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370、入职密谍司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1-06 23:44: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庆尘在走廊里还举着冰冷的黑色手枪。

  电梯里的白色亮光透过敞开的门照射出来,照出了一种极为尴尬的气氛。

  面前的女人看起来二十岁出头的样子,皮肤白皙,哭起来梨花带雨,眼眶通红的像是抹了一圈粉红色的眼影。

  不过里世界的护肤品科技较为发达,有些四十岁的人看起来也能跟二十多岁一样,所以面容年龄已经不具备参考价值。

  女人手上没有茧子,体态没有任何作战训练痕迹。

  受过长期训练的杀手,在走路时右手会不自然的下垂,不会像正常人一样摆动。

  那是为了更快的拔枪,更快的应对危机。

  就算有人强行克服这个习惯,也会看起来有些别扭。

  就在此时,庆尘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看了一眼,是影子先生的消息:“有趣。”

  果然,对方已经不满足暗自说一声有趣了,还非得把有趣两个字发给自己。。

  庆尘看向电梯门口的监控摄像,对方此时恐怕正在透过那个摄像头,注视着自己的表情。

  不过这时候他在想一个问题,李长青曾说这位影子有时候玩着玩着,就把自己想做的事情完成了。

  那么对方现在这么玩,目的是什么?

  是希望自己和眼前的这个女人产生某种交集?还是说纯粹想玩一玩?

  那女人眼泪汪汪的看着庆尘:“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庆尘叹息道:“不好意思,确实是认错人了。”

  女人颤抖着说道:“你放过我,我保证不会报警。”

  “感谢,”说完庆尘便与对方擦肩而过走进电梯,不动声色的按了好几下关门键。

  如果不是庆尘还能保持冷静,他得给关门键按烂。

  庆尘出了电梯直接给庆氏影子打去电话:“您这样做好玩吗?”

  影子笑道:“我每次看到你那幅稳重的模样就很不开心,难得见你稍微慌乱一下就很有趣了。”

  “您图什么呢?”庆尘不解。

  “当然是为了开心啊,”影子饶有兴致的反问道:“难道还有比开心更重要的事情吗?没有了啊!”

  庆尘一边往外走一边叹息,自己来10号城市,就是陪着影子先生寻开心来了?

  少年站在午夜喧闹的赛博朋克城市里。

  面前是五彩缤纷的霓虹,金色的全息流云在天空中快速流动着,与长街尽头的蓝鲸恰好汇聚,仿佛那巨大的鲸鱼在云海里翻滚。

  少年的瞳孔收窄,建筑上的一条条炫目光带,路边行人身上的机械肢体,交汇在一起。

  影子好奇道:“你站在原地干什么,怎么不走了?对了,密谍司的权力结构是很简单的,你的职位是密谍,你麾下的12个人的职位叫做鹞隼,他们都是我精心挑选给你的,一定要好好用他们呀。”

  庆尘没有说话。

  影子笑道:“安心去密谍司报道吧,往后还有更多有意思的事情等着你……咦?”

  这一刻,影子突然发现自己在监控里丢失了庆尘的身影,那个少年仿佛有一种能力,只要走进人群之中便能像水滴融入大海一般消失不见。

  庆尘没有变换容貌,而是走进了所有监控摄像的死角里。

  他是在向影子证明,饶是对方神通广大,自己依然有脱离对方掌控的办法。

  “这就更有意思了,我喜欢掌控,但我更喜欢未来的不确定性,”影子说完挂断了电话。

  在影子的人生34年里,他的人生井井有条,仿佛所有事情都在可预见的未来里,一直按照他的规划前进。

  包括他自己的人生。

  人这一辈子太喜欢确定性的东西,比如幻想着存够六百万放银行吃利息,无忧无虑的过完下半辈子。

  比如找一个铁饭碗,然后等待衰老。

  比如找一段忠贞不渝的爱情,希望它永远不会变质。

  但影子觉得这种人生是无趣的,当一个人见惯了人、事、物被掌控之后,反而更喜欢不确定性的事情发生。

  不确定,等于惊喜。

  如果你早早就知道自己将得到什么,那惊喜就不能称之为惊喜了。

  ……

  ……

  凌晨1点45分。

  焦糖酒吧门口。

  这焦糖酒吧位于雷鸣大厦的一楼,密谍司闫春米提前15分钟抵达了这里,却没有看到自己那位新老板的身影。

  她嘀咕一声:“是一个不喜欢早到的人啊,但不会迟到吧?”

