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396、旁观者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1-06 23:44: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乌托邦大厦112层,庆尘租住的小屋里。

  就在朴昌镐想着‘来都来了’,打算连庆尘一起杀掉的时候,影子打开暗影之门,将置身于危险与混乱中心的庆尘拉了进来。

  庆尘好奇打量着自己的屋子。

  这是他第一次穿越暗影之门。

  上一秒还在奋斗路的路旁店铺里,下一秒便到了乌托邦大厦,期间他没有任何异样,就像是简简单单穿过了一扇小门似的。

  不知道有所少人幻想过,自己如果有穿梭空间的方法就好了,也不需要去什么银行保险库里,不需要去多么神奇的地方。

  只需要每天一睡醒,不用开车、不用骑电动车、不用挤地铁、挤公交,就能直接抵达上班、上学的地方。

  或者想去哪里旅游,开一扇门就能抵达。

  这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想到这里,庆尘目光炯炯有神的,看向影子先生的脖颈,禁忌物ace-008暗影之门吊坠,应该就挂在那里。。

  影子哭笑不得:“我是该夸你勇气可嘉,还是该骂你吃了熊心豹子胆?”

  庆尘收敛了目光:“我就看看。”

  影子想了想:“看看倒是无所谓。”

  说到这里,他竟是直接从领口处扯出暗影之门吊坠来。

  原本庆尘以为会是一块镶嵌着蓝宝石之类的昂贵物件,却没想到那吊坠尾端悬挂的,只是一个小小的银扣子。

  就是那种用来在里面存放亲人、爱人照片的银扣。

  “里面是谁的照片?”庆尘问道。

  影子拿在手里将银扣打开,显露出里面的照片,里面赫然是一位面相俊秀的年轻男子。

  “是不是有点眼熟,”影子笑道。

  庆尘沉默了,因为那银扣子里的年轻男子,竟然与他有三分相似,尤其是眉眼之间。

  这种相似,让人一眼看过去便会有某种熟悉感。

  “照片里是谁?”庆尘抬头问道。

  影子笑道:“跟你没什么太大关系,不用过多猜疑,他是新人类文明纪元里,庆氏的创始人庆缜。”

  影子继续说道:“在旧纪元里,也有一个庆氏财团,而那时候这位庆缜如我一样也是一位影子。但那时候的影子地位很低,权力也不算太大,属于是财团内部用完就杀的角色。但是当庆氏财团想要杀庆缜的时候,这位老祖宗突然掀了桌子,才有了新庆氏。”

  庆尘愣了一下:“暗影之门吊坠里,为什么会藏着他的照片?”

  “因为暗影之门的主人爱上了他,只是爱而未得,最终形成了执念,”影子笑着解释道:“这都算是庆氏秘辛了,析出暗影之门的那位超凡者,爱了庆缜49年,所以在071号禁忌之地里,有一座墓碑,上面只刻着49。”

  “071号禁忌之地,”庆尘愣了一下,他从师父李叔同那里听说过这个禁忌之地啊,就是规则“只有单身才能进”的那个。

  影子笑着问道:“你是不是有点好奇,为什么隔了这么多代,你和庆缜还有几分相似?”

  庆尘点点头:“按照遗传学来说,很少有显性基因能够传递这么多代。”

  “因为血脉,”影子笑着说道:“我想问你,你是不是记忆力很好,连圆周率小数点后面几百位都能背下来?是不是平时分析能力很强,五位数加减乘除心算都能一眼看出?”

