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376、让子弹飞一会儿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1-06 23:44: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早晨。

  庆一照旧吃完早饭,在一大群保镖的护送下前往情报三处。

  与一开始精神奕奕的模样不同,他此时已经觉得有些厌倦了。

  来情报三处之后,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装乖巧,然后在大办公室里喝咖啡、聊天,看庆幸捡钱、看庆闻收买人心、看庆无趴桌子上睡觉、看庆诗追星。

  倒是庆原一直没出现过,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庆一一开始的打算就是,来到情报三处之后,装作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降低别人对自己的警惕。

  当然,他也有点担心,这样做会不会反而太扎眼了?

  但他没想到的是,情报三处竟然这么闲,一个个探员闲的要命,每天做的事情跟他大差不差,反倒趁得他非常平庸。

  坐在自己的行政级座驾上,庆一一直拿着自己的手机,等待着什么。

  就在快要抵达情报三处办公楼的时候,他小声嘀咕道:“奇怪了,怎么还没来电话。”

  下一秒,电话响了,来电显示是李恪。。

  庆一矜持的等待了十多秒,这才接起电话:“烦不烦啊,每天早上都要打电话,你怎么变的如此婆婆妈妈。”

  李恪解释道:“不好意思,今天早上父亲有事情交代我,所以我打晚了。”

  庆一怔了一下:“奥,没事。”

  李恪问道:“最近有人怀疑你在伪装吗?”

  “没有,”庆一说道:“那群人天天都在看内参吃瓜,哪顾得上注意我,奇怪了,我们来报道之后影子就像消失了一样,也不给我们布置任务,像是要把我们丢在情报三处发霉似的。”

  李恪想了想说道:“影子先生可能在等你们主动去做点什么,毕竟你们都是以后有可能成为影子的人,那时候就没人给你布置任务了,得学会主动寻找机会才行。”

  庆一挑了挑眉毛:“我知道,这个不用你教!”

  李恪自顾自的说着:“我父亲这边帮你调查了一下,那个庆无好像从小就拜师修行了,这个是很隐蔽的事情,一定要把他当做高手来对待,不要想着暗杀他。”

  庆一又挑了挑眉毛:“我没让你帮我,我凭自己的本事也一样能成为影子。”

  李恪继续说道:“那个庆原在情报一处报道之后,一直消失不见,他应该是知道这一轮影子之争比较重要,所以躲在暗处了。李氏的情报系统也找不到他,说明他背后有一支非常擅长隐匿身份的团队。庆诗的话,她父亲的人已经抵达10号城市了,里面可能有超越c级的高手……不是说影子之争的护道者最高只能c级吗,她这算不算违规?”

  “算,当然算,”庆一皱眉说道:“历来能当影子的人,都是善于利用规则的,一般到了第四轮,就是神仙打架了。但是,他不敢明着出手的。”

  李恪问道:“对了,庆一你家的人呢,怎么没来10号城市帮你。需要我这边申请李氏的人帮忙吗?”

  庆一不耐烦道:“不说了不说了,你这是想插手庆氏内政吗,过分了啊。”

  “随你,”李恪说道:“你现在有什么计划吗?”

  庆一想了想说道:“我打算先找机会去情报一处看看,我觉得那里好像更有意思一些……对了,先生还没有消息吗?”

  李恪沉默两秒问道:“你老找先生干什么。”

  庆一有些不自然的说道:“我已经修完大周天了啊,后面的修行之法他还没给我呢。”

  “这样吗?”李恪问道。

  “对啊,不然呢,”庆一反问。

  “我会给先生说的,也许他可以去10号城市把后续的修行之法给你。”

  “真的吗……额,我是急着修行提升实力,见不见先生倒是次要的。”

  这几天里,情报三处每天最多的讨论话题,就是pca联邦中央情报局内参上,又通报了情报一处第七组抓捕了谁。

  这么大的动作,几乎已经成为了圈内的核心新闻。

  庆一每次想到情报一处威风凛凛的出去抓人,然后对别人说:“情报一处抓人什么时候需要给你们出示证据了?”

