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348、乌鸦们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1-06 23:44: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倒计时720000.

  午夜12点。

  队伍距离002号禁忌之地更近了一些。

  荒野上能够作为娱乐的事情比较少,共济会的学生们经过一开始来到荒野的兴奋,到现在已经是身心疲惫的状态。

  倒是老人依旧精神奕奕的,除了少数时间会陷入昏迷以外,其他的时间反倒比年轻人更像是年轻人。

  庆尘对比着自己的回忆,他确认老人来到荒野后反而皮肤更有光泽了一些,也红润了一些。

  但这一切对于一位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老人而,并非什么好事。

  夜幕中,秧秧再次拉着庆尘的胳膊飞上天空。。

  而地面上的营地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正悄悄的羡慕遥望着。

  共济会的学生们窃窃私语着:“我们怎么才能成为超凡者啊?”

  南宫元语回答:“我做过大概的统计,其实就算成为超凡者,也只有1781万分之一的概率拥有飞翔能力。”

  “学长,这个时候咱们就别这样了,行吗……”

  南宫元语思考了片刻:“好。”

  在那个接近苍穹的地方,庆尘与秧秧两人并排躺在云朵里,少年感觉自己身子下方的力场斥力,就像是一张柔软的床。

  “你是要陪那位老人走完生命的最后一程,对吗?”秧秧问道。

  庆尘说道:“你发现了?”

  “嗯,他的力场在越来越弱,我见过很多这种力场衰弱的过程,那是步入死亡的前奏,”秧秧说道:“他是谁?一个普通人为何能让你甘心走一趟荒野与禁忌之地?”

  庆尘想了想回答:“一个没有血缘却像是亲人的长辈。他的梦想是成为骑士,只是一生都困在名与利的囹圄(ling玉)里,临终前才依靠假死的方式得到自由。”

  “所以,我们才要在年轻的时候,多做一些想做的事情,这样才能不留遗憾,”秧秧感受到老人力场衰弱后,似乎也有些感慨。

  没人能在生死面前毫不动容。

  “能拜托你一件事情吗?”庆尘问道。

  “你说。”

  “能不能带老人也在天空飞翔片刻?不过不能飞的太高,他现在心肺功能都不行了,飞的太高会缺氧,也不能飞的太久,”庆尘说道。

  秧秧毫不犹豫的答应道:“行。”

  然而就在此时,她忽然望向远方:“有人正在靠近。”

  庆尘也扭头看去,地平线上,正有一队十三人徒步走在旷野,对方穿着黑色的亚麻斗篷,那宽松的斗篷在手腕处被红色的绳子系住。

  远远看去,那十三人的身影寂寥又坚决。

  “乌鸦,”秧秧轻声说道:“是冲我们来的。”

  庆尘顿时反应过来,这是禁忌裁判所的人!

  这荒野上,有超凡者将要死亡!

  那群乌鸦徒步行走着,看起来走的很慢,但庆尘大概计算了一下对方的行走速度便发现,对方前进的幅度怕是要比正常人跑步都要快一些。

  他们向地面落去,秧秧朝郭虎禅的帐篷招招手:“有情况,乌鸦来了。”

  郭虎禅的帐篷顿时被掀开,这位大光头明显没有睡着。

  他神色凝重的问道:“确定吗?”

  “确定,我看到最前方那个人肩膀上有只乌鸦,”秧秧说道。

  营地中,所有人心中忽然升起不祥的预感。

  禁忌裁判所平白无故的出现,向来便代表着死亡。

  “有没有可能是刚好路过?”郭虎禅惊疑不定。

  “不会,他们穿着斗篷呢,”秧秧说道。

  平日里,禁忌裁判所的成员并不会穿斗篷,他们就像是普通人一样生活在人群之中,只有感受到召唤,才会披上斗篷变成乌鸦。

  不然的话,他们披着斗篷不管走到哪里,都会被人当做不祥之兆。

  庆尘看向秧秧,低声问道:“会不会是老人将逝,所以他们前来收容?”

  虽然老人一再强调自己不是超凡者,但就以老人那放飞自我的尿性,保不齐又没说真话。

  然而秧秧摇头:“不会,老人的力场就是普通人,我不会判断错的。”

  “那么就是,我们接下来会遇到危险了,”庆尘说道。

  李东泽曾给庆尘科普过禁忌裁判所的优先级,一般情况下只有b级以上超凡者死亡,乌鸦们才会来的非常及时。

  秧秧想了想说道:“但禁忌裁判所并非每次都那么精准,我在黑桃里听说过他们的事情,徐林森曾说过,乌鸦们只是预感到可能会有死亡出现,但并不能百分之百确定。他们预知的事情,可能更倾向于将要爆发什么级别的战斗。”

  庆尘思索着,这种解释可能更合理一些。

  因为在18号城市李长青被伏击的那一战里,乌鸦们很早便出现了,但是最终李长青与神代家族的那位a级高手都没有死。

  所以这样看来,禁忌裁判所预知到的,还真是战斗级别?

