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388、炮台与厮杀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1-06 23:44: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安排大家调休吧,距离交易还有三天时间,七组的所有探员都必须恢复到自己最好的状态,”庆尘说道:“让大家回去好好休息,庆桦,你去告诉鹿岛,10号城市内的交易地址,由我们来选。”

  “好的明白,”庆桦得知庆尘要接庆牧回家的计划后,内心里忍不住的激动,仿佛浑身都是力气。

  其实也不仅仅是因为庆牧在庆氏情报人员心中的地位高,还有,庆桦以前根本不敢假想自己能够参与到如此重要的事件里面。

  很危险,但同时也伴随着机遇。

  庆桦离开办公室前回头看了一眼庆尘,这位新老板已经拿出10号城市的地图来了,似乎正在认真的选择着交易地点。

  其实庆桦成为见习督查已经8年时间,他很清楚自己可以当副官,执行别人的命令,却当不了主官。

  上一任的督查是个喜欢夸夸其谈的人,在情报一处的内部斗争里,最终被陈氏那边挖了个坑,引咎辞职了。

  如今这位新督查不怎么爱说话,却把其他情报组耍的团团转。

  某一刻庆桦在想,或许自己的机会终于到了。

  人这一辈子能抓住的机会不多,但只要抓住一次,就能青云直上。。

  庆尘在地图中看了许久,最终确定了七个适合交易的地点。

  最终选择哪个,还需要实地去看一眼才行。

  已经是午夜12点,距离回归,还有8天时间。

  庆准端着饭盒走进办公室:“督查,吃口饭吧,你这一天天的耗在办公室里,也得注意休息啊。”

  这几天里,七组的探员们已经发现了一件事情,这位新老板仿佛不用睡觉似的。

  不管他们何时看向办公室,庆尘要么在分析卷宗,要么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连庆桦给他买来的睡袋,都没有展开过。

  奇了怪了。

  就在此时,庆尘手机上收到了一条消息。

  他诧异的看了庆准一眼,赫然是影子发消息,让他回乌托邦大厦商量三天之后的人质交易。

  庆尘叹息一声,对庆准说道:“我离开一趟,有什么事情就打我电话。”

  庆准问道:“我这边安排车辆送您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走回去,”庆尘说道。

  ……

  ……

  情报一处外面,庆一独自坐在车里睡着了,他的胳膊不由自主的垂在身侧,而手里还拿着一部正在通话的手机,通话时间3小时42分钟,通话人李恪。

  他似乎是跟李恪聊着聊着就睡了,奇怪的是,李恪竟然也没有挂电话。

  庆一正睡着迷糊呢,突然惊醒了。

  他下意识转头看向情报一处大门,大铁门下的小铁门正缓缓打开,而他等待着的先生则正缓缓走了出来。

  庆一赶忙对电话里说了一声:“我等到先生了,先不说了。”

  电话对面的李恪迷迷糊糊说道:“嗯,那你就跟先生直说啊,别跟他耍心眼。”

  “嗯我知道了。”

  说完,庆一抹了抹自己脸上的眼屎,朝着庆尘那边追了出去。

  还没跑两步,庆尘已经无奈的停下了脚步看向庆一:“你每天晚上都等在这里吗?”

  此时庆一的两个黑眼圈极其严重,这些天他一直睡在车里,就是为了等庆尘出来。

  庆一站在庆尘面前,眼巴巴的看着。

  庆尘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这一次少年没有本能的向后缩那一下,但是原本想说的话却忘了说。

  “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庆尘笑着问道:“如果没事的话,我先回去了?”

  庆一犹豫了一下:“我陪先生走走。”

  庆尘想了想:“好吧。”

  庆尘在前面走,庆一小心翼翼的跟在这位先生身旁,他侧过头去打量着这位先生,忽然觉得对方神情中也有一些疲惫的神色。

  情报一处的大楼上,庆桦与庆准两人正站在窗户旁。

  “等等,那不是影子候选者庆一吗?”庆桦莫名震撼的看了庆准一眼:“你刚才看到老板拍庆一的脑袋没有?是我眼花了吗。”

  庆准摇摇头:“你没有眼花,他确实拍了两下,而且庆一也没有躲。”

  “所以,老板在影子之争里已经选择了自己要支持的人?”庆桦怔怔的问道:“可为什么要选择庆一呢?”