  就在此时,她身后传来庆尘的声音:“你这一路上吃了三份章鱼烧,两串关东煮,一份黄焖鸡米饭,一块牛排,为什么这么能吃?不是说明天还要去剧组试镜吗,难道三线明星就不用做身材管理了?”

  闫春米豁然回头,正看见自己那位新老板平静如湖的表情。

  她忽然意识到,对方这是跟了自己一路,而自己却丝毫

  .

  -->>

  没有发现。

  事实上庆尘不止知道她吃了这么多东西,还知道她走出乌托邦大厦后过第一个红绿灯时,迈的是左腿。

  庆尘从她身边走过,迈入焦糖酒吧:“以后吃东西的时候还需要再谨慎一点才行。”

  闫春米倔强的咬着嘴唇,她已经是组里最优秀的鹞隼了,如果她都不够谨慎,那么其他人更加不行。

  这位新老板也不是想要提醒她什么,而是在用行动给她一个下马威,让她老老实实干活不要胡思乱想。

  能在后面跟几公里的人却没被她发现的人,自然有悄无声息杀掉她的能力。

  事实上,这一次将有一批新的密谍入职,除去影子候选者的庆一、庆诗、庆闻、庆无、庆原、庆幸以外,还有四人。

  这总共十位密谍,每一位都必须重新收服手下的12位鹞隼,让他们心悦诚服。

  如果无法服众,那密谍也不过是空有其表的光杆司令,毕竟密谍的所有情报与行动能力都来自鹞隼们。

  鹞隼们都是庆氏情报系统里的精锐,想收服他们难上加难,这也就意味着密谍这个位置上的人必须要非常厉害才行。

  庆氏是一个非常重视内部竞争的财团,上到影子之争,下到密谍统御鹞隼,有能力就上位,没能力就滚蛋,从来不讲丝毫情面。

  所以,闫春米今天配合影子先生戏弄庆尘,本身就想刁难刁难对方。

  结果没成想,这打脸竟是来的这么快。

  闫春米眼看着庆尘已经走进焦糖酒吧,赶忙跟了上去,她对庆尘好奇问道:“老板,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跟着我的?”

  庆尘说道:“从你走出乌托邦大厦开始,不过我等你坐下开始吃黄焖鸡米饭后又回去了一趟……私自翻别人的东西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他今天第一天抵达10号城市,那是他租住的地方,里面也没他的私人物品,所以影子先生并没有把这个信息告诉对方,不然对方根本不会翻屋子。

  闫春米说道:“老板你别诈我啊,我可没翻你东西。”

  庆尘看了她一眼:“你只翻了衣柜,别的都没有翻。”

  对于庆尘来说,家里有没有什么变化一眼看过去就知道了。

  这下闫春米是真的惊了,她刚想说什么,庆尘却并没有给她机会:“不用解释什么,马上就要合作完成影子先生给的任务,你想审视我这位新老板也很正常,不过这种事情只有一次机会。”

  闫春米低头小声道:“好的老板。”

  庆尘问道:“密谍司藏在哪里?”

