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394、再无隐患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1-06 23:44: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庆幸并没有真的怀疑有人在刻意制造意外,然后嫁祸给自己。

  在一个命运掌控者的眼里,他很清楚自己所掌握的禁忌物,是这个世间独一无二的存在。

  就像是这世上不会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一样,禁忌物的功能也从来都没有出现过重复的。

  即便是同样身为力场系的超凡者,析出的禁忌物也会有很大区别。

  所以,在庆幸看来,应该没人能够制造那么精致的意外。

  当然,庆幸的想法是正确的,即便是庆尘也无法完美复制那种环环相扣却不着痕迹的意外。

  他所造的意外,都有迹可循,这就意味着有瑕疵存在,会被人发现。

  但是禁忌物ace-005大福为他补上了这个瑕疵,可以让他以任何面目出现。

  如果有心人想要调查的话,就会发现每次制造意外的人都完全不同。

  庆尘所能做的,就是制造一个差不多可以的意外,然后激起影子候选者们对庆幸的敌意。。

  这就够了。

  庆尘制造的意外,最大的弱点是他不能保证每次都成功,他无法计算一切。

  在意外发生过程里,随便一个变量都可能导致他失败。

  但禁忌物的作用不同,那是规则在扭转命运。

  而庆幸最大的弱点,就是被人猜到了他幸运光环是来自禁忌物,如果没有那么频繁的使用,恐怕这件禁忌物会非常可怕。

  此时,庆无挂掉电话。

  他身上都是灰尘,灰头土脸的像是一个兵马俑。

  就在刚刚,庆尘正伪装成擦玻璃的高工作业工人,当庆无从下面经过时,庆尘像是没拿稳水桶似,那水桶直直朝着庆无头顶砸去。

  庆无是超凡者,而且还是一位高手。

  所以当水桶落下的刹那他便发现了,并雷霆般向后躲闪。

  只是,就在庆无躲闪的一瞬间,恰好撞倒了一位正低头看手机路过的行人。

  行人向右侧歪倒过去,不小心撞倒了路旁立着的酒店灯牌。

  高大的灯牌歪歪斜斜朝马路上倒去,一辆经过的渣土车为了躲避它,一把方向打起,渣土车里的泥沙因惯性向外急甩,洒了庆无一身。

  其实这并没有什么危险,只是让庆无显得狼狈了一些。

  这是一个很粗劣的意外,但只要是意外就行。

  正高空作业的庆尘赶忙放下绳索落在地面,在他亲眼见证庆无给庆幸打过一通威胁电话后,一边心里笑到快要忍不住,一边安慰着庆无:“您没事吧?刚才是我不小心掉落了东西。”

  庆无看了庆尘一眼,冷声说道:“算了,不关你事,这是有人想算计我。”

  庆尘愣了一下:“啊?算计你?是我不小心掉落了水桶啊,我没想算计您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庆无问道:“是有人设计着让你不小心掉落水桶的。”

  庆尘心说这庆无倒是挺明事理的一个人,把账归在庆幸头上之后,也不为难路人。

  他若有所思的说道:“难怪我觉得今天这水桶有点不对劲,可如果这是有人想算计您,那也太过分了吧!”

  “呵呵,”庆无冷笑:“早晚拧了他的脑袋。”

  或许庆幸和庆无都没想到,这场意外的制造者,不仅没走,还留下来继续煽风点火。

  不过这庆无也是个狠人,遭遇意外之后第一时间竟然不是拍掉身上的灰尘,而是先给庆幸打了个威胁电话……

  庆尘看着庆无说道:“您要不要先清理一下身上的灰尘啊?”