  “可能是关系好吧,”庆准想了想说道:“如果督查选择庆一,那七组肯定是跟着他一起站在庆一这边了。”

  但其实庆桦现在不在意老板到底支持谁,毕竟影子之争这种事,短时间也不会到尾声。

  按照以往惯例,第三、第四轮少则半年时间,多则一两年。

  庆桦现在关心的是,庆一这种影子候选者,为何会心甘情愿的被人拍脑袋却丝毫不抵触?

  然而就在庆尘与庆一往第五区走去的时候。

  庆准与庆桦两人站在窗户旁,竟是

  .

  -->>

  突然看见两个人跟在自家老板的后面,悄无声息的。

  “乌鸦,”庆准面色平静的说道:“乌鸦来了,四月和五月。”

  “禁忌裁判所?他们来干嘛……不好,老板有危险!”庆桦转身就打算往外面跑去,结果庆准一把拉住他:“你忘了吗,督查专门交代不要我们跟着。”

  庆桦回忆着庆尘临走前的交代,确实是这样的。

  “老板不让我们跟着,会不会是因为他提前预知到了危险,所以不希望我们被牵连进去?”庆桦想了想说道。

  “应该是吧,”庆准面无表情的回应着:“毕竟情报一处虽然有官方身份,但并没有真正的高手,跟着他也没什么用。不过,督查这么做倒是有些出乎意料了,换了其他老板,怕不是一定要带上几个炮灰保护自己才敢出门呢,倒是挺体恤下属的。”

  “我感觉,你好像还没有完全认可他?我叫他老板,但你依然常常用‘督查’这个职务名称来称呼他,”庆桦说道。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称呼,常常可以看出对方的真实想法。

  庆准看了庆桦一眼咧嘴笑道:“我认可啊,谁说我不认可了?你可不要污蔑我啊。”

  庆桦不说话了,刚刚乌鸦出现时,庆准一眼就认出对方的身份了。

  可是,这两位乌鸦并没有穿那一身黑色的亚麻斗篷,庆准是隔着上百米的距离,辨认出了对方的长相。

  这说明,庆准的目力极好。

  而庆氏之内,目力极好的人,通常都是被庆氏影子赏赐过境山茶的人物。

  一时间,庆桦有些拿捏不定,这位庆准到底是什么身份了。

  庆桦忽然说道:“我们真的不用跟着老板吗,乌鸦都出现了,说明今晚神代或者鹿岛恐怕就会对他下手。”

  暗杀是一种破坏规则、且毫无政治智慧的行为,神代也正是因为喜欢暗杀才一直被所有财团诟病。

  慢慢的,神代也很少用这种手段了,除非是面对特别重要的人物。

  庆尘身为pca情报一处的督查,自然算不上什么真正的大人物。

  但是,庆尘最近所展现出来的能力,恐怕已经引起了神代的注意。

  很多人会因为庆尘的年轻而轻视他,但神代的情报机构“八岐”肯定不会。

  相反,对方会更加重视庆尘。

  垂垂老矣的敌人,不用杀他,他也没什么进取心了,而且早晚会死。

  而一名17岁就展露头角,将情报一处玩的团团转的少年如果放任不管,那么以后整个情报界会被他统治多少年?

  这时庆准想了想说道:“就算不暗杀,也会想办法挫败他一次,打击他的信心,躲是躲不过去的。”

  这世上有太多的财团天才,少年时崭露头角、意气风发,结果被其他财团有意针对,挫败了锐气。

  很多人以为自己跌倒了就能重新爬起来,但重新爬起来哪有那么容易?