  庆尘愣了一下,等等,原来这就是庆氏的血脉能力吗,但是他所能做到的事情,远远不止于此啊。

  别说圆周率后的几百位了,上万位他都能够记住。

  这时,影子说道:“庆氏是一个很奇怪的家族,每隔几代就会出现这么一位妖孽,不止是庆缜,还有七百年前的庆悟,三百年前的庆虚,都是非常了不起的人。当然,还有三位虽然也拥有着妖孽般的天赋,只不过他们无心权力。”

  影子继续说道:“但他们都有个共同的特性,就是模样酷似庆缜,而且越妖孽的,长的越好看。当然,这只是我的小发现而已,很少有人会时不时去翻所有祖宗的照片和履历……只有过的不顺心时,才会想到把祖宗挖出来,然后换个风水。”

  “可我是表世界人,不应该遗传这种血脉,”庆尘说道:“那里是一个平凡的世界,只有普通人,没有超凡者。”

  影子摇摇头:“未必吧,我一直怀疑,骑士的创始人任禾就是从你们那个世界来的。虽然我不了解具体发生过什么,但时间行者出现后更加印证了我的想法,比如他创作的送别,就来自表世界。表里世界又有那么多重叠的人,所以,表世界、里世界如果是平行世界的话,你的祖辈可能也有一位与庆缜dna完全相同的人。当然,也还有其他的可能。”

  庆尘愕然,他没想到影子连任禾是时间行者的事情都知道了。

  他总觉得影子说这些的时候,好像还少说了什么,但他无法确定对方故意漏掉的东西是什么。

  影子将银扣子合上,重新塞回领口之中。

  “暗

  .

  -->>

  影之门的收容条件是什么?”庆尘问道。

  影子带着浓浓的笑意说道:“还是在惦记我这禁忌物啊,但告诉你也没什么,它的收容条件就是必须永远单身。”

  庆尘:“???”

  这么奇怪的收容条件吗,那影子岂不是要一直单身下去?

  他好奇问道:“那暗影之门的宿主如果结束单身了会怎么样,这是以什么来界定的,结婚证,还是感情,还是亲密关系?”

  影子笑吟吟的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禁忌物掌控的是规则,没那么好钻空子,想钻禁忌物空子的人都没什么好下场。你和别人相恋,与别人发生亲密关系,假结婚,全都算。至于宿主结束单身会怎么样……它之前的宿主很多都消失了,或许是被暗影之门里的虚空给吞噬了吧,这会儿说不定就埋在071号禁忌之地里当肥料呢。”

  庆尘寻思着,自己现在虽然没有恋人,但这玩意他好像用不成啊。

  没想到,这竟然还是一个非常危险的禁忌物。

  他看向影子:“您就没有喜欢的人吗?”

  影子沉默了一下:“没有。”

  “万一以后有了呢,您就不担心吗?”庆尘疑惑。

  “反正我的日子没多久了,”影子洒脱道:“所以剩下的时光里,大概率不会有什么变数了。”

  之前有人说过,影子的时间也不长了。

  可是……

  “您最近已经很久都没有咳嗽了,”庆尘认真说道。

  影子摆摆手:“那不过是装给外人看的而已,很多人都觉得我在影子之争中受伤了,那我就给一个明显的特征,佐证他们的想法。还有什么比一直咳嗽看起来更像是病人呢。”

  “所以您的命还有很长?”庆尘好奇道。

  “不,还有3年,”影子平静说道:“我为了某件事情,把命运卖给了一个禁忌物。”

  庆尘怔住了:“为了一件什么样的事情,竟然让您愿意把命运卖给禁忌物?!又是什么样的禁忌物,竟然还能交换别人的命运?”

  影子哈哈大笑起来:“你不会当真了吧。说正事,这次我给你指挥权,你竟然把我的部下给卖了,帮你吸引火力挡雷,这事该怎么算?我刚开始看你亲自去完成交易,还以为你真有勇气去当那个诱饵呢。结果偷偷跟鹿岛增加了庆舟这个交易条件,让神代看到庆舟后,直接将所有主力都拿去针对庆野和庆驱。”

  庆尘沉思片刻问道:“咱们这不是要交易神代靖边吗,结果是好的啊。”

  影子哭笑不得:“你就不怕以后真有一天接手影子之位,庆野和庆驱会不听你话?”

  “您就不能给他们说,这是您的决定吗?”庆尘试探着问道。

  然而就在此时,庆氏影子拿出手机,调回了他与庆野、庆驱等人的通讯频道,并开了免提。

  庆氏影子问道:“怎么样了?”