  庆一就觉得过瘾。

  他挂掉电话后,薄薄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对于他而,如今每天最有意思的事情,好像就是这一通加密电话了。

  庆氏影子候选者与李氏大房嫡系核心子弟每天打电话,说出去恐怕没人会信吧。

  庆一来到情报三处大办公室里,此时庆无还在趴桌子上睡觉,庆闻则正在邀请手下探员去他家在10号城市的度假会所,据说有泳池有别墅群,可以在那里开派对。

  庆闻不仅邀请了自己手下的探员,连同庆一手下的探员也一并邀请。

  如今已经没有人给庆一汇报工作了,全都是直接找到庆闻,仿佛庆闻一个人辖制了72名探员似的。

  庆一默默的看了几眼,然后带上了耳机,低声说了一句:“无聊。”

  ……

  .

  -->>

  ……

  情报一处第七组里,庆尘刚刚睡醒,便看到自己办公室门外,包括庆桦在内的十多人,正静静站在透明玻璃门外,默默的看着他。

  庆尘愣了一下:“有什么事情进来说。”

  庆桦进入办公室后低声说道:“老板,咱们这几天总共抓回来了71人,其中17人经您同意重新释放,45人已经招供,6人在刑讯过程中意外死亡,但还有3个人怎么都撬不开他们的嘴。”

  这让庆桦很羞愧,明明老板已经帮忙把嫌疑犯给找出来了,结果他们却没法让所有嫌疑犯认罪伏法。

  这个就跟庆尘这位督查没关系了,纯粹是他们办事不利。

  庆桦他们之前是担心新来的老板能力不足,现在则是担心他们能力够不够匹配上老板的能力……

  庆尘想了想:“我去审讯室看一眼。”

  庆桦愣了一下:“那地方很脏很乱,您不用亲自过去的,污了您的眼睛。”

  庆尘摇摇头:“没事,我就看一眼。”

  庆桦带着庆尘来到地底三层,那是第七组的独立秘密监狱。

  刚一进去,便有一股血腥味与恶臭扑面而来,庆桦在一旁小声说道:“总会有嫌疑犯受不了,搞得大小便失禁……我这边已经安排杨旭阳进行消杀工作了,尽量把味道降到最低。”

  这时,庆桦却发现庆尘面不改色的往前走去,似乎一点都没闻到气味似的。

  庆尘从一间间囚室门前走过,此时那三名拒不招供的嫌疑犯已经没了人样,身上皮肤都被庆桦他们掀下来了好几块,看起来格外残忍。

  或许,这也是为什么情报一处的人被称作活阎王的原因了,进来的人就算没事也要脱层皮,这脱层皮并不是一个夸张的修辞手法。

  庆桦有些担忧的看着庆尘,他害怕老板嫌他们的手段太过低劣、恶毒。

  却听庆尘问道:“这三名嫌疑犯都是鹿岛的,已经折磨成这样都没开口,说明接受过严酷的反刑讯训练。”

  庆桦点点头:“是的,抓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大腿内侧的皮肤本身就有被揭掉过的伤痕,肯定是鹿岛训练所留。”

  “这样都没法让他们开口,也就没什么价值了,这不怪你们,”庆尘说着往回走去。

  庆桦想了想说道:“要不就杀掉吧?这些人对鹿岛一定很重要。”

  而庆尘也想了想:“杀了是不是有点可惜?”