  很多天才被狠狠挫败一次,就这么一蹶不振了。

  不止是财团天才,还有各种运动竞技天才,赢的时候能一直赢,信心越战越强,气场也越发旺盛。

  可一旦受过一次大挫折,便会很快退出历史的舞台。

  这是一种很微妙的心理战术,却非常有用。

  庆准转身朝着自己的宿舍走去:“我睡觉了。”

  庆桦看了他的背影一眼:“不行,我还是得带着兄弟去一趟,万一能帮点忙呢。”

  “你不怕死吗,这是我们能参与的事情?”庆准饶有兴致的回身问道。

  “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庆桦说完喊着杨旭阳等人出去了,庆准最终还是没有跟去,只是嘴角挂着难以捉摸的笑容。

  ……

  ……

  第五区神代风情街的两旁建筑里。

  楼下舞女的清悦歌声,正飘摇着从窗外穿透进屋里。

  红与金色相间的全息霓虹,也将未开灯的屋里映衬得瑰丽起来。

  落地窗户旁,正有几名黑衣人默默的伫立在这里,如恒久的雕塑一般注视着窗外。

  耳机里,有人波澜不惊的说道:“目标靠近,注意,不要杀他旁边的影子候选者,注意,不要杀他旁边的影子候选者。将目标双腿打断就按方案a撤离,留活口。”

  “收到。”

  “收到。”

  “……”

  耳机的通讯频道里,传来十多声回令,这也就意味着,神代风情街里藏匿了多达十几组的杀手,随时准备动手。

  这些人不是来杀人的,而是要废了庆尘,让庆尘短时间内必须躺在床上养伤,消沉他的意志。

  他们还不想在这种时候与庆氏不死不休。

  可就在这时,耳机里一个突兀的声音笑着说道:“各位晚上好啊,辛苦大家了,这么晚还来暗杀我们庆氏的情报人员。”

  此话一出,所有杀手心神一凛。

  那几名原本站在落地窗旁的杀手,突然回头看

  .

  -->>

  见背后有一扇暗影之门打开,里面走出一位年轻人来。

  只是一瞬间,杀手们手里的枪械竟全都脱手而出,仿佛遇见了一块巨大的磁铁。

  而那些飞出去的枪械在悬浮在年轻人身旁,枪口对准了杀手们。

  神秘的年轻人,背后如战列舰密集阵炮台一般的火力矩阵,操控金属的能力配上现代科技武器,看起来格外恐怖。

  那背后的枪,就像是《权利与游戏》中铁王座之上,与王座融为一体的数百柄长剑。

  一名杀手在通讯频道里急促说道:“庆野!庆氏影子开了暗影之门将他麾下的秘密部队送进来了,撤退!”

  那名叫做庆野的年轻人笑道:“看来我现在很出名了吗,竟然看见我就能说出名字来,是谁走漏了风声?!”

  这名穿过暗影之门的年轻人并不是影子,事实上很多人都不知道,禁忌物ace-008暗影之门不光能传送宿主本人,还能传送其他人。

  这也就意味着,影子有能力随时将他的部队,送往他去过的地方。

  “这是陷阱,”通讯频道里有人说道。

  他们已经反应过来,暗影之门能直接开在屋里,这就说明影子早就来过了,今晚是对方布好的局。

  庆野看着那些措手不及的杀手,竟在秘密部队的通讯频道里笑着说道:“今晚,大家玩的尽兴。”

  ……

  ……

  庆尘从兜里掏出一根棒棒糖叼在嘴里,他笑吟吟的看向庆一,却见对方也早有准备,从兜里掏出了一根棒棒糖。

  两人会心一笑,这才继续往前走去。

  一大一小两个人,背影看起来突然格外和谐。

  可就在两人刚走入神代风情街,路旁某个白色酒幡遮挡的窗户后面,突然响起枪声。

  庆一愣了一下,却听身旁的庆尘笑着说道:“不用去管发生了什么,我们继续往前走。”

