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354、人间总有一两风,填我十万八千梦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1-06 23:44: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树林里,巨人叮咚小心翼翼的抬手撑着头顶的树冠。

  因为对方太过高大了,以至于撑树冠的感觉就像是在弯腰撑着门帘……

  庆尘笑意盈盈的,不知道为什么他每次见到这位可爱的大家伙时,都会感觉发自内心的快乐。

  “最近还好吗?”庆尘打量着叮咚,如此寒冷的季节,对方也只是穿着藤条编制的‘裤衩’,似乎不会感觉到冷一样。

  他想伸手拍拍对方,却发现自己只能够到对方的腰部。

  在四米多的巨人面前,庆尘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小朋友。

  憨厚的叮咚看向庆尘咧嘴笑道:“叮咚!”

  (最近挺好的,前两天帮腹地深处的大火鸟搭建鸟窝来着,它要生宝宝了脾气有点不太好,不过我不怕,它从来都不啄我,你呢?)

  庆尘懵了一下,这还是叮咚第一次开口。

  对方仅仅说了叮咚二字,却有如此多的含义涌入他脑海里。

  在此之前,他都以为对方不会说话呢。

  “我也挺好的,”庆尘略带歉意说道:“不好意思啊,出了点小状况,还要麻烦你来扮演坏人,不过你放心,之后我会给他们解释的,我会告诉他们你并不是坏人。”

  叮咚:“叮咚!”

  (好玩!)

  庆尘放下心来,因为叮咚实在太善良了,所以他邀请叮咚假装坏人来扮演‘契机’,会感觉有些愧疚。。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了,确实是联邦集团军不太配合啊。

  庆尘与叮咚往大柳树方向走去,身旁的这位巨人很谨慎,走路时都躲着地上的昆虫,仿佛生怕自己那比车轮还大的脚丫子把虫子踩死。

  偶尔路过树冠时还会碰掉枝杈上的鸟窝,硕大的巨人手忙脚乱的接住鸟窝,然后将里面的小鸟与窝一同放回枝杈上。

  庆尘背上的老人怔怔看着:“这么凶狠的外表,却拥有着如此善良的内心吗?庆尘,他是你在禁忌之地里的朋友吗?”

  庆尘笑着说道:“对的,朋友。”

  叮咚听到这句话,立马开心起来:“叮咚!”

  说话间又不小心碰掉了一条在树上栖息的蛇,叮咚赶忙接住对方,然后捧在手心里放回树上。

  那条花斑蛇似乎还挺生气的,一口咬在叮咚的掌心。

  可令人惊异的是,竟然没有咬透……

  叮咚对此也浑不在意。

  老人看向叮咚,问庆尘:“他是002号禁忌之地里的原住民吗?”

  “是的,”庆尘点点头。

  “他发出叮咚的声音,是在表达他的想法?而且你还能听懂?”老人好奇。

  他对这种交流方式,感到无比新奇,之前庆尘能听懂青山隼说话,如今叮咚二字又能包含所有语含义,神奇至极。

  庆尘解释道:“每个禁忌之地其实都像是禁忌物一样,拥有着自己的收容条件,而002号禁忌之地的收容条件就是成为骑士,然后就能听懂他们说话了……不对,也不能说是收容条件吧,而是开启一扇大门的钥匙,只要你能找到这柄钥匙,那么禁忌之地里的规则便对你不再有用,而且禁忌之地里的生物也不会再对你抱有天然的敌意。”

  老人忽然沉默了。

  庆尘问道:“您怎么不说话了?”

  老人感慨道:“世界如此精彩,而我却蹉跎了一生。”

  庆尘问道:“您后悔吗?”

  “不后悔,我做了我该做的事情,只是有些遗憾,”老人说道:“不过我有点好奇,002号禁忌之地里只有一位这样的巨人,还是有很多位?”

  叮咚:“叮咚!”

  (还有我弟弟咕咚!)

  庆尘愣住了,原来叮咚还有个弟弟,叫做咕咚。

  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叮咚竟然还有亲人存在,他还以为只有叮咚一个人在这里呢。

  只是这名字,也太草率了吧?!

  而且,叮咚听起来很可爱,咕咚听起来就很像是不小心摔到地上的感觉。

  “谁给你们起的名字啊?”庆尘纳闷道。

  却见叮咚憨厚的笑了笑,然后抬手指向禁忌之地深处。

  庆尘明白了,是骑士的那些老家伙们给起的,也确实符合他们的风格。

  “你弟弟在腹地深处吗?”庆尘好奇。

  却见叮咚摇摇头:“叮咚。”

  (他去别的禁忌之地玩啦。)

  庆尘又愣了一下:“你们可以随意离开禁忌之地的吗?”

  叮咚点点头。

  “等等,你们去别的禁忌之地会受到规则束缚吗?”庆尘问道。

  “叮咚?”