  通讯频道里传来庆野剧烈的喘息声:“服了,庆尘那孙子竟然把我卖的这么彻底,我感觉神代的高手刚刚全都在我这边了吧。真的长官,您近期最好别让我看到那孙子,不然我非弄死他不行。”

  庆尘沉默了……

  下一刻,通讯频道里又传来庆驱痛心疾首的声音:“长官,我强烈要求严惩那孙子啊,神代杀手这给我一顿追啊,硬生生追了十条街!上次感觉这么危险还是遇到郑远东那老小子!”

  庆尘挑了挑眉毛,他在里世界听说过何今秋,因为对方是联邦最大的中立情报机构胡氏的十二理事之一,李长青也是其中之一。

  但是,他好像从未听说过郑远东。

  这还是庆尘第一次在里世界听到这个名字吧?

  然而还没等他多想,影子已经开口了:“卖了你们的庆尘,这会儿就坐在我边上,我看着免提呢。”

  通讯频道里一阵静默。

  时间仿佛被庆氏影子的时间能力定格了似的。

  庆尘面无表情的抬头看向影子,却见对方无声的笑着,前仰后合。

  不知道过了多久,庆野打破僵局,他爽朗的笑着:“哈哈哈哈哈我刚才什么也没说,对了庆驱,你现在在哪呢,我带你去个好地方喝酒啊!”

  庆驱:“好呀好呀!”

  说完,两人竟然直接结束了通讯。

  影子笑出声来:“你看,他们已经知道是你卖掉他们了,所以你以后要小心一点,小心这俩人对你进行打击报复。”

  “您就见不得我安宁是吧,”庆尘没好气的说道:“我好奇问个问题,郑远东在里世界的身份是什么?”

  昆仑作为表世界最大的时间行者组织之一,影子必然知道它的领袖就是郑远东,所以这事没什么好瞒的。

  影子想了想说道:“他是联邦最神秘的旁观者之一,也是最昂贵的杀手。”

  “旁观者?”庆尘疑惑:“这是一个组织?”

  “没错,是一个非常松散的组织,他们所要做的事情就是记录联邦发生过的、大大小小的事

  .

  -->>

  件,然后汇总到同一个物理隔绝网络的数据库中,”影子说道。

  “那他为什么还是最昂贵的杀手?”庆尘不解。

  “这个我也不知道啊,可能是当旁观者不赚钱吧,总得养家糊口嘛,”影子笑眯眯的说道:“这个旁观者的组织前身,其实是一个记者组织,归属于希望传媒,致力于记录历史真相。后来有一小批人觉得,普通人当调查记者实在太危险了,所以旁观者也要掌握武力,这样才能面对黑恶势力时有一搏之力。后来,旁观者从希望传媒内部分离出来了,彼此有联系,又有区别。”

  庆尘知道调查记者这个行业,确实危险。

  表世界那边很多调查黑心煤矿关押劳工的记者,都被打伤打残,曝光地沟油的记者则可能会被人在街头撞死。

  他想象着如果调查记者都像郑远东一样卧底潜伏在地沟油工厂里。

  一旦有黑心老板发现他这个卧底记者,然后卧底记者就把地沟油工厂里的黑心老板全杀光……

  那还挺有意思的……

  但这是个什么奇怪的组织啊,庆尘有点不能理解里世界到底出过什么事情,竟然刺激的记者们想要拥有自己的武装力量?!