  枪声连绵不绝,宽阔的道路两旁建筑里,仿佛正发生着一场激烈、却看不见的战斗。

  庆尘总觉得有点不对劲,那枪声有点太密集了啊,就像是有人将一台六管金属风暴给架在了建筑里似的。

  跟正常射击的频率完全不同。

  不对。

  不是金属风暴。

  庆尘是枪械大师,他听出来那楼里分明是数十支手枪、自动步枪的声音,而且枪种还各不相同。

  奇怪了。

  神代风情街里的行人们仓皇逃窜,想要找可以隐蔽的地方。

  唯独庆尘一副淡定的模样继续向前走着。

  庆一原本有点慌,可他看着自家先生平静的模样,忽然也不慌了。

  下一秒,右侧的大楼上有一面玻璃破碎了,两个人从七层楼的高度摔了下来。

  再下一秒,左侧也有玻璃破碎,有杀手被人从楼上扔了下来。

  一扇扇破碎的玻璃落在地面,发出清脆的哗啦啦声响,像是独特的雨声。

  而庆尘与庆一旁若无人的走在红色的全息霓虹之下,头顶是拖曳着巨大尾翼的金鱼,身边是慌乱的人潮、飘摇的白色酒幡,还有橱窗里正仓皇失色的姑娘。

  这场混乱始终围绕着庆尘与庆一,但长街之上太慌乱了,没人知道这场混乱就是因为庆尘而起。

  庆一转头问道:“先生,您是知道有危险,所以刚刚才不想让我跟着的吧。”

  “嗯,”庆尘平静的说道。

  他大半夜突然接到影子的消息,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但那时候他还只是猜测对方打算用他来钓鱼,却没有证据。

  现在看来,庆氏的影子先生准备的非常充分,应该是打算在交易神代靖边之前,先对牛鬼蛇神清理一番。

  庆一转头去路旁橱窗里寻找,却发现他前几天看到的那个女孩,正楚楚可怜的跌坐在橱窗,眼泪汪汪的看向外面。

  那橱窗后面是锁住的背景墙,如果没有客人的话,女孩就要坐在里面跪坐一整夜,这也算是老板对女孩变相的处罚,刺激着女孩要保持微笑,以最好的状态来招揽顾客。

  就在此时,前方的一座大楼里忽然有爆炸声传来。

  那巨大的震动声,竟是将整条街的玻璃都给震碎了。

  原本淅沥沥的小雨,仿佛成了一场倾盆的大雨。

  但是,庆尘依然面不改色。

  他相信,影子敢用他钓鱼,那就一定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如果钓鱼把庆尘钓死了,那恐怕就是那位影子先生一生的污点。

  然而这一幕看在庆一眼里就不一样了,他只觉得自家先生无比神秘与淡定。

  就在这时,庆一终于鼓足勇气问道:“先生,您能帮我赢下影子之争的第三轮吗,如果我以后成了影子,一定……”

  庆一准备了很多话术,一口气说出来流利无比,还不知道自己私下背了多少遍。

  但还没等他说完,庆尘已经转头笑道:“好,我帮你赢这第三轮影子之争。”

  .

  -->>

  庆一怔住了,他只觉得自家先生在这嘈杂沸腾的长街里,身上像是被镀了一层光辉,耀眼极了。

  他没想到,自己犹豫了那么多天,准备了那么多天,却依旧难以启齿的事情,对方却一口答应下来。

  庆尘对庆一说道:“明天开始你直接来情报一处吧,跟在我身边修行。”

  “啊……”庆一晃神了:“好、好的!”

  下一刻,庆尘回头对身后的四月、五月笑道:“两位辛苦了。”

  却见这两位乌鸦不知道何时已经换上了一身黑色亚麻斗篷,正一脸沮丧的站在混乱中央,似乎正在为今晚的加班而烦恼。

  ……

  ……

  五千字章节,晚上11点还有一章.

  感谢花椒有点麻、爱歌、nany、米库仔、今夕是何夕、哈噜噜、弥望、kmtan8、我名喵酱成为本书新盟!

  感谢大梦初醒看天下成为本书新的白银大盟!

  祝老板们国庆节不堵在高速上!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