  (什么规则?我也出去玩过,但不知道有什么规则,是不许我们出去吗?)

  庆尘明白了,002号禁忌之地的原住民,去其他禁忌之地也一样不会受到规则的束缚,难怪咕咚会去别的禁忌之地玩。

  他看向叮咚,心说自己以后探索其他禁忌之地,是不是可以请叮咚一起去啊?

  这时,庆尘问道:“之前有没有看见一群年轻人来到002号禁忌之地?”

  “叮咚!”

  (有的,他们在被一群人追杀呢,那些年轻人是你的朋友吗,我可以去帮你撵走那些追杀的人!)

  庆尘却摇摇头:“不用的,谢谢你叮咚,我明白你的好意。”

  叮咚挠挠头,不知道庆尘为什么会拒绝。

  其实少年想的事情很简单,他觉得叮咚太善良了,连地上的蚂蚁都不愿意伤害,所以他怎么能去要求叮咚做打打杀杀的事情?

  这世上有些人总喜欢欺负善良的人,别人越是善良,他们便越是得寸进尺。

  但庆尘不是这样的。

  他背后的老人说道:“喂,小子,叮咚说的什么你好歹给翻译翻译啊,我只能听到你说什么,却听不到他说什么,很着急啊。”

  庆尘心说叮咚说了那么多,自己该从哪里开始翻译呢?

  他想了想说道:“他说今晚的月色很不错。”

  “就说这个?”

  “对。”

  老人:“我现在有理由怀疑,青山隼之前说的,也并不是欢迎骑士回家……”

  重新回到大柳树前,叮咚与庆尘打了个招呼便回了腹地,似乎还有事情要做。

  而大柳树摇曳着树枝,那腹地深处有风声传来,就在那风声之中包含着老家伙们的疑问。

  如果说叮咚的语是“叮咚”,那么老家伙们的语就是风声。

  每次当那些骑士先辈说话的时候,庆尘都会感觉自己像是在被清风拂面,温柔又和煦。

  庆尘对腹地深处解释道:“其中一人确实没过问心,但我相信他能成为骑士。”

  禁忌之地深处有风声问道:“既然过不了问心,那如何在完成骑士挑战之后打开基因锁?”

  庆尘回答:“各位忘了吗,骑士一直都有另一条路,先祖们曾走过的路。”

  禁忌之地深处飘来的风声,突然静止了。

  这所谓的另一条路,便是秦笙开创呼吸术之前的那一条。

  骑士创始人任禾曾走过的路。

  那个时候里世界还没有形成禁断之海,渔民还可以出海捕鱼,骑士们也可以在三十米高的海浪面前完成最后一项生死关。

  那个时候的骑士,是在八次生死关之后,一次性打开所有基因锁,然后晋升a级。

  只是因为后来禁断之海出现,最后一项生死关无法挑战,所以秦笙才另辟蹊径,以呼吸术辅助修行。

  庆尘缓缓说着他的想法:“先辈们应该也从我师父那里得知,我来自另一个世界,一个被我们称之为表世界的地方。那里的大海,比这里安全。”

  当胡小牛完成八项生死关挑战之后,将会走上骑士之路里最古老的那一条。

  虽然没法比李恪走的更远,但那也是a级!

  那喧嚣的风一直沉默着。

  连同禁忌之地的树叶都不再发出摩挲声响。

  或许直到这一刻。

  老家伙们才意识到李叔同为什么会说,庆尘将为骑士组织带来前所未有的机遇。

  在秦笙与任禾的那个骑士时代,骑士可没有现在这么凋零。

  八项生死关虽然九死一生,但总会有追随者前仆后继的为了信仰而去玩命。

  那个时代里,十二骑士横扫西南雪山跟玩一样,虽然他们最高也只能达到a级,但他们人数多!

  据说,在那个时代里,骑士组织成员最多的时候,有三十多名。

  三十多名a级是什么概念,足以在财团环伺的世界里守住一城,无人敢犯。

  没有人愿意承受三十多名a级强者的怒火,谁也顶不住这种级别的报复,半神也不行。

  他们只需要活在世界各地,就会是无形的震慑。

  随着庆尘的娓娓道来,连李修睿这位见过大风大浪的李氏家主也被震撼到了。

  他也是在这一刻才真正明白,为什么李叔同对这位少年寄予了无限的希望。

  因为少年能找回属于骑士的荣耀!