  这时,影子忽然说道:“我一直怀疑,其实郑远东和何今秋这两个人,很早以前就来到这里了。比你进入18号监狱的时间还早一些,虽然我还没法确定,但这是我的直觉。”

  庆尘皱起眉头,不得不说,他和影子想到一起去了。

  某一刻,他也曾有过这样的猜测。

  影子笑道:“不过,没有证据的事情,我不喜欢过多猜疑,如果他们真是最早那批的独立时间行者,我会找到证据的。还是说回正事,我知道你想撕裂神代与鹿岛的情报同盟,但你今天演的……鹿岛回去后复盘肯定能反应过来。”

  庆尘摇摇头:“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我今晚就会告诉情报一处的神代成员,鹿岛交易给我们的其实是神代靖边,而且,今晚鹿岛已经对神代的情报人员进行了精准肃清,这个仇横竖都结下来了。”

  庆尘继续说道:“或许他们依旧可以假装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表面上继续和和气气,但是背后呢?这个仇真的能忘吗?影子先生,我要的不是让他们高调宣布同盟结束,只需要他们的情报人员相互憎恨就行了。”

  这就够了。

  庆尘从一开始要的就是,让这个情报同盟名存实亡。

  影子问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接庆牧回家,”庆尘问道:“庆准接到神代靖边以后就消失了,应该是把人送到了您手里吧。”

  影子点点头:“神代靖边放在你那里不安全,所以我让庆准把他送去了安全的地方。另外,今晚就可以解除保密了,我会告诉所有人神代靖边在你手里,然后这一切都是为了接庆牧回家。”

  这是心理战的第一步,现在庆氏还没法确定,神代是否愿意拿庆牧来换神代靖边。

  但如果不换的话,那神代家族的情报人员会怎么想呢?会不会有人就从此不愿意再死心塌地的给神代家族卖命了?

  “您觉得神代会不会换?”

  影子冷笑:“他们必须换,只有这样,你才有资格接手庆氏的情报系统。”

  庆尘愣了一下:“您直接把我内定为影子得了。”

  影子看了庆尘一眼:“庆氏内部派系斗争极其复杂,不是我说让你成为影子,你就能成为影子的。而且,影子之上还有一位家主,他现在保持着沉默,你就真当他是面人捏的了?我也不过是个打工人而已。”

  这还是庆尘第一次听到影子提起那位家主,似乎那也是一位非常厉害的人物,但影子跟对方的关系,好像并不融洽。

  ……

  ……

  情报一处的三楼大办公室里,一群探员们正兴高采烈的讨论着今晚的战斗。

  庆桦笑着说道:“陈列,你小子演技不错啊刚刚。”

  叫做陈列的探员嘚瑟道:“又得偷摸搞其他情报组的人,又得装出一副很害怕狙击手的样子,我这演技也算是超常发挥了,对了,我特么感觉徐令那小子好几枪都差点打到我!”

  徐令就是那位隐藏在a4狙击点,配合庆尘的演戏的狙击手,他挠了挠头说道:“不好意思啊,我当年在军中只是参加过狙击手的选拔,但是并没有选上,水平跟真正的狙击手还差点意思。”

  庆桦拍了拍他的肩膀:“没关系,这次表现很好了,我当时真挺担心你一颗子弹把老板和朴昌镐真的打死了,老板没事就行。”

  徐令腼腆的笑了笑:“老板能想出这种套路,心可真脏啊,我看到朴昌镐那边的战术小队清理神代成员的时候,心里痛快极了。对了,你们可以看录像啊,老板让我在狙击枪旁边放了摄像头,方便拍摄战场全景复盘来着。”

  庆桦那原本拍他肩膀的手,突然拍向了徐令的后脑勺:“臭小子说什么呢,敢诋毁老板。”

  徐令委屈道:“我这是夸他啊。”

  .

  -->>

  然而就在此时,庆桦接到了庆尘的消息,他沉默了两秒看向探员们:“你们不是一直想知道今天晚上我们到底要干什么吗,可以告诉你们了。今晚我们真正要交易的人是神代靖边,老板要用他去跟神代做交易,接庆牧回家。如果神代不同意,我们就把庆牧受过的折辱,全都复制在神代靖边身上。”

  在此之前,这件事情对探员们都是保密的,所以大家并不知情。

  但是当大家知道真相的那一刻,原本嬉闹的大办公室突然寂静下来,探员们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来,神情肃穆却又有着难以掩饰的激动。

  其实庆尘依然没法想象,庆氏影子帮他促成的这件事情,将会给他带来什么。

  ……

  五千字章节,晚上11点还有一章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