  这三个鹿岛的人,已经被庆桦提取过虹膜、dna、指纹、样貌信息,甚至连形态信息都已经录入到七组的信息库里。

  被抓到,基本便意味着以后没法再从事情报工作了。

  他们大脑里的信息很有用,可如果撬不出来的话,庆尘留着他们也就是多三张嘴吃饭。

  庆尘想了想说道:“先不杀,我问问影子先生要不要转移走。”

  庆桦点点头:“好的明白。”

  这时,庆尘慢慢停下脚步:“对了,还有一些无关紧要的人是不是。”

  庆桦点点头:“准备送去检察院那边提起公诉了。”

  这所谓无关紧要的人,就比如为神代家族服务的周臣易,就是一个跑腿的而已,帮助神代派系在10号城市洗钱、行贿、受贿。

  这种人物,抓不抓其实对庆氏意义都不算太大,属于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倒是对神代挺重要的,起码有点用处。

  “公诉之后就是判刑,”庆尘琢磨道,也没人追究他的办案率,影子先生也没说他必须侦破多少案子才行,这嫌疑犯交给检察院,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收获。

  庆尘看向庆桦说道:“去问问神代那边,有没有兴趣拿人来换周臣易这种人,如果想换的话,拿两个鹿岛的人来换。带着卷宗和确凿的证据来,不然我们就移送检察院。”

  一个神代换两个鹿岛,在庆尘看来是划算的。

  在神代看来,应该也是划算的。

  庆尘看了庆桦一眼:“那三个不打算开口的人,也可以交易出去,同样的,也是拿同等重要的神代成员来换,一个换两个。”

  此时,庆桦等人都懵了。

  他在情报一处待了十多年,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骚操作。

  如果神代、鹿岛真的同意了,那情报一处第七组,岂不是也不用办案了,光左手倒右手就能破掉更多的案子?

  庆尘看了庆桦一眼:“不是为了办案,如今10号城市歌舞升平,但北方还在打仗。如今神代、鹿岛结为同盟,连情报一处里的神代、鹿岛都抱成一团,如果他们敢私下里跟我们交换,就把消息放出去让他们自己撕去。”

  庆尘他左右不了战争,那是大人物们才能决定的事情。

  他所掌握的力量,在财团面前薄弱的犹如一张纸,还只是刚刚起步。

  但庆尘可以先把情报一处里,神代、鹿岛的同盟给撕开,然后再说各个击破的事情。

  神代与鹿岛的同盟真那么坚韧吗?庆尘觉得未必。

  .

  -->>

  神代如果偷偷拿鹿岛的人,把他们自己的人换走,那这同盟就是个笑话。

  此时,庆桦深深的看了庆尘一眼,他却没想到自己这位新老板的骚操作背后,竟然还有如此深意。

  果然,影子先生派这位新老板过来,就是要来统一pca联邦中央情报局的吧……

  pca中情局的局长是个软柿子,这鱼龙混杂的地方,众财团选了一位完全中立者去当局长,不然谁都不会满意。

  而这位局长也聪明,每天就是逛红灯区,其他什么事情都不做,谁也不招惹。

  所以,有时候大家甚至想不起,原来pca中情局其实还有一位局长。

  联邦的好多届总统也是如此。

  有人说这一届的总统不太一样,但目前也没看出来到底哪里不一样,还是天天装糊涂。

  庆桦领了庆尘的命令,去分别找神代与鹿岛了。

  不过令他意外的是,两家全都义正辞的拒绝了他,并声称:如果抓到的嫌疑犯证据确凿,那就让法律审判他们吧,我们不会做私下交换嫌疑犯这种事情的。

  鹿岛那边倒是有一些心动,因为他们被抓的三个人太重要了。

  但他们似乎也猜到了庆尘想要做什么,所以同样拒绝了。

  庆桦回到办公室对庆尘说道:“老板,他们都拒绝了,可能看出来了您的意图。”

  庆尘笑了笑说道:“没关系。”