  老人叹息道:“李氏不曾负你,愿你不负李氏。”

  庆尘想了想说道:“您现在跟我说这个还早,也许我之后会夭折呢。”

  “你小子鬼精鬼精的,真要不想死,也没人能找得到你,”老人说道。

  就在此时,风声又起:“从今天开始,002号禁忌之地永远为你敞开,如果遇到任何困难,都可以往这里跑,在这里没人能杀你,神明都不行。”

  那风声交错着,交汇着,像是有一群人在异口同声的说着骑士先辈们的承诺。

  庆尘愣住了。

  李叔同曾说过,虽然骑士是002号禁忌之地的收容者,但先辈们是有原则的,通常不会干涉外界的事情。

  骑士如果被人追杀进来,技不如人的话一样要死。

  老家伙们能保证的只是让仇人血债血偿,无法活着走出这里。

  而现在不一样了,老家伙们已然给出承诺。

  只因为,他们也在庆尘身上看到了未来,一个即将属于骑士的灿烂时代!

  就像是青山绝壁上的朝阳!

  就在此时,禁忌之地内的风声又起,庆尘轻声对背后的老人说道:“老爷子,我师爷说能再见到你真好,欢迎你来到骑士之冢。”

  在这寒冬季节,老人忽然感觉到一阵温暖的风包裹在了自己手上,就像是老友久别重逢的问候。

  老人笑了笑:“我来晚了。”

  说完,老人像是又了却了一桩心事似的,那提着的心气又衰落了一截,整个人彻底萎靡下来。

  微弱的气息,仿佛风中的残烛,随时都会熄灭。

  庆尘看了一眼禁忌之地深处:“我先走了各位前辈,还有事情没做完。”

  说着,他决然向青山绝壁走去,大步流星。

  老人在他背上笑道:“要去看自己的徒弟成为骑士吗?”

  “不,”庆尘说道:“等会儿您就知道了。”

  说着,他狂奔了起来。

  少年感受到了老人生命的流逝,他必须和时间赛跑。

  当庆尘来到青山绝壁时,李恪已经爬到了361米的高度,正取出自己腰间的匕首在绝壁上刻下自己的名字。

  一开始,胡小牛和李恪并不知道,庆尘为什么要让他们带上匕首。

  但当他们看到青山绝壁上的一个个名字后,就明白了。

  就像,庆尘也没告诉他们来一路往西走干什么,但他们来到青山绝壁前就全明白了。

  此时,胡小牛还在271米处,艰难的攀爬着。

  想要完成这一次生死关,胡小牛所要面对的困难远超想象,因为他没有过问心那一关,白果对他的帮助很小很小。

  所以,他必须要像最初的骑士先祖一样,用更多的时间,更大的毅力。

  更坚决的意志,更无匹的勇气。

  那时候的骑士先辈们,也没有呼吸术,没有白果,一样要挑战600米的悬崖峭壁。

  庆尘能想象到,那时的先辈们,是在何等困苦环境下,完成的蜕变。

  不过,庆尘并没有再去多看胡小牛一眼。

  这从来都不是一条平坦的大道,上千年的时间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了这条路上。

  胡小牛有可能成为众多失败者中的一个,但他也可以咬紧牙关,成为成功者中的一个。

  庆尘来到青山绝壁前,认真的将捆缚着老人睡袋的绳子系紧。

  检查了三遍。

  老人虚弱的问道:“你要做什么?”

  却见庆尘毫不犹豫的向苍穹之上攀爬。

  并平静说道:“我要背您爬一次青山绝壁……其实从离开秋叶别院的那一刻起,我就做出这个决定了。”

  老人怔然,他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能爬上青山绝壁。

  那无数次做梦也想要爬上去的地方。

  他太老了。

  精力不行了,总是忘记事情。

  体力也不行了,稍微说几句话都会感觉到疲惫。

  老人这一生将一切都奉献给了家族与后代,甚至不敢去奢求自己能在青山绝壁上看一次朝阳。

  可就在他对一切都不再奢求的时候。

  那少年背负着他一点一点向上攀爬着,竟是要以这种决绝的方式来帮他完成最后的心愿。

  “其实你不用这么做的,”老人叹息道:“你只是一个d级超凡者而已,我给你造成的负担,会比你想象的大。我也练过攀岩,很清楚攀岩最重要的就是重心与支撑点,所以你背着我,只能扣着指缝大小的借力点,而我的重量却拉扯着你,像是要把你拉进深渊。”

  老人如今的体重只有120斤了,对于男性来说很轻很轻。

  但攀岩的负重,绝不是做加法那么简单。

  重心向绝壁外偏移,庆尘便需要花好几倍的力气与勇气,才能完成这次生死关挑战。

  老人的生死关挑战。

  “放弃吧,”老人说道:“没必要为了我冒这个险。”

  “其实我一直在想,来到里世界之后,我师父还有您,一直都在为我做很多事情,但我却很少为你们做什么,”庆尘倔强说道:“每次想到这些的时候,都会有一些惭愧。所以,能帮您完成一个心愿,也能让我内心平静一些。”

  有时候庆尘会想,他在表世界不过是个无依无靠的小孩而已,感受着世界的冰冷。

  然而来到里世界后,却一再的遇见那些令他猝不及防的温暖。

  如果有机会,他还想和老人一起坐在龙湖边上钓鱼,听对方讲过去的故事。

  如果有机会,他甚至还想和师父李叔同在监狱里下棋。

  这里世界,就因为这么几个人突然变的有些可爱了。

  老人再次说道:“庆尘,放弃吧。”

  庆尘的身形丝毫未停,一路继续向上攀登着,他平静的对老人说道:“骑士们之所以愿意走这一条九死一生的路,便是凭借着一往无前的孤勇,决定了就不能回头,落子无悔!”