  庆无摇摇头:“没事,你忙你的去吧,下次小心一些。”

  不得不说,庆尘与庆无第一次打交道,他竟是对这位影子候选者的印象还挺好的。

  要知道寻常人就算知道自己被算计,也会对旁人有些迁怒,但庆无并没有这么做。

  这让他甚至对庆无有了一些愧疚,并决定下次再安排意外的话,还是紧着庆闻来。

  庆尘没有离开,他尽职尽职的回去擦完了玻璃,这才来到大厦的卫生间里,从马桶水槽中取出自己提前密封好放进去的衣物换上。

  当他再从大厦走出来,已经跟之前的那场意外毫无关系了。

  庆尘拨通了闫春米的电话,却听这女人亲切道:“妈,我晚上不回家吃饭了啊,我这会儿跟刘元在一起呢,9点之前准时回去。”

  庆尘皱眉,刘元是联邦的一线影星,也是全息虚拟人生电影中,观众们最喜爱的人物,有人说电影有了刘元,就有了票房的保证。

  而闫春米说9点之前回去,意思是不会耽误今晚与鹿岛交易‘神代靖边’,她会准时到位的。

  这时,闫春米见庆尘不说话,便说道:“嗯,妈您说,我听着呢。”

  庆尘知道,这是在暗示他,刘元听不见他们的通话:“给我调查庆幸的一举一动,我要知道每次发生意外的时候,他在做什么,他每次出行的时候,身上携带过什么物品。

  .

  -->>

  重点是物品。”

  闫春米:“妈您放心吧,我这边尽快。”

  禁忌物的宿主,平日里可以将它带在身上,也可以选择不带。

  例如庆一去情报三处抓人的那天,人是下午抓走的,但庆尘遭遇意外却在几个小时之后。

  例如闫春米曾经给过的资料里显示,曾经庆一老师出意外的时候,庆幸正在家族银杏庄园内游泳,身上什么都没带。

  假设对方拿到的真是一个笔记本,那么对方就在下午时写:今天傍晚,庆尘将在十字路口遭遇车祸。

  当然,这只是假设,事实上要书写命运肯定要更加复杂。

  庆尘怀疑对方并不会随身携带禁忌物,而且,也没人见过庆幸常常拿着同一个本子。

  按照推测,庆幸应该是知道禁忌物的重要性,知道这个禁忌物在所有禁忌物序列中,一定是被人最重视的那一种,容易引来抢夺。

  所以一直谨慎保管着,从不让别人知道禁忌物到底是什么、在哪里。

  这样一来,就增加了庆尘抢夺禁忌物的难度,他得先知道禁忌物是什么、在哪里,才有抢夺的可能。

  不然就算杀掉庆幸,那禁忌物也很有可能被对方藏起来,继续尘封着。

  庆尘知道这次抢夺禁忌物的难度很高,因为就算抢到了,他也不希望别人知道这东西就在他的手里。

  不然,他就会像庆幸现在这样,不仅被所有人提防,而且别人稍微出点意外,都会把账算到他他头上。

  这时候,闫春米也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自家新老板此时一定是盯上庆幸手里的那个禁忌物了。

  而且,她还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这种能够书写命运的禁忌物落到这位新老板手里,怕是要有不少人都得遭殃。

  不过,这些年惦记庆幸手里禁忌物的人也有好几个了,好像都没找到庆幸把禁忌物藏在哪里吧。

  ……

  ……

  第五区的某个烤肉店里,庆尘味同嚼蜡的吃着合成肉。

  不得不说,他有时候真挺为里世界居民们感到悲哀的,以里世界的科技水平,明明可以将这个合成肉做的更好一些,然而事实上,表世界的人造肉都要比这东西好吃一些。

  这说明,财团在生产这些东西的时候,已经完全放弃了口味、口感的质量保证,他们只需要确保百姓吃了之后能够摄入必须的营养就行。

  其他的都不重要。

  庆尘转头看了一眼邻桌,却发现隔壁桌的人给烤肉加了一大堆佐料,吃的津津有味。

  他再看向其他地方,这家面积并不大的烤肉店里,竟有一大半人吃饭的时候心不在焉,时不时便要看向窗外。

  店外,还有许多伪装成行人的人,汇集在这片区域。

  这是庆尘选择的交易地点,半个小时后他将在这里,与鹿岛的情报人员交换神代靖边。

  临近交易时间,整片街区藏着数不清的情报人员,暗流汹涌。

  庆尘知道神代家族的人也来了。

  这场交易是保密的,神代不知道他们到底要交易什么,但猜到鹿岛一定是拿出了神代家族里重要的失踪人物。

  就在这时,几名年轻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刹那间,烤肉店里有数十双眼睛看了过去,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们。