  只不过高级别的战斗总是伴随着大量超凡者死亡,所以禁忌裁判所的预知内容被很多人误读了?

  这时,老人也走出了帐篷。

  那十三名乌鸦从荒野上跋涉而至,来到众人面前。

  乌鸦们摘下自己斗篷的兜帽,好奇的打量着营地的所有人。

  庆尘忽然觉得,对方看大家的眼神有些奇怪,就像是审视着冰冷的物件一样。

  老人对当先那位三十岁上下的女人笑道:“三月亲至,你们该不会是来收容我的吧?”

  三月看到老人便是一愣,她一开始并没有认出老人的身份,仔细辨认后才突然客气的微微鞠了一躬:“没想到您在这里,让我有些意外。不过,我们并不是来收容您的,只是要与你们随行一段时间。”

  老人不是超凡者,所以并没有被禁忌裁判所收容的条件。

  庆尘思忖着,看样子接下来确实会有危险到来。

  只是,他还无法确定这危险是冲着自己这边来的,还是冲着黑桃那边来的。

  庆尘打量着三月,女人梳着很干净利落的马尾辫,没有任何的妆容,极为朴素。

  乌鸦们并没有携带帐篷之类的物资,他们就在这冬季里跃上附近的树枝坐下,仅仅将斗篷往身上一裹,便开始闭目休息起来。

  就像是真的有十二只乌鸦盘踞在树枝上一样。

  看起来有些诡异。

  郭虎禅凝重的看向三月:“禁忌裁判所突然到这里,是因为预见到我们的死亡了吗?”

  三月摇摇头:“不知道。”

  然后,她转头看向秧秧问道:“你有兴趣加入禁忌裁判所吗?”

  大光头顿时就急了:“她是我们黑桃的人,当面挖人有点过分了吧?”

  三月看了郭虎禅一眼:“我只是觉得她更适合加入禁忌裁判所而已,没别的意思。”

  这女人说什么事情,都仿佛理所当然似的,这会让人很不舒服。

  但只有了解她的人才能明白,她向来只是陈述客观事实,并不夹杂太多的个人情感。

  只是陈述客观事实,大多数时候并不讨喜。

  三月用问询的目光看着秧秧。

  秧秧想了想回应道:“我暂时不想离开黑桃,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好的,”三月没有再多劝一句,转身跃到了一根粗壮的树枝上坐着,并平静的给她肩膀上的那只六眼乌鸦梳理羽毛。

  甚至都没再多看秧秧一眼。

  就像是刚刚开口招揽,也不过是一种客套。

  然而这时,三月忽然发现六眼乌鸦一直看着庆尘的方向,她好奇的看了庆尘一眼,似乎也想不通乌鸦为何要盯着这个人看。

  她沉思片刻,坐在树上对庆尘说道:“你好,以后可以少杀点人吗?”

  庆尘不知道对方为何突然这么说,但最终还是回应道:“我只杀该杀之人。”

  三月叹息一声,没再说话。

  郭虎禅等人默默的看向庆尘,心说这未来有多大的杀性,才会让三月专门问这么一句?

  而且,禁忌裁判所可不管普通人的死活,他们收容的都是超凡者。

  所以,秧秧带上天的这个年轻人,还是个隐藏的高手吗?!

  想到这里,郭虎禅再次狐疑起来。

  而共济会的南宫元语等人,看向胡小牛的目光更加炙热了,虽然胡小牛是仆役的身份,但这也是大人物的仆役啊,作为时间行者而,前途远要比大多数人好多了。

  在场所有人里,唯有秧秧看向庆尘:“注意安全。”

  她知道,三月这句话其实也意味着,庆尘未来会面对比寻常人更多的危险。

  庆尘看向秧秧:“黑桃还有人在暗中跟着车队吗?”

  “没有。”

  “你是a级吗?”

  “不是。”

  “黑桃在南边还有人接应吗?”

  “有,”秧秧点头说道:“黑桃4,余与鱼就等在002号禁忌之地附近。”

  “对了,你是黑桃几啊?”庆尘好奇道。

  “黑桃2,”秧秧说道。

  庆尘想了想低声问道:“黑桃里是2大还是3大?”

  秧秧听到庆尘这问问题的语气,怎么有点像是打牌前问规则似的:“黑桃2排名末尾,我加入的时间最短,所以我排最后。”

  “徐林森是黑桃a吗?”庆尘问道。

  “对,”秧秧点头。

  “那大小王是谁,”庆尘又问。

  秧秧摇头:“没有,也不会有。”

  庆尘忽然在想一个问题,如果郭虎禅和秧秧都不是a级,而且,共济会的成员里也大概率不会出现a级高手。

  那么乌鸦们为何来出现的这么早?

  ……

  10点前还有一章