隼,那可都是能征善战经历过战斗的真正情报人员,极其擅长侦查、反

  .

  -->>

  侦查、暗杀、渗透、伪装。

  闫春米冷声道:“现在管不了鹞隼不鹞隼了,老板要支持庆一赢,我们和庆幸的鹞隼之间就必然会有一场较量,想办法把庆幸的鹞隼都找出来,然后杀了。”

  年轻男子说道:“鹞隼的身份各不相同,这个有点难度,说不定老板现在身边就有一位都说不定。”

  “若是没有困难,怎么去向老板表忠心?”闫春米将自己杯中的猩红酒液一饮而尽:“也得让老板知道,他手下的鹞隼都很有用才行。而且你不用担心影子候选者的鹞隼会对老板动手,现在这个节骨眼,老板接庆牧回家就是他的护身金符,谁如果动他,就是跟整个庆氏情报系统过不去。”

  影子给庆尘的,不仅仅只是情报系统的人心那么简单,还给了庆尘一个政治正确的身份。

  因为情报一处大肆抓捕自家官员的事情,庆氏派系已经有很多人对庆尘不满了。

  包括好多个影子候选者,也会想要除掉庆一的这个庇护者。

  但是,当情报一处宣布要接庆牧回家的那一刻起,庆氏内部就算有再多的心思,也必须熄灭。

  杀庆尘,就是与庆氏情报系统为敌。

  ……

  ……

  倒计时880000。

  早上八点钟。

  庆尘感觉自己忽然清闲了起来。

  接庆牧回家的事情还很远,神代家族得到消息后,少说都要反应个十来天,最终才能做出决议。

  所以他暂时不用去想那么多。

  情报一处这边,庆尘以撕裂神代、鹿岛情报同盟做为自己新官上任的三把火,算是把整个情报一处烧的焦头烂额。

  目前,正该是韬光养晦的阶段,情报一处探员们与其出去搞事情,还不如老老实实待在大办公室里修行。

  最后一件事是处理影子之争。

  庆尘现在已经不惦记禁忌物ace-008‘暗影之门’了,而是改为惦记庆幸手里的那件未知禁忌物。

  毕竟,暗影之门的收容条件是永远单身,庆尘虽然没对象,但总得给自己留点后路。

  宝友,这玩意可不兴带啊!

  但抢夺庆幸禁忌物的事情,必须要谋定而后动,得先等鹞隼们把情报给收集回来才行。

  所以,庆尘一下子成了10号城市里最轻闲的人之一。

  他没有在第五区吃早餐,因为街边的早餐实在太难吃,他要到了第三区再说,那边有鲜磨的豆浆、油条、豆腐脑,还有香喷喷的牛肉粉和白粥。

  这些对于联邦居民来说,已经像是奢侈品了。

  庆尘才不会故意去吃难吃的东西,然后告诉自己这是坚韧意志的体现。

  在城市里就该好好享受啊!

  在城市里不享受,难道去荒野的时候才享受吗?

  昨天晚上庆尘可听影子说了,影子之争第四轮是要去荒野上,到时候大家有的是时间吃苦。

  只是今天有点奇怪。

  庆尘坐在包子铺里吃了两个牛肉包子、一碗豆腐脑,正当他起身到柜台付钱,却听老板低声笑道:“庆尘长官,不用付钱的,这算是我们请您吃的。”

  庆尘愣了一下。

  包子铺的老板胖胖的,带着白色的袖套,和围裙。

  看起来就像是一位老实巴交的生意人。

  可是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这竟然也是一位庆氏情报系统里的线人!

  庆尘看了一眼,没有旁人注意到他,便低声道:“不用请我,应该做的。”

  却见包子铺老板摇摇头:“当年庆牧长官在北方的时候,我也曾是他麾下密谍手中的一名鹞隼,他被抓捕后,上一任影子先生才把我们调回来。如今得知庆牧长官终于有希望回家了,我昨天晚上高兴的睡不着觉。”

  密谍司的密谍头顶也会有长官,例如北方这种庆氏的非主场,就需要一位负责人。

  庆尘忽然明白了,庆牧虽然被抓捕,但庆牧的下属,大多数都还活着。

  甚至有可能依然做着密谍、线人、鹞隼。

  当下,最感激庆尘的,就是这些人,未来如果有一天庆尘真的入主密谍司,那么这些人就会成为他最忠心的嫡系部队。

  庆尘内心里叹息一声,影子先生做的一手好买卖啊,这一手不知道算计了多少人。

  不过,就像影子说的那样,影子是不是真心接庆牧回来不重要,庆尘是真心的就好了。

  他看了包子铺的老板一眼,低声说道:“谢了。”

  庆尘出了包子铺往情报一处走去,走着走着,不知道为什么,他竟是有些感动了。

  只因为这一路走来,总有人在没人注意的地方,偷偷对他微微点头致意,偷偷敬礼。

  然后再装作若无其事的路人模样离开,继续自己的工作。

  当然,更多人则只是用眼神认真的看着庆尘,但庆尘能看到那目光之中的真诚。

  那都是庆氏情报系统里,

  .