  闫春米带着庆尘往焦糖酒吧深处走去,那里有一部属于雷鸣大厦的电梯,可直接通往头顶2到132层。

  进电梯后,却见闫春米在楼层数上一词按下了4、10、2、18、3、16、5、17,8个按键。

  电梯按键上的字母闪烁这白色的光芒,然后一同熄灭。

  嗡的一声,电梯并未向上攀升,反而向下降去。

  庆尘默默的在心里数着,待到第32秒的时候,电梯才缓缓止住了降落的趋势,重新打开。

  面前是一间亮着昏黄灯光的小小办公室,一位老人正带着一副老花镜坐在破旧的办公桌前,抬头望向电梯里的两人。

  他思索两秒说道:“庆尘,你是第一个到的,影子先生提到过你。”

  庆尘走出电梯:“您怎么称呼?”

  老人摘下自己的老花镜笑道:“叫我老沈就行。”

  庆尘打量着对方,目光在老花镜上停留了刹那。

  老沈笑道:“我老沈眼花心不花,你很好奇我为什么会带老花镜吧,毕竟随便做个手术就能解决的问题,带老花镜多麻烦?”

  庆尘坦然道:“是有点好奇。”

  老沈说道:“从三十二年前开始,我就再也没走出过这地底了,没机会去做眼睛手术。另外,坐在我这个位置上是不能接受麻药的,局部也不行,万一影响了神经,又或是被人趁机给打了吐真剂那就麻烦大喽。”

  老沈继续说道:“而且,现在的科技让人防不胜防,万一我做眼睛手术的时候被人植入点什么,那你们都会很危险。”

  庆尘默默的打量着屋子,却见老沈背后还有三扇木门。

  他想象不出一个人在地底枯坐三十二年是个什么概念,换做是他,能不能耐得住这种寂寞?

  庆尘问道:“老沈您姓沈?”

  老沈笑了笑:“这种位置哪能让外人坐,我姓庆,叫庆沈。”

  老沈站起身来打开了背后的一扇门,那里面还有一间小屋,摆满了一屋子的书柜,书柜上则是整整齐齐的纸质文件袋。

  庆尘没想到,在这个高科技时代里,庆氏密谍司竟然还在用最古老的方式,记录着所有密谍的资料。

  老沈拿出一个新的档案袋来给庆尘:“这是你麾下所有鹞隼的资料,在这里背下来,然后我来烧掉。你检查一下密封口是否完好无损,影子先生亲自将这资料送来的时候就是这

  .

  -->>

  样,我可没有动过,我也不知道你麾下的鹞隼都有谁,只有你自己知道。”

  庆尘心想,以影子手里那个禁忌物ace-008暗影之门的能力,进出这里倒是挺方便,但是他没想到影子对鹞隼的资料如此重视,竟然亲自送到这地底来。

  庆尘好奇问道:“您背后这三扇门后都是什么?”

  “好奇心还挺重,”老沈笑眯眯的说道:“右边那扇门后是我的起居室,左边那扇放着你们所有密谍,以及密谍麾下鹞隼的资料,中间那扇门里放着黑索金炸药,一旦有人入侵,我就会和入侵者一起炸成飞灰。”

  庆尘默默的打量着对方的表情,却发现对方在说这句话时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他打开鹞隼资料看了足足半个小时。

  这里面有12位鹞隼的联系方式、掩护身份、获取情报方向、身高、体重、三围、擅长技能。

  唯独有一点,这纸质资料上原本写着所有鹞隼的实力级别,结果硬是被人用黑笔给全部涂掉了,像是有人不想让庆尘知道的如此轻松一般。

  不用想,肯定是庆氏影子涂的,除了这位影子,也没人会拿密谍司如此重要的资料开玩笑了。

  半个小时过去,庆尘才将资料还给老沈。

  其实庆尘看一眼就能记住了,但他不想让闫春米和老沈知道自己有过目不忘的能力。

  老沈打开他办公桌下面的抽屉,那里赫然是一个小型的焚化炉。

  老沈嘀咕道:“你看的格外仔细啊,其他密谍看十分钟就结束了。让我想想还有什么流程来着……对了,还得宣誓,不过影子先生交代过你不用宣誓,所以就请回吧。”

  一旁的闫春米愣了一下,不用宣誓?!

