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349、老人的朋友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1-06 23:44: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这一次,乌鸦们来的太早了,早到所有人都猜不到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什么。

  按照李东泽所说,一般都是将有a级以上高手死亡,禁忌裁判所才会出现这种快速响应的机制。

  连b级都不值得乌鸦们如此兴师动众。

  庆尘内心叹息,他大概已经猜到这次危险会应验在谁身上了。

  倒计时650000.

  距离回归不到三天时间。

  早上7点钟。

  营地内所有人早早便收拾好帐篷与杂物,禁忌裁判所的到来,已经为所有人心中蒙上一层阴霾。。

  老人打算上自家越野车,却发现庆尘今天格外凝重。

  庆尘想了想说道:“您去坐共济会的车吧,您不是一直想给女同学们讲故事嘛,今天我不拦您。”

  老人是绝顶聪明的,他揣摩别人心思揣摩了一辈子,如何不知道庆尘在想什么?

  他笑着问道:“你猜到这危险可能是冲我们来的?”

  “嗯,”庆尘点点头。

  “所以,你想把我转移到共济会的车里,以免我们自己的越野车被人袭击时,把我这条老命给折进去?”老人说道。

  庆尘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点头:“就算有人来杀您,也一时半会儿没法确认您在哪辆车上,黑桃的人会想办法护送您离开,到时候我们在002号禁忌之地汇合。”

  “那你呢?”老人问道。

  “我和胡小牛、李恪会全速开车,只要对方没能在我进入002号禁忌之地前拦住我,那不管多少人追杀进去都会死,”庆尘笃定说道。

  002号禁忌之地,那是骑士自家的地盘。

  但老人也很清楚,怕的就是对方未必会给庆尘进入002号禁忌之地的机会。

  老人乐呵呵的说道:“如果有人知道我还活着,打算挟持我来改变云寿的某些决定,那他们来的人一定很厉害。我要是坐上学生们的车子,那可就把他们给害了。”

  庆尘想了想:“我会把人引开。”

  老人笑了笑坐上自家越野车:“你倒是把所有事情都安排好了,搞得好像多么英勇壮烈似的。我老头子快入土了能被你感动一下,感觉还不错,只是你这些安排有些小瞧我了。”

  说着,老人又补充了一句:“你放心,我说过抵达002号禁忌之地不会死,那就一定不会死。”

  这位执掌李氏权柄数十年的老人说话时,不再像过去那么和蔼。

  仿佛他做出的决定,就连人世间的命运都要为其避让。

  庆尘莫名的看向那瘦巴巴又佝偻的老人,原来这才是李氏家主本来的模样。

  庆尘没有回答:“也许对方并不是冲着我们来的呢,也许乌鸦们判断错误了呢?”

  然而就在此时。

  只见三月已经不知何时来到他们越野车旁,面色平静的钻进了后排的车厢里。

  其余十二名乌鸦,六人直接爬到了越野车的顶部,并用他们袖间的红绳将自己固定在行李架上,以免颠簸中被震落。

  还有六名,则攀附着越野车侧面的防撞架。

  乌鸦们面色平静,像是做了一件很稀松平常的事情。

  某一刻,庆尘甚至有种看到阿三坐火车的感觉。

  他震惊了:“昨天问你们知不知道危险来自哪里,你们还说不知道!既然说了不知道,那能不能装的像一点,全都爬在我们车上算怎么一回事?而且,你们这么做不是明摆着告诉敌人,老人在这辆车里?”

  这些乌鸦,分明知道危险是冲着他们来的啊!

  三月想了想,朝外面的乌鸦们挥挥手,示意他们离开。

  乌鸦们全都跳下庆尘他们的越野车,然后又自顾自的上了共济会的车,一点都不见外的样子。

  这时,庆尘又转头看向共济会那边,学生们见禁忌裁判所这么做,也意识到了什么。

  学生们窃窃私语着。

  秧秧想了想走过来对庆尘说道:“你们的车辆就跟在我们后面,如果有什么危险了也好照应一下。”

  郭虎禅欲又止,但最终没有说什么。

  老人笑了笑,对庆尘说道:“走吧,按我们的计划来。”

  车队出发了,庆尘他们的越野车一直保持在最后方。

  路上,庆尘回头看着坐在第三排的三月,对方依旧很平静的模样。

  “禁忌裁判所有能力判断危险应验在谁身上吗?”庆尘好奇。

  三月回答:“禁忌裁判所没有那么精准的预知能力。我来之前还有些疑惑,在这荒野上为何会爆发高强度战斗,按理说,这时联邦集团军都集中在北方,这里不应该有这种级别的战斗。直到,我在营地里看见了李修睿先生。”

  三月继续说道:“恐怕全世界都没想到李修睿先生会假死离开,但有李修睿先生在的地方,就算爆发再高级别的战斗,我都不会感到意外了。”

  “是a级的战斗吗?”庆尘问道。

  三月坦诚回答:“是。”

  “难怪你们来的这么早,”庆尘说道:“不过禁忌裁判所不是一般都远远的看着吗,这一次为何会直接与我们同行?”