  庆尘愣住了,他没想到这进来的几人,竟还是熟人。

  孙楚辞,团子,以及他们荒野狩猎队伍的队友。

  孙楚辞眼尖,一进店就看见庆尘独自坐在一张桌子上吃着烤肉。

  “啊!”团子惊喜的叫了一声:“庆尘,你怎么在这里!太巧了吧!”

  下一秒,这烤肉店里竟有数十人同时站起身来,隐隐保护着庆尘。

  孙楚辞等人被这一幕给吓到了,那数十人肃穆的看着他们,所有人的手都伸进了外套的肋下,随时准备拔枪。

  他们惊恐的看向桌旁独自一人的庆尘,那少年依旧平静自若,与周遭的紧张气氛形成鲜明对比。

  在那些站着的情报人员衬托下,仿佛舞台上的黑暗里,突然有一束灯光单独打在了庆尘身上似的,将那位依旧坐在位置上的少年衬托成了主角。

  果然是天大的人物啊,孙楚辞心想,连出来吃个烤肉都要带这么多人?!

  孙楚辞下意识的想要拉着团子他们离开,他敏锐意识到,对方带着这么多人出现在这里,绝对是有危险将要发生了。

  “过来坐吧,正好我点的烤肉吃不完,”庆尘笑着说道,然后又对身边的情报一处七组探员们说道:“不要紧张,是我的朋友。”

  说完,他回头看向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店员与老板,安慰道:“钱我们会照付的,办完事情就走,不会砸坏你们的桌椅。”

  老板见他亲切,又长的这么好看,慢慢放下心来。

  他这才发现,自己店里竟是一个真正的客人都没有,所有桌子都被那位少年带来的人给占满了。

  却见老板颤颤

  .

  -->>

  巍巍的说道:“我给你们加点肉吧,算是免费送的。”

  庆尘笑道:“不用,我们有钱。”

  这时,团子低声对孙楚辞说道:“学长,要不我们走吧,我有点害怕。”

  “别怕,我觉得没事,”孙楚辞经过短暂的慌乱后,立马镇定下来,继续往店里走去。

  庆桦使了个眼色,杨旭阳带着两名探员对孙楚辞等人进行搜身,并且还专门安排了女探员对团子他们进行搜身。

  庆尘没有阻拦,今晚的事情太过重要,小心无大错。

  庆尘笑着说道:“你们刚刚对我打了招呼,这时候放你们出去,可能会被有心人抓住当人质,所以,你们就先安心待在这里吃饭吧,算我请客了。等会我的事情办完,你们就可以放心离开。”

  “嗯,谢了,”孙楚辞点点头。

  庆尘好奇问道:“回到10号城市之后,过的怎么样?”

  孙楚辞回应道:“有了之前您给的赏金,我们这边重新租了个房子,也更换了一些武器设备。那笔钱应该够我们熬到春节之后了,到时候准备再去一趟荒野。”

  八万五千块钱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七个人熬过这个冬天应该是没问题的,但更换武器设备,肯定换不了好的。

  庆尘也没多说什么,与郑城时间行者打交道要慢慢来,太热情了容易让对方怀疑自己别有用心。

  这时候,庆准推开烤肉店的门走了进来,笑眯眯的说道:“老板,鹿岛的人已经到了,准备交易吧?”