  为什么?

  要知道所有密谍来到这里都是必须宣誓的,这是固有流程。

  那位影子先生专门交代说庆尘不用宣誓,这其中必然有深意。

  可是,她想不明白为什么。

  “没了吗?”庆尘问道:“不应该发点什么吗?比如武器?”

  电影里的特工都这么演啊,成为王牌特工之后,发点高科技武器,比如能窃听的鞋子、装满了高性能炸药的钢笔……

  还有象征着王牌特工身份的戒指。

  老沈笑眯眯的问道:“你还想要什么?密谍如果连自己获取武器的渠道都要来找我老沈,那还做什么密谍?是不是要再给你发个徽章挂在胸前,走在大马路上告诉别人,你是庆氏的密谍司的人?”

  庆尘被怼了也不气恼,只是平静的告别,然后转身走进了电梯。

  老沈笑眯眯的看着他离开,就像是做了一件非常日常的事情。

  电梯里,庆尘忽然说道:“闫春米,在我来之前,你应该就是这一组鹞隼之上的密谍吧,我来之后你变成了鹞隼。”

  闫春米笑道:“怎么会呢,我一直都是鹞隼啊。”

  说话时,闫春米直勾勾的看着庆尘,没有摸鼻子、没有眼神往其他方向飘,一切如常。

  庆尘笑了笑没有说话,但他心里已经有答案了。

  在他判断里,鹞隼是根本不会有资格进入这地底的,老沈太重要了,这地底的资料也太重要了。

  所以,闫春米一定有着更加重要的地位,起码比鹞隼要高。

  电梯上行的速度,比下来时要慢。

  就在这电梯缓慢上升的过程里,庆尘问道:“老沈为什么心甘情愿的坐在这里32年?”

  闫春米想了想说道:“听说是因为32年前,他一家老小都被人暗杀,唯独他幸存下来。痊愈后,他一生立志找到凶手报仇,并让庆氏其他成员免遭这种苦楚,所以才甘愿待在这里。”

  “明白了,”庆尘点点头,仇恨是一个人活着的最大动力。

  回到焦糖酒吧,庆尘径直往外走去:“你随意行动吧,有需要会召唤你的。在此之前,不要擅自出现在我面前了。”

  闫春米心中一凛,明明眼前的少年年纪这么小,却给了她一种莫名的压迫感。

  待到庆尘离开,闫春米坐在酒吧空无一人的卡座里。

  她背后忽然有一个带着绅士帽中年人笑着问道:“新老板怎么样?”

  闫春米没有回头,她只是轻声叹息:“比想象中的要厉害一些,但似乎有点不太好相处。”

  “有点失望,我们这么强大的一组,竟然没有给分配一位影子候选者做老板,”中年人说道:“真羡慕其他几组啊,那几组如果押对了宝还能混个从龙之功呢,如果把新老板伺候到了影子的位置上,全组人都能飞黄腾达。”

  闫春米想了想说道:“那你也没想想万一押错了怎么办,六个影子候选者,你知道谁能笑到最后?如果跟错了人,面对的可是肃清和秋后算账。”

  “怕什么,打不了远走他乡嘛,”中年人笑道:“要不你跟我一起远走高飞?”

  “少在这插科打诨,我还看不上你这种级别的男人,”闫春米冷笑:“而且,能当上影子

  .

  -->>

  的人,一定是最聪明的那一个,你真以为对方会让鹞隼全身而退?想想现在这位影子先生,你有信心跳出他的掌心吗?”

  中年人想到那位影子先生,骤然间心神一凛。

  那是一位被提起,都会让人觉得敬畏的存在啊。

  这时,闫春米起身离开:“好好干活,这位新老板不简单,说不定柳暗花明呢。”

  她没说的是,为何影子先生专门交代了庆尘不用宣誓?

  ……

  五千字章节,晚上11点还有一章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