  老人沉默。

  他看着一个又一个熟悉的名字被庆尘经过。

  庆尘。

  李叔同。

  李应允。

  秦笙。

  某一刻,老人神志恍惚间,仿佛真的曾与那些伟岸的骑士们同行过。

  一起征服星辰,与大海。

  一起驰骋荒野,看尽江与河。

  此时,胡小牛停留在411米的地方稍作休息,他只感觉自己浑身都在颤抖,难以为继。

  他想往一眼下方,可还没等他低头,便发现庆尘正背负着老人,从另一条线路超越了他!

  胡小牛深呼吸后说道:“我可能爬不上去了。”

  庆尘转头看向胡小牛:“我在山顶等你。”

  少年没再多说一句废话,因为每一位骑士的路,都要自己去走。

  胡小牛抬头望着庆尘背负老人向上爬去,他忽然笑了笑,不知何处又鼓荡起了无匹的勇气,继续向上攀登。

  山顶还有人等他。

  下一刻,李恪已经完成最后一跃翻上山顶。

  老人已是弥留之际,他望着黑暗的苍穹,仅剩最后一口心气留存着。

  忽然一阵山风吹来,庆尘死死的扣住岩缝,不让这呼啸的风将他和老人一起吹下绝壁。

  就连庆尘也感觉到有些体力不支了。

  老人分明感觉到,庆尘正在颤抖。

  可是,那颤抖的少年仿佛能用意志完全支配身体似的,再次启程。

  直到599米。

  奋身一跃。

  这一次,庆尘没有再犹豫,没有再恐惧。

  他抓住青山绝壁最高处的边缘,翻身爬了上去。

  庆尘将老人从背后解下,小心翼翼的扶着对方坐在了山巅之上。

  少年很平静,他没有像第一次登上青山绝壁时那样心潮澎湃,只是静静的坐在老人身边,陪伴对方度过最后的时光。

  老人也很平静。

  两人并排坐在绝壁边缘,李恪静静的站在他们身后,等待朝阳初升。

  宁静的青山绝壁上,是三人无声等待。

  青山绝壁外,是恢宏的巨树,与无数树木的冠部铺就的绿毯。

  辽阔而壮观。

  老人缓缓说道:“我十四岁的时候,一位骑士来到半山庄园拜访我的父亲。我记的很清楚,他开玩笑问我愿不愿意跟随他做一名骑士,我当然说愿意。只是我父亲没有同意,说李氏未来需要由我来继承,让他再从其他子弟中挑一个。”

  “那时候我没敢忤逆父亲的决定,但现在想想,李氏那么大,怎么可能找不到一个能当家主的人?如果我当时坚持自己的决定,可能现在一切都会不一样了吧。”

  话音刚落,苍穹的边际骤然有一道光芒冲破云层与山峦。

  紧接着,红色的光芒快速晕染开来。

  最后是金色。

  那层层叠叠的朝阳色,遥望去是一片金色的海。

  海潮正倒悬着,向大地倾盆而下。

  天亮了。

  就在此时,一只坚定的手掌抓住了青山绝壁的边缘,胡小牛挂在崖壁上放声呐喊着,那是人生青春中最热情的宣泄。

  “真好啊,”老人笑道:“年轻真好。”

  庆尘看向老人:“这就是我们曾看过的朝阳,您也看到了。”

  老人笑了起来:“谢谢你。”

  “不用客气,”庆尘摇摇头:“您骨子里,也是一位骑士。”

  老人说道:“我用了一辈子才明白一个道理。”

  庆尘问道:“什么道理。”

  老人看向他笑道:“少年时驰骋的风,比黄金都贵啊。”

  说完,老人从山巅望向那颗巨树,却见一头五彩斑斓的朱雀在树冠之上盘旋展翼,绚烂至极。

  却听他慨然笑声,从山巅飘摇出去:

  “若再许我少年时,一两黄金一两风!”

  那笑声如梦如幻,有几分遗憾,几分放下,几分执拗,几分洒脱。

  笑声飞上了云端,与朝阳迎合在一起,连那巨树上的朱雀也回首望来。

  “谢谢,”老人闭上双眼。

  从此,世间再无李修睿。

  ……

  第二卷:夜的第二章,交响。

  完。

  ……

  二合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