  -->>

  一直默默无闻的线人、密谍、鹞隼,这样做有点违反保密原则,但大家听到庆牧可能会回家的消息之后,忍不住的激动了。

  庆尘在想,若是今天有人故意跟着自己收集信息,怕是很多情报人员都要暴露了吧……

  还好,他确认没有人在盯着自己。

  到了情报一处三楼。

  庆尘刚刚推门而入,却见到三楼大办公室里,正坐在工位上的探员们纷纷起身:“老板早上好!”

  有探员竟是用吼的,吼的自己都快大脑缺氧了。

  此时,正上楼时从三楼门口经过的六组督查陈塞,刚好听见这一嗓子。

  吼声刚起来的时候他就被吓了一跳,发现自己失态后,骂骂咧咧的赶紧整理了一下领带上楼去了。

  其实陈塞内心也有点感慨,什么时候他做老板的时候,手下能有这种凝聚力?

  这恐怕是所有上位者心里都幻想过的场景吧,但想做到可就太难了。

  此时,庆尘站在大办公室里看了所有探员一眼,淡定说道:“少搞这种形式主义,都给我老老实实的盘坐在地上修行,在真正执行迎接庆牧长官回家的任务之前,你们都不许再乱跑了。”

  ……

  ……

  此时此刻,正有两辆越野车朝着10号城市驶来。

  车上坐着六个人,凌晨4点时从18号城市出发,早上9点终于遥遥的看到了10号城市的轮廓。

  下一刻,车里有个胖子看着那出现在地平线上的城市,亢奋道:“家人们呐,咱们马上就要去10号城市这个新的地方,去拥抱更多的家人们啦!”

  说完,车里一众乘客欢欣鼓舞,就像是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似的。

  这里有广阔的新世界,新。

  但也有家人担心问道:“老罗,10号城市里面有没有机械神教的人啊,会不会还要追杀我们?”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罗万涯笑眯眯的说道:“放心,我这边另有对策,机械神教想要在这座城市里对我们下手,那就有他们的好果子吃了……我们不过是回归一个大家庭,机械神教凭什么对我们指手画脚的,谁也不能让家人们分开!”

  “对,”车内群情激奋,语气中甚至还带着点委屈:“我们和家人们在一起,招他们惹他们了,凭什么追杀我们!”

  在这两辆车里的,都是家人们里的“金色家人”,在金色下面还有紫色、蓝色、绿色、白色。

  在这个体系里,只有罗万涯一人是‘黑色家人’,算是家长会里辈分最高的那一个。

  除了罗万涯以外,车里的另外五人,要么是在发展家人的方面有一技之长,能说善道。

  要么就是在修行这件事情上,有着独特的天赋,修行速度极快。

  修行一天就顶别人十天的量,可以说是真正的骨骼清奇之人。

  事实上庆尘一点都不意外,家人们里会出现修行天才。

  毕竟家人们基数那么大,广撒网总会找到几个的。

  这一次,是庆尘通知罗万涯过来的。

  一方面是为了让罗万涯躲避机械神教的追杀,另一方面则是在他正管着的一亩三分地里开枝散叶。

  如果机械神教在10号城市里追杀罗万涯,那还真不好说是谁杀谁了。

  这时候,也有人对罗万涯担忧道:“但是,我们在10号城市里并没有家人们庇护啊,咱们对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要是机械神教发现我们了,我们连个能帮忙托庇的家人都没有,而且,这也意味着咱们要在这座城市里重新开始了。”

  罗万涯笑眯眯的鼓劲道:“你们知道吗,家人们,一个新的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整座城市的居民,都将是我们新家人的潜在对象。沙漠里没有一滴水,但沙漠里最缺水,那些家人们,正在等待着回归我们的大家庭啊!”

  车里的家人们,又重新欢欣鼓舞起来。

  很快,两辆车抵达10号城市的出入境关口隧道,等待着接受检疫。

  家人们紧张起来,要知道他们来这里,可没有正式的签证啊。

  也不是没办法办来签证,这种事情花点钱就好了,家人们里可是有有钱人的。

  但是,一旦正式签证,就意味着他们来到10号城市的信息会记入到联邦联网信息里,机械神教在联邦政府体制里的人,很快就能追踪到他们。

  车里的五名金色家人,有两名都是被机械神教重点追杀的。

  家人们看着出入境管理局的士兵走过来,却见罗万涯一副淡定的模样说道:“把李孟林喊过来。”

  士兵愣了一下,没一会儿李孟林顶着将军肚就小跑了过来。

  罗万涯说道:“凑近点说话。”

  李孟林脸色变了变,还是弯腰凑到了车窗边上。

  罗万涯低声说道:“七组。”

  李孟林赶忙站直了身子:“原来是长官,有失远迎,下次您直接走免检通道就好了,我这边会在系统里记录下您的车牌号,

  .

  -->>

  检测到您的车牌会自动开闸。”

  罗万涯淡定道:“嗯,没事了,你去忙吧。”

  后排的家人们都看的惊呆了,难怪老罗要他们来10号城市,原来家人们在10号城市里有靠山!

  想到这里,大家又是一阵欢欣鼓舞。

  “老罗,咱们在10号城市里也有家人吗?”一位金色家人问道。

  罗万涯想了想说道:“这位不是家人,是家长……”

  ……

  五千字章节,今日万字已更,这个月不算还债了,都算是还老板们利息吧。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