  三月直道:“这个是因为,战斗的地方距离这里应该还有很远,小乌鸦们如果要徒步走过去的话,会很累。”

  庆尘愣住了。

  合着您带人昨天大半夜赶路来营地,就是为了能在今天蹭车?!

  这个回答太令人意外了!

  ……

  ……

  车队从清晨行驶到日暮。

  傍晚的云霞从天边蔓延,深红如血。

  然而就在太阳即将落入地平线的那一刻。

  在一条三岔路口前。

  老人突然对胡小牛说道:“左拐,我们走另一条土路。”

  胡小牛看了庆尘一眼。

  庆尘迟疑两秒说道:“左拐。”

  此时此刻,共济会的车队已经驶向了右侧的主路,而庆尘他们则在这里与对方分道扬镳。

  长长的车队,与孤零零的越野车,一左一右分别驶向不同的方向。

  共济会的学生们从车窗里望来。

  直到彼此在快速降临的夜幕中,被树林阻隔了视野。

  后排的三月突然说道:“你们记不记得我还坐在车上,而我的小乌鸦们,则在另一支车队里?”

  老人笑道:“是你自己要上这辆车的,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三月不说话了,似乎并不打算离开这辆车,颇有种既来之、则安之的随缘感。

  老人看向庆尘笑道:“抱歉啊,是我擅自做主,与一位三十年的老友约定在前面见面,做一个告别,结果给大家惹来了麻烦。”

  庆尘看了老人一眼:“其实您知道他会透露您的行踪,对吗?”

  老人想了想说道:“在刚认识没多久的时候,我就曾怀疑过对方可能是神代家族派来接近我的。”

  “您都猜到他是神代的人了,竟然还愿意一直与他做朋友,”庆尘疑惑不解:“而且,您知道他会透露您行踪,还要跟他见这一面是因为什么呢?”

  庆尘不是很理解这些大人物们在想些什么。

  朋友,敌人,身份交织着,无比复杂。

  老人继续说道:“我们在二十年前就摊牌了,他承认了自己神代成员的身份,而我则负责偶尔给他一些情报来应付他的上级。是不是很有趣,连敌人都能成为朋友?人是很复杂的动物啊,这也不是一个非黑即白的世界,其实连我自己都想不到,有朝一日竟然会跟一个神代家族的成员做朋友。”

  老人想了想说道:“他虽然是神代的人,但这一辈子都不曾真的出卖过我。而且,这次也是我让他将我行踪透露给神代家族的。”

  “您这次为什么要让他帮您透露行踪?”庆尘问道。

  老人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就在此时,土路前方的黑夜里,站着一个孤零零的人影。

  对方穿着武士服,脚上踩着一双木屐,头发也梳在脑后绑成一个发髻。

  庆尘心神一凛,来了!

  果然是神代家族的人等在这里。

  “不用担心,”老人说道:“我们绕过他。”

  庆尘愣了一下:“您说绕就能绕过去吗?”

  刹那间,夜幕中一道红色的光芒骤然从树林中迸发而出。

  那是另一道人影,宛如一道流星般,以无匹的气势朝着那名神代家族的武士冲去。

  是李云镜。

  这位保护了老人二十年的中年人,果然还是跟来了。

  老人说道:“你不是问我为什么要透露自己的行程吗?因为李云镜自从晋升a级后还始终没有遇到过出手的机会,他要在离开李氏之前,杀了神代桐杉。神代桐杉这些年一直深居简出一心突破半神境界不好找,我钓了一辈子的鱼,临走前就再帮李氏当一次鱼饵吧,他不死,云寿未来就不安稳。”

  庆尘心中叹息,他大概理解老人为什么不愿意续命了,就以对方的心性,就算再活二十年也会忍不住为李氏操劳二十年。

  这位老人临死之前,都在想办法杀掉神代家族里,有可能突破半神的修行者。

  老人笑道:“算是发挥最后的余热吧,反正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善始,善终。不过就是有点辛苦你了。”

  却见李云镜已经与神代桐衫碰撞在一起,两人交手时掀起的风浪宛如龙卷。

  枯朽的树叶与树枝被无形之力碰撞粉碎,继而卷上天空。

  a级之间的战斗,仿佛能令星河倒悬!

  这种战斗,不是寻常人能够插手的。

  庆尘回头看去,却见三月不知何时已经打开了后备箱,从车上离开。

  他对胡小牛说道:“向右拐,我们这次来荒野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抵达002号禁忌之地。”

  话音刚落,树林中冲出十多辆越野车来,缀着庆尘他们便冲了过来。

  ……

  感谢高唱凯歌sss、王不争、文在否儿、肃征、熊大的饲养员成为本书新盟,老板们大气,祝老板们天天有火锅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