  庆尘看了庆准一眼,竟是直接拨打了影子的电话。

  电话通了,对面传来熟悉的声音,懒洋洋说道:“准备好了吗?”

  庆尘若有所思的看了庆准一眼,然后说道:“嗯,鹿岛的人已经到了,您那边准备好了没。”

  “我这边是准备好了,但你自己也机灵着点,小心别出事了,毕竟真要混乱起来,子弹可不长眼睛,”影子说道。

  “知道了,”庆尘说完起身。

  临走前,他看了一眼庆准:“另一边准备好了没。”

  庆准笑着说道:“准备好了。”

  正说话间,他突然拿出一支装载了消音器的手枪,对准庆尘身边的两名探员扣动了扳机。

  那两名探员还没反应过来,便眼睛一黑躺在了地上。

  孙楚辞等人都吓傻了,这怎么一不发的就出手杀人呢?!

  原本正在夹肉的团子,吓的赶紧把肉片放回了烤炉上。

  庆准知道庆尘不想杀人,所以他解释道:“今晚事情比较重要,咱也没空再把他们俩给押回去了对不对,带着又累赘。”

  “我分得清轻重,还有吗?”庆尘摇摇头问道。

  庆准想了想:“应该没有了。”

  “96名探员,竟然有5名是内奸,庆准你是分管内部纪律的见习督查,以后不要再出现这种事情了,今晚过后七组之内不要再有隐患,”庆尘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烤肉店。

  庆准笑道:“好的老板!”

  在庆尘身后,数十名探员紧紧跟着。

  短短半分钟时间,烤肉店里的人便走完了,变的冷冷清清。

  孙楚辞放下筷子,默默的看了一眼地上的两具尸体,又回头望向窗外,亲眼看着少年走进了外面的绚烂霓虹光影之中。

  “学长,你说他到底是干什么的啊?”团子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知道,总归是个财团的大人物,咱们就在这里待着千万不要出去,”孙楚辞说道:“这种人物有点危险,我有点不确定该不该抱他大腿了。”

  一旁的另一个队员想了想说道:“但我觉得他是个好人……”

  ……

  ……

  与此同时,情报一处的秘密监狱内,之前因为袭击神代风情街被抓进来的杀手,突然睁开了眼睛。

  他走到秘密监狱狭窄的铁门前,竟是轻轻用手一推,便将铁门给推开了。

  不知为什么,那本应该紧紧锁闭着的门,竟早早被人打开。

  秘密监狱里空空如也,原本应该留守在这里的人,也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杀手面无表情输入密码按下电梯,他竟是连秘密监狱的电梯密码都知晓。

  电梯来了,他一路乘坐至三楼。

  这个时间,情报一处七组里空空荡荡的,灯也全部关了。

  他再次输入密码,到三楼厕所里面打开水箱,从里面取出来一个密封好的袋子,然后从袋子里取出一副窃听设备来。

  杀手这才重新往督查办公室走去。

  只是,他才刚拉开门往里走,就差点被什么东西绊倒。

  还没等杀手反应过来,办公室的灯竟然亮了起来,屋子里,竟有四名探员已经举枪等着了。

  下一秒,四支手枪同时开火,硬生生将这名杀手给打成了筛子。

  今天晚上,庆尘要趁着交易神代靖边,把该办的事情给一起办了。

  在此之

  .

  -->>

  前庆准就一直说还有内奸没抓出来,只不过有点不好找,需要引诱一下。

  直到今天晚上,庆准才发现了一些端倪。

  而庆准先前之所以没能找到这两名内奸,只因为内奸并没有在帮神代、李氏、陈氏、鹿岛,而是在帮庆氏大房。

  从广义的财团家族来讲,这两名探员也是服务于庆氏的,所以才让庆准没有在第一时间找出来。

  但现在对于如今的情报一处七组来说,探员们的意志,只能服务于一个人。

  ……

  五千字章节,晚上11点还有一章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