  这么明显的图谋,情报一处其他几组的人精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但是没关系。

  让子弹飞一会儿。

  在庆尘开展全面抓捕行动之后,情报一处第七组每天破获的案子都是两位数的,抓了一批又一批的人。

  原本其他几组上班的时候,都是坐电梯直接上楼。

  如今,他们为了多一个观察七组的机会,硬生生走步梯上去。

  就为了多看七组一眼。

  然而就在庆桦与神代、鹿岛谈判完的第二天,神代家族的人刚来到七组门口,便看见门口挂上了一块白板。

  有人用黑色的白板笔在上面写着:今日可交易对象有神代空明、周臣易、邱越……

  神代的人都愣住了,他们没想到庆尘竟然让人把交易对象给写出来了,还放在这里恶心他们。

  这白板,搞得就像食堂门口似的,写着今日午餐有:鱼香肉丝、酸辣土豆丝、宫保鸡丁……

  这感觉简直一样一样的。

  白板上都是神代与鹿岛的人,李氏、陈氏的情报人员上楼时看得直乐呵。

  直到白板挂出来的第二天,白板上又出现陈龙、陈楠、李眠这样的名字。

  李氏、陈氏的情报人员也不那么淡定了:这俩人什么时候被抓的,这么重要的人物被抓了,我们怎么不知道?!

  他们稍微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昨晚庆准见习督查临时去抓的,还热乎呢。

  整个情报一处的工作人员内心有点崩溃,有人私下里在茶水间找到庆桦痛诉:“请你们老板收了神通吧,这样也太不体面了啊。”

  庆桦却丝毫没理。

  还是那句话,跟着老板好好做事,老板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他知道,这事就算不体面,不体面的也是别人。

  庆尘将这些人名挂在这里公开处刑,就是要问一问其他情报人员:这可都是你们的人,保还是不保呢?就为了那个劳什子同盟,自己人都不要了?

  白板就这么连续挂了七天,每天挂着的名单都不一样,随时更新,就像每天的食堂菜谱一样。

  七组的探员们,吃盒饭的时候都喜欢捧着盒饭站在门外,一边看着白板,一边乐呵呵吃饭。

  太下饭了。

  俗话说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七组的督查空缺了那么久,虽然有庆桦代替职责,但实际上还是有点群龙无首的意思,大家的心也有点散了。

  如今庆尘一来,整个七组的精神面貌都有点不太一样,哪怕天天加班也一样精神抖擞。

  而且,就这短短十天功夫,他们拿到的加班费,比他们踏踏实实工作二十年都多。

  庆桦去找过庆尘,小心翼翼的试探问给这么多加班费是不是有点不合适?督查您自己不留点吗?

  他虽然私下里给庆尘留了最大的那一份,并让杨旭阳去赌场里洗成干净的资金转给庆尘,但庆尘拿的还是太少了。

  要知道,以前的督查都是拿九成,剩余96人拿一成,如今是庆尘拿一成,大家分九成。

  这种反差太大了。

  庆尘的回答是:“大家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干活的人,正所谓富贵险中求,大家跟我干完这一票就算想退休也有资本,这就是我庆尘能给大家的交代。”

  庆尘说完别打算收拾东西了。

  庆桦好奇道:“督查,您打算出去吗?”

  “对,回家,”庆尘笑眯眯的说道:“我如果再不出去,怕是有人要着

  .

  -->>

  急了。”

  他说的是鹞隼们。

  这几天闫春米每天发短信早安、午安、晚安,明显已经有点坐不住了,庆尘知道,火候到了。

  他看向庆桦:“最艰难的日子已经过去,你们也开始换班去休息吧。”

  “啊?”庆桦愣了一下说道:“老板,我还可以坚持坚持。”

  庆尘笑了笑:“你再不出去给神代、鹿岛独处的机会,他们怎么开口提换人的要求呢?来办公室找你换吗?这么多人看着呢。”

  庆桦忽然意识到,督查的子弹飞了七天,此时该有结果了。

  ……

  五千字章节,晚上11点还有一章。

  感谢我是黑蛆、沙漠de玫瑰、ff风飞ff、轻衣阿、陨落兽王、心灵冰霜、慕语夏歌几位同学成为本书新盟,老板们大气,祝老板们吃海底捞不用排队!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